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依
青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1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07-03-18 18:20)
    竞争与攀比
    金开诚教授在论京剧艺术发展的三个因素中提到了竞争.他说,人的才能和特长都是在竞争中表现得比较充分,因为竞争最能使人产生危机感和进取心.具体到京戏,他认为过去一直有激烈的竞争,竞争的结果不仅是个功成名就的问题,而且关系到有没有饭吃.而现在,戏曲界尽管也有种种评级评奖活动,但更多的是攀比.攀比与竞争是两种不同的心态,对人的行为作用完全不同.他分别用八个字进行概括:攀比的心理与行为是'自居优势,求之于外',竞争的心理与行为是'自居劣势,求之于已'.
    我想,不独京剧界如此,我们的社会始终存在这两种心理状态。忽然想起于丹的“心态决定状态”说。试想,如果社会上攀比心态的人居多数,那么人们求之于外的也就多,谁还会静下心来提高自身的本事呢?如果竞争心态的人居多数,人人都求之于己,努力提高自我能力,其结果是涌现“四大名旦”、“四大须生”等才俊式的人物。而自我也将在这个过程中有所收获。
    大多数人在评估自我的时候,往往过高评价自己,有自知之明的少而又少。反观自己,是人生一大难事。也正因为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吃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17 00:31)

姥姥的葬礼

 __寄托我们的哀思
    姥姥去世了,在3月10日20:45,农历正月二十一。人们都说,姥姥生前没有麻烦过别人,死后也不让儿女们受罪。从腊月初九,姥姥就病重,神志昏迷的姥姥却一直在等待,等待过了年,过了十五,过了姥爷的生日;等待寒冷过去,人们工作的日子过去,甚至等待到临近子时的一个钟点,为的是让守灵的儿女少受一天累。于是,在那个星期六的前半夜,姥姥停止了呼吸——尽管在此之前,女儿们曾经三次用呼唤娘亲和拍打前心后背的方式,从阴阳边界唤回姥姥——这一次却再也无力回天。
    姥姥走了。
    在姥姥临走前的十几分钟吧,老姨拉着我的手,让我摸姥姥的手和腿、脚。手已冰凉,腿部还有余温的感觉。那是我最后一次触摸姥姥。十几分钟后,当二姨使劲拍打前心后背,老姨用力拽着氧气袋,儿女们声声呼唤娘亲时,姥姥的魂魄已飘离肉身,任亲人怎样声嘶力竭,再也不会回头,远离这个充满快乐与悲欣的红尘。
    儿女孙儿们哭倒一片。各人心境不同,悲情也就不同吧!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儿子第一天上幼儿园
    今天是儿子第一天上幼儿园的日子。
    儿子是2005年3月17日的生日,在他即将两岁的时候,我选择让他进入幼儿园。为了锻炼他适应幼儿园的生活,我很早就带他到幼儿园玩耍。所以,一早醒来,当我告诉他今天要上幼儿园时,儿子一脸的高兴。临走时,还吵着要背书包、带帽子,一副雄赳赳的样子。到了幼儿园,因为要办接送证,我去了保健室。等我从保健室出来,一同送儿子的丈夫和母亲都已离开,特护班的房门紧锁,只听里面一阵阵哭声。隔门而听,我想从嘈杂的声音中分辨出有没有儿子的哭声。一会儿,一个小身影跑到门边哭着晃门要出来,老师也跟过来哄他回去。那个身影就是儿子铁蛋!一时间,我的心被揪得紧紧!再侧耳倾听,儿子的哭声是其中最大最响的一个。他这还是第一次离开爸爸妈妈,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一上午无心干任何事,心思全在儿子身上。中午下班,顺路到幼儿园。正巧,张老师刚刚要下班,我与她碰个正着。“这个孩子挺憨厚的,过几天就能适应幼儿园的生活。”在张老师口中,我知道,儿子在幼儿园的很多事:不愿在屋子里玩,老师带他出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24 16:00)
    病中新年
    从腊月十七我就开始生病。虽然只是普通感冒,却一直不见好,而且越来越严重。一直到过年。这个年是在病中度过的。
    腊月初九,姥姥忽然病了。妈妈急急赶到三姨家照顾姥姥。腊月十二,姥姥住院治疗。就在这个时候,本就身体不好的妈妈也病倒了。家里乱成一锅粥。因为小瑜肺炎,在输液,爸爸肺炎,也在输液。老公只好暂停工作,留家照顾孩子兼做饭,还要抽空到医院,成了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屋漏偏逢连阴雨。老家又传来婆婆患脑血栓的消息。老公急着回了家。可儿子又病了。离过年我还有两期报纸没出,周一又必须上班。所幸的是,婆婆病情还算稳定,于是,老公又急着回来。
    我和老公相约,利用三天时间把年前的两个版面做出来,这样他就可以在周四回家照顾婆婆。于是,这三天我紧赶慢赶,谁知,赶到最后,版面做出来了,我也弄了一身病。周三做版的时候,我就开始输液了。当时以为只是普通感冒,输上三天就会好了,谁知病情不断变化。先是左侧面部麻,后是左边的症状越发明显,我这才不敢掉以轻心。经过检查,医生认为还是感冒引起的症状,只是治疗起来要漫长些。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2-24 15:58)
        姥姥
     姥姥出院了,因为所输的液身体不能吸收,而且也找不到能够再输液的位置。据说如果要留院治疗的话,需要在气管处做一个外科手术,植入一个固定针头。就是这样的话,也只能维持半个月时间,到时候再重新做手术植入新的针头。于是,在腊月二十九这一天,姥姥出院了。
    姥姥没有回她临来医院时的住所——三姨家,而是去了大舅家。大家都觉得,姥姥已经好多年没回家过年了,女儿家再好,在老人的心理上总不是自己的家。“老人现在的心愿就是回家。咱怎么也得让老人回家过上这最后一个年。”儿女们都说。
    姥姥是腊月初九犯的病。腊月初八,她还吃了十来个饺子。姥姥这一病,我们心里都咯噔一下子。姥姥今年85岁了,已经瘫痪在床20多年。2003年秋,姥姥重犯脑血栓,从那后,她再也没能坐起来,并且失语了。三姨照顾得精心极了,其他的儿女们也常来看望。但是,无论儿女们怎样孝顺,都无法唤回我记忆中那个善良得近乎宽容一切却独独虐待自己的姥姥。
    我从小长在姥姥家,是在姥姥老爷温暖的怀抱中体味人间真情的。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27 18:51)
我听文姐说了你们的想法.挺好.不过有点建议:你们可从各自角度写文姐,但最好统一为一篇文章,集中推荐.不然容易太分散.还有,最好留下真实姓名和地址,这样更有真实性.先说这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22 12:57)
    铁蛋这几天嗜奶如命,嘴里常说的词是'奶奶'.不给他喝,他会急得掉眼泪.本来夜间已经不用起来给他喂奶粉了,可这两天又不行,梦里也喊'奶奶',真让人心疼又心烦.
    铁蛋说话晚.一周九个月才会喊'妈妈'.自从会说话,最爱喊的除了'妈妈''爸爸'外,就是'奶奶'.不是想他的奶奶,而是要喝奶粉.这个小谗家伙!
    最爱看铁蛋睡着了的样子.眼睛眯成一条线,小嘴翘翘着,高鼻梁,红扑扑的脸蛋,真可爱.一晃间,已经1周10个月了.真是太快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15 15:50)

    拿到今天的报纸,马上给文姐发短信,告诉她有两篇有关绿色家园的稿子见报了。因为听她说,联谊会结束后要到石家庄办事,我也不知她是不是在家。结果短信马上回来:“我在输液,下午去拿报纸。”

    怎么她在输液吗?我马上又发了一条短信,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回短信说:“自从联谊会后就病了,一直在输液。”说实话,看了短信我的心挺痛的。她一直这样,不顾自己的身体,全身心都是家园。我用短信告诉她:“下午不要出去了,我帮你把报纸准备好。你休息一下吧!”

    联谊会结束的时候,她感慨:真想睡上三天三夜!可是,第二天任丘的特教学校要验收,因为要靠着柔力球项目过关,他们邀请文姐过去,而且是必须去。文姐当然去了,当然也因此就无法休息。第三天我和她联系的时候,她依然没告诉我自己在输液,而是说,她正在一名残疾人家里商量怎么搞残疾人学英语的事。语调很是昂扬。

    可是,她却病了,而且一直病着,输着液。我记得联谊会那天,她拄着双拐,站在众多残疾人面前,大声地介绍自己,用自己的热情感染了众多残疾人,大家才打破僵局,马上进入自我介绍的阶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12 09:33)
    越是残疾,越要美丽
    12月3日,一扫前几日的阴霾与雾气,阳光温暖而灿烂。任丘市华美物业管理处的会场外,“圆残疾人之梦,情系我的兄弟姐妹”、“愿残疾人朋友共同走向美好生活”的金黄条幅迎风飘扬。
    这一天是国际残疾人日。任丘市100多名残疾人共聚一堂,参加由张华绿色家园举办的第二届残疾人联谊会。肢残者、盲人、聋哑人,或拄拐,或坐轮椅,或被人牵着手,或让人抱着背着,进入会场,脸上都洋溢着节日的灿烂笑容。头戴小红帽的志愿者站在一旁,随时为残疾人提供服务。会场中回荡着大气磅礴的《家园之歌》,“越是残疾越要美丽”的大红条幅格外引人注目。
    上午9时许,联谊会正式开始。
    首先上场的是郭红仙。这个没上过一天学的盲人,朗诵自己创作的《给我一天光明》。她的诗歌那样动人,她的嗓音那样清脆,100多人都秉住呼吸,倾听她从心灵里流淌出的诗。
    “给我一天光明,我要在如沙的晨雾中奔跑,去看看熟悉而又陌生的世界,给我一天光明,我将在似火的朝阳里漫步,望一望蓝天白云还有那袅袅升起的炊烟,给我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02 23:23)
    因为第二天早9:00举行残疾人联谊会,而会场是个舞厅,每晚都要在夜间10:00散场,所以绿色家园必须在舞会散场后才能布置会场.我住在文姐家,正好可以和他们一起去.
    我们是晚上9:30到的舞厅,这时的舞厅正热闹.闪烁霓虹中,一对对舞伴翩翩起舞,跳得很带劲.我却盼着他们的热情快点降低,快点离开舞场,那样我们就能早点布置了.可他们热情高涨,一曲终了,又是一曲.只见各色舞裙在我面前飞舞,脚下是轻快娴熟的舞步.终于等到10:00了,舞场的白炽灯亮起,跳舞的人们们才陆续离去,一时间,偌大的舞场只剩下绿色家园的七八个人.
    马上布置!大家把瓜果从车上抬下来,又从另一间屋里搬来桌椅,布置成主席台.一通忙乎,又不仅仅是忙乎。大家还要考虑主席台的座次、残疾人来了之后是否方便出行等各种问题。忙完后,我们又坐着冰冷的三轮车赶回文姐家。这时已是11:00了。可文姐还是很精神。她兴奋地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这只是我经历的一件小事。文革他们为了把一次活动办好,靠的就是这些一件件的小事。正是靠着把每件小事都办好、办到位的努力,绿色家园才有今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