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归人
夜归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8-02-27 14:39)
标签:

雪灾

杂谈

回家_001.jpg 

江城子-抗雪灾

                  

苍龙醉卧锁江南,凝坚塔,断江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01 18:11)

     因为工作的缘故,已经很久没回家了,“十一”放假,总算有了机会。

 

   走进清新的小院,那颗醒目的石榴树顿时映入我的眼帘,咧嘴露出的水晶,像在笑脸相迎;驼背弯腰的树身,像在恭敬的守候;微风拂动的枝叶,在向我招手。我知道,这是久违的家的感觉。

 

   母亲正在俯身摆弄着满院的花生,刺痛我,是她那熟悉而瘦小的背影。

 

   “妈,我回来了”。

 

   母亲迅速转身,迎向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12 17:21)

    

    下了楼,推起车子去上班,感觉沉重了许多,低头细看,坏了,车袋竟然被扎。

 

    沸腾的空气,凝滞的树叶,炙热的焦阳,加上撕心裂肺的蝉叫,突然涌起一阵莫名的躁动:马上到点了,步行的话肯定会迟到,我无助的环顾四周。突然,不远处的一个车摊抓住了我的视线,怎么以前就没留意过那,我明显加快了脚步。

 

    “大爷,我的车袋扎了,能先给我修修吗,急着上班?”我焦急的询问着。“没问题,上班要紧。”他放下手里的活,随便抹了两下带油的手。“多长时间能修好?”我追问。“马上就好。”扒袋、打气、浸水……他熟练而投入的操作着,像干刚才的活。

 

    这时,我才开始打量起这位老大爷来,黝黑的皮肤,干裂的手掌,深深的皱纹,最明显的,是他一直挂在脸上的笑。这不禁让我想起以前最疼爱我的外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05 10:34)
 
真的很久没来了,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就像轮子不转会生锈。

 

众人皆在报端上争奇斗艳,而我,却是个看客。

 

以前,看到的,想到的,总想把它碾成一条清澈的小溪,让其在指尖轻轻的流淌,

自己则或聆听,或垂钓,尽享惬意。

 

前几天跟领导出差,碰到以前一女同事,她说经常在报纸上看我的文章,写的相当不错……

 

后面的“有才”呀什么的,感觉不该用到我的身上,换个人也许更合适。

 

我写东西,有时出于热爱,有时则出于任务。

 

这段时间真的很浮躁,是社会的感染,还是个人的沉沦?

 

这几天一个人的时候,竟感觉到了无比的无聊。而这可是以前很少出现的。

 

还好,我感觉到了,重新回到了小溪边,是重披斗笠的时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3 14:40)

 
上周六成功参加了老纪的婚礼,伙计们难得一聚,触膝笑谈,推杯交盏,不无乐乎。
 

小院,客厅,甚至卧室,都成了我们关注的焦点,因为,那是新娘的所在。

 

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

 

首次谋面,我毫不吝啬的感叹着同学录上的照片。

 

但真正见到新娘的那一刻。

 

芙蓉如面柳如眉,目若寒星发似水。

 

大家在惊艳新娘的同时,更是目瞪老纪的福分。大家皆开玩笑说,老纪是匹黑马,以前追过多个,只有上文,却无下文,现在却得了这么个佳人。

 

我羡慕老纪,并不是因为新娘的娇艳,而是她的那颗纯真的心。

 

不苛求家境,不要求房子,对我们这些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4 09:58)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家里来了客人,被爸妈忽略的我跟街上的一群伙伴去了村头的沙场,人很多,我们玩的不亦乐乎。我和几个伙伴在下面忘情的挖着沙洞,上面几个在来回的跑。后来听母亲说家里的客人不小心摔了酒杯,而我,则因为伙伴的踩踏,被塌陷的沙块重重的埋在了下面。当我被众人七手八脚扒出来时,变成“沙人”的我却分明感觉到一个胳膊抬不起来了……

 

    当我醒来时,安静的白,抹着泪的母亲,还有一个漂亮的姐姐。我模糊的听到那位姐姐在安慰着母亲,虽然孩子的锁骨断了,但他年龄小,愈合快,用不了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0 14:59)

 

我,一班驶出站的火车,消逝眼际,也停不住您挥动的手臂。

 

我,一只徜徉高空的风筝,飞得再远,也挣不断您如丝般的牵挂。

 

我,一次无意间流露的烦恼,长夜过半,也困扰不住您辗转反侧的身躯。

 

我,一次与病魔轻微的搏斗,出院多时,也挡不住整日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学一舍友打来电话,说要结婚了,就在这个月的中旬。
 
我怔了一下,马上恭喜他……
 

感觉快,是因为过年聚会时还没有半点的蛛丝马迹。

 

幸福来的太快,就连他自己都有些措手不及。

 

记得去年刚获悉他俩接触时,幽幽的短信带着一丝关心。他竟说有些害怕,因为女孩刚和他接触就提及结婚,他还没来得及安顿好立在眼前的单身生涯。

 

在学校时,他曾经追过好几款女生,有豁达型的,欢快型的,缓慢型的,还有文静型的。但皆都胎死腹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26 19:04)

 

    在这个“玉环飞燕柳如腰”的年代,人们往往以瘦为美,减肥的旋风早已刮的昏天地暗。为了保持姣好的身材,有些人忍痛割爱,几天不吃饭;为了减肥,有人走进手术室,剐肉吸脂;为了减肥,有人甚至冒险吃进蛔虫;为了减肥,有人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在很多人都在为怎样减肥而苦恼时,我却在为如何让自己胖起来而忧愁。也许是发育期的营养不良,一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23 18:26)
标签:

原创

散文

小弟

 

    哥:我在回来的车上,我们那个方向三人复试,我390分,另外两个都330多分,估计公费没问题。

 

    考研时,小弟报了广州的东南大学,等待成绩的日子,繁忙的我又增添了一份焦急。

 

    还好,他的成绩很不错。

 

    小的时候,固执的父亲没有征求任何人的意见,冒然承包了村里一片不小的果园,从此,他和母亲像两头劳顿而又停不下的老黄牛,被牢牢拴在了那儿,而在家照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