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老男人还在通往秘密的路上

老男人保留着对乳房的记忆
在一杯酒之内
在一只香烟之外
依旧可以抚摸可以吮吸
可已不再是老电影里的女郎
老男人似乎已没有太多的奢求
许多事物在嘴里咀嚼着
忘了电动牙刷
忘了草本牙膏

老男人学会了跟麻雀说再见
麻雀们的歌唱
无非在楼梯在浴室
没有什么值得珍惜的感动在天涯
老男人再也不会重返故地
当年搭过脉的老兽医
早早地死在一堆古籍书本里
没有了牛没有了羊
也没有了青青草地八百里

老男人正在拆毁着自己的玫瑰
不再只是一个傻瓜
只吃着甜瓜只吃着哈密瓜
散落的花瓣就像散落的狗
不知安置到上帝分配的哪个角落
老男人啃不动骨头了
老男人在梦里常常大戏开演
后台那帮吹拉敲打的
却一个也不见踪影

2017.11.0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差不多就睡在了你怀里

不是一匹马的想法
一匹烈马奔腾在草原
没有闲暇,宁静着时光
只有我迷信着你的月光
从楼台到荒野
从心的翅膀到风的牙龈
追随着你的一杯葡萄酒
从朦胧混浊到清晰亮丽
从酒吧的桌台到床头柜的灯光

你总是那么裸露着敞开着
偶尔背靠着昏暗的历史
或斜躺在一幅古典的画面之上
你仿佛在加倍热爱着生命
仿佛又要在一阵阵雨里
等待着一棵棵白杨树的践踏
你渴望着心回到心里
你那一望无际的吟唱
仿佛召唤着澎湃的喘息一一归流

差不多就睡在了你的怀里
我知道那是草甸那是花海
此刻天空真的下起了雨
那些静寂的事物
抚摸着静寂的鹅卵石
此刻我还有什么忧愁还有什么壮志
多么慵懒疲软的世界啊
两只狐狸溜出星球之外
不知多少光年

2017.11.0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更好的日子

我该过上更好的日子
蚊子一样
苍蝇一样
有着更多的逍遥自在

过去都被挤压进历史的书里
可以放在书架不理不睬
可以偶尔打开闻闻痛苦的气味

那些早泄的家伙和盲目的酒徒
都在花园里幸福地舞蹈着

*五十岁了

理发师五十岁了
来了一个光头的顾客
法官五十岁了
判了一个啤酒肚的罪犯
医生五十岁了
自己给自己做了个小手术
我是谁?也五十岁了
刚刚还喊了一声妈
妈却已把我忘记

*都不容易

自我毁灭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从悬崖上跳下来
不可能有流星一样潇洒
从蝙蝠群里逃离出来
有时一种死比活着
更不容易

与你全部的养料在一起了
与你全部的眼神在一起了
我怎样才找到你的酮体

*酒鬼的老婆

爱上酒鬼的老婆
就必须先爱上酒鬼
爱上酒鬼,就不容易了
一张空荡荡的床
摆满空荡荡的酒瓶
你愿意睡在哪个角落
难怪酒鬼的老婆
没有几个人
能识得她那酒之外的风骚

*应付

所有的妓女都忘记了我
请你不要忘了我的耳朵

我也不想在星期六的草坪
浇完水之后
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场

我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不停地在应付着衰老与葡萄酒
应付着猫,在夜晚的黄与蓝间
跳来跳去

*求你

又是一阵瘙痒过来
不要写诗了,好不好
抓挠是无法控制的
不要写诗了,好不好
皮肤都渗出血了
还是那么顽固

继续的瘙痒,不会笨拙
不要写诗了,好不好
求你去会一会麻雀,多么错乱

2017.11.0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2 00:11)
标签:

杂谈

*我的一生

我的一生没有一点精彩
儿子说我的
我相信
可惜我没有其他的儿子了
不然另外一个
或许有另外的看法

我的一生怎么喜欢写诗了呢
自己问自己的
无聊真实地打到了靶心

*幸福

不只是出生
还有死去时的幸福
我和外星人谈论着
一会儿
我就腐烂了
也不知道有没留下幸福的影子

也不知道外星人
最后有没有幸福地
死在他自己的梦里

*总是用来

有一些痛苦
总是用来浪费生命的

我从一枯枝上
有意无意掉了下来
落到一只鞋边
鞋子的汗臭
却无法拒绝

想念脚步的时候
黄昏总是用来装饰奢侈


*最美之味

我光着身子
在一群老虎之前
抢先赶到了世界末日

如果这个时候
我还会镇静
我还能想念起某个人
那某个人
真是世界上曾经的最美之味
那些凶猛的老虎不可能有品尝的机会

*可以骂我

我是那么纯粹
在愤怒的烟里
随意吞吐

可以骂我冷静
在迷人的戏法里摇身一变
是鱼,是狐狸
也可以骂我懦弱
绕在紫罗兰上
不孕不育

*色眯眯

浓缩在失败里
我会跪下
不管夜色如何引诱
我不会睡去

当双膝彻底陷入
装逼的艺术里
我还不会选择死亡

在无边的女色之外
我还会继续色眯眯着月光与花朵

2017.11.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多么渴望会去呈现

一盆多肉旁的几棵小草
随手就被拔起,躺在原地
不会马上死去
折腾几天,有些或许还能重新活过来
也许这就是有人所说的呈现
多少年来,就是缺少这个
不停地被拒绝,拒绝得明明白白
可是从来没去反思总结
就如这个顽固的傍晚,门只会反复开合

*天下有太多的字看不懂

粗鲁或细腻地去摸摸笔画
其实没有太多的意义,看不懂
一直都是理直气壮的
拍拍胸脯,我们并不认识
我们还是一样走南闯北
有时候只要看上去舒服就可以了
一个字都有一个字的千种鸟鸣
我们一点也不烦,我们经过河边
水里就会倒影着过去与将来的隐隐约约

*这两年突然老掉许多许多

怪不得时间,时间不紧不慢
只管自己走在路上
你不扰它,它也不会烦你
又是一轮松树之上的月亮
许多松树不想懂的,我懂
不是忽略掉面霜和护发素那么简单
这两年每当一个人喝着半杯葡萄酒
花生米时常跑在了阴暗不明的角落里
再也不容易一个人醉了,病时常提醒着

*厨房的下水道又堵了

那些先生们老老实实排着队
他们都穿着油滑滑的大衣
我随时都会被他们挤出去
我能跑到哪里去,自己又不会烟雾
可怜的下水道,发了那么多的名片
居然还不会唱歌,不会陶醉
是多么悲哀的事,我在长长的队伍里
听着那些先生们的分享,酸溜溜的
真的,世界有时真的需要平静一会儿

*爱我的人,他们都还在

我知道,爱我的人从来没有走失
他们都在自己的果园里丰收着
我的孤单与绝望,是我意外的孕育
偶尔我从墙角站起,哼几句最流行的
掌声都是慷慨的,满足都是自己随意搭配的
更多的时候,自己鄙视自己
不是爱我的那些人的现金能打动的
宰了一头猪,猪不是我养的,宰了一头牛
牛不是我养的,我恨的是自己忘了是谁来贸易

*斜眼看看地图上那些奥妙

你想谈谈建筑,谈谈城市
你想聊聊山势,谈谈要塞
你离不开那张地图给你的礼物
如果说那礼物是条狗,也没稀奇的
你会被它的气息引诱,你会陶醉
你会不知觉地扔掉手里的烟草
你会露出高潮时那夸张扭曲的面容
这并不是一些陌生的场面,在单人房
与双人房之间,你的选择没有太多的秘密

2017.10.21-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8 21:22)
标签:

杂谈

*桂花

今年压根就没见着桂花
那年见到的桂花
也只不过是远远闻了一下

没有桂花的秋天
都是苟且活在空气里

老婆娶了
女儿生了
后悔当初
她们怎么都不取名叫桂花

*今天

今天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一个老头与他的三轮车
永远定格在了路上
他来到过我住的这个城市
我们却再也没有了见面的机会

这样的人没有去见一见
(当时还看到过抵达身边的新闻)
真是可惜了

桉树下的椅子空着,一望无际地空着

*偏离

这一生是我偏离了
不是选择多了
如果我说是人群拥挤
肯定有许多内心苦笑的月季花

该亲近的没有去亲近
该拥有的却没有拥有
我的摸样一直在沉沦里清洗

不可能留在墙上的某个画框
给碌碌的生活涂抹一点马匹的记忆

*似乎

一杯水不一定就能解决了口渴
就如雌的虚空
不是有几根竹子的问题

一个人张开了口
一个人一直张着口
那是多么恐惧的窟窿

我被一轮月送到了天上
似乎离开了病,似乎离开了药
而世间的病床总是满满的超出了想象

*英雄

盯住我的尾巴不放
你就是英雄
可惜我早已稀释了
就在明晃晃的大街
就在某个陌生人的大脚下
我突然失去了自己

很幸运的,你还是英雄
你找到了我的分子
你又开始盯着我耻辱的结构

*信则有

倒掉一杯水
才会有一杯牛奶
我躺在床上脱光了衣服
就会有写诗的高潮

抛弃一堆虫子
另一堆虫子有着更优质的蛋白

我忍了很久了
我死去好几回了
阳光还是一缕缕透过纱窗

2017.10.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3 01:37)
标签:

杂谈

*老虎一点


每次在梦里相见
我是老鼠,你是老鼠
我们总是用老鼠的语言
交流青春与薄暮
见证虚伪与无奈

有一次你大声地说出来了
我也昂起头应和着
下水道的黑暗那么黑
下次我们一定要老虎一点


在风瑟瑟的草岗
是谁在咆哮着王的洪水
你迟到了,我迟到了
我们总是有着太多的羁绊
伏在岁月的阴沟

需要解释一点什么吗
雾霾没有裂缝
落日回头之际
我的手举着,你的手举着


现实主义总是那么严肃
教育着我们登上奄奄一息的火车
水仙花的一无所知
有着花朵自身的缺陷
无关我的身高,无关你的体重

我们也曾经沉醉过
颤栗地喊着,老虎一点
乌桕树在田野之后落光了叶子
果实都裂开了,白白地裸在阳光之下

2017.10.19-2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31 17:54)
标签:

杂谈

*一朵花儿红了

1

如果生命里还有思想
就得去看看枝头上那朵花儿
如果生活里还有孩子
就得去看看那朵花儿在哪个枝头

还有夏夜里的流星
石头上光滑的失眠
还有麻雀的卑微与散乱

都得去看看那朵花儿
看看银河系的一切

2

不仅仅是转角处
那路的无意邂逅
不仅仅是独轮车
那方向的思绪固执

不仅仅是那朵花儿
在瓷瓶里呢喃着迷人的词语
不休不止不气不馁

从不谈命运与天鹅
那黑天鹅的幽灵与虚无

3

一朵花儿只管自己红了
就在庭院里与隔壁的老大妈
聊起疾病与死亡的时候

在医院里某个医生
自己被推进手术室自己被麻醉
谁曾想起过一朵花儿红了

一朵花儿红了没有什么惊诧
就如孩子进了幼儿园
还是不知道猫与狗的区别

2017.5.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2 23:04)
标签:

杂谈


*神秘一点

在神秘主义的门口
呆立了一会儿
起身离开的时候
有意无意拉低了帽檐

风衣随风飘起
这个世界一点也不冷
路口的那个男孩告诉我
如果更神秘一点
我就会像匹野马消失在旷野中

残缺的家园就在前方
亏我有一艘赞美的游轮
木屋里暗淡的灯光
像村头的女孩一样熟悉

给自己的画像打一个电话
听到的只是父亲哼过的小曲

但我必须赞美电线上的黑鸟
他的栖息短暂又坚定
映衬着稻田金黄的辉光

大提琴有着很多的秘密
从这棵橄榄树到那棵橄榄树
山丘随时都在透露些什么

神秘主义的日出
没有什么特别的恳求或赋予
一个人在无垠的海面上
扔不掉孤独的影子与深奥

也许神秘一点会更好
不要像树叶的标本那么清晰纯粹

2017.10.07-0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4 17:07)
标签:

杂谈

*兰钦寺的芙蓉花


山外太平,一派繁荣
兰钦寺无名
隐匿在喧嚣之外

我知道兰钦寺的芙蓉花开了
我带上秋衣

可能与芙蓉花同醉同眠吗
兰钦寺不是随意可以想象
爬上那段红枫的山岭
兰钦寺逗起我曾经的羞涩


山中静寂,满是虚空
兰钦寺的芙蓉花如此实在
免不得要哼几句小曲

兰钦寺有着怎样的典故
兰钦寺有着怎样的渊源

那几树芙蓉花不管闲事
我也管自己喝着茶
一盏凉了又满一盏
如果有月在,也不胜徘徊


兰钦寺的山鸟
往往不识好歹,随意
就吵醒芙蓉花,让我惊呆

露水洗过的梦格外透明
也容易掉落,很快就遗忘在晨光里

兰钦寺的芙蓉花不劝我回去
我就再滞留片刻,不过
我始终成不了山涧的鹅卵石
我始终潮湿着的总是世俗的脚步

2017.10.0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