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万树摇风
万树摇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0,630
  • 关注人气:5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滚动字幕
相信命运
绝不屈服
努力奋斗
永远微笑

太平盛世
小康人家
妻贤子孝
三五义侠

箧中藏诗
几上置酒
月下品茗
世间呼友

一杯清茶
两肩闲云
万里襟怀
千年野史
公告栏
本博客所有文字和图片,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邮箱:wzqdf@163.com
海洋朋友

   这是第一部海洋童话故事片。
   影片讲述了热爱动物又充满幻想的十岁男孩方小奇,由于父母常年在外工作,所以只能在爷爷工作的“极地海洋世界”里度过自己的童年。值得庆幸的是,“海洋世界”里千姿百态的各种海洋动物,让小奇的生活充满了欢乐和幸福。

 

 
裸奔的别墅
  一个重点中学的高二女生,突然当了歌手,且一唱走红;当她正红时,却不唱了,当了主持人,又红得发紫;但是突然,她又做了房地产商;最后,她嫁给了“福布斯”排行榜上前五十名的新加坡杰宇集团的小掌门人。她的每一次行动,都让人震惊。原来,这一切,都有高人在为她设计。她背后的高人是谁?她和高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链接
暂无内容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9-06-21 09:18)
分类: 杂文乱弹
那片海的痛
——《你好,1978》读后

以前我对连谏的长篇小说,不太认可。盖因读过她的许多许多精彩的短篇小说,和更精彩的情色短文,让我情动,让我心恸,让我钦佩,让我知道她在文学创作上势不可挡。有一年,帮朋友编一本双月刊,朋友委托我约稿,我便给连谏写了个纸条——那时候只有博客——告诉她稿费很低、或者没有。承蒙不弃,连谏立刻寄来了好几个短篇,个个都精彩,且很有英国文豪哈代的风格蕴意。我回信表扬了她,她却回答说:真不好意思。从来没有读过哈代的东西,更不知道哈先生的小说。我心里暗惊:此女天赋很高,这可不是一般的高。
我应约给《青岛文学》写《青岛•美女妖精十三钗》的时候,当然把连谏定为了第一钗——“金钗”——因为以我的经历、经验、认知高度,在青岛当下操弄文字的女作家,没有出其右者。当年写《十三钗》的时候,她还没有今天这么盛。近几年里,连谏长篇小说,电视剧,甚至于话剧,呼隆得青岛罩不住,直接上了国家级的电视台和各省的星频道,甚至改编为话剧在中国大剧院里演了七场,回青岛,又创造了青岛话剧团有史以来“本土话剧”演出场次的最高纪录。
这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2 17:38)
分类: 杂文乱弹
这是朋友写我的一篇文章。基本属实。贴上博客,以志纪念吧。呵呵……


初识王泽群

                   胡宝星

我与王泽群先生并不认识。但微信上却早有了唱合应对。每每读到他的一些绝妙短章,我都会忍不住频频点赞,心中钦敬。真正有了联系,却是因为我有一个关于“以色列的文化讲座”,泽群先生知道了,告诉我,他想去听听。我“受宠若惊”,表示欢迎他来参加这个讲座。不料,真到讲座那天,泽群先生有事,未能参加,致我一个微信,表示歉意。
事情虽小,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在我心里,王泽群是青岛文学界的泰斗级人物,他的作品可谓是百花齐放,姹紫艳红,文学的十八般武艺,他件件皆能舞动——从诗、散文、散文诗,到评论与理论;从长篇、中篇、短篇,到微型、甚至是百字小说;从电影、电视剧、话剧、京剧,吕剧、广播剧,到歌剧和舞剧,凡是与文字有关的属于文学范畴的东西,他都能写,能弄,且写得不错,弄得出彩,在社会与界内都有些反响。据我查找,其他不论,他就写有长篇小说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8 10:33)
分类: 诗径通幽
霸王别姬

霸王再霸
也终有这一别
霸王很霸王,也很豪烈
断不肯江山未得,功名已败,还让美人钦慕相伴
青锋铮铮,看虞姬娇软柔弱,明眸清澈
是。这一柄剑

先杀了心爱
再杀了自己
于是,那些光荣,豪壮,温柔,悱恻,倜伥,酒……
全化作青刃下的血。一滴。又一滴。

霸王别姬
别的……岂止是姬

两千年来
一个输了的英雄
却因一位爱他的女人惨淡悲凉之死
一曲豪歌
便被众生——墨客与百姓——唱彻了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再一个世纪

项羽。项羽
成就了你的,不是一个男人的溅血事业,金戈铁马,仰天长啸
也不是那一柄铮荧青剑
而只是一个美艳温柔、真正懂你的女人
心底最柔软处的一份,一丝丝儿
爱的思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文乱弹
一直都很忙。
并不是一直都很忙文字 ,而是一直都很忙人生。
好像是句废话?
你不忙人生,你忙什么?
但也不尽然:人生,其实不必很忙。真正懂人生的人,一定不会一直很忙这“人生”的。
很忙这人生的,大多都是庸人。
不忙这人生的,才是真正智者。

比方这全世界几乎都知道的老川——川普。我们中国翻译成:特朗普。话先从这里岔开一下:我对中国的当代翻译,确实有些看法。外国的人名,地名,你要音译得这么“准确”做什么?其实是豪无意义的。比方这老川,译个川普,与译个特朗普,有什么区别吗?前者,还省一个汉字,谁也明白他是谁。你何必非常要译成后者,写着,叫着,都添些累赘与麻烦?还有一个地名:“翡冷翠”。多么美的一个名字?可是他不。他要准确。他译成了“佛罗伦萨”?……这都是些读书读成了呆子,笨蛋,傻逼们,干出来的蠢事。例子忒多了,举不胜举。所以不举了,我们再岔回来,说这个老川。

老川就是个庸人。他想不开。他都七十多了,事业也做得不错,钱也挣 了不少,他该找个享福的地儿呆着,好好享受人生。但他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文乱弹
《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卷八序

《闲 情 逸 趣》            主编  雨倾城

有谁曾爱过你百年的容颜


                                                        雨倾城


一盏灯下,除了寂静,没有其它。2017年的冬日,一本《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之《闲情逸趣》,结集。梦境和梦想,成了真。

有多爱,就有多坚持。
世事纷扰,浮生偷闲。在散文诗百年的编选录入中,很多很多的日子悠哉悠哉,心无旁骛,个中滋味,自己深知。不足为外人道。
编选,搜集,阅读,生活在此处。在一百年里,四季到我窗前,又逍遥飞去。
人在忙碌中,心上一片春阳秋色,果实垒垒。
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欢喜?
朋友笑着对我说,“世界很忙,而你刚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文乱弹
《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卷七序

《云 锦 人 生》            主编  霜扣儿


长留云锦人生


                                                  霜扣儿


初接《云锦人生》分卷时,我的心是既窃喜又惆怅的。窃喜的是主题内容比较宽泛,为选择篇目提供了极大的场地,可以入鱼入水,四方迂回。惆怅的是“人生”好定,而云锦为何?这似是而非又百无定律的主题着实让我有些为难。几番思索之后,认定了如下标准——云,意为文本表述上不仅飘逸空灵,更要志存高远;锦,则意为慧心秀笔,出口珠玑。标准定了,相应的问题也随之而来,悲欢离合嘻笑怒骂皆文章,如何洞明这意义的真谛,提炼出金子一般的闪光点,使之形神意俱佳,步入散文诗的殿堂呢?
不到峰顶不知山风之烈,不入汪洋不知激流之深。梳理百年散文诗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文乱弹
《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卷六序


《挚 爱 情 愫》            主编  高  

时光流美,挚爱情愫


                                                       高  


我是这样理解的:就像是大自然在时间的行进和环境的变迁之中,进化会自然选择新鲜又强悍的物种一样,在一百年前的那个时间节点,散文诗这个“物种”,必然会从“诗歌”和“散文”这两种艺术的“交媾”中神奇地诞生。这同样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时间流驶、技术进步对人类欲望指数规模的开掘,由此产生的对人类心灵的影响,使得人们的阅读、写作与生命体验,已经到了非要求有一种文体呈现不可的地步:我们如何既能叙述日常之事,又保有诗意的生命感和语言的美感、建筑感和音乐感?我们如何实现对现代语言与诗意的自由与超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文乱弹
《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卷五序

《乡 村 民 谣》                 主编  何敬君

还乡之旅


                                                           何敬君


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就是还乡”。
编辑《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之《乡村民谣》卷,让我经历了一次还乡之旅。不过,我所还之“乡”比海德格尔说的“乡”要狭窄得多,大概可以具象或聚意为乡间生活、故里风情等。而从中国文化发端于农业文明这个源头而言,这条旅路又很宽广、很遥远:“飘忽迷幻的梦里——我跋涉着那迢迢的旅路,回到乡园去”(梁宗岱),“背后,有我的家乡;前面,是遥远的路……”(羊翬),行行复行行也难以抵“乡”。
诗人都是游子,人生被一腔浓浓的乡情浸泡着,而曾生长于乡间者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文乱弹
《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卷三序

《河 山 锦 绣》                 主编  王亚平


散文诗海采珠之旅系列三

                                                      王亚平


安坐书房品读散文诗是一种愉悦,可如果抱持选择的目的急搜,心境却大不相同。在有限的时段里,潜入积淀百年的散文诗海采集珍珠,犹如以肉眼比对漫天繁星哪颗更亮。尤其《河山锦绣》只是《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八册分卷之一,还须时时小心提防越界,从眼花缭乱到着手甄别,及至反复校勘作者简况及其作品出处,后又几度增删,整个人已经几近崩溃。好在编辑团队精诚合作,互为补台,终于得以上岸。
岸上,阳光明媚。
做报纸副刊工作多年,此时才明白编辑选本更累,累在瞻前顾后,取舍两难。尽管不清楚读者能否认同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杂文乱弹
《中国散文诗一百年大系》分集卷一序

《风雨花路》                       主编  栾纪曾


百年诗情花雨路

                                                        栾纪曾


当我们站在今天,回望中国散文诗一个世纪的行程,并走入它在动荡不安的历史中孕育出来的那些精短、自由、追寻未来的文字,一个时而雄浑、时而柔美、时而沉郁、时而清新、时而如风呼雷奔、时而如空谷足音的文学世界,便以自己独特的语境和神韵展开在我们面前。百年风光,目不暇接。阅读间,仿佛有一代代诗人从四面八方和时间深处走来,同我们做着跨越时空的对话。
作为一种新生的独立文体,中国散文诗是在自己的国家开始向现代社会发生根本性变革的关键时刻登上文学舞台的。一些新文学乃至新文化运动的风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