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景乙
景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1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景乙blog上的所有图文,均系本人原创,未经本人授权和许可不得转载,如有意使用请联系本人:
 《信箱:wqq050922@163.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日历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4月11日下午4点,我们冒雨赶到“中国第一水乡”周庄,作暂短逗留。

    对于江南水乡,我在读初中时,就曾领略过元朝马致远写的《天净沙·秋思》所描绘的景象:“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再到后来尤其爱听江珊演唱的《梦里水乡》:“春天的黄昏请你陪我到梦中的水乡,那挥动的手在薄雾中飘荡,不要惊醒杨柳岸那些缠绵的往事,化作一缕轻烟已消失在远方……”心仪久违的水乡,今天终于走进了你的怀抱。

    那天的雨较大,又近至黄昏,而来周庄的游客却络绎不绝。细雨霏霏,雨雾茫茫,放眼雨中的周庄,人流如织的街巷、小桥、石栏处,全是一把一把的雨伞在不停地慢慢移动。我手持雨伞,小心翼翼在石板路上踟蹰前行,因为游人实在太多,若稍不留意,就会踩踏到别人的脚。由于雨伞遮住了一定的视线,自己又包围在人群中,看不清多少近处的风景,只能专心听导游小姐的讲解:古镇周庄源自1086年,位于上海、苏州、杭州之间。称为泽国,四面环水,咫尺往来,皆须舟楫。全镇依河成街,桥街相连,深宅大院,重脊高檐,河埠廊坊,过街骑楼,穿竹石栏,临河水阁,一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告白:此文获得中共辽宁省委统战部、辽宁省统战理论研究会2009年度全省统战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三等奖,并发表在2010年2月2日《团结报》。因久未“博文”,就放在博客充数吧。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也是一个政党永葆生机的源泉”。作为参政党,民主党派要在人民政协的舞台上充分发挥作用、切实履行参政议政职能,保持其生机和活力,就必须增强创新意识,不断进行创新实践,着力发展创新能力,从而全面提升自身参政议政工作水平。

    一、增强创新能力是民主党派参政议政工作的当务之急

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创新型国家,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做出的事关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全局的重大战略决策。民主党派的参政议政工作,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新形势下,所肩负的任务更重,责任也更大,也同样面临着如何去创新的问题。

    多年来,民主党派通过参政议政实践,有效地塑造了参政党的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按:许久未在博客写过只言片语。自己都感觉生疏了。日前,市政协学习文史委的领导找到我,要求能写一篇《与共和国同行》的征文,实难推辞,就遵循其强调的“内容”写了此篇文字。暂且也放在博客里吧。

    柳宗元《闻黄鹂》中“乡离何事亦来此,令我生心忆桑梓”的诗句,也是我真切关注家乡的写照。

    2004年12月,我从偏远的小镇调入市内某机关办公室工作。自农村走向城市,环境的反差给我的感触最为深刻。那时我所在的小镇,除了惟一的一条县级公路是柏油路之外,镇村以下均是坑洼崎岖的土路,而我居住的村子,更多的是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人们出行非常不便。徜徉在城市平整宽阔的马路上,我为家乡期盼:何时农村也能彻底改善交通条件多好!

    党的惠民政策使得家乡沧桑巨变。2005年以来,通乡通村通民心的“村村通”农村公路建设进程加快。到2007年秋季,我家乡的村子也快速通上了柏油路,结束了过去出门“步步踩石头”的艰辛历史。那天,哥哥从老家打电话高兴地告诉我:村子油路通了,客运班车也跟进延伸到了村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16 17:01)

    前几天,朋友禄新来到单位,找我下班后去他那儿拿大叶芹。

    我当然知道,大叶芹是山野菜的一种,习性喜阴,生长在大山深处的密林间。用大叶芹炒土豆丝、包饺子等,都是上好的佳肴。如今不少菜农为了卖个好价钱,已把大叶芹移植到了暖棚栽培。于是我问大叶芹从哪儿弄来的?禄新说:这可是绝对的绿色食品,明柱媳妇亲自进山里采挖的,通过客车由赛马大老远捎来。禄新又说:不在于大叶芹的价值多少,而在于这份难得的情谊。

    明柱媳妇,我见过一面,那还是她和明柱结婚的时候,可现在却不记得她的模样了。明柱姓刘,原供职赛马镇政府畜牧站,后调入税务所工作。80年代初,我们作为热血沸腾的文学青年,经常一起参加各类活动,那种纯洁的友谊,今天想来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以后我们各忙各的,接触机会少了。再后来,听说明柱在一次车祸中罹难。明柱的死,距今已经有十多年了。

    逝者在另一个世界里。他活着的媳妇还在记挂我们。那来自遥远乡村的大叶芹,就是最好的证明。禄新感动了。我感动了。大叶芹,代表着朋友的真情,我们收下了,收下的,不仅仅是大叶芹,还有珍贵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3-05 10:56)

    现代的人们讲究时尚,也都善于包装自己。从审美的角度讲,人的外在的美,给他人的第一印象,能够赐予好感。譬如形容女性的“如花似玉”、男性的“英俊潇洒”等,令你心悦或心动。当然了,人的容貌之美,有的是与生俱来的,有的则是后天“改造”而成的,就像时下兴起的美容养生之类,可把漂亮的修饰得更漂亮,把有缺陷的修饰至人为的完美。我倒并不贬低和反对美容。爱美是人的天性嘛。

    说到美,单就人而言,莫过于有国母之称的宋庆龄了。对她的美,恐怕用再华丽的辞藻均难以确切表达。她的美,让你叹为观止,心生一种“敬畏”,那么脱凡的庄重,容颜光彩夺目,气质倾倒高雅,其外在和内在的美,超越了无私无暇。

    美,是有色彩的。

    美的最高境界,是由人的气质所决定的。

    人的气质,其中包涵学识、素养、性情、品德,等等等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关于美、及其对美的追求,人们的崇尚心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的。上世纪60年代,在那一派火红的岁月,草绿色军装,构成了那个“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2-27 13:32)
 

    青山、瀑布、流水、祥云……在峡谷深处,有丛林掩映的几户人家;曲径幽通的小路尽头,是山冈上吐蕊的映山红,报道着春天走来的消息……整幅画面呈淡绿浅色基调,写意之间泼墨细腻,笔工精湛,画中景物远近视觉错落有致,山水自然相融,可谓风景这边独好。画作由我命题《又是一年春草绿》。

    通过朋友禄新,求得辽东国画院工笔画研究会秘书长承云女士为我创作了这幅工笔山水。获之惬怀,也就情不自禁有话要说了。

    我出生在那个偏远的小山村。如今,从乡下定居于现在的这座城市几年了,但每每还是回归那曾经生我养我的远山远水中的童年记忆,依然眷顾着“山水”和“草木”情结。在对故土的仰望里,一种无限美好,一种无穷回味,令自己一次又一次被心灵的忘我陶醉所感动。因为,故乡是我认为最迷人的地方。毕竟,前行的脚步也是从故乡开始迈出。当初来到城市,先是租房,后是“借居”栖身,直到去年10月,才投资购置了一套安身立命的商品房。是啊,人们常道安居才能乐业,有了房子,才算真正有个家,有了归宿。

    新房装修期间,自是一番忙碌与劳顿。一日和朋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词歌赋
 

    一段时间以来,单位的整个网络出现故障,随经专业人员几次简单维修,还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电脑失去应有的功能,无法登陆任何网站,看着闲置在案头竟成了“摆设”的计算机,心里焦急,却又无可奈何。

    过去,已经习惯和适应了电脑办公,突然之间网络“瘫痪”,一下子改变了工作上的节奏和原有的程序,感觉好生别扭,也特不得劲儿……

    因为网络问题的原因,电子邮箱打不开,接收的邮件不能及时读取,想通过邮箱发送邮件只可作罢。

    因为网络问题的原因,不能通过“宽带”上网,任意去网站浏览新闻、查阅资料。

    因为网络问题的原因,不得已分别了自己经营的博客;更难受的是,不能走进多彩的博客世界,去尽情欣赏众博友们的精美博文,等等。

    袭上心头的寂寞。袭上心头的孤独。袭上心头的失落。凡此种种的心境,吞噬着我的不甘羁绊的灵魂。

    于是,我只能气愤。

    于是,我只能哀怨。

    于是,我只能长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09 15:02)
分类: 散文随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随笔
 

    一日和朋友调侃,不知不觉竟聊起了有关人之姓名的话题来。认为有趣,随说与大家听听。只为逗看官一笑吧。

    朋友的有位同事姓李,老婆生了儿子后,自然是乐不可支。高兴之余,却为如何给儿子起个好名字犯愁。朋友知道了这件事,热心替同事李出谋划策一番。思来想去,突然灵机一动,欣喜地大呼道:“干脆就叫李拜天多好!”同事李愕然。

    于是,朋友说明了其充分理由:礼拜天,虽然是指基督教徒这一天做礼拜的日子,但在民间广泛意义上的理解,是一个星期的标志。“礼”和“李”谐音,取“李拜天”这样的名字,最大的优势,乃难以重名,尤其是这一名字的特殊性,无论在自报姓名或引见介绍与生人相识时,保准儿给他人留下深刻印象,并能够一次就非常容易地记住了这个名字,甚至可以终身不忘。而“拜”字则更大有讲究。一称行礼祝贺:拜天地、拜父母等;二是访问:拜访、拜见、拜会、拜客;三为敬辞,恭敬地:拜倒、拜领、拜托等,当然还有另外的几种解释。那么,至于“天”字就宽泛了,它所包含的天空、一昼夜、季节、天气、自然等等,天地之间,芸芸众生……人间亘古以天为大,况且谁人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朋友

往事

友谊

分类: 诗词歌赋
 

    我和赵青刚曾经是几年的同事,也是很要好的朋友。因为我虚长他几岁,平时习惯称他青刚,而把其赵姓省略了。

    至于青刚的名字,我倒是没有与他探讨过字义里的什么讲究。但是我个人理解,从说文解字上分析,“青”这个字当为很有生命气息的字眼儿,像“青云直上”、“青云万里”、“青出于蓝”等;“刚”则有坚强和正好、恰巧的多重含义,组词如“刚强”、“刚毅”、“刚劲”、“刚健”及“刚正不阿”、“刚柔相济”等。给人叫去或听来较平白的名字,仔细一琢磨,还真有点韵味呢。

    我不知道青刚的名字是他父亲还是他爷爷起的,反正多少应该有那么一点“讲究”吧。青刚的爷爷不认得,他的父亲我却是比较熟悉。他父亲在辽大中文系进过修,先当教员,后任中心小学校长,再到镇政府作教育助理,最后被委派任镇中学校长。他父亲极有才华和才干,这里我就不罗嗦了,只在学识上简单介绍一句,你便知晓了大概:有出口成章的本事嘿。

    青刚较瘦,细高挑儿的大个子,英俊潇洒,尤其是面部配一副眼镜,显得颇具几分书生气。他写一手漂亮的钢笔字,既方方正正,又棱角分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