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重
小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138
  • 关注人气: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公告
本博客内文字均为博主原创,如转载,请与本人联系,谢谢
博主联系方式-Email: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这些年,我虽写作发表了不少作品,涉及的范围也算是很广,但总体上来看还是小说居多。虽然曾跨界对话剧这种艺术形式做过浅显的尝试,也只能算是班门弄斧,满足一下自己憧憬的愿望罢了。当金盾影视文化中心的艺术总监魏人先生找到我,说起有个主题话剧的时候,在心里涌动的更多的是忐忑。因为这个题材太难把握,社区民警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成天的走家串户联络百姓,有人倾诉你要听,有人报警你要接,有了困难你要帮,有了埋怨你要往肚里咽。这样忙前忙后耗尽心力的奔波,芝麻绿豆大点事的都要管,就为了能换回两个字“平安”。从公安系统整体上看,社区民警是最贴近群众,最基础的工作,但他们又太散点,太零碎,操作的事情往往很多是润物细无声,绝少有惊天动地的震撼故事。这也是作为艺术作品很难集中展现的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4 23:30)
从云南回来也有些日子了,总是静不下心来将此行的记录整理清晰。好在今天能心无旁骛的坐在电脑前,翻看着一张张照片,好像有回到了木康,德宏……
早前就检讨过自己不是个勤快的人,心里更不能有事,一有事就非要做完,其他的估且勿略不计。这个在有些人眼里称之为“执着”。但个人看来就是另一种说法了,用家乡的话说,这叫“拧”。也叫“一根筋”。不知道偷懒,(也许就是懒)不知道找个巧儿,不知道腾挪,就一门心思想办事情做完。这叫什么精神?想来想去只能总结为有点自己跟自己较劲!
好在暂时告一段落,心思能放下一半,也就趁着夜黑无风,潮湿的气温缓解之时,更新一下久未管理的自留地。手机黑了,号码没了,一时也找不到同去人的电话,只好在这里大声喊一句!“祝大家都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8 12:02)
从云南回来好多天了,因为手里边总有放不下的活要干,所以几次想更新博客都没有干成。此次边防行跟随着中国作家采风团一路长途奔袭,从昆明至保山,再由保山到瑞丽畹町,再到和顺腾冲,眼见到的耳听到的都是戍边将士的故事,触及到的感悟到的也都是他们的汗水和无言的忠诚。因为自己曾经有当兵的历史,当看到这些喊着我老兵,叫着我战友的边关将士时,心里也会悄悄地涌起一股暖意。
感慨太多,记忆太多,只能留在以后继续整理。思绪乱飞的时候想起了赵本夫先生在畹町的题诗,也许能概括此时的心境“万里边关路迢迢,天涯明月觅金刀,不见南国栖鸟飞,将士立马畹町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20 23:19)
接到通知说要去扬州开会,首先在大脑里浮现出来的不是瘦西湖,也不是藏有鉴真和尚木像的大明寺,更不是史可法的祠墓,标志性的四望亭,悠悠荡荡的古运河以及东关古渡。而是一个年少时阳刚帅气,现在恐有点肥头大耳的形象。呵呵……我的同学,扬州顾坚。
未出发前先拨通了老顾的电话,听筒那边的声音依旧,笑声依旧。虽分别多年未见,但一声兄弟还是把远隔千里的距离拉近了。听说我要来扬州,老顾立即拿出同学时的义气,连声的追问行程和到达日期,并要求我发成短信以备查询,同时身在泰州的他表示会提前赶回扬州。目的只有一个,盛情招待我这个久违谋面的兄弟兼同学。
因为职业的关系出差首选肯定是火车,第一是习惯,第二是我恐高惧怕飞机遇到气流的颠簸。好在时下的高铁很方便,三个多小时已达南京。转车时又接到老顾的电话,说他已到扬州,整装待发准备欢迎我这个不速之客。撂下电话信息宽慰之余也徒生些感慨,自鲁院分别之后,我也到过很多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起来出单行本也不是第一次了,其中的程序也已驾轻就熟,给我的感觉不是很费力气。可是这次与作家出版社合作,让我感受到了什么是较真。同时也感受到资深编辑的敏锐和深厚的文化素养。因为我写东西时很兴奋,情绪上来偏颇的俗语,俚语夹杂着行业里惯用的话一股脑地往上搬。更不要提因为手快把许多熟悉的字、词似是而非的写个大概。虽然自己事后也审核了几遍,但在罗老师眼前立即就现了原形……呵呵,真难为罗老师了!
先不说编辑的辛苦和为此书付出的汗水和心血,单从一个封面的选择上就能看出精益求精的态度。几个版本来往数次的邮件,电话,交流,让我真的感受到温暖。当我把这种心情表达出来的时候(其实本人真的很不善于表达感谢),回应给我的话却很平淡与随和,“其实这是一个编辑应该具有的品质和素养!出一本好书得益的不是我,而是作者和我供职的出版社。成书代表着出版社的水平。”
闲话少叙,把几个备选封面发出来看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窗外的雪停了,

腊月二十三,小年的雪从早晨一直下到傍晚。按照传统的老规矩好像今天应该封箱,让辛苦了一年的艺人们放个长假。这几天从排练厅到剧院,又从家里到演播厅,忙碌的自己感觉有点吃不消。今天借着下雪终于能坐下来,整理一下照片,顺便让自己放松放松……

照片是演出时在后台拍的,给辛苦了很久的演职员们留个纪念。

纪念这个都市喜剧《我本善良》。


    布丁工作室的导演,也是主要演员田雪。上台前举着冰激凌……默戏呢,呵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小时候第一次看话剧是父亲领着去的。

到现在为止我依然想不起初次看话剧的具体地点到底是哪个剧院,确切的年龄到底几岁,但肯定是没有上小学。不过话剧的名字却至今未能忘记,那出话剧叫《风华正茂》,现在看来也是带有强烈的时代气息。话剧中的人物没记住,饰演者的名字犹如镌刻过的痕迹停留在脑子里。马超、颜美怡……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鬼使神差般的喜欢上了话剧,老天仿佛也眷顾我这个淘气的孩子,总会有一出出精彩的演出把我从玩耍中唤回到剧场里。《钗头凤》、《日出》、《闯江湖》、《唐人街上的传说》、《蛐蛐四爷》等等,通过观看我也知道了天津人艺的老一辈艺术家的名字,并至今如数家珍。“马超、颜美怡、路希、李启厚、郑天庸、屠美玲、孔祥玉、张玉玉……”

然后自己就有一个梦想,幻想着有一天能写出一部话剧,在舞台上讲述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倾述着街坊四邻的喜怒哀乐,调侃着芸芸众生中的乱象,幸福着平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4 20:59)
标签:

杂谈

在重庆的最后一天,朋友们都在安排自己回去的行程,唯我和国治兄早有预谋。因为,我们想去邻近的成都转转。说起成都我的确是不陌生,十年来去过不下十次,每次都会留连忘返,每次都会依依惜别,每次也都会暗地里发誓,下次再来,下次再来一定要多盘庚些时日。可是,每当到下次时却总是有这样那样的事情牵绊,不得不又踏上归途。

以前去成都因为喜欢蜀地的休闲,传说中“少不进川、老不入广”,自己年少时不解其中滋味,等到了蜀地才明白其中的究竟,美景、美食、美地、美人和休闲中的味道。这也是重庆所无法比拟的!也许重庆和成都自古各自作为巴国和蜀国的首都存在过,但相比较而言,我更爱成都的那种微微沁入心脾的辣味,那种远处飘来的淡淡茶香,还有沉积的文化氛围。

成都人很潇洒,也很豪爽,说起话来虽不如重庆人那么轰轰烈烈。但总能从他们的语气中透出川人的刚毅。我的老兄也是老乡亲张大哥,从小当兵一脚就踏入成都,在他许多年的从军生涯中经历过许多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5 09:58)
标签:

杂谈

重庆对于我最初的记忆是一本《红岩》。

以后多少年的时间里虽然足迹走过川中数地,但却总是与之无缘。直到97年成为直辖市,直到“唱红打黑”,直到2012年年底才有幸获《东方剑》笔会之约来到这个著名的山城。

也许是来到雾都的时间不对,赶上了连续几天的阴霾,同行的几个朋友成天望着天空,可太阳就是不露出个模样。不仅不出太阳还赶上了细细的小雨,淋得人身上湿漉漉的,老天好像不太喜欢长途旅行的人们,顺手扬起阵阵的微风,吹的人阴冷。

重庆的火锅倒是红得像染色的大缸,热气腾腾地升起一股股白烟,伴随着蔬菜肉类一一下去,和着杯杯清冽的白酒,望着远处的朝天门,听着傍边黎明辉老哥哥地道的川腔,“大锅大火,味精起坨坨……”在笑声里驱走了丝丝的寒意。

游走,去大足,去武隆。赞叹前朝匠人的呕心沥血之时,又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这一切都让我目不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还是在出发前接到了同学刘楚仁的短信,向我祝贺,说你的长篇小说《危局》获奖了。我急忙回复说,你是第一个告诉我这个消息的人,楚仁说自己看的是内网上刊出的消息。没过一个小时,北京的兄弟吕铮又打来电话,确定了这个信息,并开心的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