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谱清
朱谱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828
  • 关注人气: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黑板报

  朋友,这是一个稍许清寂的地方。听一段音乐,泡一杯茶,让时光缓缓流动……

  本博原创文字、图片,如采用,请告知。

  地址:ngzpq2006@126.com

《时光书》/朱谱清著——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2010.8

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10)第146749号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时光存档



金城2017年第4期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0 12:03)
标签:

杂谈

分类: 流年碎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2 11:06)
分类: 散文书写

断简之书      朱谱清

1、隐喻的消逝

   端坐老家的灶火前,凝视斑驳灰暗的灶膛,噼里啪啦飞舞的火焰,我感到时间的刻度在温暖地升腾,并缓缓停滞。

灶火——这黄金火焰,一束束无法捉摸的跳跃舞者无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3-20 20:36)
分类: 散文书写

              春分记      /朱谱清  

     春天被平分的时候,在我这里是午后。午后的2小时内,春天是我的,是自由的我的小小解放。而连接两头的上午和下午,是事务性的包裹在禁锢性指令的城墙里头,不可否认,大多数人都受此局限,谁能忽视规则的存在?
      12点以后的春分,在我的视线里,杨树湾的鸟儿给了我明显的讯息。它们在杨树梢头集合,叽叽喳喳吹响春分的小号。它们一会儿在杨树头上挠痒痒,一会儿又跑到电线杆上排排坐。
      春天这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3-12 19:53)
标签:

情感

分类: 诗歌实验

自然而然的事
           朱谱清

樱桃花开了
又落了
那带来好果实的樱桃花
开了,又落了
我忽略了它们绽放
直至结果的过程

 

“做了清明粑,明天回来吃饭吗”
电话那头的探寻
等待回音
青蒿,青蒿
妈妈在田野找你
孩子,孩子
妈妈喊你回家吃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04 11:22)
标签:

青龙湾笔记

分类: 散文书写
                         湖边春信         /朱谱清

我观小岛上的板栗树,枝丫间已有翠色笼罩。小岛不大,有些什么,八九棵板栗树而已,一圈围拢在周围的芦苇而已。别人觉得这景色太过于稀松平常,在我看来,这却是湖湾一处难得的小景。板栗树夏季开花、深秋落叶,树干粗糙,颜色及形态均无法给人以视觉盛宴。日本自然作家德富芦花常常描绘这种树,喻其为野人,他常常搁下夜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02 21:02)
标签:

青龙湾笔记

分类: 简言淡语

1、时间是什么,一只钟表,一只飞箭,伸向现实又射向虚无。

端坐在老家的灶火前,凝视斑驳灰暗的灶膛,噼里啪啦飞舞的火焰,我感到时间的刻度在温暖地升腾,并缓缓停滞。灶火,这金黄色的火焰,时时跳动,是一个家庭的中心,母亲便是中心的中心,心脏的心脏。如果灶火始终在那里升腾闪烁,母亲始终在那里等你回家吃饭,即使有乡愁,也是一抹喜悦的色调。对于多数凋败的村庄,门柱腐朽、炊烟熄灭是一种轮回和宿命。有故乡,却再回不去,如今是一个巨大的现实。

 

2、将此刻丢了。将自己丢了。将生活的瓷片击碎。一张脸,在事实和信念间摇摆,许多人,将醉着的白天、醒着的黑夜翻转过来。将友人一一拥抱,将逝去的亲人从土里喊出来。雾霾中,只有说谎者、诋毁者,短时间无法一一辨别。

 

3、把某事某物记录下来,我拿不定这是好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28 09:57)
分类: 诗歌实验

和秋风交换
           朱谱清

走了一小段山路
听了一会儿虫鸣
我站在野地里,打量周遭的事物
乌桕红了,蚱蜢飞了,蝴蝶静立不动
秋风也在,打量着周遭的事物
只不过用了和我不一样的方式
它们和秋风变换了彼此的心境
这秘语无人听懂

 

我想插嘴,小声和你说一说
周遭的事物
秋风打了一个手势
嘘,别作声
生活无所谓好,无所谓坏
只管做好你自己
到了交换密码的时候
到了倾听内心的时候
               (2016.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7-05 23:23)
标签:

青龙湾笔记

分类: 散文书写


    水涨得很高,上班的道路已经淹没,要坐船或撑竹排去上班。

    平湖长堤看不到了。湖心亭,先是只剩一个青灰色的顶盖露出湖面。到第二天再去看的时候,盖子不在原来的地方了,像长了腿跑到了一里外的邻居家。到塘坞里面山谷里的道路,也看不见了。远远看见老胡家的农家乐,已经没过一层,屋前的那些苦楝树,一个个站在齐腰深的水里。屋里没有人,想起过年的时候,我还蹲在岸边跟这屋的女主人说过话,来年春天的时候,就听说这屋的男人竟然出了车祸。

    许多低处的树已经站在水里,柳树、白杨、乌桕、苦楝,我记得岸边的乌桕有四五棵,苦楝有十几棵,合欢只有一棵。树们倒是不怕水,水退去,照样腰身很直。不过那些岸边的花草们,怕是经不住。不过今年经不住,来年还会再生。岸边的人们,大水经受不住。水位低的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时光存档

存念:《山东诗人》2016第一期,感谢高月明、程洪飞组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