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木
小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914
  • 关注人气: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肖建新,1967年生,陕西洋县人。八十年代末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在《散文》《散文海外版》《中华散文》《散文选刊》《中华活页文选》《天涯》《青年文学》《文学界》《散文诗》《中国散文家》《读者》《散文世界》《黄河文学》《山花》《草原》《安徽文学》《延安文学》《文苑》等多家刊物上发表各种作品60多万字,作品多次入选年度中国散文诗精选、《散文中国》(第一卷)《中国散文诗90年》《露珠里的芳香——当代散文精萃》《名家美文——和陌生人攀谈》《二十一世纪中国散文诗排行榜》《中国西部散文地图》《中国西部散文精选》《情寄万物》《中国年度随笔佳作》《尽可能远地把自己带到远方》《新中国散文典藏》等多种集子,出版个人散文专集《从黑暗中抽出幸福的嫩芽》,获首届西部散文奖,应邀参加过第六届、第十届全国散文诗笔会。

  地址:陕西洋县县委党史研究室  邮编:72330   e------xjx1967@126.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123

人生的确是一只倦鸟,无数的树只是它的驿站,而它最终能否抵达一棵属于自己的树,把自己当作这树的一枚叶子,让自己成为这树的一片翅膀,却常常是个疑虑。就像我在十几年的时间里,才知道窗外的那棵树是樱花,而我是否是它枝条上那只半停半飞的鸟,还是无法知晓。然而,我还是要努力地向上飞,抵达一棵树的顶部,让它的翅膀变得更加硬朗和开阔。

——选自拙作《树的翅膀》——《中华散文》06年7期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学

杂谈

《从黑暗中抽出幸福的嫩芽》/ 肖建新


 

 

从黑暗中抽出幸福的嫩芽封面
                  

                            自序

    对于乡村,我常常是无语的,生命在那里以一种非常低调而且是温情的状态呈现着,一些人像另一些地名一样,出生,成长,老去,充满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存目

分类: 我的散文

目录

编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我的散文

我是一只有些惊恐的羊

                  肖建新

未去广州之前,我暗自发问,羊城是羊之城?这个古时称为南越的地方,本来是要垂钓大海的,怎么成了羊之聚地?2006年的夏天,我去香港参加笔会途经广州,要短暂停留,就像是用火车把一只羊送去羊城。我属羊,与广州有着某种神秘的暗中勾连。初次跨越大半个中国,从秦巴山间的汉中盆地出发,向南穿越数个省份,内心有种难以言明的亢奋与激动,也有一些忐忑不安,不知道南方的中国是怎样的模样和表情,也不知道我这只羊的旅程能否安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存目

分类: 我的散文

 清明的距离(发表时有删减)

(先后被中国作家网、中央党校网、地方网、陕西文明网、陕西农村网转载)

         肖建新

人在世上,最远的距离不过是用飞机来衡量罢了。那一年清明前,家乡的一位老人病重,几近垂危,只是无法咽下最后的一口气。她远在新疆的儿子,从一条装配线上匆匆地卸下了自己,上了飞机。他知道,此时的火车已经无法运载一位儿子的焦急和酸痛,而飞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存目

分类: 我的散文诗
《中国年度优秀散文诗2017卷》目录
新华出版社出版
杨志学、亚楠  主编
郝子奇  执行主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我的散文

树桥

                          肖建新

一座桥,一座由两棵大麻柳树自然搭成的桥。作为秦岭腹部隐藏的一道奇观,当地人叫它“情人桥”,初听起来很时尚,细想一下却非常俗气。情人这个词已经变味了,情人之桥岂能雅致。没有了千年之约,没有了隔河相望,所有的相约似乎变得单调,缺乏意味与情调。

我仔细观察了它好长一段时间。我叫它“兄弟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我的散文

汉江的另一个梦想

                           (发表时有删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存目

(六)、现代文阅读  
      干渴的村庄    肖建新 
    ①村庄的干渴是近几年的事。那些年,雨和童年一样率性,杂草一样茂密,无拘无束,犹如一个无人看管、喜欢疯跑的孩子,把一年四季和村庄穿了个透。对于村庄,雨是一个熟人,用多种不同的步伐量过村庄的大小高矮,量过无数的牛蹄踏在村庄横截面上的深度。   ②从村庄到田野,一场雨的距离既是漫长的,也是短暂的,它可能会耗费一个人一生的时光,也可能是瞬息的景致。村里许多人的时光都是消耗在这段路上,按说这并不是一条十分艰难的道路,可他们的鞋烂了一双又一双,身体矮了一截又一截。它先是一点一点下在他们最外在的身体上,再下在他们有些皱褶的生活里,最后就完全打湿了他们的生命。   ③在我的记忆里,雨总是等不及我走到一棵树下,或附近的一个檐下,就唰唰地落下来。有时候在树下等久了,还不见停,就只好冒雨往回跑,在路过藕地时,顺手折一枝藕叶顶在头上,这样,雨不至于完全打湿一个人的童年,总有一些地方和时光可以躲避。下雨时,我常把书藏在怀里,双臂抱紧,即使雨弄湿了衣服和手臂,可怀里的书总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存目

冬至·母亲情

                      肖建新

                

十八年前的冬至,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存目

分类: 我的散文诗

一棵故乡的树

                            肖建新


在现代,必须学会隐身术,才可以生存

然而树木没有,连躲藏也不曾熟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5 10:52)
标签:

文学/原创

       清明上河图

                         肖建新

                 

 

我们得感谢那个叫张择端的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