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乱之十四行_453
乱之十四行_45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0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公告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0-02-22 23:17)
标签:

杂谈

分类: 且行且吟

不是吹牛,人这一生就是“寻”的一生。话说当初上帝老儿照着自己的模样捏了个男人出来后,闲极无聊,又略施小术使男人沉睡,从他身上取下根肋骨,造就一女人。他老人家这一闹不打紧,却为人类种下了孽根。那个名叫亚当的小伙子一觉醒来,总觉得身上少了点什么,究竟少了啥一时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左胸膛空荡荡的,怎么着也不得劲儿。小伙子一整天食不甘味,坐立不安,在伊甸园逛了一圈又一圈,始终一无所获,于是把心一横,走出园子,从此踏上了漫长而迷惘的寻找肋骨之路。
    后来亚当想必是寻着了自己的那根肋骨,反正后来人慢慢多了起来。人多了,麻烦也跟着多起来——无数根肋骨满世界游走——每一根肋骨都长得挺眼熟,究竟哪一根才是自己的?男人们傻眼了。于是乎,人类的“寻”就显得愈发迷惘,愈发大而无当了。多数时候,人们只是盲目地捞到一根肋骨,就硬生生地塞进胸膛,往往尺寸不合,硌得心疼,于是乎随手将这鸡肋一抛,重又踏上了寻骨之路。先民歌曰:窈窕肋骨,君子好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辗转反侧;屈夫子更是执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寻了大半辈子,肋骨愣是不甩他,恼羞成怒投了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15 15:52)
 

连日阴雨,潮湿的街、清冷的风,白天和黑夜。枯坐,香烟是最可靠的情人,没有冷眼,没有怨言,总是默默地燃烧自己,小巧的唇吐出甜美的气息,予我菲薄的但却可靠的暖意。

大年初一,传说是情人节,我很淡定。老老实实窝在办公室,寥落得很惬意,往事只要不提,咱总是快乐的。一杯清茶,几首老歌,足够了。

窗外微雨斜织,忽然想起少年时,也是雨天,车水马龙的街角,清瘦的少年,一辆很不拉风的老爷车,静静地立在雨中,呆若木鸡,狼狈而坚定,少年的等待呵!谁能说那不是美好的华年。

时光无情,越是以为真,越是显得假,就让流水的归流水,尘土的归尘土,不再言说。时间杀人不眨眼,一晃将近三十年,渐渐地告别了夸张的表演,说话开始像打水漂,蜻蜓点水般掠过水面,眼见几朵水花,即开即灭。

朋友不少,尤其这时节,陆陆续续地从天南海北飞回来了。并不主动去找寻,有要求一晤的,一一接见。见了面,略叙寒温,扯扯闲淡,一时寻不着话讲,也不着急,呷口小酒,看看街边美女。找个可以说话的不易,找个可以不说话的更难。朋友微笑颔首。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14 23:22)

                         

 

虽说已是仲春,夜风却还有些凉,披一件很薄的格子衫,跨上一辆很破的摩托,开足油门,直奔内小店,要了一包灰狼。回到自己的窝,在电脑前坐定,气定神闲,撕开锡纸,抽出一根,点上。其时晚上十点整。原本并没有抽烟的欲望,只是很不巧,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8-30 18:19)
标签:

杂谈

    算来一两年没有写字了,不知道为什么,心底也不是完全没有了波澜,只是思前想后,最后都烂在肚子里了。人越成长,想了解自己似乎越难。我是谁?这是个严重的问题。我是二老的儿子、爷奶的孙子、我的她的男朋友,唯独不是我自己。很多事不想说,很多事不能说,很多事多说无益。应当承担的,我一并承担,但仍有惶惑,仍有歉疚,仍会感到心乱如麻。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向山一般稳健,像涛一般有力,像刃一般明晰,像夜一般坚忍,然后可以无畏,可以让身边的每个人安妥、依靠、幸福。

    言语的不稳定性我久已谙熟,比如上面的话就在我的意料之外,但是我仍然是悦纳它们的,因为说着说着,我觉得昂然,给我力量。

    很久没有说话,说这些已是不易,且打住吧。闸门一旦打开,或许泄洪就无可遏止了。需要的话,会再写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檄文

陈水扁

 

    伪总统陈氏者,人非良善,性实狡狯。昔以宵小鼠辈,投机政治,窥窃国器。先混迹于民进小党,厕身政坛;后借重于登辉老贼,得执牛耳。当是时也,天下为之侧目,台海为之哗然。

方其上任之初,其貌甚温,其行亦慎,言必称九二之共识,动辄谈四不一没有,信誓旦旦,不思其反。言犹在耳,温良之状已消;足未旋踵,豺狼之性复现。一边一国,屡刺大陆底线,一中一台,频涉台独雷区。遂教台海之间,顿笼妖氛;因使两岸三地,尽是阴霾。更兼亲美媚日,摇尾乞怜,妄想借他国之力,裂地为王;阴图据海峡之险,悬岛称孤。台独之面目毕现,汉奸之嘴脸昭然。爱国志士,人人切齿;华夏子孙,莫不决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4-27 08:51)
分类: 伤花怒放
 枕边清泪惊残梦
 衣上酒痕乱客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27 03:04)
标签:

片言

分类: 且行且吟

    人欲难穷,故必为欲所苦。若绝情弃欲,则如清风拂水,明月照花,草长鸢飞,月出鹃啼,各肆其情性,任其自然,而大自在得焉。

    吁嗟众生,穷尽蜉蝣之生,驱驰易朽之躯,以逐彼蝇头微利、蜗角虚名,诚何愚哉!造化之弄人也甚矣!何如挂冠而去,放浪形骸于天地之外,载酒高歌于山野之间,醉则枕藉于舟中,醒则相忘于江湖。不亦痛哉!不亦快哉!

    设若得一知己,携手同游,喜则把盏相欢,悲则默然共对,无强颜之欢笑,有灵犀之会意。则平生可慰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2-01 21:41)
分类: 咯血诗行

来从去处来,黄河呜咽如洒泪

返向归途返,碧海泛波若拈花

                          横批:悲欣交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30 22:07)
标签:

上帝是否发笑

分类: 当时的月光

对于我这尚显稚嫩的笔而言,探讨如此凝重的课题似乎有些力不从心。然而面对这纷纭的世界我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个问题,这个至今仍深深困扰着我的问题——人,应该如何活着?

有一位诗人曾经呼吁人们“诗意地栖息”在这个地球上。看到这一句时我还是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9 14:08)
标签:

刹那悲喜

分类: 当时的月光

 

时间在生命的河床中静静地流逝,悄无声息而又不着痕迹。突然有一天,我们从那些日复一日的庸常琐碎和喧嚣嬉闹中抬起头来,方才发现曾经深信不疑的永远早已是沧海桑田。当生命之河流尽了最后一滴水,在干涸而皲裂的河床上,只留下些许曾经的碎片,在阳光下耀出迷离的光芒。它们或是沉思默想后的灵光一现,或是谈笑挥斥中的妙手偶得。这些思维的碎片,记录了我们瞬间的感喟和刹时的悲喜。用记忆的绳子轻轻一串,便是我们百味俱全的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