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10-31 17:54)
标签:

杂谈

*一朵花儿红了

1

如果生命里还有思想
就得去看看枝头上那朵花儿
如果生活里还有孩子
就得去看看那朵花儿在哪个枝头

还有夏夜里的流星
石头上光滑的失眠
还有麻雀的卑微与散乱

都得去看看那朵花儿
看看银河系的一切

2

不仅仅是转角处
那路的无意邂逅
不仅仅是独轮车
那方向的思绪固执

不仅仅是那朵花儿
在瓷瓶里呢喃着迷人的词语
不休不止不气不馁

从不谈命运与天鹅
那黑天鹅的幽灵与虚无

3

一朵花儿只管自己红了
就在庭院里与隔壁的老大妈
聊起疾病与死亡的时候

在医院里某个医生
自己被推进手术室自己被麻醉
谁曾想起过一朵花儿红了

一朵花儿红了没有什么惊诧
就如孩子进了幼儿园
还是不知道猫与狗的区别

2017.5.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2 23:04)
标签:

杂谈


*神秘一点

在神秘主义的门口
呆立了一会儿
起身离开的时候
有意无意拉低了帽檐

风衣随风飘起
这个世界一点也不冷
路口的那个男孩告诉我
如果更神秘一点
我就会像匹野马消失在旷野中

残缺的家园就在前方
亏我有一艘赞美的游轮
木屋里暗淡的灯光
像村头的女孩一样熟悉

给自己的画像打一个电话
听到的只是父亲哼过的小曲

但我必须赞美电线上的黑鸟
他的栖息短暂又坚定
映衬着稻田金黄的辉光

大提琴有着很多的秘密
从这棵橄榄树到那棵橄榄树
山丘随时都在透露些什么

神秘主义的日出
没有什么特别的恳求或赋予
一个人在无垠的海面上
扔不掉孤独的影子与深奥

也许神秘一点会更好
不要像树叶的标本那么清晰纯粹

2017.10.07-0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4 17:07)
标签:

杂谈

*兰钦寺的芙蓉花


山外太平,一派繁荣
兰钦寺无名
隐匿在喧嚣之外

我知道兰钦寺的芙蓉花开了
我带上秋衣

可能与芙蓉花同醉同眠吗
兰钦寺不是随意可以想象
爬上那段红枫的山岭
兰钦寺逗起我曾经的羞涩


山中静寂,满是虚空
兰钦寺的芙蓉花如此实在
免不得要哼几句小曲

兰钦寺有着怎样的典故
兰钦寺有着怎样的渊源

那几树芙蓉花不管闲事
我也管自己喝着茶
一盏凉了又满一盏
如果有月在,也不胜徘徊


兰钦寺的山鸟
往往不识好歹,随意
就吵醒芙蓉花,让我惊呆

露水洗过的梦格外透明
也容易掉落,很快就遗忘在晨光里

兰钦寺的芙蓉花不劝我回去
我就再滞留片刻,不过
我始终成不了山涧的鹅卵石
我始终潮湿着的总是世俗的脚步

2017.10.0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9 16:26)
标签:

杂谈

*如此繁华


不经意,一抬头
芙蓉花在枝头在空中
今夜夜色格外有调
故土的气息朦朦胧胧期中

在异乡,不会随意就把一杯酒
独自饮干,留少许在芙蓉花的
锦绣之内,一再品味

多少年来不肥也不瘦
都是芙蓉花的节奏,有痴迷有追求


芙蓉花有着神奇的想象
绽放在梦的晚宴上
爱上谁?吃了谁的主菜?
大提琴演奏在星空下
一会儿是观望一会儿是飞翔

也许是青春的疏忽
从这一席的静寂到那一席的记忆
芙蓉花曾经迷失在空洞与残余里
需要阳光的苏醒需要群鸟的寻觅


打开月亮里的一个故事
芙蓉花在秋天的分寸里叙述着

买断某个日子的分分秒秒
带着虔诚的灵魂回家
是谁的需要?谁的臂弯的需要?

如此繁华,芙蓉花如道路的光照
如此繁华,芙蓉花如胸脯的内部
如此繁华,芙蓉花到了黎明的顶点
如此繁华,芙蓉花在世界的身影里酣畅

2017.9.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04 00:01)
标签:

杂谈

*芙蓉花开

相信芙蓉花,就如相信了自己
头疼好了,鸟鸣还没散去
芙蓉花还在水田的后坎
小时候只有外公帮我摘过一朵

外公早已走到另外一条路上去
不可能再有瘦骨嶙峋的相遇
芙蓉花还在,一直还在
想开就开的地方,一直还在
乡村还在城市,可以独傲可以盛大

随便散散步,就能遇见芙蓉花
可以停下来凝视一会,就像到了书店
碰到的一本书,停下来凝视一会儿
可以只欣赏一下封面也可以打开某一页
细语片刻,有蓝天有月的羽毛

也可以与一树树芙蓉花擦肩而过
忙着爱情忙着儿女忙着每一个浓情的晚餐
每当不谈诗不谈远方不谈梦的时候
芙蓉花只管自己赞美着,一直有着花园的宽阔

芙蓉花开,早已起霜,该添衣的
都会添衣,而衰老在不经意处静静等着
有孩童向我索要一朵芙蓉花吗?

此刻,芙蓉花不在枝头不在空中
此刻,我不在故乡不在繁荣的山川大地
此刻只有外公坟茔旁的风声不断传送

迷恋芙蓉花,就如迷恋了自己的泥土
半夜醒来,打开手机,总有熟悉的芳香安抚着
悬崖渐渐平静,几千年的纯洁美艳总是难以虚无

2017.9.29-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像街道走在你的脚下

忍不住,就要像一个
妖娆的女人,给你
一阵风沙吹过
城市淹没在脆弱的屏幕上

告诉我的肉体
该与谁的一首歌
去搏斗去挣扎去逃离

忍不住,几滴雨又落了下来
又让草疯狂又让路痴迷了一生

*喝是多么痛快的慰藉

你喝着汤
就把我喝醉在威尼斯的
水巷里

怎会甘心
我要喝着酒
把你喝进宋朝的碗里

喝是多么美妙的奖励
我们的唇像花瓣
我们喂养着春夏秋冬的浪漫

*其实都一丁点儿大

你那一丁点儿的事情
作为九月的礼物
让我怀疑一丁点儿的梗塞
会有什么不可预料的后果

你那一丁点儿的形式
就会让黑窟窿有着无数的可能

最后还是听我说吧
那鸟儿们一群群聚集过来
它们其实一点儿也没想淹没什么

*去医院里探望一个人

不是酒不好,喝酒只管喝酒
不是烟不好,吸烟只管吸烟
喝着酒吸着烟你精神抖擞
你反复说着那几句话
那几句话都有着岁月的沧桑

不是喝酒不好不是吸烟不好
不好的是你突然失去了分身术
当躯体彻底孤独了自己的躯体
只有短暂的时光可以回忆过去的美好

*沿着我淡淡的青草味

你一定会有所改变
甚至像吃了某种药片
强大居然持续了很久

沿着我肉体的沉沦
你小心翼翼走下去
你的宇宙,那星空
在繁殖,一直在繁殖下去

你一定会有所领悟
像路中的石头会突然知道转头

*我以为自己真的老了

在黄昏朝圣的路上
像一个孤独无趣的背影
遗失在风景之外

前列腺肥大在阳光下
发作,让空荡更加费力
让画布更加抽象迷离

桃花源是什么鬼地方
我摇晃在许多去过的梦魇里
搂住什么,什么就是原始的真爱

2017.9.24-2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0 17:34)
标签:

杂谈

*无题298

猛一回头,落叶纷飞
肩膀多么干脆,一只乌鸦,两只乌鸦
夏天突然隐去的时候
又开始说,怎么这么冷
其实一点也不冷,只是还没适应
有人在高楼,叹寒山一带伤心碧

帘卷西风,其实哪里也不想去
一个人有酒半杯,花生米数粒,再把时令果子
递到母亲的嘴里,世间还有什么枯荷雨声不可满足

*无题299

你说是诗,她就是诗
比站街的性工作者更随意
更容易碰撞火花更安全

写了这么多年的诗了
居然没有一个私生子

想呆多久就多久想嗨多久就多久
稀里糊涂喝了那么多酒
居然吹不出一点酒精的浓度
你说,是诗荡涤了每一个丑恶的角落

2017.9.20

*无题300

雨,最后还是没有回信
在整体与局部之间
画隐藏了一切可能的情感
不怪雨的抽象,是我的虚空
回避许多马的许多颜料
一起涂鸦着那些无谓买卖的日子
雨,最终还是收走了画布
留一杯酒一杯酒又一杯酒
不让我痴不让我醉不让我颓废

老虎,最终还是选择了回避
就像回避一只猫,省了许多尴尬
我还是有两条河可以泅渡的
只是上岸的地方,都叫孤独和静寂
老虎理智的时候,是唯一喘息的机会
于是有不知名的小诗不断涌出皮毛
哪怕是粗糙的,哪怕是毫无意义的循环
我还是有了丝瓜与黄瓜从棚架上
垂了下来,可以批可以嘲可以吃出鲜甜

终结者,都不是最后一辆火车
安排好房间安排床铺安排好避孕套
都不是最后的合唱最后的爱最后的高潮
纠缠不断是时间最讨厌又最顽强的东西
随便在一个活着或失去的工地
有意无意,汗水又与砖头再次见面
那时我还是一样没有出息,没有奇迹
只是我的梦还是那么单纯,但愿隔墙有耳
在每一次的星星泄露之后能听到一丝的月鸣

2017.9.20-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7 00:17)
标签:

杂谈

*无题292


丛林深处
是否有暗流涌动
那是春的事

只是亲了一下你的唇
星光依旧暗淡

一大群鱼
都是鱼的一部分
它们飞向哪里
没有人会告诉我的翅膀

*无题293

无法厌倦这个世界
还有许多月光惊醒着

还有许多私奔诱惑着
像阿尔卑斯山那么多山顶的雪
不断召唤着
去眺望去攀登

如果只告诉你海泡过的痕迹
那也太粗浅了
醉过的村庄岂能随便挥之而去

*无题294

近结尾处
竟然多情起来
野菊花一朵朵开出去
开到山坡开到寺庙
开到菩萨的肩上

黄昏是宽阔的
有着分享不完的扇面
从树影里钻了出来
有着灯火值得一辈子迷恋

*无题295

本准备喝点酒
一起登高望远
可你不在乎
结果还下起了雨

其实下雨也很重要
广阔的雨夜
雨一滴滴落下
你我都是最好的容器

可是你还是不在乎一条鱼的海岸

*无题296

一个人走路
就是一个人在写诗
写诗如果这么简单
那就天天一个人走路
路走多了会饿
诗写多了就堆成了面包

天下有这么美妙的事吗
一个人走在路上
九只狼像九个太阳等在前方

*无题297

追随自己的影子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影子常躲在前世的抽屉里
前世多么遥远
都是一些无聊闲人的游戏

看厌了看厌了
就如看厌了诗的秋天
总盼望着来一场大雪
遮掩遮掩那些杂乱又孤零的悸动

2017.9.18-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9 22:35)
标签:

杂谈

*无题291

世界需要很多医生
很多医生就在身边
曾经我也是一个医生
穿着白大褂在医院里
活动着春夏与秋冬
我知道医生有时真的很孤独
他们喜欢奇迹
又在奇迹之外
淹没在口水时代艰难地喘气

这是一个不得不见的季节
在微信群里
喝着各自互送的咖啡
我不得不告诉你
我的脑里早已有病
没有什么好惊奇的
谁没有病
只是自己不知道
或者总觉得隐藏一点比较好

脑里的病似乎麻烦一点
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也就没了什么可怕的氛围
声乐课里有的是翅膀与飞翔
没有必要放笼子一个个
医生的病医生了解透彻
至于结果也不会有不一样的精彩
医生的话你可听可不听
此刻我又陷入了善于严肃的静寂里

2017.9.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有人嘲有人笑

有人批
都是光彩的都是幸福的

走在大街上
那么多人
却又那么空荡荡

有人愿意约我吗
哪怕是三分钟的高潮
或者是三分钟的失落

走到寂寞的极点就是贱还是贱

*养我

埋葬掉那么多的诗句
我就不吃饭了
哪怕是陈旧的妈
喊我再喊我

现在是暮色养我的时候了

妓女与嫖客配对成功
我仿佛又吮吸了一份营养
灯盏与佛像映衬辉煌
我仿佛体内又有绿叶舒张

*无聊

我寄居在我的无聊里
我想起我的时候
正是无聊的天空飘来云朵

我想起我的一棵树
我想起我树上的一只鸟
一棵树一只鸟
却不知道无聊里我的孤寂

一阵阵风从山的那边吹过来
从不会告诉我有白露有秋分

*我的死亡

没有人看到我死亡的魔幻
没有人听到我死亡的钟声
我的死亡也是如此孤独
它必须要用另一种构思
才能惊动生命的画布

我不知道死亡过多少次了
每一次的体验都是如此简单纯粹
没有一点元素
可以去炒作可以去梳理

*我的记忆

在我的记忆里
注入一针肾上腺素
我不必考虑任何结果

我已拥有足够的沉默
可以接纳一切的一切

不要试图移植我的记忆
我的手就是我的枕头
然后累倒了我的颈椎我的手
又是那么趣味盎然

*我的橄榄满树

我不在远方
就在足尖触及的地方
我没有流浪
就在一把吉他面前
满树橄榄无人采摘

我更喜欢楼梯一级级的抵达
在幽静的夜晚
有人会梦见我的抖落
我裸露的意义洒满一地

2017.9.2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