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杰
刘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158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图片播放器
我的时钟
公告
静坐无语
这一刻忘记了那一刻
你的咖啡苦吗
我的咖啡不热了

我看着你
是以遥远星际般的距离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23篇)
国外 (0篇)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无题
想写点什么
以此宽慰自己的灵魂
可我却无法开始

当 心呕出最后一滴
墨兰色的眼泪
笔 将无法再倾诉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一定认识她的,我想。

 

    上个月初在庐江路上,突然被迎面走来的晃晃悠悠的小孩子吸引。似乎为保持身体的平衡,她胖乎乎的小手还半举在空中。那张脸如此熟悉,眉眼、鼻子、小小的嘴唇。。。一双无比明亮的大眼睛直视着我,似乎也在探究什么。我一定认识的,可她是谁呢。

 

    我们就这样相视着走过,她年轻的妈妈一定是诧异了。因为我实在忍不住回头时,这孩子已停下来抱着妈妈的腿向我望着。我想停下脚步,但不知当时自己在恍惚什么。我继续走着,直到自己再也忍不住的时候停了下来,那小孩已经离我二三十米的距离——她依旧向我望着,那年轻的妈妈也抬起头看着我。

 

    我想是不是应该过去打个招呼呢。我应该摸摸她的笑脸,说一声嗨,我们一定认识对吗。

 

    可我终究是走了,从一旁的岔道迅速走开,我似乎是在怕小孩妈妈的误解,又怕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随后的一段时间总想起她直视我的样子。她清澈的眼睛我在哪里遇到过呢?她天真的面庞我在哪里凝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用五年时间拍办公室的窗外。白天黑夜、一张一张

时间是不可逆的

我看着曾经站立和眺望的地方,一座大楼站立

我知道它的全部过程,可我看不到的呢

 

我知道

我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湖去年去过两次,这是第一次的照片。

哪怕又经过了第二次一夜的停留,此刻,还是心生向往。


 

 

 


其实有拍到出租司机的照片。她让我倍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7 20:08)

 

 

能看得出上面照片拍的什么吗?

是5月30号晚世博会开幕时东方明珠电视塔上的焰火表演

没想到照片这样处理后还挺有意思,索性把那晚拍的照片都搞成这样的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去年,左从武汉来肥,我陪她上九华。

 

左是低我两级的师妹,后在西安交大学医,毕业就去了武汉协和。当年急诊科的忙碌让她忘记了自己是第一次在外独自过春节。而看惯了太多生与死的转瞬之间,也淡定和坚强了。她会在邮件里说,早已学会了照顾自己。

她说一直想看看安徽什么样,想来转转,最后决定去那清幽的圣地——莲花佛国。

我说好。

 

五六年未曾见面了,叙旧时都在感叹时间流逝之快。

也好在路上有了伴,因为自己已厌倦一个人的旅途。

 

一直忌讳在清净之地拍照的,所以回来相机里几乎没有寺庙和佛陀。不过左还是趁我烧香时拍了一张,也终于让自己了解了我的侧面是个什么样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07 18:01)





 

 

 

中午因为要缝补衣服,便在七桂塘深处的一家裁缝铺门口晒了半小时太阳。

好暖和的天气,好闲适的时光。

 

昨天合肥还是大雪,夹杂着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3-03 22:04)
标签:

杂谈

窗外有雨,这夜如一杯凉掉的咖啡。

之前朋友们说用车载我一程,拒绝了,我想踩一踩前方泛着光亮的水渍。风把细小的雨雾斜扑到风衣的下摆和腿上,我紧攥着伞,巨大的孤独感突然像是伴随每一步声响从沥青路面细小的纹路里突然蔓延了出来。只五六分钟的路程吧,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了温度。

走到台楼下的时候还在犹豫要不要上办公室坐会儿,很久没这样了,于是叫门卫开门、进电梯、按十三楼、开门关门、打开电脑,坐在了此刻的文字前,想象自己上下左右前前后后空无一人,就这样悬空在这座城市四五十米的某处无病呻吟故作深沉。

空调让房间很快暖了起来,我脱下外套,突然在一旁的镜子里发现自己穿着那件棉的格子衬衫,一个月前还以为再也不会穿了,这两天却难以控制的让它贴近身体,呵呵,那上面似乎还有饭菜的香气。

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一切都好,只缺烦恼”——所以人们总在想着法折磨自己,自己折腾自己。可问题是,你怎么知道事情本事就是折磨,还是你判断这事情是不是折磨时才变成了折磨。呵呵,不能这样啊!记得领导们讲话总是说,我们的队伍“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怎么怎么样,现在也想告诉自己和提醒自己。“不抛弃、不放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1-08 22:55)

编完稿子,累了。最近晚上加班似乎成为习惯。装修一个人在搞,广校那边的课又不能少带一节,台里除了节目外还得随时外出采访——太困了。

今天记者节,是台里通知去参加联谊时才想起的,只能调了班过去。本来讲是去领去年省里的播音作品一等奖的,谁知道就只看了场新闻战线战友们自编自演的节目而已。

《人民日报》驻安徽记者站的站长和我同名,他致辞的题目为《我们怎样欢度自己的节日》。严肃的命题让人倍感压力,不过我还是弓腰坐着——没有好体力,革命真的是难以继续啊。

最近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有来博客,想说的话、做过的事都已经没有了当时的倾诉欲望。说不上来这是好与不好——潜意识里还是觉得不好——没有被记录的自己象急行中脚下模糊的影子一晃而过。

还是继续来这里吧。

不过今天就先这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4 19:25)

 

 

此“东京”非彼“东京”。

我说的是开封。你也可以叫它汴梁或汴京——

那个留在《清明上河图》里的一座城、绽放在《东京梦华录》里的一片似锦繁华。

 

当然,穿越时光的话,你也可以看到大金的骑兵踏过。不单是皇帝,超万名的男人女人们,在火光中被掠至大漠,如待宰的羊群。帝国的灭亡如刀,在这里刻写下国人未曾有过的耻辱。

你还可以看到滚滚黄流肆意翻腾,一次就是数十万鲜活的性命从这片土地上消失。

 

你的脚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7-02 20:18)

 

 

龙城太原,古称晋阳。

出晋阳往西北行六公里,有座“蒙山大佛”,我们一早就被告知要去那里。

因为看了太多新造的景点,心想此处也应该一样吧。况且一路上警车开道,甚至通往景区的山路上还有洒水车专门在煤黑的路面做文章,心生厌恶,兴趣全无。

 

不过遥望到大佛,还是心生敬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