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3-16 22:28)
标签:

杂谈

*钟表里的耳朵

如果我是钟表里的耳朵
早就枯竭衰败了
不静寂
不孤独
不谈情
不做爱
任凭时间机械地摆布
不狂妄
不失眠

我逃不进石头里
在溪水下
在河滩上
一个无穷无尽的过客
只管倾听
只管承受
过去是此刻
未来是此刻
一个个石头都是此刻的坚硬与光滑

我真的不是钟表里的耳朵
我有自己的父亲
我有自己的母亲
一个早早离开不舍的尘世
一个活在尘世却已不知了烦恼
但是他俩给了我
懦弱与不甘
满足与屈服
还有整个宇宙的星斗



2017.12.0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么多的鹅卵石漫步街头

如果你也在,你就不会虚空
没有了麦子的喧嚣
路就会轻松了许多
而梦中的女人会更加清澈
仿佛刚在溪水里沐浴过
如果你与这么多的鹅卵石一起漫步
谁能隐藏住这油画般的时空
而活泼伶俐的女人
都会像哑巴一样着迷着悠长

这么多的鹅卵石都拒绝着歌唱
脱光了一切,却不是玻璃泡
不是随意就可以在里面
储藏不确定的黄昏与黑暗
而丝绸瓷器的女人
不断有着海潮的澎湃
总是不会衰老与消亡的那些脚步
都会节奏般平静
不在乎空气中的氧与二氧化碳

这么多的鹅卵石在街头漫步
是谁告诉我羞愧成灰思想熟了
而挥发不了的女人
都是清晨新生的剧本与演绎
我没有任何可以颓废的理由
那些药瓶药片浮夸出的疾病
是如此人性又如此冷酷
不断鞭策我也要走出去走出去
走进女人的肚脐走进鹅卵石的心脏

2017.11.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07 19:00)
标签:

杂谈

*他终于激动了一次

秋天刚到,冬就来了
他的城市没有鹰叫
他的房间多了几盆多肉
没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
不可避免的疾病
只能坐着的母亲
一切都井井有序
有什么可以让他激动的
云日变幻,都有棱有角

雾霾时有时无
多喝几口水也就过去了
他的口袋没有笔与笔记本
他的内心的旮旯
也不会有些许的诗意尴尬着
许多气味已不再敏感
忧郁只管继续忧郁着
有什么可以让他激动的
除非有父亲来自天堂的信件

父亲太遥远了,好像早已把他忘了
不过他还是真的激动了一次
那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鸽子依旧很多,都大摇大摆的
那天他也走着平常的高度
那一刻他也不是从梦中惊醒
那一刻枯树随风摇曳也不是刻意的
他终于还是激动了一次
像平静的湖面突然有了野鸭的惊叫

2017.11.19-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精神病好久没有发作了

兰钦寺的雨
不会说下就下
至少要等
收拾好竹竿上的衣服
兰钦寺的雨
总是如期而至
如此默契的滴滴答答
可以忽略
一切可以忽略的大腿

病是始终存在的
仿佛你有我有全都有
而精神病的发作
有时不是经验就能判断
本来一场雨
下到三分之二的时候
就会天昏地暗
就会有一条鱼
突然游离在山涧的小溪之外

兰钦寺可以隐藏很多东西
寄居一刻有一刻的闲暇
雨不急不慢地停了
露出笑容的总是一些药丸
可怜兰钦寺不会看病
不然门庭若市
而精神病迟早还会发作的
就像兰钦寺的暮钟
那么亲近又那么遥远

2017.11.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8 21:56)
标签:

杂谈

*一个人的事


写了那么多首诗
都像秋叶,在风中
落下来落下来
堆积宴席上
除了不会孤独
没有惊动任何竹筷

一切都是一个人的事
蚂蚁相遇蚂蚁
不知山野总是那么空旷


怎能会孤独
一个名词,总会有动词
来增添信心

从一本诗集里
逃离出来晒晒太阳
那是沉思的一幕
可以发生,可以再次发生

那些阵亡的文字
从来都不会皱起黑暗的眉头


没有纪念碑的旅程
依然在空中继续
抬头不见翅膀
并不是飞翔的虚无

一切都是长笛的事
吹奏或没有吹奏
抵达或没有抵达

群山能围住什么
站立之处,有碗有光芒

2017.11.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5 18:56)
标签:

杂谈

*或许是我喝多了

昨夜没有摸错家门
没有摸错房间
没有摸错床
只是做错了一个梦
然后风来了
雨来了
闪电加雷鸣
然后又滚回了
酒桌

真的是我喝多了
劝酒的人
都回家了
都在自己的房间里
做自己该做的
连服务员
也不知哪里去了
再也不理
我这个非法分子似的

只是喝多了而已
只是做错了一个梦而已
蚂蚁怎么就拐弯到荷叶
荷花怎么就
一朵朵枯萎在
迷迷糊糊里
只写诗
再也不喝酒了
只写灵魂里人人喜爱的金条

2017.11.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16 05:30)
标签:

杂谈

*今天的电风扇

落后了
也不能没有
需要的时候开动起来
我的地图
蠢蠢欲动
仿佛所有的街道
开放了
我在随意的一条街
想着爹娘

娘给我一碗饭
饱不了永久
爹给我两块钱
还能买到什么玩意
今天的电风扇
吸着它自己的风
再吹到
皮肤的俱乐部
蚊子一点也不怕

要的就是一丝凉快
管这么多的摇滚
干嘛
我睡自己的床
如果挤上一个美女
也不在乎
多一夜的呐喊与困顿
没有什么大惊小怪
今天的电风扇还是不贵的

2017.11.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07 21:56)
标签:

杂谈

*一个老头

想成一个老头
很容易
只要有谁愿意照顾晚年
马上就病给你

衰老是一张白纸
谁都可以
拿笔来
欺凌

不要想
就已是一个老头
荡秋千
坚定地拒绝
水尽量浇给阳台的
花花草草
却任月光下的旧梦
一再枯去
无需闹钟

一定要说
等死的节奏
一个老头也会发狂
年轻时的痴呆
才是痛苦的源泉
屋檐下
不挂任何东西
包括雨滴与冰棱
才是轻松愉快

2017.11.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27 18:17)
标签:

杂谈

*爱之后还会有爱吗

不能这样譬喻
面包之后肯定还有面包
不过面包分享
爱一样分享
自己坐在自己面前
生命享受生命
爱像一只朦胧的小动物
正偷吃着面包
在雨天里格外显眼

一起栽下的那棵树
仿佛已不是当初的那棵树
自己不说
谁能明了音符的变幻无穷
文字是粗浅机械的
最多只能留住爱的尾巴
爱之后,战争刚刚结束
那些壮烈的尸体横陈着
上帝是不会清扫这些悲哀的垃圾

都会去爱的
不然太阳早就燃烧成灰烬了
爱之后其实还是爱
沼泽地里的白鹭多么优雅
闪电雷鸣之后
谁会束手无策
也许可以这样譬喻
八月之后还会有八月吗
都是自己的地狱自己的天堂

2017.11.0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9 19:05)
标签:

杂谈

*暖意

毛竹压弯
突然弹直的片刻
你的手
正好也游到肩胛
一阵暖意
也突然发出了声音

在秋天的歧途
误入的命
有你大师般的拯救

*陈述者

这个啰嗦的陈述者
反复着黄昏与炊烟
这些陈旧的意象
在肚里反复蠕动着
成了老年发酸的负担

这个傀儡的陈述者
容不得半点的虚情假意
一把草一头牛一坨粪
都好像惊心动魄似的

*玻璃墙

把一个落魄诗人
挤压进玻璃墙
然后静下心来
去照照尊荣
并没有发生一条命案

无非是一种致幻术
透明或不透明
都无法阻隔夜与色
魂与肉

*隐匿之境

某人不食人间烟火
却在胃痛
某人铜牙铁齿
却咬不动玩笑的冰块
在兰钦寺之外
很远很远的梦游中
一棵松树痉挛着
像某人的呻吟
暴露出禅定的凶相

*手心的花骨朵

没完没了的讲经
并非是更年期的乳房
那紊乱的冲动

一切都是手心的花骨朵
过于强硬
不在讨价还价里塌陷

还有什么蝴蝶
随转经筒转动日月
手心里有朝圣就有色彩的装置

*独自走走

除非引蛇出洞
一个人在三尖山
转了一圈
没有什么新闻

除非鹦鹉附体
一个人在五尖山
转了两圈
孤独像穿了棉袄
没有一点冷飕飕的感觉

2017.11.0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