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灰狼
大灰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91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透明时钟
 
 
公告
让懂的人懂  让不懂的人不懂
让世界是世界  我依然缚我的茧
 
我的博客QQ群:24061430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情感

分类: 笔随心动 [原创]

3月25日,下午四点半,赶往凤凰检查的路上,接到姐姐的电话,姐姐在电话那头问我今天能不能赶回永顺,姐姐的声音很怪,很压抑的感觉,似乎是在强忍着什么。我问姐怎么了,姐哽咽着说妈从桑植那边打电话过来,说爸在桑植那边感冒了,有点严重,说着说着,姐姐在电话那头就哭了起来,我的心在一刹那便提了起来了,脑子便“嗡”的响了起来。姐说妈别让她打电话告诉我,怕我在外面担心,但姐忍不住还是打电话告诉我了。

 

挂了姐的电话,心一直悬着,便给哥打了个电话,哥说六点钟便开车赶去桑植,把爸妈接回来,我问哥知不知道爸的病情,哥一直说不知道,也只是听妈说爸感冒比较严重,要哥赶紧赶过去。哥叫我别急,说等他赶到爸爸那里后,再打电话告诉我。

 

接下来便是漫长的等待,晚上在凤凰的检查,我一直强作镇定,可心思已经全没在检查工作上面了,其间给哥哥、妈和姐姐打了若干个电话,妈那里则一直说爸感冒严重,哥还在赶往桑植的路上,姐姐则和我一样不了解爸的病情。晚上快11点时,哥打来了电话,说爸病得很严重,目前已经认不到人了,一直在说胡话,躺在床上动都不能动了,极有可能是脑溢血和中风。听到这话,我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又是一篇在新浪网上看到的新闻――《歹徒持刀行凶发现砍错人后拨打120求救》,再就是爆笑的网友回复,还真是服了那些回复的话了。。。。

首先是新闻:

  昨天晚上,记者在省城一家医院看到了浑身是伤的受害人小王(化名),他躺在病床上,头部、手臂都包扎着纱布。小王今年20来岁,据他介绍,12月17日晚上9时许,他和女朋友正坐在蒙城路桥附近的河岸边聊天。不知不觉中他们聊到了晚上11时10分左右。这时突然一个黑影从后面扑上来,一声不吭地掏出一把一尺多长的砍刀,对着小王的头部就是一阵猛砍,小王当即血流如注。“我左右躲闪,并且用手臂挡着头部,但歹徒仍然砍着,我女朋友想拉开他,手臂也被砍伤了。”随后小王被砍倒在地。
  小王介绍,歹徒大约砍了五六分钟,然后突然停下了手问道:“你叫‘张伟’(音)吗?”得到小王否定的回答时,这名歹徒竟然连声说:“对不起,我砍错人了!”
    这时小王的耳朵、一根手指都已被砍断,鲜血直流,瘫倒在地上的他随后看清楚了歹徒的相貌,是个20来岁的男青年,穿着红色的夹克衫,一米七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日在新浪翻看新闻时,一篇名为《83岁中医师49岁妻子产下龙凤胎》的新闻引起了我的好奇,点击链接进去看了看,新闻的内容倒是其他新闻报导形式一般无异,倒是众多网友关于此篇新闻的回复竟是妙语连珠,令人捧腹不已,现摘转部分搞笑回复如下,让大家也乐一乐:

 

    新闻内容[摘要]:


    《83岁中医师49岁妻子产下龙凤胎》
    昨日上午,深圳市妇儿医院被极度兴奋的气氛包围,一名49岁的产妇喜诞龙凤胎,她的丈夫今年83岁,两人系自然受孕。该医院医护人员对此消息奔走相告,有人兴奋传短信称“本年度最佳偶像诞生了”。。。据悉,83岁的男子是中医师,开一家诊所。

  妇产科专家、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产科有关负责人高女士说,这事在国外不少见,但在中国很少见,83岁的男子、49岁的女子、自然受孕、龙凤胎,几个特征叠加在一起,确实很少见。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下班后,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那满地的金黄----夕阳余辉映照在满地枯黄的落叶上,竟仿如镀上了一层金,令人炫目。忽的一辆汽车驶过,那满地的金叶便打着滚四处散开去了。阵阵凉风袭来,再抬头望望枝头上那泛黄的树叶,才发觉这秋天已在不知觉中来到了身边,不禁放慢了步伐,也放飞了自己的思绪。

 

    而此时,脑海中浮现的第一句话便是“又是一年秋来到”,收获的季节。。。可似乎是权力收获了野心、野心收获了贪婪、贪婪收获了金钱、金钱收获了人格,而人格,又能收获到什么呢?

 

    往好处想想吧,人格会收获尊严、尊严会收获尊重、尊重会收获赞誉,而赞誉,却似乎又会在不经意间,牵引着你去“收获”自己的心,而这颗心,却往往会左右着自己的道德底线,一不留神,便会成为野心。绕了个圈子,似乎又回到了前面。

 

    一个思维奇怪的自己正用这扭曲的眼光看着眼前这一个充满矛盾的世界,一个莫名奇妙的自己正发着神经思考着自己曲解过的的社会观。还真应了那句话:人类一思考,上帝便发笑。

 

    看来,该笑话我的不只是上帝,还有看了这篇文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11-21 21:57)
    很是郁闷,事情都过了快一年了,居然今天还有人问我:“你又准备发反动博客了?”那语气就好像去年那个XX博客就是我开的,自己也不愿去想他那话是调侃我开玩笑还是说的他心里话,总之是让我心里异常的不舒服,如果我自己做了,我一定会承认,但如果不是我做的事,别人非这认为,我只能说一句:罗子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好久也没写东西了,这懒脾气一上来,不知不觉中我自己的博客也好久没来整理了,瞧瞧,这不蜘蛛网都结了一大片了,去年买的上好的乌龙茶想必也已经发霉了,也难怪这里越来越没人气了。

 

    前段时间有消息传来中国即将收回半个黑瞎子岛,后又有嫦娥一号奔月之行,倒是喜事不断,可这喜事真要是不断的话,我这钱包就如同“股市爱上熊”一般:----直线下滑。

 

    继狐狸精成功的步妈妈桑后尘之后,刘姐也意志坚定的高举生产大旗,向狐狸精发起了挑战,并顺利诞下一位小公主,昨天刚喝完刘姐那边的那一杯酒,认为可以松松气歇歇,谁知那小顺子的老婆竟又接过刘姐的那面生产大旗,再一次的向狐狸精发起了总攻,而这次总攻的直接结果就是,美丽的断龙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08 19:44)

        昨天和死党军城、阿超聚了一聚,三兄弟很久没在一起聚了,大家都觉得蛮开心的,想想以前老哥一直把我们三人称为“三剑客”,呵,可惜的是笑冰仍在张家界,一年来很少有机会回家了,所以也只有遗憾了。昨儿个我们三个人的兴趣倒是都蛮高的,每人都喝了好几瓶啤酒,一直酒量很差的我,居然没事,想必是因为开心的缘故吧。

 

       星期天晚上我电脑系统居然全盘崩溃了,只差点把我也弄得崩溃。原本只是打格式化E盘的,却没想到格式化完E盘后,看提示的E盘容量有误,于是,重启了一次,尚能进系统,便打算重新再格式化一次E盘,谁知道还没来得及格式化,电脑便死机了,再重启一次(用光盘引导),看见提示只有一个C盘盘符,头脑便“嗡”的响了。。。见过系统崩溃,没见过像崩溃得这样彻底的。。。就这样,电脑里所有的文件、资料、数据、电影。。。等等等等,所有的,全部没了,伤心ING~~然后就是重新分区、格式化硬盘。。。然后第二天不停的找数据、找相关文件。。。忙活了大半天,还好我人品不错,终于把东西都找齐了。。。只可惜我那辛辛苦苦下了一个多月的、N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03 20:26)
       累了一天,现在终于可以歇歇了,刚刚收到今天业务发展的短信,还好,比前两天的业务量又上升了一些,今天终算是可以稍稍定下心来了。搞了一天的培训,现在只是觉得好累,嘴巴不停的说着GPRS和OTA,都快搞不清楚东南西北了。说实话,培训的时候一开始思路还算比较清晰,讲得比较流畅,谁知道越到后面自己越犯糊涂,只差连自己培训的什么内容都不知道了。汗。。。
 

       下午四点多钟才培训完,然后小休一会儿便立即进行了考试,由于是开卷考试,允许查找笔记本所做的记录,所以成绩还不算太糟。只是,碰到了几个令我和阿勇都感觉啼笑皆非的同事的答题答案,举例如下:

 

       问题1:何谓超级炫铃?答:就是一个中心,两项基本业务,三个。。。。还真是寒了。。。

 

       问题2:长话长聊是否收取长途和漫游费?答:不一定。。。。再寒一个!

 

       看到上面这些答案,除了苦笑和摆头还能怎样?还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7.24生日那天没想到照照片,酒多喝了两杯,便在厕所里对着镜子用手机自拍了几张照片,只是感觉这张还能勉强见见人,便发在这里,算是给自己28岁的生日留一个纪念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烦人的工作似乎一直做不完,今天又是忙了一整天,市场竞争环境的恶劣让我心情也糟了不少,一天工作下来,整个人都感觉迷迷糊糊的,只是觉得累。现在倒是有点羡慕欧阳了,很干脆的辞职了,只可惜我没能像她那样洒脱。

       想想明天又要搞一天的GPRS和OTA的培训就头痛,说实话自己对这东西都还不是怎么了解,却偏偏又要被逼着赶鸭子上架去给别人培训,心里还真是一点底儿都没有,现在只能是阿弥陀佛求菩萨保佑,别在培训的时候出丑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还要给他们考试,可这烦人的试卷却还没出出来,整个事儿就一个字:烦!
 
       今儿个老姐到办公室给我送东西的时候,当着两位同事的面又说起了我的终身大事,心里突然没来由的感觉到烦了,却又不好发作,毕竟老姐是为我好,可心里却老是觉得别扭。再想想前几天老妈子也和我说过我的终身大事,便觉得蛮压抑的,老妈子给我下了最后通谍:30岁还没结婚的话,她和老爸就搬出去住了。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8-02 21:08)
标签:

文学/原创

        一行七人,刚好把凌鹄他哥的车挤得满满,使得J市郊外驶去,一路上全是七人的嬉闹的声音。毫无预料的,在急转弯之处,对面驶来一辆大型货车处于抢道位置,而凌鹄之时已经躲闪不及,眼看就要迎面撞上,凌鹄将车盘快速打向外侧,而车,也一路向下冲去,车身翻了几个转,而凌鹄也在大家刺耳的尖叫声中晕了过去。。。血,车内竟全是鲜血。。。
 

        小彬、鱼儿伸出血淋淋的双手向捩生求助,捩生却张着嘴巴,浑身动弹不得,无法呼吸。。。

 

        捩生此时算是真正的醒了过来,与其说是醒了过来,倒不如说是被惊醒,五年前发生的事情至今仍沥沥在目,竟成为梦魇缠绕着他。捩生抹了抹头上的汗水,推开了窗户,一阵早春的寒风迎面扑来,脑袋瞬即也清醒了不少。捩生喃喃自语道:“他们已经离开了五年了,也该和强子一起去看看他们了。”

 

        捩生口中的他们,便是指在五年前车祸中丧生的小彬和鱼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