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2-13 22:41)
标签:

诗歌

克文

分类: 诗作2017
*敬烟


我从不吸烟

还是敬了她一支

她也很多年不吸烟了

她还是接过去

叼在了嘴里

我们笑了笑


其实这支烟是多余的

我们早已没有了接吻的冲动

不需要什么东西阻挡一下青春


*喝茶


禁欲主义者

在梦里精彩演说

直到梦醒了

直到梦醒了才发现

身边躺着一个赤裸的女人


当心胸饥饿的时候

谁不会想念乳房

除非去茶馆喝茶

喝到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里


*高举


那九个女人坐在石阶上

她们时尚的美

谁都会沉迷

她们望着远方

捕捉着一个个摄像头


她们却看不见远方的我

我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纸板上

用了现在吃香的中文

我还是高高举起所有的渴望


2017.5.22


*麋鹿


每当精疲力尽的时候

麋鹿又现身了

在那片树林里

像诗篇等着去追随


太多的诗篇被拦栅围住

像打了马赛克的黎明

无法渴望黄昏的深度


麋鹿却总在虚无的尽头

忽略掉所有的马.鹿.驴和骆驼


*有些事物


最美也联系不上诗篇

最丑也联系不上诗篇

有些事物并不会梦一样奇怪


就像五十岁的生日

记住又忘记了

一切都无关什么特别的尘埃


有些事物就是那么局限

在镜子里清晰一会又模糊一会

随着镜子碎了又一会


*喜欢


喜欢花瓶

却不一定要养花


所以这么多年

不吸烟不酗酒不嫖娼

埋在阴暗里

不需要任何止痛药的安抚


喜欢猫却一定要养猫

只有与猫持久的亲密接触

才知道一首好诗的因果


2017.5.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9 17:21)
标签:

诗歌

克文

分类: 诗作2017
*好色之徒


世间好色之徒很多
有人看看就知道
有人做了才知道


我也有喜好
我也有色彩斑斓
当天空一次次把我拒绝的时候
我只会用黑夜遮住所有冲动的山峰


我正在吃一碗拉面
不怕有人偷拍我嘴唇里的深渊



*菩萨


菩萨都问三百遍了
似乎还要问下去
似乎菩萨喜欢我的模棱两可


菩萨不会有无聊的时候
偶尔想起自己不知是什么结局
只有我才有一丝丝的忧虑


菩萨到底几岁了
每次我也想问问的时候
菩萨总是不见踪影



*驴叫


接近驴,接近驴的生活
驴在该叫的时候会叫
我在该学的时候要学会了驴叫


当一个人走在荒野
终于有了驴叫的冲动
正好一群马飞奔而过
我那骄傲的驴叫声
正好被扬起的尘埃遮掩
失去了正宗的味道



*想起


虾不需要想起
鱼不需要想起
只有把大象关进冰箱
才需要想起一些思想


只有人才有思想的游戏
突然想起
你吃了鱼吃了虾
就在酒杯里睡着了
忘记了大象还在云之南



*狐狸精


在谁都可以命名的年代
狐狸精到处都是
什么千年修炼
万年修炼
都是美丽的托词


一个狐狸精在大街繁华处
亲密握住你的手
你的一声亲爱的小弟
真是醉了



*鬼故事


三个人在听
三个鬼也在听
三个人很快睡着了
三个鬼走进他们的梦里继续听


三个人醒来了
他们都说鬼的故事太好听
他们都说要到鬼的世界里探探险


三个鬼睡着了
他们永远不知道鬼也是人



*曾经风大


人不是人
鬼不像鬼
风才是风


风露出獠牙
风说出狂妄
风才是横扫一切的王


人有人样
鬼有鬼图
风却被曾经捉拿归案


2017.5.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7 17:02)
标签:

诗歌

克文

分类: 诗作2017

*一朵花儿红了

1


如果生命里还有思想

就得去看看枝头上那朵花儿

如果生活里还有孩子

就得去看看那朵花儿在哪个枝头


还有夏夜里的流星

石头上光滑的失眠

还有麻雀的卑微与散乱


都得去看看那朵花儿

看看银河系的一切

2


不仅仅是转角处

那路的无意邂逅

不仅仅是独轮车

那方向的思绪固执


不仅仅是那朵花儿

在瓷瓶里呢喃着迷人的词语

不休不止不气不馁


从不谈命运与天鹅

那黑天鹅的幽灵与虚无

3


一朵花儿只管自己红了

就在庭院里与隔壁的老大妈

聊起疾病与死亡的时候


在医院里某个医生

自己被推进手术室自己被麻醉

谁曾想起过一朵花儿红了


一朵花儿红了没有什么惊诧

就如孩子进了幼儿园

还是不知道猫与狗的区别


2017.5.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2 16:56)
标签:

诗歌

克文

分类: 诗作2017

 

*猫 

没有一只猫的名字 

留在脑海里 
像一条鱼一样淡漠 

没有太多的思想 
猫跳上来跳下去 
找不到那美妙的弧线 

可是那么多人喜欢猫 
在沙发在胳膊 
他们都说那是梦幻般的存在 


*落 

在一首失恋的歌里 
就有人唱有人听有人动情 
如果只落在我的黑暗的裤兜 
像落在千年的地窖 
那就酒瓶寂寞 
给人惊喜的只有禅定再禅定 

那落在佛心里的红花 
总有刹那垂下 
虚无般沉重千年 


*鸿雁 

鸿雁远远的 
一排排 
不知去了何方 

在城市的中央 
街道四通八达 
没有人挂念我的自由 

我也只会自己蜷缩在 
自己心的旮旯 
淫醉在自己苦逼的思考里 


*在海上 

猫在海上 
管不住老鼠的尾巴 
每个洞口开满鲜花 

一个孤独的人在海上 
海风吹着稀少的头发 
凌乱之中还有花飞的眼神 

老鼠在海上 
管不住猫天天偷腥鱼的脊梁 
每颗星都醉在裸舞之巅 


*仲夏夜里 

苹果落在谁的怀里 
有人捡起一颗两颗三颗星星 
丢在草窝 

推不开的葡萄 
可以熟了可以未熟 
葡萄架下的阴凉 
一定隐喻般值得留恋 

一个西瓜探出头来 
不识月光的半点情调 


*夏杪 

什么是夏杪 
先去查一下字典 
才知道一盘棋 
就将结束 

还没来得及把电话挂了 
还没来得及去海上 
闻一闻海豚的味道 

还真的怕秋在什么时候 
突然取走钱包里那张唯一的外币 


2007.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8 00:42)
标签:

杂谈

*那首未写的诗

1

在混沌的时空里
正和那首未写的诗
相互期盼相互等待

那是多美的山峰
从不同的角度仰望
都有着相同高度的不同幻象

柿树开花了
红柿子与鸟的故事
肯定就会发生在某时某刻

2

那将是首最得意的诗
一直得意到山穷水尽水落石出

当天空如此空洞
当星辰消失殆尽
辛亏还有那首未写的诗
将在蓝色的大海上显现

像齿轮滑过虚荣者的味蕾
像雪崩淹没狡诈者的躯体
像美酒给善良者最后的安慰

3

现在紧跟在一行蚂蚁之后
远方如此辽阔高深
正像那首未写的诗
也不是一队大雁所能启示

下大雨了,街道的水涌向下水道
里面也有我残余的生命
他们都是奔向那首未写的诗吗

那些生命里的虔诚与敬畏
都是如此的理智与疯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只蚂蚁叫小黑

蚂蚁那么多
没有什么人会知道小黑
昨夜梦里,好像踩死了一只蚂蚁
才让我想起了小黑

在兰钦寺的后山尖
一棵小枫树下面
小黑曾经见证并安抚了我悲伤的泪流

兰钦寺不知多少年没去了
一只小小的蚂蚁也不会有什么惊奇的消息

*香椿树

香椿树的寂寞
不是父亲的寂寞
父亲已走了很多年
他的寂寞早已成烟成雾

我的孤单也不是香椿树的孤单
香椿树那么高
已经无法接近在同一个框里

香椿树有着时光很多版本的大碟
不缺肉不缺酒不缺半山腰

*挖野菜

外婆挖野菜
妈妈挖野菜
我也挖过野菜
在不同的地方
我们挖过相同的野菜

挖过来的野菜
用热水焯一下
或凉拌或炒或放汤
那味道就像逝去的时光一样珍贵

*明天有雨

一个男人蹲在田地里
手指间,烟的燃烧是等待的苦楚
在天气预报上
他已上吊了三次
明天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明天的雨也一样有着神一般的无奈

一个女人还在路边徘徊
她后悔浇灌了太多的花朵
而欺骗依然是火车欢快的方向

*电线上的风筝

不是电线不是风筝
是我们仰着头
伤了脖子

电线上的风筝
不是什么伟大的作品
在坑坑洼洼的大道
我们低着头
走得小心翼翼
我们似乎总要想避免发生点什么

*乞丐

一个年青力壮的小伙子
坐在一个总没开门的店铺前
手里拿着几枚硬币
热情地向每个过路的人
打着招呼

每天都换一身衣服
每天在来回医院的路上见到他
都让我羞愧
仿佛自己才是一个乞丐

2017.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7 00:03)
标签:

杂谈

*女人鱼

1

鱼听懂
往往女人云里雾里

朦胧的女人醒来
全身布满鱼鳞
昨夜的抄袭
总算有了眉目

鱼羞愧
女人有了飞翔
往往河流一泻千里

2

鱼喜欢蓝色
往往女人害怕深邃

如果把所有的虚荣与痛恨
全部淹没在印刷品上
那世界就没有了女人的游动

女人可以死了
而鱼活在无止境的舞台
越剧与黄梅戏
却拒绝只有鱼的衣袖

3

往往鱼就是女人的命
往往闺房才是鱼和女人的抽象

神秘主义没有什么特别的游戏
鱼一个喷嚏
惊醒了女人所有的大厦
春天就不那么容易辨别

鱼失去了所有的泡沫
女人还在上帝的手心
就这样只有散落永远也无法摒弃

2017.4.24-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9 14:50)
标签:

杂谈

无题223

生活的一次次羞辱
大海不会窒息
一切都是自己的感觉
沿着堤坝
伸向天边遥远的虚无

可怜的人啊
遮羞布已被窝囊废披着
一时不能取下来
还不如去弹一曲古筝的幽怨

*无题224

忧郁症轻易就能带走
一个人的才华
留下一堆爱情的鹅卵石
让人反复摩挲

一切都是那么简单
品味来品味去的爱情
只不过就是几个简单的词语

从楼上飞下来翅膀的轻盈
带着肉体的美与绝望

*无题225

为谁而活都是多余的
一个悲观主义者
在大洋彼岸的电脑前坐着
抖抖腿上的世界
角落就有了干燥那无限的粉尘

为谁而埋没都是有注定的
笼子里的鹦鹉说了什么话
那都是有生活在设计的
而死去只不过是一张桌子的昏迷

*无题226

那个过路的女子
酒吧里的咖啡很熟
三分钟后
一条河分开星星无数

与夜晚沟通
不是每一张床的本能
所有的预谋与凌乱
随着帷幕的合拢
玫瑰散落

*无题227

村子里还有一把唢呐
可以在最后的余晖里吹响
山梁后还有一座坟茔
空荡着娴熟的回音

村子里的人都去漂泊了
大路都淹没在小路里
小路都被野草抱着慌张

村子里只有过去的生活
像蚯蚓依旧爬在浅浅的泥土里

*无题228

还有什么骚动
可以惊吓起某人的幸福

不要说只剩下催眠曲了
时钟凝固的那一片刻
小老鼠还是在动着小尾巴

爬满红色蔷薇的空间
不要嘲笑墙壁的意淫
某人颜值的失分
才是欲望世界最大的悲哀

2017.03.0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2 21:12)
标签:

杂谈

*无题222

翅膀如此亲近
仿佛灵魂相依偎
哪里来的温馨
仿佛一串珠宝来到怀里
就可以忘掉墓地
忘掉白茅花在风中
摇曳着黄昏的奥秘
哪里来的奇迹
痴情的姑娘就是痴情的妻

不就是捕鼠器
夹住了一只老鼠的尾巴
不就是陷阱
正好咬住轰动的彩衣
不是因为小提琴
不是因为小提琴的流泻
不是因为那种玫瑰红
不是那种玫瑰红在汽车的口唇
爬山涉水而来

到底是一场怎样的盛宴
腹部之上的生鱼片
早已配好醋姜
到底是怎样的一艘船
在镜面上航行
有风有浪倒映在深渊里
不是疯狂里的谎言
也不是理智里的阴谋
脉管里的血液与阳光如此相融

2017.02.2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钥匙到要死

黑暗总是短暂的
洞开永远存在
钥匙只能解决
从这里的水到那里的酒
或者从这里的梦到那里的醒
而要死是另外一种哲学
是真大师的宿命
或者是假大师的报应
一切都是如此野舟横渡

*委身于黑夜

很自然的事
无关道德的山有多高
就像陡峭委身于山羊
只要向上看
就不会有畏惧出现在呼吸里
有时黑夜不是面包
上帝要碾碎就成粉末
有时黑夜干脆就是一本书
每停顿的一页都有着爱的无限迁就

*与月亮缝在了一起

居然没有一丝声音
月亮都不曾说痛
谁还敢破坏
深夜里这野蛮的意境
只有露水惊醒
从花瓣滚落下来
泯灭在无意的深渊
时间也和眼睛缝在了一起
所以世间就再也没有可以看得准的答案

*啤酒瓶不会空荡

啤酒瓶一个个喝空
接下来就是酒徒的事
酒徒都是人模人样
绝不会让一个个酒瓶
空着寂寞空着绝望
他们会从醉透的肝叶
挤出绿绿的胆汁
满足每个啤酒瓶的颓废与愧疚
直到有苦再也不会说苦

*怎么就活在这里

刽子手随时就在身后跟着
而且还是时髦而慵懒的打扮
不要担心死的活着
其实也活不出什么正义的结果
偶尔与刽子手媾和一回
也不会改变山不会改变水
都在向往金灿灿的日子
往往忽略了秤与体重
才是一切恐怖的主谋

*都可以看到你

哪怕像个词语
躲进一本最无聊的小说里
哪怕是巧克力心里的一滴酒
哪怕是半个音符跌落在石阶
又滚进深深地草丛里
不是这个世界多么清澈
不是你有着水晶一样的思想
一切都是你太裸露了
裸露到世界没有了污秽

2017.02.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