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端木赐,现居北京。
个人资料
孙韧
孙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073
  • 关注人气:1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8-12 19:50)
  1
  
  嘎松杰很灵巧,从他跳上病床,躺下身,架起腿的几个动作,我就看得出来。他一定擅长攀援,甚至可以从一个树冠跳跃到另一个树冠,却不折损一根树枝。就像一道弱小的,但不朽的光,每一个关节都可以随意弯折。从他黝黑的皮肤上,我遇见了高原上巨轮的太阳。阳光在两腮燃烧过,腾起两片火红的云朵。他腼腆地笑了,宛如雨滴落在瓦檐上的清脆。大雨过后,两朵云显得格外娇艳,上面点缀着的,两颗黑亮的宝石,正透出狡黠的宝光。我避开了他的眼睛,因为会疑惑,会羞愧,会艳羡。九岁的嘎松杰是无畏的,他从藏地赶来北京,就是为了驱除虫祸。无法想象的是,在他的肝右叶上有一颗苹果大的虫囊。
  
  病房里光影倾斜,每一扇窗都凝成一粒砂。窗外的城池正笼罩在一片雾霾中,一轮浅浅的光晕若隐若现,所有的生命都在暖流中翻动身体。嘎松杰也翻了身,正迎上父亲的无限温柔。目光如火苗攒动,瘦癯的男人宛如烛台。他们相顾无言,我想,父亲的慈悲在更宽广的时间里,并在狭小的空间里不断折叠,拉近彼此的距离。男人生而不同,头发一簇簇地盘旋生长,宛如佛陀的螺发,颔首低眉间,竟有无限庄严。我不知道在这场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7-02 20:51)
标签:

散文

  秘境
  
  端木赐
  
  我站在两百人面前充当教学模型,用肢体模仿子宫的形态。多么温柔的场景,一束阳光正好穿过湖岸的柳树,投射在我的侧脸,千万条光影拂动起来,卷起风情万种的波浪。解剖学教授指着我说,子宫就像天使,长着一对纯洁的翅膀。我以“人体器官”的姿态,散发出饱满而诱人的光泽。明晃晃的日头里,我看见他们笑得前仰后合,空气里飘荡着栀子花的香味。我仿佛被一阵猛火炙烤,周身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
  
  学校没有围墙,解剖楼位于最荒疏的角落。越靠近解剖楼,我越能感受到土地的野蛮。红色的土壤里抽出驳杂的野草,密密匝匝,剑拔弩张。绿光在山丘上跳跃,搏斗与厮杀。雨季总是相当慢长,一场大雨覆盖着另一场大雨,所有的事物都被反复盘查,又显得愈发可疑。暴雨来临的时候,野草锁不住泥土,就躬身伏向大地,呜噜呜噜咳嗽起来。血色的泥浆顺着山坡流淌,顷刻间染红湖水。湖水就这样憋着气一路猛涨,鲤鱼喘不过气来了,就在岸边翻起白肚皮。多少隐秘的事物都藏不住了。
  
  为了试探死亡的气息,我独自走进幽暗的房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6.6期《散文选刊》(上半月选刊版)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散文

分类: 散文
  端木赐写上海的淮海中路和武康路让人见心,那种逼近的事实存在于我们的健忘中。他温婉地写下在时间中那些闪失的人,闪失的事,在那条短距离的街道上,这些事物像飘落的细小的纸屑突然被他捡起,又回到我们的视线。他把逝去的错觉和梦呓拉回日常中,那种生活于我如此之轻和记忆重叠之重,对于今天的我们存在着隔膜和取舍。如何说,如何解,或许是个命题。
  
  也许一条街道对我们来说来不及想象,就放下了。
  
  搁下的琐碎、斑驳,搁下的沧桑、衰老,搁下的困顿、归途。当然还得搁下自己。在遍地广而告之的街道,我们准备重拾什么?——它来自历史的、文化的、民俗的、宗教的人类共存,是否已经抵达?再往大点说,街道是城市文明交织点,每条街道指向我们的人心,通向远方的人类精神的历程。
  
  这,绝非虚妄的象征。
  
  我想起十多年前,我在北京的人民路上,在灰色的天空下游荡,看到遛鸟的大爷和遛狗的姑娘,在清晨的人行道惬意地慢走。我在想,在北京做一只鸟和一条狗,幸福的或愤怒的鸟或狗,该是什么样呢。现在,我每天走在城市的街道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05 20:41)
标签:

散文

  凌晨一点钟买的电影票,《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中午11:50的场次,刚好把中午的时间完美地消耗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天涯》2016年第二期目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散文

特别推荐

00习  习        血牡丹:另一种镌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16 20:50)

 

赤者,易怒。大怒导致肝气上逆,血随气而上溢,故伤肝。

                                               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