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1-09-19 18:0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8 07:0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工作室一角


我们逃票去北京看展览的路上
                                            佛事、艺事与人事

                                                     ----谈王峰的作品及其他

 

                                                                                杨卫

 

我不是佛教徒,对佛教没有研究,只知道佛教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为古印度迦毗罗卫国的王子所创,大约是西汉末年经丝绸之路传入中国,继而辐射到整个东亚。尽管佛教并非中国的本土教,但因为其成就的是觉悟之道,以追求大智、大悲与大能的境界为本,很快便在崇尚天道的中土落脚扎根,并与本土正在兴起的道教合流,经魏晋南北朝蕴酿发育,深刻地影响了隋唐以后的中国文化。传统中国最具代表性的田园诗与山水画,就无不渗透了佛教的“觉者”精神。比如集诗画于一身的唐人王维就笃信佛教,而宋代的苏轼更是从中晚唐发展起来的汉传佛教中吸取营养,以禅宗的“法身妙道”等思想奠定了“文人画”的基础。可以这么说,要谈论中国乃至整个东亚的艺术传统,我们几乎离不开禅宗,也离不开佛教的背景。正因为如此,佛教也就不仅仅只是作为一种宗教,而且还成了一种传统文化的资源,被现当代的中国以及东亚艺术家们不断作用于国际交往与文化自证。

较早从观念层面摄取佛教资源来指涉当代社会的艺术家,是被誉为视频与媒体艺术之父的韩国艺术家白南准。他早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就曾做过一系列与禅有关的作品,尤其是他的代表作《佛》,将古老的佛像与现代视频录像进行对峙,以静制动,揭示了变化背后某种更为深刻的禅定。稍后不久,日本又兴起了更具禅机的“物派”,艺术家们以一种禅宗思维,创作了许多涉及到存在关系的作品,其作品揭示出的万物归一、而又一生万物的相对内涵,堪称是禅思在当代艺术中的极大体现。事实上,中国当代艺术近三十年的兴起,虽然是以社会批判为主要思潮,但其中也不乏一些涉及到佛教资源与禅宗思想的作品。比如“85时期”的“厦门达达”群体,就以破坏与建构的相对性为出发点,从禅意入手创作过不出启示山林的作品;此外,还有谷文达、吴山专、徐冰等人的作品,或多或少也都借鉴过一些佛教与禅宗的元素,只是由于他们没有直接打出佛教的底牌,因而在思潮迭起的艺术运动中,逐渐被人予以了社会性的阐释。

王峰是位“80后”艺术家,1983年生于湖南邵阳,按照年龄阶段划分,他应该归为“卡通一代”。可偏偏王峰不愿与“卡通”为伍,无论是作品还是思想,都极力追求深刻的内涵。对此,我有些不解,猜想可能是受环境的熏陶。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邵阳是个民风彪悍的地方,崇尚英雄豪杰,近代以来更是出了魏源、蔡锷等著名人物。生活在这样一个地域,自然是近朱者赤,容不得过于轻佻,这是其一;其二,王峰后来在湖南师大所受的教育背景,又将他带到了岳麓书院的古老氛围中,经历了“惟楚有才”的洗礼。所以,王峰的艺术一开始就剥离了浅薄的时髦色彩,而是与人的深度经验,即宗教信仰和文化沉淀等发生了关系。至于为什么独独选择坐佛为自己的艺术语言,我感觉可能也是有两个原因:一方面是出于自己对佛法至善圆满的憧憬;另一方面则是沿袭了艺术史的线索,希望通过佛教对中国文化所起的作用,转换为当代的精神资源。

当然,艺事并非佛事,艺术家也并非佛徒,其对佛像的认识往往是源于感观,而止于视觉带来的丰富联想,并不具有绝对的宗教内涵。这就像王峰对佛像的运用,多半是从视觉上的效果考虑一样。其实,无论是王峰的油画,还是他的图片与雕塑,乃至于行为表演,围绕着佛像展开的都不是佛教本身,而只是借佛一用,来表达自身对生命现实的种种追问。不过,正如王夫之所言:“据器而道出”。王峰的艺术借用了佛像,也必然会受到佛教思想的感召。所以,他的作品中也常带有一些哲思与禅意,其指向人类的困境而又不断召唤的审美超越,似乎让我看到了苏轼在《和子由四首·送春》诗中的那种感怀:“凭君借取法界观,一洗人间万事非”。而这,正是“文人画”的“游秇”与“超然”之境。

 

                                                                                                   2011.5.11于通州

 杨卫: 中国著名艺术批评家、策展人 。现为宋庄艺术促进会艺术总监,苏州美术馆学术委员,吉林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邹建平李蒲星指导我的个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道听途说”正解

——王峰的“佛”喻艺术与当代观念

周功华

不知什么时候,王峰与“佛”结上了不解之缘,决定以“佛”为母题,开始了自己的当代艺术实验与探索之路,以此来激发和挑战自己艺术创作思维与观念的极限。就我所知,王峰至少醉心于此道已经接近十年,也曾经在大学毕业那年做了个展,算是给自己的追求作了一个小结。如今冬去春来,几度春秋几度风雨,很快又要研究生毕业了,但是,他也并没有跳出三界外,却还在五行中,而且还更有感觉,常常思如潮涌。看来,王峰与此道缘分不浅,还要继续前行。

我把王峰的艺术之路称之为“道听途说”,但前提条件是必须对此成语作一正解,才能自圆其说。在我看来,只有守住一道并执着于此道,我们才有心于问道,才有机会闻道,进而不断悟道以致得道,最后达到道之贯通,也只有这样,才有可能为人之师,进而引领众生以说道。当然,历史地看,真正能够成就此道之人其实并不多。但是,这却是人类文化给芸芸众生所设立的修身目标。因此,与其说以得道为最高目的,不如以在途中修行、悟道为快事。也许我的这一所谓“道听途说”之正解,看上去有点望文生义之嫌,也与中国的成语标准释义相违背,但是,却可以让我们的思想更为自由,而这种理解也正吻合一种本于东方却流行于西方的当代人文思想,即过程哲学。在我看来,过程哲学的要义主要在于“过程即价值”。王峰把自己所专注的艺术之道全然当作一个人生旅途的过程,他更加在意于过程中的自我开示与自我成长,在渐修中不断顿悟。

王峰并不是一个佛教信徒,而是一个标准的当代学院艺术青年。当然,他对于佛教或者佛学有多少认知,这我是不知道的。但是,他却能够以一种文化的敏锐与艺术的直觉,选择以“佛”为喻来从事自己的艺术创作,把“佛”予以图像化处理,并不断进行诠释与演绎,将作品的意图直指人心且逼问良知。我不知道他心中是否有佛,但用佛学的眼光来看肯定是充满佛性,因此,他敢于把宗教净修之所的崇高之“佛”抛入世俗社会,让“佛”脱离其肃穆的宗教语境,走向浮华的世间。我想,这应该不是对佛教的亵渎,也不是对佛祖的蔑视,而是一种真正的解脱以及解脱之后的大无畏精神的显现,并以此获得当下的自我觉醒,从而恢复一个真正的现代自我。

作为80后的王峰,对于自我所处的当下文化语境有着自觉的反思。虽然自身的艺术学习是在相对学院化的教育背景中成长,却对当代艺术有着更多的思考。就艺术本体而言,我们虽然不能刻意去区分主流与当代的价值高低,但是,作为一个时代青年,对于当下时代感受以及应有的精神冲动无论如何是需要肯定。甚至恰好正是这一点,使得王峰显示出难能可贵的时代品格。王峰一心关注中国当代艺术,也执着于自己的当代艺术探索,但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多少有些鱼龙混杂,真正有原创性价值的当代艺术并不多见,更多的是对于西方当代艺术的模仿与中国符号的挪用,缺乏个人的真诚与文化的智慧。

因此,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当代艺术,这是值得中国当代艺术家与艺术学者深思的问题,我想,至少不能以所谓国际认同与商业成功为标志。在我看来,除了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使得在社会学意义上,西方当代艺术可以给我们提供批判的视角与启发外,在反思现代后现代文明与西方文化思想的根源上,西方实际上在不断向东方靠拢,甚至可以说,西方的现代艺术之路以及后现代抑或当代艺术,无不是受着东方思维的启动。就西方现代艺术史而言,塞尚的意义不过是打破了古典绘画固定视点的僵化观念,摆脱了犬儒主义式的客观模拟,将绘画的主动权交给了主体的理性。毕加索则将这一理性能量彻底释放,充分展现了人类的艺术创造力。杜尚的意义则完全属于东方,俨然一副中国禅学的做派,他的现成品特别是那个命名为“泉”的小便器不过是对西方文化的一次禅学棒喝。波依斯的装神弄鬼也不过是利用了萨满教的通灵术,至于其扩展的艺术概念以及社会雕塑也只不过在思维方式上实现了一次隐喻转换。从现代到后现代,西方艺术的发展虽然纷繁复杂却也脉络清晰,而在思维的本质上不过是一次次向东方的接近。我们隐约可以感觉到,超越理性与逻辑,走向东方式的玄辩与妙悟,似乎是西方文化几个世纪来所致力的思想目标。

这样看来,王峰的当代艺术实验与探索倒是显示出更多的东方悟性,甚至他径直以呵佛骂祖的方式直接切入当下生存处境,让东方的佛学智慧直接闪光,从而照耀自己,也照亮世界。我想,这应该就是王峰的当代观念。

以此为王峰的当代艺术探索展作“道听途说”正解。
导师党朝阳和杨志坚周功华在我的展览上









 

                                     周功华 中央美院博士,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借佛献花”

                ——王峰的艺术作品展所思所想  党朝阳

 




                                             我的第一个个展

   

应该说这三十年中国的艺术生态是发展到一个自然自律的多元时期,尽管这一时代金钱味商业味的全面浸染,给艺术深深烙上了资本的印痕,也自然给那些愤世忌俗还有总想守住底线的人们以种种诘问和质疑……但是作为对精神也要转化为财富的人类文明发展演进史过程的一种诠释,这种浸染没什么不好,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艺术生态的多元性可以从当代艺术研究院,综合材料艺委会,实验艺术艺委会等等的相继成立可以看出端倪,边缘和主流的边界不再,各种艺术样式门类得到社会主体的广泛认可,于是选择什么样的呈现方式便成了艺术家们的重中之重,于是,美术学院成为这一人才培养的思想启蒙之地。呈现方式多元化自然便成了考究艺术院校能否完成启蒙教育的标准。

王峰绝对算得上湖南师大美术学院的异类。要说他的异类并非体现在校本科、研究生阶段的二次个人展览,一本个人作品集上。而是他对学院架上训练体系的无语和对装置、影像行为这些时尚的当代艺术样式的兴奋以及对中国传统精髓中佛文化的现世思考。作为师大美院学生,完全没有他想要的一日三餐,他在兴奋的冒险,他在不知疲倦的不务正业,他总是游离于学院这座象牙塔和花花世界这个大溶炉之间,用他自己喜欢的方式不断拷问这个世界怎么了?

师大美术学院的教学体系一直秉承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教学纲要,进行井然有序的教学实践,教与学内容几十年几乎一尘未变。学生们基本上人手一大把HB之类的铅笔用一种被要求的方式反复从几何体、静物、人物,然后从头到脚,从着衣画到裸体,满足于今天知道明天要画出的效果(上一辈的实践)的求同法则,不允许出现意外,不敢信手涂抹,不敢尝试课堂上所没有的。记得八十年代末从美国交流来我院的教授马·内达先生曾说过:“我们的头脑已成模具,像水泥地板一样僵硬,敲都敲不动”。面对今天的90后,他们一边听着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却一边被教化着一心只读圣贤书,四年的学习和走出社会面对各种门类的艺术形式已完全失语,失语的后果在于直接导致学生思想僵化而守旧,感觉麻木,想象力严重匮缺,因而不能有效的和这一时代链接。古人都说道亦道,非常道,这样的教学多少也有些违背“与时俱进”之嫌。很庆幸,王峰在大学四年的学习中迅速悟出其中的道理,敢于不合作敢于破局,于是便有了他本科、研究生毕业的两次个展,其内容均和师大美院本科传统教学没有关系,耐人寻味。

是否,我们的教育应该更专业一点更文化一点呈现的方式也应该更多一点。工作室制的引进是有效解决学院大一统教学的最有效手段。学院的教学体系应该是建立在更多元的基础上建立多种视觉平台,让视觉并置,让文化碰撞,让融合和变通成为自然。学院的工作室就好比超市里丰富多彩的商品,让学生主动自发的去选择。每每到毕业创作,学生们往往言不由衷,想要表达的没学,学了的不能有效表达自己喜好的想法,最后就是完成任务式的麻木,甚至对艺术失去兴趣。

王峰在大三进油画班就表现出了对当代艺术的浓厚兴趣,当代艺术顾名思义是最接近现实生活的艺术样式,艺术反映生活,这是一个令我们无法回避的问题。这期间,王峰利用大量的课余时间广泛猎涉现当代艺术形式和内容,尤其在绘画材料语言与表现这一块做了大量的实践工作,付出许多辛酸的汗水和坚持不懈的努力,几年时间始终在把玩着他自己的兴奋点——对现实生活中“佛”的理解和思考,反复尝试各种新材料,玻璃,不锈钢,霓虹灯,油漆等等都出现在他的作品中,试图让精神穿透材料而存在,通过系列作品影像、架上绘画以及行为的方式来阐释中国佛的现实意义,其作品充满睿智不失幽默,我们不难透过其装置作品《不倒佛》系列、行为作品《吹个球》等等一系列作品品味出王峰对现实生活现象的调侃,通过艺术的方式借用并挪用经典的佛文化进行对现世生活的拷问,具有强烈的视觉刺激并带来积极的普世意义,透过现象看本质,暗渡陈创,艺术家利用个人喜好的呈现方式借佛献花,让材料和行为本身说话,形式和内容已达到高度的统一。

我想,“借佛献花”的含义不仅仅为王峰今后的艺术人生之路打开了一扇门,亦或能为师大美术学院教学展览模式的多元化打开一扇透气之窗。

 

党朝阳于长沙

二○一一年六月九日

                                                                                                   党朝阳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党朝阳熊长虹姚益清胡凌云谭潇潇在我的工作室



导师党朝阳





段江华党朝阳蔡东刘鸣在我的工作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要和你谈谈——王峰

 

采编整理:胡凌云

 

胡凌云:(以下简称胡)我想起2010年比较流行的一句话:“神马都是浮云!”

王峰:(以下简称王)我这个展览就是“神马都是佛云”,佛教的佛。

胡:你是怎么理解神马都是浮云这句话的?

王:我觉得从表面上看这句话好像是表达年青人对什么都不在乎的这种感觉,但实际上他们什么都在乎,只是得不到,一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

胡:我觉得是他们找到一个东西,但是发现不属于他;然后又找到一个东西,又发现不是他的,于是那些东西对于他来说就神马都是浮云了。

王:但愿我们理解的是对的。哈哈!

胡:呵呵!你做这个展览的目的是什么?

王:我想这个展览的目的。。。是因为我思考了四年时间,也需要拿出来向别人展示一下。也算是给一直关心我的人一个汇报吧。

胡: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材料,并且以“佛”为绘画主题?

王:最早应该是大三的时候吧!一开始对材料比较感兴趣,那个时候还属于一种描摹的一种感觉,想要把壁画的感觉再现,然后通过各种材料进行尝试。其实我自从进入大学以后一直就对材料感兴趣,并且时刻关注当代艺术和媒材的运用。我的导师党朝阳曾说“抽象乃自然之抽象,它总是依托自然之物生成,而后到心中之物。”一个特殊性格的人,眼中一切景物皆是他自己,是他思想的化身,要做到悟是心我合一,也是心物合一。

胡:你在大四的时候还做了一个个展是吧?也都是有关于佛的?

王:恩,大四的时候刚好国家有个西部计划,也就是支教保研。,所以当时有的是时间,心态也比较好,也就有了我的第一个个展。当时进行了多方面的尝试,有架上绘画,有图片,有装置等等,用霓虹灯做的叫《佛隐佛现》,佛像与弹簧结合的《不倒佛》,还有玻璃碎片拼贴起来的“佛”,网状钢化玻璃上的“佛”等等。

胡:你在做这些作品的时候你在思考些什么?

王:我最近的作品是《佛云》系列,这些作品算是我对现代人的这种信仰,道德价值观的一种思考.如果一个人向内求索,就会越来越明亮。如果老是向外求索的话,那么就会越来越物质,欲望也越来越大。包括我们在前段时间做的联展中我的行为《吹个球》也是想表达这个意思!《佛云》系列中大家可以看到我模糊了“佛”的形象!我们今天使用的概念,包括政治、经济、文化,都是从西方翻译过来的,我们已经变成了一个失语的民族,这造成我们自己的文化失去了根源。特别是市场经济盛行的今天,人们关注的更多的是人民币,我们自身本真的东西变得越加虚幻!我希望通过我微弱的表达,能唤起人们的关注,在不久的将来能“拨开云雾见青天”!

 

胡:单从画面上来讲,我觉得你现在这批画,应该是你的一个大的突破,或者说是一个转变.

王:我也这么认为,我之前的一些作品给人感觉有些“不合作”的感觉.现在做的这些架上绘画相比之下可能显得容易接受一点,但绝不是妥协,传达了在这个花花世界中对信仰的追问,也是我积淀了四年之后的一些想法.可能是记忆力不是很好,很多事情容易忘记,于是我想到什么就赶紧记下来.四年来,就是四个小草稿本.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个好的习惯,因为灵感来之不易,不是想来就来的,需要记录与积累.

胡:你的那批网状的佛是你支教的时候画的一批画?

王:对,因为那时候我一个人用一间很大的教室当工作室,画起来非常有感觉。每个人都活在网中,所以我把背景做成网状,中间用一些流淌的颜色来表现形形色色的世界。唯一的遗憾是那批作品不容易保持,因为当时条件有限,是画在打包用的编织布上的。所以颜色也没那么好看,后来画了几张在油画布上的,感觉更好些。

胡:你在支教的生活大体是什么样子?

王:没有人跟你交流,别人也看不明白,他们不能理解。其中还有些有意思的事情,我本来觉得现在的高中生应该对美术了解得比过去多一些,但是我发现我所教班级的学生关于美术他们只认识两个半,一个是徐悲鸿的马,一个是齐白石的虾,然后还知道《蒙娜丽莎的微笑》但是作者是谁却不知道,所以加起来刚好是两个半。其实支教让我看清楚了很多社会问题!这样更丰富了我作品的内涵!     

胡:你在支教的时候思想上有些什么转变没有?人是很容易受环境的影响。

王:当时在思想上有个徘徊期,就是不太相信自己以前已经做好的作品。后来通过不断地看书和交流充分肯定了自己思考和实践的东西。

胡:呵呵!你信佛吗?

王:我不是一个纯粹信“佛”的人。但是我觉得我在思想上有很多东西跟佛教的思想很像。我的关注观念信仰的本质思考。通过对宗教文化的宏观认识,对佛教精神的理解,我希望通过“佛”这个形式来承载我的观念,表达我对艺术的解读。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佛”,有自己的信念、信仰,也试图在我的作品中完美的表现“我”的“佛”,给人视觉上的冲击,以达到思想观念上的共鸣。

胡:你现在对艺术是一个什么样的看法?

王:可能有些人把艺术弄得很神圣。但我觉得艺术是一种生活方式,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胡:你对“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这句话怎么看?

王:不管做什么你都得先有生活,然后你才能有艺术。高于生活我觉得是指艺术的形式,因为艺术是生活的浓缩。我的艺术就是我对问题的思考和生活的拷问。

胡: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介入材料?是什么原因促使你这样去做?

王:这跟我的几个老师有关,高考前在段江华老师的工作室呆过,他开启了我对艺术的理解和认识。最大的转变应该是在大三的时候,当时我的导师是党朝阳老师。他开设油画技法与表现研究,从古典技法到综合材料,抽象表现等。接触到这些让我思维突然开阔,有一种顿悟的感觉。感觉自己找到了突破口。

胡:呵呵!我就没这么幸运!只能靠自己摸索。

王:我觉得我和党老师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他是个很了不起的人,不管是他的作品还是他的人格,对我的影响确实很大。你可以很轻松地跟他聊天,和他交流学业甚至是生活上的各种琐事。他教学生不是那种把什么东西强加给你的那种,他会通过看你的作品给你提些可行的意见,慢慢引导。其实艺术是教不了的,但他可以引导你去做,让你悟到很多东西。

胡:你小的时候应也是在农村长大的吧?

王:对,小时候一直在农村。其实我们是迷茫的一代,我们接受的东西太多,我们思想受到的冲击太多,社会给我们的压力太多、、、、我们需要有自己的信念、信仰。而我们在找寻自己的追求时也显得那么摇摆不定!也许和这个浮躁的社会一样摇摆不定。还好我的经历恰恰是我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胡:一直到高中毕业吗?

王:在上高中之前吧。我高中的时候在长沙读书。

胡:那就是十五,六岁的时候咯。第一次到城市是什么感觉?

王:很土,是长沙话讲的乡里鳖。当然现在对我来说这没什么。当时学校里其他同学看我是农村来的就想欺负我,直到后面才好点。我小时候很懂事,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做哥哥的自然要担当些,什么砍柴,放牛,割稻谷都做过,还放过猪。小时候家里特别穷,是父母亲的不懈努力才有我今天的生活。他们在我的眼里是很伟大的人,也是我的榜样。我准备把这个展览献给我的父母亲。

胡:这是应该的。每个人的成长都离不开父母的养育,默默地支持和理解。

王:我在我父母亲身上上学到了坚持和坚强。其实我父亲一开始起点非常低,他在刚好要高考的时候害了一场病,在家里卧床休养了几个月。本来成绩也是非常优秀的,考个大学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后来没有办法,我老爸就从配锁,补鞋,补胎开始,到后来的修手表,修电视机,收音机,电风扇,刻印章等等,我老爸还会理发,做过矿工。任何傍身的技能他都想学一点,希望能给我们儿女更好的生活。

胡:上一代人的经历都比较复杂,你老爸似乎更特别一点,什么事情都做过一样。

王:我们家三个小孩,我学美术,我大妹妹学音乐,小妹妹也在上大学,家里的开销是非常大的,为此父母亲不得不进行各种赚钱行当的尝试。我父亲经常跟我讲:起点低一点不要紧,只要你坚持做下去你才能做得更好,这是我父亲给我的精神上的动力。记得一个晚上半夜醒来,发现父母亲不在屋里,我哭着到处找,后来发现父母趁着月光在割稻谷。。。。挺感动的,人家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有时候想起还是会眼睛湿湿的。现在父母为我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我觉得自己要更努力一点。报答父母亲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胡:对于以后有些什么打算没有?

王:坚持画画,这是一辈子的事情。用心生活,用心画画!另外就是想到处看看,比如敦煌、西藏、新疆去一些佛教圣地感悟生活。

胡:我也想到处走走,可是暂时没办法实现。那好我们今天就谈到这里,祝你越走越好!

 





我和爱人万娟在岳阳楼



在北京彭斯的工作室



在湖南千年时间画廊的青年群展




湖南美协主席!院长朱训德指导我的个展


第一个个展开幕式



工作室的开心农场



刘洵指导我的个展

我的家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博主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王峰
王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827
  • 关注人气:3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闻
公告
欢迎光临油画村村长兼村支书的陋室
       有事请联系wangfeng830510@sina.com
欢迎加入我的圈子艺术公社
        QQ674566446
QQ群艺术公社52042289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我的简历
出生在湖南邵阳新宁的小山村里.从小在自己的哭声中长大,没挨饿,在小学期间一直担任班长,在全校大会上发言,曾经认为那是我一生中最光荣的事.初中开始对美术感兴趣,觉得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高中的时候觉得画画有这么痛苦,大二之前开始慢慢觉得越画越迷茫了,大三以后觉得路子又越来越宽了,里面需要领悟的东西越来越多了......现在读研了教学生了,也开始有了自己想悟的东西和自己的目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