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明文集
阿明文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70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标签:

杂谈

  早上和曹老师告别,再次请他保重(当然不是体重)。亮亮开车和大表哥送我到车站,这回是杭州的老站,却也面目全非,不仅物是人非,以至告别的时候再无那种难舍难分的感觉,倒是很想看到上海的朋友。在车站吃了一碗片儿川,十一点半开车,十二点四十到达,三文鱼开着他的新皇冠已在上海南站等候。

 

      

      七年前独闯上海滩,如今又要去加拿大的三文鱼把我从南站接到徐家汇必胜客。

 

      

      被院长接见过两次都在国庆节,因为她的款待还有“阿明文集”欠下一笔心债。 

 

      

      在余庆路停车,很喜欢这里的梧桐林荫。当年住在衡山路舅公家就是这番景致。

 

      

      林荫路的两旁都是最代表老上海的老房子。现在这个地方的房价高的令人咂舌!

 

      

      今天上海的车辆格外少,人们都去了市外。 这些老街道、老房子装着多少老故事。

 

 

高楼与低云。                                传统与现代。

 

      

      闹市当中的“静寺”。

 

 

路边耐心等车的人们。                           匆匆横穿马路的女孩。

 

 

阔步疾行。                                      等待观望。

 

      

      在街头吃大排挡的老外把自行车扔在一旁。

 

       

      在今日上海尤其显得弥足珍贵的茵茵草坪。 

      

      属马的人下车特别拍照南京路上的友谊宫。

 

      

      丫头把我们领到需要排队买东西的上海小吃街。

 

 

苦干埋头,忘记了身边的镜头。                从来也没吃过这么香的包子。

 

        

      给我一个!                       一人一瓶。 

 

 

点菜——那蟹粉小笼竟然八十元一笼?!            拍照——如今丫头的摄影技术相当了得。

 

      

      看来朋友也是需要时间和实践检验的。

 

      

      这杯酒干了就别再“扒小肠”了。

 

      

      犹记北京车站,难忘浦东机场。

 

      

      时间还早呢,再吃点什么呀,这里的大排面相当正宗:)

 

      

      转了一圈,回到沈阳,兄弟们在“红人串巴”等我到后半夜。

 

    后记:至此,“大江东去”已入海流,我也结束了历时两周零三天,经由“水、陆、空”,跨越辽、冀、晋、陕、川、渝、鄂、赣、浙、沪八省两市的万里江南行。最大最美的享受是明显区别于北方的人文历史、自然风光和精美情感。可惜我的笔我的镜头我的网络空间只能记录其万一,更多的感动和回忆则深深地装在了我的心里。感谢那条浑黄的大江,感谢那些先贤的足迹,感谢那些美丽的文字,感谢那些真诚的朋友。于是,我再一次完成了灵魂的沐浴和精神的洗礼,再一次丰富和延长了自己的生命之旅,再一次,成功越狱!无论如何,生活还在继续,恰如杜甫回首: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更似李白举目: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这条大江,源远流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九江到杭州坐了一夜火车,早晨路过诸暨的时候下到站台看了看,清凉的空气中似乎有一点点清香。这里是西施的家乡,如同我刚刚离开的秭归,也是一个美丽的悲剧的源头,在那万恶的旧社会啊,不仅女子无才便是德,而且女子无貌便是福。无论西施,还是王昭君,无论貂蝉,还是杨玉环,有谁不是因为漂亮出了事呢,于是,四大美女等同四大悲剧,最后还落个“女人是祸水”的骂名,这真是男权世界的最大荒谬与丑恶。想多了,列车员在催我上车,而火车刚从诸暨开出,雨便下了起来,足见苍天有情。在杭州东站,大表哥打着把难抵风雨的小伞来接我,明显的秃顶和驼背使我差点没认出来他,特别是一脸茫然和麻木的表情,怎么也与当年那个英俊快活的大男孩联系不起来,再次想起“润土”,心中默默诅咒潮湿发霉的生活。大表哥陪我吃早点,正宗的粉丝千张和杭州小笼。然后大表哥问我这两天的安排,我说上午去浙江歌舞剧院看曹老师的排练,下午去舅舅家,晚上再去“浙歌”看有悦儿参加的合练。明天白天去苏堤或爬山,晚上在萧山看演出,后天上午坐动车去上海。

 

         

          当我们冒雨赶到浙江歌舞剧院的时候,曹老师正在指挥交响乐队与独唱演员合练。 

 

 

 

 

 

 

 

 

 

 

几位鼓手的优秀表现为曹老师的充分肯定。         上午排练结束,曹老师非拉我们赴文联宴会。

                  

 

下午赶到舅舅家,悦儿正在陪舅妈玩牌。           岁月无情,当年的舅妈是那么年轻漂亮。

 

我和悦儿也快做外公、外婆了。                   依稀记得四十年前玩牌的“暗号”。

 

和舅妈说话要大声才行。病中的舅舅在看悦儿歌本。 晚饭只有我们四个人吃,简单、安静、亲切、温馨。

 

 

晚上和悦儿坐公共汽车到歌剧院参加排练。         这是“浙歌”合唱团的男高、女高声部。 

 

          

           合唱团与交响乐合作,显然增添了气势,似乎减少了韵味。

 

 

女低声部和男低声部。                           听到男低声部的差音。

 

 

                    

 

         

 

          

 

         

          由他们自己创作的《钱塘音画》组歌非常成功,特别喜欢其中的“有一条大江”。

 

 

         

          次日早起,披秋雨漫步苏堤,西望杨公堤处烟雨蒙蒙,犹显西子妩媚。

         

          雨中垂柳依依,遥想当年湖上折柳凄凄,如今沈园柳老,心不吹绵。 

         

          湖上名流太多,苏氏展馆太小,虽免费仍愿捐款,解说员欣然为黑人拍照。

         

          雨中独行,无伞无亭:回想当年坡翁遇雨而从容: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杨公堤:在只有一司机一导游一旅客的旅游车上观看国庆阅兵现场直播。

         

          回到世贸君谰的时候已经狼狈不堪,好在大表哥送来“鲨鱼”体恤,焕然一新。

         

          这时乐乐和曼曼也从南京赶来,国庆节大家相逢在人间天堂,格外高兴。

          

          最是喜欢杭州的草坪。

         

          大表哥请曹老师吃饭。

         

          饭后亲朋好友合影留念。

         

          我建议就近去爬葛岭,刚到山下曹老师就被歌迷认出来,盛情难却做指挥。

         

          尽管指挥一支非常业余的老年合唱队,可是曹老师依然很认真,热情投入。 

           

          在黄龙公园门前。 

         

          当年晨读的地方。

         

          突然发现一个戏园,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演员是梅花奖得主。

         

          曹老师看得津津有味,看来艺术无界限,彼此之间可以相互借鉴。

         

          圆、缘、元、媛。

         

          谒拜儿时的偶像。

 

  

一线天。                                    夹扁石。 

         

          在栖霞岭上看到我们所住的世贸君谰大饭店。 

         

          来凤亭中鸟分飞,初阳台上看日归。         

         

          最美丽的景色来自于最危险的攀登。 

         

          上山容易下山难。 

         

          鸟瞰西湖。

          

           锦带桥上。

          

           师生情深。 

 

保叔塔下。                                  宝石山上。

         

          下山天已黑,曹老师请我们吃饭。第二天早起拍到珍稀的金桂却拍不到袭人的香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大雾的好处是还原了庐山的静谧:三个人的庐山。  “驴友”剑叶发现落地的果实,熟练的用脚碾开吃。

 

         

     桥下之桥,人上之人,花中之花,景外之景。

 

    

  若是身后再有“飞流直下”那便是锦上添花了。  庐林桥下的石桥,光顾照相没注意它的名字。

 

 

天梯——庐林桥上。               天池——庐林湖畔。

 

 

文静而柔弱的清菊累的直说“人不抖腿抖”。    山上的风很大,气温也相当低,初读深秋。 

 

         

      云雾时聚时散,湖山若隐若现,更加增添了庐山的神秘和美妙。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山雾中。               径曲杉直人远,何日重登庐山?

 

 

山穷水复时,听钟黄龙寺——我们顿时来了精神!  终于走出了长长弯弯的回龙路,坐下歇一会儿。

 

 

三友似“三宝”,情义比天高。(千年古木)    (黑龙潭)石溪流已乱,苔径入渐微。(王昌龄)

 

这边有车不送,那边有饭无人:清菊紧急联系。   同样都在挂电话,两个人的神态却大不相同。

 

 

如果没有车,我们要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到牯岭。  饭店在催,我们在追,终于看到清菊叫来的车。 

         

          

      忙里偷闲:九江秀色可揽结,吾将此地巢云松。(李白)

 

 

黑车接游客,红车送食客:这一天换乘了六七台车。 雾中牯龄更似云上天街,万余人口,副市级建制。

 

 

陶诗新编:采“菊”东篱下,悠然“剑”南山。   清菊的同事,牯龄的老总“韩红”设宴款待我们。

 

         

      这幅照片主要是为牧笨羊犬的儿子陈富贵同志拍摄的,激励他奋发图强!

 

 

在漫天迷雾的掩护下,湖中的鱼儿是否容易上钩?  湖的名字忘了,只记得“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感觉。

 

 

这里是白居易同志曾经工作过的地方。       云雾山中,最好的选择是去各个博物馆。

 

 

虽然笑着,两位导游已经露出疲态,让我心生不安。 如果没有黄州磨难,想必苏东坡写不出题西林壁。

 

 

晚上清菊及其夫君在浔阳鲜鱼城为我饯行。     这哥们也是豪爽之人,与我畅谈豪饮,痛快!

 

         

     这边是剑叶和她的闺中密友,那边是清菊和她的如意郎君——让我沉醉情义九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午在付家坡下车,直奔中南花园酒店。与老友新朋欢聚一堂。

         

          热情细致的深院无人(左三)为我们提供了相当舒适的食宿条件。

         

          陆军总园的朋友为我们接风洗尘——这些飒爽女兵都是年轻黑人的梦中情人。

 

午饭后去东湖国宾馆的梅园,钟先生在给我们摄影。很熟悉的东湖长堤,在这上面已经走过了许多来回。 

 

         

          左起:芍药、白雪、叶子、先生、军海、月楼、黑人、画家、梅子、深院于楚城。

 

鸟瞰月楼。                                     湖畔青春。  

 

山水相依。                                     古角斜阳。 

 

原来字也可以这么写。                           画梅是最富有诗意的。 

 

迟到的梧桐与新朋友军海握手相识。               同龄的深院和黑人更有许多共同语言。      

         

          为了拍好“仰读”的片子,摄影师们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堪称为艺术献身:)

  

   仰读梅子。                                  仰读梧桐。           

         

          夕阳。晚风。湖畔。草坪。一群心里干干净净且安安静静的人。 

 

审美主体。                                     审美客体 

         

          一群快乐的鸟,一路相伴的人。 

 

知音。                                         模仿。 

         

          实在想不出来,这张“全家福”究竟是谁拍的呢,只有家属了:)

 

漫步。                                         欣赏。 

         

          当年朱老总说:西湖暂比东湖好,东湖定比西湖强。如今已成事实。

 

归途中,先生下车给我们买莲蓬。                 看这丫头吃起莲子多么开心。 

 

暮色四合中的农家小院。                         哪是“小院”啊,好大的场面! 

         

          听说黑人爱吃凉薯,深院特意搞来,洗净切好,当水果吃,典型的开胃食品。 

 

先生的烟还抽的很频呢,于是更像先生。           黑人在叶子嘴里变成了“性中情人”:) 

         

          知道黑人爱吃肉,主人钦点这里的招牌肘子,售磬。后来先生竟给带到沈阳。

 

次日我们来到芍药家吃饺子,特别享受家宴的快乐。  这中间还高兴地接到了从株州赶来的海鸥和阿农。 

         

          干杯!左起:小明、芍药、深院、画家、叶子、白雪、海鸥、黑人、月楼、钉子。

         

          在芍药家喝罢好酒,又到深院家品尝名茶,同时还参观了相当精美的私人珍藏展。 

 

晚上先生在“楚老宋”做东,黑人努力让一贯矜持的警官露出笑颜,多部相机同时拍下“强抱”全过程。 

         

          红尘之中不染世俗的“七仙女”该怎样排序?

         

          晚饭后,本来先生已经安排好了游船,可是大家执意要在江滩徒步“国庆游行”。

 

共和国之恋。                                 红旗挂两边。 

         

          难忘今霄,祖国你好!

 

第三天早晨我们在中南花园互道珍重。              盛开的桂花会把香气长留在我们心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傍晚在太平溪下船,梅子带车来接我。住进秭归的国宾馆豪庭酒店。

         

          晚宴的人不多,酒却不少,白的红的黄的。想请几个哥们来,未被批准。

 

擒“贼”先擒王——梅子是这些姐妹中的大姐大。    彬彬的稳重很像机关干部,我特想给她喝不像了。

 

杜杜总是坚定的站在她们老大的立场上说话,敬佩。  荣荣是这几个姐妹中最随和最善谈的,讨人喜欢。 

 

早起喝水看纸条,然后走上街头。                  清晨的秭归很安静,独具小城的魅力。 

 

一边“过早”一边擦鞋。                          发现昨晚喝的“稻花香”。 

 

为建大坝,淹没了古城,只有在这里纪念。          仿建的归州古城一条街,更多的还是商业味道。

 

这树上结的是什么东西,还是请梅子回答吧:)      这是石榴树,梅子说那残缺的石榴是让鸟啄的。 

 

老城的孩子。                                   欢乐的童年。 

 

这两天我就是这部车的司机,很好开。              这是梅子每天骑车上下班必经的坡路。

 

夔龙山下,有路人过来喊“你照相的位置不对”。    路两边的树上都盛开着美丽的凤凰花:红,黄。   

 

坐在柴草垛旁照相是不是招财进钞啊:)            这么好看的地方竟是拘留所,我想犯罪:)

 

蹦蹦跳跳的梅子。                                什么果?又忘了:( 

 

文联办公室楼下是一大片桂园。                    给我们照相的是一位什么局长。 

 

抓紧时间上网。                                  就是这样聊天。

 

中午梅子一家请我吃饭。很香的江鲢火锅。          小丫头,老朋友:前年在草原在高山在海边。 

         

          在久闻其香的老字号饭店门前与巢友向清德、漫兮及梅子的爱人冷老师合影留念。 

 

难忘梅子父母那年轻的心态和生动的笑容。          冷老师的文章也写得相当了得,我很喜欢。

 

你能看得出来这是古稀的老人吗?                  一骑绝尘,我的车竟然追不上他们。 

 

安静的小区。                                    美丽的阳台。 

         

          过去我曾谒拜过长江边上的老屈原祠,这是在凤凰山下重新挪建的新屈原祠。 

 

极具特色的厢楼。                                讲解何谓“孤忠”。

 

亭匾“屈原故里”为郭沫若题字。                  这是所有秭归男人和女人的骄傲, 

 

让屈原和王昭君永远守望这条大江。                把这些老房子迁到凤凰山的创意不错。 

 

著名的秭归脐橙。                                又在看什么水果? 

  

   这树怕痒,轻轻一挠,它真的动。               这扇老门的内外一定有许多故事。

 

有“鼻子”有“眼睛”的老房子 。                 走在这样的小路上,当心“迷失”:)

 

上面的字不认得,拍回去问一问。                  从上往下拍摄一个古建筑群的屋顶。 

 

身后就是三峡大坝,有雾,看不清。                镜头取代了眼睛,红花配上了绿叶。 

 

属狗的为什么偏要坐在鸡身上?                    梅子问住到这里好不好,我说不好。 

  

   这样的逼仄更显真实。          谁在安坐,谁在偷拍?          这对“母子”很感动人。

 

这座古庙前是观看三峡大坝的最佳位置。           这是我唯一喜欢住进去的一座老房子。 

 

如鱼得水。                                     白墙绿竹。 

 

看山。                                         望江。 

 

凡是我开过的车,都会有感情。                   巧遇《屈原传》的作者王健强老师。

         

          我有些附庸风雅,而梅子却真真是屈原的忠实追随者,昭君的知心好姐妹。

 

从凤凰山上下来,真觉得有些饿了。                我坚持一定要吃秭归街头的大排挡。 

          

           吃完饭去洗头,洗完头杜杜来。这丫头比较适合做“铁哥们”,极其坦率而真诚。

 

“你这什么东西最好吃”                         “欢迎你到北方来打雪仗”        

 

第三天在客运站门前“过早”。                    再见了,古老而年轻的秭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23 01:31)
标签:

杂谈

         

          一大早坐上重庆至万州的大巴,必须要赶在中午前到,蜀道难且险,至万州码头。

 

城小气魄大,万户称万州,心远长江短,归心飞归舟。(在长江五号飞艇上将万州城尽收眼底一览无余。)

 

又是丑年过云阳,老庙不复新城墙,倘若翼德长矛在,谁敢截流断长江? (在云阳想起十二年前的情景)

 

少年读书识奉节,红脸正气白脸邪,老来方知江湖恶,此滩过后壁渐绝。(遥望白帝城)               

春水秋水皆东流,莫道漫江许多愁,远望重峦断水路,船到近处山调头。(船近瞿塘峡)

         

 

 

 

         

 

 

 

 

巫云山雨锁江天,不让神女爱人间,何时抱得片石暖,还你阳寿一百年。(过神女峰遇雨) 

         

 

 

白帝轻舟山万重,黑马飞艇一点鸿,三峡何处卷飞雪,两岸哪里听猿声?(古今三峡大不相同)

         

         

 

飞虹南北跨巴东,蜀道穷尽楚风雄,江流渐急峰渐险,夔门在前涛声隆。(其实夔门险峻不再) 

         

          千年巴山重,万里楚水长,半日江上游,已是读书郎,屈子悲歌起,赤壁杀声响,

          李杜醉船头,苏辛唱大江,最爱放翁词,滩声旧摸样,钟山风雨起,人间赋沧桑。

 

只见江水不见峡,平湖稀有大浪花,巫山夔门无险恶,瞿塘好似放生洼。(实在不敢恭维如今三峡风光)

         

          由于水位上涨,原来的峰变成了现在的山,原来的山变成了现在的岗。

         

          船近秭归诗句无,只因江上屈大夫,更有香溪昭君泪,一声吟叹一声哭。(答梅子)

 

一条大坝横在眼前,更像是铐住长江的枷锁。       着急忙慌的下船,竟把给雪儿带的娃娃丢下了。 

         

          五点多到太平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好——成都双流机场。

         

      从绵阳回来,泥儿正忙,独自来到她们公司附近的琴台路。

         

      从这右拐是一个公园,守园人的态度十分恶劣,大煞风景。

         

      琴台路商业街的南端,这个雕塑大概就是琴师伯牙吧。

         

      从琴台路再向南便是百花潭公园,于我要比商业街好玩。

 

情人之廊桥。                  牌友之乐园。 

 

泥儿来了,正在给流浪者挂电话。         在锦里,好多很有趣味的东西。

 

不知道这个戏台上可否合唱。           这位谭木匠真是走南闯北。 

 

刚拍完这张片子,那个女孩便罩上面具转向我。   有些走累了,找了个露天茶座休息休息。 

 

 

前后左右随处可见那些埋头吃成都小吃的人们。   天渐渐黑下来,对面的酒吧正在招揽客人。    

火红与翠绿。         主人与客人。         明亮与黑暗。  

 

古今皮影。                   中外游客。 

         

      这里的气氛充分体现着成都的城市文化之一:休闲与安逸。

 

离开锦里,又去宽窄巷子。            买行头的商店还有演员。 

 

时光隧道之复古的巷子。             时光隧道之前卫的巷子。 

         

      别了——成都火车北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成都假日酒店到绵阳临园宾馆开车两个多小时。  不想过多打扰主人,先吃龙抄手,再拍流浪猫。 

 

 

长弓来了,找到他的学生为我安排好住宿。     山人兄也来了,坐在我的房间里侃侃而谈。 

 

         

      他们问我想起哪玩,我说想去富乐山,一拍即合,三兄弟来到三结义塑像下。

 

 

天地人和,富乐安康。              边走边聊,话题不少。 

 

         

      过去是欣赏长弓的文风,现在是喜欢长弓的人格。

 

 

俯瞰绵阳,身后远处正是山人和长弓工作的地方。  山人兄的拍摄技术相当了得,选景用光都很讲究。

 

 

儒雅的长弓教我喝盖碗茶。            笨拙的黑人怎么学也不像。

 

         

     上面是刘备与诸葛亮,下面是刘策与黑旋风。

 

         

      晚上长弓君设盛宴,山人兄备美酒,老师、学生和学生的学生欢聚一堂。

 

 

喝着喝着,他就不再看嫂夫人的眼色行事了。    快乐的小雨时时处处给人以难忘的快乐。

 

         

     左起:长弓、局长、师娘、山人,一刀、黑人、小雨(都是教师,还少悠悠清影)

 

 

第二天长弓陪我吃早餐,然后送我去山人家。    这是教师家园,远远站着的山人已经在门口等候。

 

 

和长弓君道别。                 在山人家门口。

 

 

一看见小孙女就笑,我教老兄发照片。       临行路过小雨的学校,山人给我们临别留念。 

 

 顺道送一刀,他非把我领到新都吃金牌兔火锅。  这个地方叫桂园,树上果实累累,树下花红草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出眉山,过青神,进入乐山地界。         这个牌坊的颜色正是乐山岩石的色调。 

 

停车、买票、坐三轮。              泥儿的身上颇有佛性。 

        

    穿过竹林。         登上阶梯。         到达山顶。 

 

步步高升。                   息息相通。 

    

  佛在眼前。(兰草)             佛在心中。(莲花)

 

佛之乐山。                   佛之岷江。  

     

  下山的时候出现了“恐高”,只好面壁徐行。  站在千年大佛的脚下,更读懂伟大与渺小。

  

  泥儿的腿软如泥。              黑人的汗浸脸黑。      

 

你看那石崖上面刻的什么?            这是我所选择的一条错路。 

  

  千丈红崖,万顷黄涛。            自觉这片子有点意思。 

 

山与山的对峙。                 人与山的对话。 

 

终于走出山门,起码多用了两个小时。       回去的路上我开车,实在觉得泥儿太累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标致的泥儿开着泥儿的标志。           在成乐高速公路上飞奔眉山。 

 

这是此行一路追随坡翁的首站:三苏祠。      受命于闻道的西门公子一路陪伴我们。 

泥儿说“三苏祠”更像是三苏公园。        我却格外看好正在唱“天路”的人们。 

  

观赏东坡手迹拓本。               苏府既舒服,于心。 

    

登远景楼。           喝青山茶。         瞰新眉山。 

 

闻道兄从北方赶回,要用北方人的办法陪北方人喝酒。他让每人敬客人三杯,客人再敬每人三杯(白酒) 

         

     酒过三巡,我的话便渐渐多起来,大有喧宾夺主之势,而主人则抓紧时间吃东西。 

 

泥儿也把胆子喝大了,一再提示三苏祠的虚名。   闻道兄有些坐不住了:明天领你们看三苏纪念馆! 

 

比一比,我们俩到底谁的脸最黑(张生全)     两位眉山美女,左边的是律师,右面的是诗人。 

         

     趁着还没有迷糊,抓紧时间合影留念。 

 

这种状态应当是我们最真实的面目之一。      喝完酒去喝茶,喝完茶再去喝酒...... 

         

      东坡的亲戚,眉山的才子周闻道首创散文写作的在场主义,其骨干今天都在场。

 

次日,文联主席先陪我们游览眉山。        这里是三苏祠旁边的仿古一条街。 

 

闻道兄赶来,并找来三苏纪念馆的馆长为我们解说。 她那亦庄亦谐、载歌载舞的解说风格独树一帜。 

         

      这样解说风格雅俗共赏,起码让泥儿转变了一些看法,能相信她已经五十五岁吗?

 

中午闻道又在眉山唯一的五星级酒店为我们饯行。  感谢闻道兄的款待,更感谢他送我们的新书大作。 

 

网络和文学把筛选后的我们自然而然的联系在一起。 临别前泥儿也把她的《落岸为花》赠予眉山文友。

 

注:这组照片要特别感谢与我同往眉山的松田君,用他的好相机好技术给我们留下了这么多美好的瞬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