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鼻子
老鼻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9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9-08-09 15:52)
标签:

杂谈

刘伯伦,原名飞,犯竹林七贤之刘伶先生讳。先生仙容已不可考,然千载以下,此伯伦之尊容实不敢恭维。君发稀而卷,脸似黑锅,手如铁锉。门牙稍向外翘,致使嘴巴在自然状态下难以完全闭合,留一三角小孔。此嘴若长在一位体格苗条之人的脸上。恐怕只有雄黄才可以镇服。君体格敦实,行动处,手脚皆呈外八字。余曾望君之背而笑:若马德华先生请假,而邀伯伦相代,恐有过之而无不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4 20:57)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冬天,因为只有到了冬天才可以吃到肉。寒冬腊月,刚下过一场大雪,挨家挨户就要杀猪了。在我的小伙伴们中间,谁家如果今天杀猪了,大家都要一边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一边偷偷地咽着口水。而这时的我们早已无心上课了,眼前总是浮现出整片整片的大肥猪肉片……

杀猪的场面是是很血腥的。妈妈先用一点猪食把猪哄来,然后就从家里冲出五六个壮小伙子,把猪摁到在地。这时需要很小心,因为猪急了也会咬人,据说还咬住不松口。等到白的进去,红的出来,实在是血腥得很。然而一想到白花花的肥猪肉片,血腥也就变成痛快了。等到猪被开膛豁肚,一切都处理完了之后,妈妈就取了最肥美的槽头肉,用酸菜粉条烩了,来招待帮忙的邻居。这已经成为庄户人家的定例了,历来都是这么做。而猪肉烩粉条则成了一道蜚声全中国的北方大菜。

这时的我总是食量大得惊人,美美的吃了满满的一碗肥猪肉片和两个大白馒头之后,就满足地摸着滚圆的肚皮去找小伙伴们去炫耀了。

成年之后,或许是因为爱吃肉的缘故,身体渐渐地胖了。家人和朋友总是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3 14:43)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从小到大,穿了无数的鞋了,然而,却没有哪一双在我的记忆里,留下痕迹。

记得小的时候,没到过年才能有一双新鞋穿。妈妈总是很早就把过年的东西买回来了。当然也包括我的新鞋。我总是迫不及待地想穿。每天都要把新鞋拿出来试试,再放回去。有一次,给我买的是皮鞋,我高兴得连觉都睡不着了,每天把鞋拿出来打一遍鞋油。那个时候,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所以妈妈每次给我买的鞋总是要大一号,总要给我留出足够的成长空间,尽情挥发。

上了中学,到外地去念书了。回家的次数也少了。有一次花光了钱,就回家去取。那天早上,正好下了很大的雪,父亲坚持要送我去车站。本来,父亲是不用送我的,这条路,我在上小学的时候已经走了无数遍了,从来不用送的。可是,父亲还是要送我去,他说下了大雪,怕我迷路。人总是这样奇怪,在我小的时候,他不怕我迷路,现在我大了,却害怕我迷路。我走在前面,父亲走在后面。走在半路,我一回头,看见父亲光着脚,穿了一双夏天下地穿的黄胶鞋,走在半尺深的雪地里。我强忍着泪水,走完剩下的一半路。等我到了学校,第一件事就是买一双棉鞋给父亲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3 14:41)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有人问我成长是什么。我告诉他,成长就是你一点点觉得,原来只有你自己一个人。想想这些年来,自己一点点的长大,往日的朋友也一个个地离去。你一个人站在墙角,默默地看着他们离去,连头也不回。你叫喊,你哭泣,却没有丝毫作用。只能看着他们,默默为他们祝福,祝福他们有一个好的前程。你是多么希望他们能回头给你一个微笑,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只留下记忆和你一起哭泣。

天上再一次下起的雪花,我有回到当初。在那个年纪,总是特别的喜欢下雪,似乎这雪具有特殊的意义。和朋友们一起打雪仗。走在大雪覆盖的操场上,让雪落在自己的头上、身上,也舍不得抖一抖,仿佛这样才有诗意,有沧桑感。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就像走进了一个莫名的浪漫的故事。而这样的美梦,往往是被上课的铃声惊醒……

雨,是另一种能够引起诗意的东西——那个年龄似乎总是希望天上能够掉下一些什么来。走在蒙蒙细雨里,和朋友说说自己的心事,真是别有一番风味。

那是一个中午,下起了瓢泼大雨,顷刻之间,马路就汇成了河流。燥热的空气一下子就被洗得干干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3 14:40)
标签:

杂谈

中国人总是很喜欢说这个前后矛盾的词,然而,细细品味,这个词确实有道理。

何谓早晚?早者,一生之计在年少。人之一生能有几回年少?所以,古人云:

时日有早晚,人生亦有早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三个概念

1、  何谓“老师”

韩语说“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孔子云“三人行,则必有我师焉。”

你看到将雪糕皮放进垃圾桶,你也因此醒悟,改掉了自己的不良习惯。那么,这个人就是你的老师。别人将你的文章改动了一个字,而使全篇熠熠生辉,我们称之为“一字师”。我们从蜘蛛那里学来了织网的技术,从青蛙那里学来了蛙泳,那么世间一切的生物都有可能成为我们的老师。

所以,生活中无处不有我们的老师。

2、  何谓“学生”

与上述的老师相对的就是学生,只要你有一颗好学的心,你就会成为一个好学生。

3、  何谓“关键”

简而言之,关键就是至关重要的按钮。火箭的发射是一项巨大的工程,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然而如果没有人来按下发射按钮,前期工作做得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9 20:00)
标签:

小说

分类: 小说

人的一生,大部分时候就像是半空中飘荡的一只羽毛,身不由己,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随风飘荡。

小米就是其中一个。

小米刚来班上的时候,是个胖乎乎的小姑娘,总是拉着我的手说:“老师,我给你唱支歌吧……”小米的歌唱得不错,所以,我选她做我的文艺委员。有了她,我班在校文艺比赛上总是拿名次。因此,她是我最喜欢的学生之一。然而,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我却没能挽救她。为此,我一直怀着深深的愧疚。

小米一直很用功,直到那年春天,她哭着来找我,说她的爸爸妈妈离婚了,无论她怎样努力,都无法挽回。她只好来求我帮忙,然而我也无能为力。从此,我那个爱哭爱笑爱闹的文艺委员不见了,一下变成了一只面无表情沉默寡言的木偶。她离开学校时那哀怨无助的眼神,让我终身难忘,我知道她恨,恨这个冰冷自私的世界。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只能告诉她: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你要学得坚强。她勉强地笑笑,头也不回就走了。

再见到小米,是在夜里2点,她从迪厅里出来。要不是妻子提醒,我绝不会认出她。她瘦了,也长高了,穿着时髦的短裙,修长的腿上穿了黑色的丝袜,猛地一看,像是没有腿的样子,脸上化了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12 10:03)
标签:

随感

分类: 散文
 欧洲人喝咖啡,巴西人喝可可,美国人喝可乐,而中国人喝茶。

美国人的可乐虽然风靡全球,然而,却是工业产品,不符合天然的饮食追求;可可没有喝过,咖啡也是着实的味苦,须加了糖方可饮用,然而又有了肥胖的嫌疑。所以,依我看,如果要选一个世界饮品,则非茶莫属。

茶者,饮中之君子也。提神醒脑,清心益智。可痛灌,可细品,此君无不擅长。

茶是中国的传统饮品,然而,传入世界,也很久了。俄国人就有和下午茶的习惯。这是一个个不产茶的国家,而茶却影响了她的民族习惯,可见,茶的传入并非朝夕之事,也见得茶之魅力。我记得有一个笑话,一个欧洲人从中国带回了茶,他的妈妈就请邻居都来品尝。妈妈将茶放在锅里煮,然后将水倒掉,用剩下的茶叶来请客人们吃,邻居们皱着眉头将黑乎乎的茶叶放在嘴里大嚼:东方人怎么就吃这个?——他们实在是不懂东方的文化。这当然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国人爱茶,不可一日无此君。上至达官显贵,下至村夫莽汉,无不爱茶。

茶有文武两种喝法。

日薄西山,天清气爽,邀几位文朋棋友,摆上各色茶具,细斟慢饮,飘飘欲仙。此谓“品”,乃文者也。

田间地头,酷暑难耐,于草丛间放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20 11:05)
标签:

小说

分类: 小说
老张今天打麻将输了。

老张打麻将的时候,上家老李老婆说她的儿子这次考了第一。老张没有说话,心想:有什么了不起,不就坐我上家了吗?

回到家,儿子问:“输了,赢了?”

“输了。”

“爸,你那牌打得太臭。”

老张急了,“啪”的一声,一个耳光打在儿子的脸上:

“你知道个球!”

“你这是咋啦?输了就拿儿子出气。你那牌打得就是不好嘛!”

又是“啪”一声,这回是打在老婆的脸上:

“你也知道个球!”

“好,那你一个人过吧!”

老张打麻将输了回家又打走了老婆和儿子走的消息传遍了全村,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老实巴交的老张会打人,老张也不知道。

2008年2月19日13:02:3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19 20:39)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小说

上午11点,我准时醒来,坐在阳台的摇椅上,一边晒太阳,一边喝茶。我是个专业作家,干我们这行的,要是不晒太阳,就真的会忘了自己到底是人还是鬼了。

每当这时,隔壁的阿娇也会准时出现在阳台上,一头长长的卷发,配着深红色的睡衣,比她摆弄的花还要艳丽许多。我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欣赏着这位娇艳的女子。她知道我在看她,回头冲我笑笑,然后,继续摆弄她的花儿们。整个夏天,我们都是这样。我们已经达成了这样一种默契,谁也没有一点的不自在。仅此而已。

今天我像往常一样,坐在摇椅里,盯着那边空空的阳台。我多么期待她的出现啊。恍惚之间,我又看到她冲着我笑了,波浪式的头发垂下来,鲜红的睡衣下显出匀称的身材,像一朵娇艳欲滴的花。

“咣当”一声,茶杯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我又回到现实中来。现实就是,我又重新跌回到摇椅里,那边阳台上的花依旧鲜亮,在阳光中,给人一种力量。

 

初识阿娇,是在夜里4点。那是这个城市最黑暗的一段时间,所有的路灯都熄灭了,整个城市似乎消失在寒冷的阴间。我吃过夜宵开车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只看到身穿制服的清洁工。我的车开得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