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诗歌

克文

文化

分类: 诗作2018

*坠落在尘埃的坠落

就是坠落
就是尘埃
不谈死
不谈飞蛾
不谈白月光

空洞的沉重
只在空洞外咳嗽
坠落的优雅
安慰着秩序的万物


*元旦

结婚
深夜受孕

苍白中苏醒过来
时刻感受
胡子那力量的颤栗

阴天也好
下雪也罢
只要出去走一走
河流的零碎一样耀眼


*再见

点亮钟声
狗跟鸡说一声再见
继续前进的裂缝
致敬云河
细雨一阵阵

擦伤的鸟还会在一起
像挥不去的祖先
而灰烬不是罪孽
时刻还会变幻出未来的画像


*那里烧着木炭

那里高潮通红
那里狗的名字格外飘香

不死都有不死的原因
那里锁不锁门
不是男女的事

一起火热一会吧
生命经过一个个关口
有土豆的组成
有红薯的组成


*一下子就知道爱你

在整个潮湿之夜
音乐会还在继续
热水倒进茶壶
那是一下子的事

没有什么秘密可以隐藏的
雪下面芽的萌动
狗叫一般干脆

你就不需要提问了
树林静寂山谷静寂


*把狗请进来

一首诗不会反对什么
诗只关注饥饿
一个夜晚也不在乎什么
夜晚受过黑暗无限的爱与伤

不给狗一次冲动
只给狗一次潜伏

在芦苇包围的沼泽里
一轮月亮一块石头
一只狗


2018.1.0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雪地里飞出九十九只鸟

在可能与不可能之间
在现实与虚幻之间
犹豫的总是我的脚步
懒惰的总是我的魂灵
雪地里飞出九十九只鸟
谁哭了
这么冷的冬天
喝了半斤白酒之后
脸色刚刚有了阳光

有还没有名字的那只吗
有腿伤的那两只吗
有一直交头接耳的那三只吗
活在雪地里的鸟
都由雪地里的秘密护佑着
不会轻易像我的激情
随时就会冻死在裤兜里
谁醉了
骨头不断敲打自己的骨头

雪地里飞出九十九只鸟
怎么能追上它们的幸福和游戏
我在雪地上滚了几圈
叫了几声妈
妈在老屋的轮椅上笑了
也许是我先衰老了
细细的溪水在流着
一棵树斜歪在旁边
只有天空可以随意陶醉随意想象

2018.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鸟鸣时的寂静

许多版本
其实就是一个版本
最终都逃脱不出
鸟鸣时的寂静
没有什么是自己的
围成一堆也是徒劳
在这个冬天的夜晚
脚下的路始终敞开着
不分左不分右

*谁都有一面镜子

谋杀一面镜子
你就会被镜子牢牢记住
哪怕是从背后
一锤敲了下去
那些发光的碎片
更是容易飞出鸟雀
随时都会惊扰你的良梦
一面微不足道的镜子
有时就是斗争中一匹飞奔的死马

*有自己的夜

石头才会心安
任凭溪水滑过去
没有什么可以惊动
魂灵深处的花朵
有自己的夜才会有风的翅膀
鹰的分享飞过山岗
就如黑暗里纪念碑的碑文
不需要主动翻译
就会弥漫成坛子外的月光

*假定是个好人

仍然不会完全相信
他的每一句话里都带着酒味
这不是每个水果都能接受
他从深渊的坠落里
游离而出,难免风的紊乱
好人总是那么不容易固定
完美的元素表还是判别不出
一个好人的组成
好人还是假定着,更有趣更科学

*冬至这汤圆

这汤圆的滚动有讲究
至少不会滚出人性
在虚空的坛子里成妖成精
这跟夜长梦多无关
母亲已经不知道冬至这节日了
再也无法滚动汤圆的甜或咸
我也只会看着图片回忆回忆
这场景这姿势这味道
还有这汤圆亲切的秩序

*圣诞静悄悄

平静没有什么不好
天气的冷暖区别于野兽
萧条之后依旧萧条
就没有鉴赏舞剧的必要
静悄悄的油盐米面
静悄悄的真枪实弹
静悄悄的灯光照在脸上
静悄悄的雀斑老年斑
没有什么不好的,脸庞没有什么惊讶的

2017.12.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28 20:36)
标签:

杂谈


*豹子

豹子离我远远的
不识字
我不会给它写信
会武功
我一直自卑在蜗居
把一只豹子写进诗里
不是我的初衷
只怪昨天夜里梦见一只豹子
骑着摩托碾过我的枕头

*河流

这些夜晚的河流
纵横着
不关心它们的起点与终点
只会被一点一点的灯光
诱惑并沉迷
这些人世间的河流
梦想着
那么多动心的事物
从竹筒里流出母亲的呼唤

*尤物

从我身边一闪而过的尤物
不知姓不知名
从我体内卸载下来的尤物
没有体积没有重量
这些都无关紧要
害怕的是有尤物
顺从了九点钟
九点钟我从不会做爱
九点钟我从不去考虑君子兰开花

*开始

一首诗的开始
不会像卵巢或睾丸那么随意
其实卵子或精子
都是井井有序时刻准备着
只是我有时太装模作样了
等到年终过年时
才正经八百地发出一条条问候
不过我很快就会原谅自己
我热爱无花果树我喜欢吃无花果

*哀求

我有着太多苦逼的哀求
不懂法术的人
往往无法看到
像坟茔里翻身的阴影
隐秘无声
在落满雪的田野上
那里真的没有我锈迹斑斑的哀求
在那里我先失去了话语
再与空旷搂抱着纠缠着很快就会痴呆

*崩溃

不是因为河床被强暴
不是因为雨滴在自杀
不是因为鲸鱼的脊背太辽阔
都不是土豆烤焦了
女人不再爱我
都不是药瓶里的药片
在治疗地安排
从一万公斤的黄昏开始崩溃
已没有任何悲伤可以阻拦


2017.12.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25 18:47)
标签:

杂谈

*一直隐身着

你会看见松鸡
在树枝上跳来跳去
却看不见我快乐的节奏也在
你根本不会猜测
我也曾在树枝上
睡过醒来过
我也只知道
曾经有自己的呼吸
在上面沐浴着月光

在茫茫的人群中
就更不容易发现我的踪迹了
在人与人的空隙处
我碧绿着自己的手臂
不时也有几朵小花点缀
可是只有我自己害怕着
怕自己会像树一样
站着一动不能动
不能偶尔也去挑逗一下你的幽暗

把自己隐藏在自己的躯体里
任光阴拽也拽不出来
不知是残忍还是愚蠢
每当自己剥不光自己
我知道消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或许你早已把我遗忘
我却还在积攒着雨水
准备酿一壶虚无的醇酒
盼着在尘世与你有一次最美的同醉

2017.12.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只蚂蚁爬进我的杯里

没有预告
没有伴奏
不是茶水的杯
不是卡布奇诺的杯
一只简简单单的蚂蚁
没有衣裳没有帽子
一只容易忽略的蚂蚁
影响着闹钟
童年迟迟醒来

江山陈旧
曲线新颖
在家不栽枇杷不栽核桃
一只蚂蚁爬进我的杯里
一圈圈盘旋着
升起又降落
像昨夜的梦无趣无味
不知不觉
厨房的排水管又堵了很久

杯里有我喝不掉的野生分享
在旷野在山顶
都有着旅游者
极易接受的罐头与美学
一只蚂蚁可能永远醉在杯里
也可能悔恨起来
一步步回去通风报信
天空由蓝变紫变黄
其实都是少数人的游戏与膜拜

2017.12.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1 21:35)
标签:

杂谈

*一只雌性的橘子

其实谁都可以去品尝
轻轻剥开
一瓣瓣送进嘴里
可以酸可以甜
可以有阳光有雨水的味道
回旋在岁月的宁静里
一切都不需要设计
在这个萧条的冬天
一只桔子不经意领夜色转身

可是在一个荒诞的下午
一把熟悉的切肉刀
突然失控
一个女子
在医院抢救无效
新闻在血味中传开
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
没有人知道那个食品店里
残忍如何瞬间绽放惊悚

一个凶手在逃逸
一个灵魂在悄悄弥散
就像公园里的几只水鸟
突然消失了所有的声音
独留一湖涟漪起伏
只有一只雌性的橘子还在
还在一个水果盘里
等着月光树枝醒来
等着十二月的脚步醒来

2017.12.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次从半空掉了下来

能爬多高
粉丝们尖叫着
都忘了自己的名字
甚至忘了今年有多大
只知道这高楼与那高楼
都在半空稚嫩着
孤僻着
从来不说爱
从来不屑蜜蜂与蜂蜜

就像从来不关心自己的命
爬在半空中
半空才是自己的宿命
双手只活在半空里
仿佛只有昨天的照片
才是真的
只有昨天的空气
才不会厌恶急促的呼吸
只有昨天的魂灵才清澈透明

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是自己给自己的玩笑吗
哪里还有时间回答
一切的一切都留在了半空
谁不对半空有着好奇
雾锁也好天黑也好
母亲的乳房都在那里摇晃着
那里的风多静寂
只有奶水的声音在不停聚拢

2017.12.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20 20:17)
标签:

杂谈

*受浸

受浸在形容词里已久
冗长与种种手段
我已跨不出裤裆
就如良善的苍蝇
沉迷在激动的气味里
一圈圈回旋着
管不了谁讨厌
谁惊叹,谁智慧满满
秃头着

淫荡是如此容易
留住一个动词与名词的丰饶
爱上文化的残羹
我就不是一个乞丐
在葡萄面前谈谈酸甜
在生理上面论论高潮
哪怕真的早泄了
看看表
还有时间的肖像艺术着

企图把我从蝴蝶的坟墓里
抽离出来
那都是徒劳的舞蹈
卑微的辩证法
让我一直卑微着
词语创造出我的白痴
我的白痴在耻骨前的软组织里
荣耀着
那不是谁都能操纵的蛰伏与狂妄

2017.12.0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3-16 22:28)
标签:

杂谈

*钟表里的耳朵

如果我是钟表里的耳朵
早就枯竭衰败了
不静寂
不孤独
不谈情
不做爱
任凭时间机械地摆布
不狂妄
不失眠

我逃不进石头里
在溪水下
在河滩上
一个无穷无尽的过客
只管倾听
只管承受
过去是此刻
未来是此刻
一个个石头都是此刻的坚硬与光滑

我真的不是钟表里的耳朵
我有自己的父亲
我有自己的母亲
一个早早离开不舍的尘世
一个活在尘世却已不知了烦恼
但是他俩给了我
懦弱与不甘
满足与屈服
还有整个宇宙的星斗



2017.12.0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