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唯一联系方式
慈悲的

慈悲的水

/田泽踪

 

取自寺院身下的水

那么舒软,流进一个秘密的愿望

如石头般坚硬的愿望

如水,柔和地横卧于春天,暧暧的阳光

 

现在我是水,背着一座寺院远行

被食物击伤的鱼,那么安详

高原的三月,水如一株植物

在恰当的河岸,生长出一个春天

 

你可以越过水,于水上的寺院安居

一声木鱼,千年的歌唱

一下子鲜活起来,游动于水的骨髓

你能听到,没有声音的声音

 

水的厚度,谁用钟声的尺子量了千年

深入水,已如一团灵光

穿越层层的岁月,太阳般滚来

在水里,鱼不再需要呼吸

高原上的骑士

高原上的骑士 
文/田泽踪

心事如风漫开,摧毁我的高原

谁的风车不停地旋转

骑士,给我剑,我要与他搏斗

 

天空低过高原,野草高于天空

疯狂的野草,乱着一团的野草

请用干枯的叶手为我鼓掌

 

拿你发黄的诗篇来

你这只知道泪水的诗人

我要你火山的文字,把我熔化

 

水手,离岸还有多远

告诉我吗。不告诉我也没关系

我已习惯,岸在金色的梦里

静静的回忆与祝福

2006年7月后,再无你的消息,你还好吗朋友。

 

《疼》 (文/田泽踪)

 

阴雨天,你说疼

弯下腰也很困难

我以为是你腰疼

你说,笨笨,是膝盖疼

 

笨笨的膝盖不疼

笨笨比你好得多

可是笨笨心口疼

你从来不知道

 

阴雨天,你说疼

我说,原来是你膝盖疼

你笑了一下,望着远方

而远方什么也没有

 

你居住在橡树林里

摆弄着方块糖

你把糖纸收了起来

把糖块给了我

 

大地上的麦子

大地上的麦子

  

我的大地。麦子疯长

我蜗居的高原

季节从95年开始04年结束

春夏秋冬,白天和黑夜

一株草死了又活,活了又死。

 

我的麦子。金黄的麦子

今晚你在哪里过夜

高原深深的黑暗,谁来驱散

是你吗,燃烧的火

 

今天我把所有的诗篇

还有一棵草,一朵云

我把它们化成一只鸟的喋血

千年的歌唱,又多了一轮风霜

 

把幸福给我。把这件冬衣给我

我的麦子。我看见这个冬天

坐在春天的尾巴上奔跑

雪化的声音呼呼着响

 

是谁把我的麦子,弄得遍体鳞伤

是你吗,风。是你吗,雷。

谁把这冰冷的季风赶跑。东方热浪

何时乘着太阳,返回雨的高原

 

 

我是高原的一块忧

 

我是高原的一块忧郁化石

/田泽踪

 

而我哭喊,是因为这样非常痛快。(阿来)

 

而我歌唱,是因为这样我非常安慰

我的旋律,嘶哑了冬天的高原

要来的春风说,滚吧,你的悲伤

你看,我带来了叶的鲜艳,和花的芬芳

 

而我不管,我依旧,悲伤

我失明的双眼看不到叶的鲜艳

我失觉的鼻子嗅不到花的芬芳

我的高原,永远都是,冷而黑的坟场

 

我失血的心鼓不起跳动的希望

高原的坟场里,野草年年疯长

空寂的高原,满目斑驳的荒凉

我的泪流了一地,又风干了一地

 

来吧,春风,你让石头开花

你尽管,温暖地拂过一切

而我的根须,只会朝地底生长

万年后,我是高原深处,一块忧郁化石

个人资料
田泽踪_779
田泽踪_77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741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