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水
流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88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ervin

蓝调未满

Walk, Pick and Seek... Life is an imperfect blues. 半满的杯,盛着回忆,映出天地。

mcfate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小津

澄明

老猫

丹可磨而不可夺赤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5-05-04 10:29)
标签:

杂谈

总是来不及看清楚

有什么留在镜中。

那些时光过后,

大地是否也有损失?

 

尽管星辰运转

透露了日期和欢乐,

还有烛火轻轻

微微照亮了房间

 

——想要看清楚的

       都已在那个房间里——

 

爱本来是寂静,

尽管词语脱口而出。

你寂静目光的神采

也将只留下寂静。

 

那些时光过后,

大地是否也有损失?

难以命名的是玫瑰

总是来不及看清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1 12:59)
标签:

情感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夜路上,小鸡抽着烟,背诵起《共产党宣言》的开头,他说:写的很吊,是吧?他又默念一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5 11:21)
标签:

房产

这是时间中的一道谜语:
忽然之间,时光流逝令人心安。
也许早已有过,无数个忽然之间,
可是一旦我数数,从一数到二
那种心安的感觉就会消失不见

也许明天,在月光下,
恋人漫无目的,挽手同行,
傍晚,下起到明天也不会停的雨
有人把迷路的动物带回家
夜里,有为我哭泣的人,
有紧紧抱紧我的人
我会觉得有一点点幸福。

但也许,事情根本不是如此,
当果实落地,大地沉默,
荒年之后迎来的,是丰收的痛苦。
一定有人做梦,梦见雨伞从雨里落下
当伞从天空落下,
就再也感觉不到雨的存在。

这是时间中的一道谜语:
忽然之间,时光流逝令人心安
也许凭着,有限的时间,和脚下的土地
凭着辛勤的劳作,和心要比大地更沉重的梦
风忽忽吹过时,梦都不经意的破灭了。
只有双手感到有些许疲惫
那时也许,就会有一点点心安的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午夜下起了雪。

阿丁的体检好了,年轻的警察把报告给他看,他迷迷糊糊带上眼镜,外面下雪了。他觉得自己脆弱又孤独,他是个小偷,一直在吃官司。

他想这次进去出来,他会爱惜生活,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7 03:06)

       雾淹没了无名的村庄,淹没了此时此地。我翻了翻手边的《欧洲科学的危机与超越论的现象学》,不经想到的是被雾淹没的大地。在雾中,人类既有的测量技术都不再是尺度,我们要如何在大地上走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1 20:29)

在午夜的青青客舍

男人们席地而坐

谈论他们平凡的生活

 

很多年以前,

你用琴声勾引,

又用铁链勒死的少女

她墓上摆满的鲜花

送花人不是你,是谁?

 

那个平常的男子

恐惧和明亮的目光

他曾在黑暗中和你说话,

你渴望过他的肉体

又用剑划破他的面颊

 

在午夜的青青客舍

男人们坐在地上弹琴,劝酒

唱一支平凡的歌

历历在目的童年

劳作过的花园,未完成的情书

隐瞒的历史,祈祷,忏悔

烟和酒

最后,对一个女人的欲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6 11:45)
    我站在唱片店里。远处,隔着墙和路,传来了肖邦的夜曲。

    最初的夜曲,第9号,降B小调,这个曲子我也试着弹的。演奏从容流畅,是录音是吧,我想。

    在唱片店里,听到远处传来的音乐。这个情境迷住了我。本来是刻意的去寻找着什么,但那东西却在自己身后的某处。迷失的午夜,微弱的烛光亮起,照亮了幽暗的路。

    我随着琴声走去,那是不远也不近的一段路程。走过一条马路,芭比馒头铺旁边,一家无名的琴行,敞开着玻璃门,一个微胖的老人坐在琴登上,雅马哈钢琴。他的琴弹的比我好多了,音阶从高处温柔的落下,紧密的和弦声,有我没有的那种确信的风度。我站在哪里不忍离去,曲子在某一个,我已经知道的地方,结束。

    几乎不曾喘息,那老人又开始演奏舒伯特即兴曲,899第3首,午夜温暖的悸动。老人忘了这个曲子怎么结束,向我微笑。我说,很好听。然后,他问我懂不懂五线谱。我笑。

    老人就是琴行老板,54岁开始弹琴,不识无线谱,所以总要把原谱转注成简谱,一本破旧的乐谱,不是很多的曲子,全部是肖邦和舒伯特,谱上用红笔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22 00:57)
标签:

杂谈

盛夏之花凋零

大地的阴影随飞而逝

雨打梨花时抽刀断水

不速之客围在一起

煮鹤焚琴

 

没有声响的寂静

没有寂静的声响

就无依无靠

 

怀着诗意创造的帝国

在无怀的诗意中毁灭

夜晚是黎明和落日的残局

 

谁怀胜负之心

谁就打开翅膀

 

 

 

杀戮是生命在耕作

帝国

在毁灭中建设

在建设中毁灭

 

当黑白分割昼夜

别说这不是昨天

因为时日狼藉

 

你注定投身火焰

参与地狱的建设

 

长剑刻画江山

劈砍血肉棋盘

午夜进入僵局

追问谁是你我

 

轮回中只有

流水和明月

笑和哭

都捂住嘴

只有一个手势

 

 

鸟在天上飞

樵夫在地上砍

阴影都落在地上

 

漂泊在海上的人

阴影在船上

鱼钩的阴影在鱼上

雨必将落下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0 01:31)
标签:

杂谈

    后来,当他在回忆中恍然停顿,他发现了回忆本身。他想,回忆是一架微波炉,他最后一次看到她时,她吃不下,睡不着,她哭的时候酒窝像刀横砍在脸上,她连80斤都不满。但在回忆中她却是个胖子,清晨在廉价的旅馆里照镜子,她结巴但伶牙俐齿,说什么都好笑,唱什么都好听。在回忆里,她是如此的美丽,而这美丽,要比那些伤心往事更加刺痛他。

    他和阿如第一次见面就直奔旅馆去,他一直在看她,想着她在短信里说她要把一切都给他,而他才刚刚看到她的样子。火车上一夜他都很紧张,到山海关的时候下起雨来,夜里的孤寂站台,灯在湿玻璃上绽出金花。他脸色严峻眼睛模糊了,他害怕她不漂亮,除此之外,他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可怕的。真是奇怪,他竟然用害怕来描述那种心情。他发短信对她说他爱她,却不知道她的样子。这是盛开在肉体之外的爱情,容易破灭的。

    后来他发现,那场会面像是俩个陌生动物的会面,不是猎豹看到羚羊、老鹰看到鼹鼠那样的,像是长颈鹿遇到乌鸦,目光和表情都是疑惑,他们相互猜测着对方是哪一种动物,吃哪一种动物,被哪一种动物吃,你好不好吃?。他想着刚才她在前台开房的时候背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7 14:46)
标签:

杂谈

1

海是人类的镜子

在镜中度过一生

一本正在焚毁的书

是历史的形象

 

在焚书坑里猜度

掂量被砍下的头颅

镜中照见你的样子

在虚度中猜度

 

猜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