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7-11-22 21:12)
标签:

杂谈

*无题222

翅膀如此亲近
仿佛灵魂相依偎
哪里来的温馨
仿佛一串珠宝来到怀里
就可以忘掉墓地
忘掉白茅花在风中
摇曳着黄昏的奥秘
哪里来的奇迹
痴情的姑娘就是痴情的妻

不就是捕鼠器
夹住了一只老鼠的尾巴
不就是陷阱
正好咬住轰动的彩衣
不是因为小提琴
不是因为小提琴的流泻
不是因为那种玫瑰红
不是那种玫瑰红在汽车的口唇
爬山涉水而来

到底是一场怎样的盛宴
腹部之上的生鱼片
早已配好醋姜
到底是怎样的一艘船
在镜面上航行
有风有浪倒映在深渊里
不是疯狂里的谎言
也不是理智里的阴谋
脉管里的血液与阳光如此相融

2017.02.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钥匙到要死

黑暗总是短暂的
洞开永远存在
钥匙只能解决
从这里的水到那里的酒
或者从这里的梦到那里的醒
而要死是另外一种哲学
是真大师的宿命
或者是假大师的报应
一切都是如此野舟横渡

*委身于黑夜

很自然的事
无关道德的山有多高
就像陡峭委身于山羊
只要向上看
就不会有畏惧出现在呼吸里
有时黑夜不是面包
上帝要碾碎就成粉末
有时黑夜干脆就是一本书
每停顿的一页都有着爱的无限迁就

*与月亮缝在了一起

居然没有一丝声音
月亮都不曾说痛
谁还敢破坏
深夜里这野蛮的意境
只有露水惊醒
从花瓣滚落下来
泯灭在无意的深渊
时间也和眼睛缝在了一起
所以世间就再也没有可以看得准的答案

*啤酒瓶不会空荡

啤酒瓶一个个喝空
接下来就是酒徒的事
酒徒都是人模人样
绝不会让一个个酒瓶
空着寂寞空着绝望
他们会从醉透的肝叶
挤出绿绿的胆汁
满足每个啤酒瓶的颓废与愧疚
直到有苦再也不会说苦

*怎么就活在这里

刽子手随时就在身后跟着
而且还是时髦而慵懒的打扮
不要担心死的活着
其实也活不出什么正义的结果
偶尔与刽子手媾和一回
也不会改变山不会改变水
都在向往金灿灿的日子
往往忽略了秤与体重
才是一切恐怖的主谋

*都可以看到你

哪怕像个词语
躲进一本最无聊的小说里
哪怕是巧克力心里的一滴酒
哪怕是半个音符跌落在石阶
又滚进深深地草丛里
不是这个世界多么清澈
不是你有着水晶一样的思想
一切都是你太裸露了
裸露到世界没有了污秽

2017.02.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3 19:58)
标签:

杂谈

*不是想遇就能遇见

不是想梦就能梦见
一个彩虹般的女人
有时是意大利语
有时是马焦雷湖
有时在虔诚的祈祷后面
光着小脚
所有的亲密在沙滩
所有的病症在艺术的源头
忽明忽暗

悲伤的人不带红领巾
悲伤的蜘蛛在雨中
更逃离不开自己起风的网
一个不会悲伤的女人
不是想悟就能悟透
当黄昏都欢乐起来
当猫与信赖依偎在一起
当狗与清晨发出吠声
一切的美都在继续

一个神谕般的女人
大过所有纯粹的事物
如果说人生有什么意义
不就是宫殿崩塌之后
还有着可能的遇见
不就是可能的遇见之后
还有一朵神奇的花
不蜷缩不停顿
一直都有着可以随意命名的远方

2017.02.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5 23:46)
标签:

杂谈

*一只飞鸟

从阿尔卑斯山山脉下来
遇见一只飞鸟
一只说不准颜色的鸟
从不说话
顶峰与白雪沉默在胸内
这不是一只书本里的鸟
只是在偶然的一个黎明
把一种神谕般的美好相遇
幽静随着溪谷不知流向何方

谁能相信在一个中国人开的酒吧
在山脚的轻烟薄雾里
与一只满脸肃穆的飞鸟
喝上一杯陈年的红葡萄酒
屋里屋外飘逸的醉
不是酒杯就能控制的
这是一个怎样的早晨
好像有雨好像没雨
瓷盘上的雪莲花也真也假

一只只会飞的鸟
一直飞在该飞的天与地
那里的琴弦不会断裂
那里没有墓碑
只有飞的光点照亮一切
在幽深的湖边
仰望阿尔卑斯山的云雾
死去多年的父亲突然在背后发声
其实谁都可以飞上一辈子

2017.02.2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6 22:13)
标签:

杂谈

*无题221

一大早
她的前前男友
就跑过来说
她已死了半年
她的兄弟亲口说的
不再是半信半疑的谣传
未老先死
大自然有着太多的意外
可以去悲悯可以去感叹

一个人可以有悲剧地结尾
却不一定是悲剧的人生
打开窗户
有雨落在芭蕉叶上
并非是一个古典的意象
与她的前前男友
重新品味一遍她的人生
一个人就像电线杆上的积雪
在冬天有着不一样的孤傲

一个靠杀鱼赚钱的人
生意好的时候
一大把大把的钱都沾满腥味
那腥味夹着快乐兴奋的芳香
当生意衰落的时候
双手的腥味却是洗也洗不去的愧疚
然后爱上一个好赌的汉子
然后选择去赌场
然后就有了河边的乱石

随时可以被一脚踢开的
其实就是脆弱的生命
爬山的路真的很多很多
有时风沙来了
双眼不得不迷乱
都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而医院也随之死去
却是多么深奥与神秘
她的前前男友一脸茫然

2017.02.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8 18:20)
标签:

杂谈

*无题220

那宽阔的江面
那宽阔的冰下
有鱼一群一群
将它们捕上来
那是冬天最美的风景

想不到自己却掉进了冰下
鱼群却不会来攻击
只会冷冷的看着你
看你在江水里如何舞蹈般挣扎

有时梦醒了
可以救一个人的命
从北方回到南方
已有梅花数朵
开在老屋的记忆深处

年过半百
虽然不能一味只想活下去
但是两条毒蛇从草丛游出来
你不得不紧张一下

其实乌鸦的歌唱
没有太多黑色的隐喻
错过了迷雾
还会有迷雾弥漫着遗憾
一切看你怎样重新出发

一切看你怎样与蜜蜂一起颤抖
当世界都在沉默的时候
看你怎样喊出一声
真甜

2017.02.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春天是不需要去窥探的

春天是不需要去追赶的
它会在你的屁股后
点一串花炮
你不走
就会有春水将你淹没

为什么双腿如此沉重
正是减肥的好时候
你看,鸟在枝头
早已开始练习新的言语

春天是不需要去翻译的
阿猫阿狗下楼来
有春风万种
穿墙而过

墓地都能听懂桉树的声音
广告牌更换着时尚
咖啡店的老板娘
手忙脚乱
无法遮住异国春的脸庞

春天是不需要去怀念的
那个刚从医院里出来的家伙
一剃掉胡子就不再猥琐了

春天总是那么随便着
路边的小女孩
突然叫出了老爷爷的名字

当忧郁还在远方远远的
春天却是一锅芥菜粥
吃了一碗再来一碗

2017.02.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立春之后才真正属鸡

反正我不属鸡
没有属鸡的心境去注视草地
还是一片枯黄的草地
躲藏着无数可爱的虫卵
我不会去发现那些幼稚的琴弦
将来是否有飞翔的旋律
和沉睡的石头没有什么不同
我从黎明走过来
又很快消失在道路的雾色里

冷漠之后才真正明白隐喻
一把火烧暖了灶台
三十个人从村庄跑了出来
三十个人不分男女
三十个人没有对错
还是一把火烧暖了灶台
三十个人就沸腾了一个村庄
一把火也烧暖了我
我的偷看正四面八方

梦幻之后才真正鸣啼
群鸟从那些朴素的认识飞起
我也从一棵树后彻底跑了出来
就如立春之后大地彻底清醒
属于明朗的事物
都将在明朗的讲演中指手画脚
我开始真正属于田野的音符
那些从四周涌过来的春风
每一寸肌肤感觉到的振奋都是那么不同

2017.02.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些爱我的人已不再把我思念

一切都是傍晚病了
傍晚又是那么短暂
难道就是这么简单
像神明看清楚的花朵
有着一瓣瓣鲜艳的答案
那些爱我的人是否相信
那是她们的秘密
我却是卡在一棵树上
任风抖动单薄的衣裳

卡在一棵树上
只能对着树叶呢喃
海豚音此刻还有什么舞台的意义
麻木的镜子再也照不出夜色
还有多少镜头可以修饰
那些爱我的人都是那么灿烂
仿佛头顶的星星
却怎么也看不见一棵树上
正卡着的无奈与深秋

我还需要被谁思念吗
一边活着清醒的阳具和睾丸的功能
一边死去博物馆里的酒精
和那颤栗刚刚打开的书本
我羡慕那屋顶的坦荡
见透过风霜雨雪之后
就再也不需要策划灵魂的歌唱
我还在一副扑克里懊悔什么
每出去的一张牌都有着自己宿命的应和

2017.02.12-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谁看见过我回家

到底把自己奉献给谁了
胡子没变声音没变
只是岁月的乳房
再也挤不出奶水
那种带着免疫基因的奶水
到底把自己迷失在何方
没有信仰没有神圣
也没有苦难铁块一样沉重
完全沉入绝望的河流

一直不知不觉还在浪费着
那些完全可以回家的光阴
像上瘾的笨拙的罪犯
一直在生命里犯罪犯罪
别再去问公园里的喷水池
都只是偶尔发一发神经
别看夜色总在勤恳地忙碌着
却从来没有发现乌鸦
到底在哪一棵树上虚伪着肉体

不会耕田插秧
不会种土豆与红薯
其实父亲那一点宝贵的自留地
也像父亲一样早已被杂草淹没在历史里
还有什么资格可以回家吗
失去的总是山野的粗犷
继承的却是烟囱的狭隘
丑陋的头颅也不知何时有了隐身术
每一次梦到故土总是那么神秘兮兮

2017.02.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