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七月中上海民生美術館張培力的回顧展開幕時,我正好在南方,得以躬逢其盛。那天我與王冬齡、管懷賓乘動車從杭州到上海,不出半個小時就已抵達。美術館中熱鬧異常。許多培力的同學朋友我已多年未見,忙於寒暄敘舊都顧不上好好看作品。門廳左墻上寫著展覽的巨大標題:《確切的快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13 23:30)


          “你可知道你是我的偶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莫斯科雙年展的策展人魏貝爾(Peter Weibe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8 15:51)



            美丽的巴厘岛盛产咖啡。传奇的麝香猫咖啡豆更令人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是“施舍”還是“奉獻”?

 盖茨夫妇和父母

 

巴菲特和蓋茨在北京邀請大陸富豪晚宴,一時成為輿論熱點。有人居然稱之為「鴻門宴」,似乎擔憂西方財神會使什麽鬼點子把中國新貴們拉下水。

我平常對巴菲特的賺錢哲學並不關心。尤其因為他是一位對藝術毫無興趣的人。據說他和女友格雷厄姆(Kathleen Graham)同居多年。卻從來沒對她衛生間中掛著的一幅畢加索真跡看上一眼。他說自己注意到的只是那裏放著的免費洗髮水。蓋茨則又當別論。他曾花三千多萬美元買下達芬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7 13:06)

 

典藏國際版主編華睿思(Keith Wallace)以前主持溫哥華當代藝廊十年。2000年他要我幫助聯絡蔡國強,想請他來這裏展覽。很快他們就搭上了線。老蔡飛來看過場地。不僅要在溫哥華做新作品,而且同意辦兩個展覽。大家都十分期待。

那時老蔡已名震西方藝壇。其實他來美國並不久。1995年,他受亞洲文化協會(Asian Art Council)邀請離開居留九年的日本到紐約,毅然決定留下。他說搞當代藝術在大陸是地下黨,在日本像游擊隊,只有美國才海陸空陣容齊備。但新來乍到曼哈頓,老蔡只能算個編外。既無人脈、又缺資源。然而這難不倒他。一天他來到哈德遜河對岸,用一根不值錢的傳真紙筒芯,塞進火藥,舉臂燃點起一縷煙火。就是這件超低成本的創作,開始了他在國際藝壇如火箭升空般的事業。一小朵白色的蘑菇雲,襯著聳天的世貿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7 12:39)

   

    本人向来不认同养宠物。我的口头禅是:人都顾不过来,还顾得上猫狗吗?

    女儿在城里有自己的公寓。一天她突然心血来潮要养狗,去SPCA挑了半天,相中一条杂种的流浪母狗。别看这狗来路不明。SPCA照例还要做家访评估,等上好几天。批准后又得送去结扎打针,买医疗保险。足足花了好几百块钱,才终于把狗链拿到手。比领养个小孩费的劲也差不了多少。

    女儿给牠起名叫Mable。听起来别扭,好像“媒婆”。查了人名词典,才知道源出拉丁语,是“小可爱”的意思。据说用人名来叫宠物已成时髦,尤其是狗。此中有社会经济学的原因。从前人们养狗为使唤,放羊狩猎,护圈看门。现在多把牠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1 13:59)
标签:

杂谈

珂佛羅皮斯自画像

 

農歷年前,不顧刺骨的寒風和貼膚的安檢,我飛往紐約,到哥倫比亞大學做一次演講。

John Rajchman 教授請我給他的研究生談中國現代主義。八年前我參與策劃一個名為「上海摩登」的展覽,在慕尼黑斯托克美術館展出。那次介紹的主要是1930年代前後中國藝術與歐洲的對話。其實我向來認為現代主義的概念并不局限,來源也不止一處。近年一直在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2-22 13:15)

 本·路易斯(Ben Lewis)提供圖片。

 

2008年9月15日,紐約華爾街附近行人的驚恐神態怕和「九一一」那天不相上下。銀行界巨擎雷曼兄弟公司宣告破產。全球金融危機倒下了第一張多米諾骨牌。同一天在大西洋對岸的倫敦邦德街,蘇富比拍賣行卻擠得水泄不通。人們爭相觀看當代藝術破天荒的世紀大拍。赫斯特(Damien Hirst)的作品兩場落槌價突破了一億一千萬英鎊。不過當時有一個人被拒絕進入拍賣場。他的名字叫本·路易斯(Ben Lewis)。

路易斯是英國一位資深的記錄影片製作人、記者兼藝評家。他描寫獨裁者齊奧塞斯庫(Nicolae Ceausescu)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1-29 00:16)

    四奶奶有一本相书,一副骨牌。也许是麻将牌。不过她当骨牌用。

    四奶奶是大嫂家里的保姆。把大嫂从小带大。然后又把我的四个侄女儿一一带大。她在大嫂家一辈子,就被公认是家里的长辈。

    吃过饭大家兴致好的时候,会要四奶奶拿出骨牌和相书来,算上一卦。问命的从垒好的骨牌中抽出几对。四奶奶掏出她的宝贝书,翻开牌对上半天,最后找到相应的那一页卦文。

    可是四奶奶不识几个字。总是找我来唸。她说:“五叔说得好。”

    那次是問大哥调回北京的事。大哥五八年划成右派后下放山西,一去就是二十多年。文革後平了反能回家团聚,但从祁县上调北京不那么容易。全家费尽心力,仍然遥遥无期。

    卦文通常是一首五绝。前两句不记得了。后两句是:

    “万事皆齐备,只等水边人。”

    我虽不知其然,但总是朝好里说。万事齐备就快有盼头,但不知水边人从何而来。事过不久谁都把这一茬忘了。

    又过了一两年,大哥才终于调回北京,到社会科学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更多>>
新浪微博
友情链接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