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20-06-05 20:09)
标签:

诗歌

克文

文化

分类: 诗作2019

*有霾


鼻子里有霾
喉咙里有霾
气管里有霾
肺里有霾
不要惊讶有霾的人
现代化的城市
现代化的大街
霾也有着现代化的激情
霾笼罩想要笼罩的一切


血管里有霾
器官里有霾
系统里有霾
命里有霾
不要惊叹霾的宝典
霾的爱无时不在
霾的爱不会轻易逃亡
霾从来不会困顿
霾愈来愈痴迷盲人的幻像


磨难里有霾
狂妄里有霾
郁闷里有霾
放纵里有霾
霾的威力在于有无尽的替身
霾的神奇在于根本不用手段
霾是那么平静
不知不觉就会融入词语
弥漫在一首首澄明的诗行里


2019.1.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30 22:05)
分类: 诗作2019

*与往事干杯


他说岁月很稚嫩
卷发可以再卷一会
梦可以再做一会儿的时候
两只猴子消失在窗上
再也没有第三只猴子
递来钥匙,可以随意打开门
他说岁月很懵懂
明明都是那么多的空无
鸡笼里却都是公鸡的啼鸣


他说岁月很浪漫
电影院里有意无意的牵手
不再是黑暗纠结的问题
他说岁月很呜咽
不该离去的人匆匆离去
许多无奈就是杉树林中的杂草
他说岁月很徘徊
流浪就是肉体与灵魂的反叛
袅袅炊烟不在大地不在天空


他说那些岁月
都是酸甜苦辣的辽阔
浸泡在一坛坛酒里
他说那些沉醉
彼此链接着彼此
仿佛琥珀中的水与火
他说已没有一张白纸
可以画上任何金像
可以买卖可以摧毁可以救赎


2019.0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27 21:25)
标签:

诗歌

克文

文化

分类: 诗作2018

*嘴唇上的自由


天灾尽情地在天灾
人祸专注地在人祸
我还活着吗
废墟里找不到我的手
战场上找不到我的腿
我的悲哀
在父亲的遗物之外
在一本破旧的笔记本里
和声着一个邮差的静寂


可怜与不可怜的都在死去
黑白的与彩色的都在死去
为什么没有多少死去
可以像玫瑰绽放在世上
我死去的眼睛在哪里
我死去的耳朵在哪里
一个个掷出去的骰子
再明亮也无关肃穆的夜色
再荒唐也无关病痛的孤独


谁说我还剩我的嘴唇
那嘴唇上的自由还活着
学不会遗忘的
都将是最后的珍珠
我的嘴唇再也没有涂抹口红
那嘴唇上的自由
却是如此母亲
如此母亲的子宫
活着总会孕育一些什么


2018.12.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23 23:47)
标签:

诗歌

克文

文化

分类: 诗作2018

*城市的一个角落


一个胆小的人
尽管秃着头还有茂密的胡子
正好需要一个角落
不是赤裸的
不是阴沉的
不是悲悯的
一个没有福尔马林气味的
没有腐烂可以愤怒的小小角落
正好可以安顿羞怯的心灵


城市那么神秘又浩大
可以随意让人索取沉思与尽头
一个看似灰暗的角落
一棵向日葵顽强地立着
哪怕转不动故乡的头颅
城市繁华又像墙的笼罩
无所不能地降临着人间的旨意
一个喜欢静寂的人
就在一个角落献祭着肉体与魂灵


不在乎角落的卑贱
一条埋葬的河流头顶而过
亲切又没有花招
城市准备的一个角落
不会谜一样
一个没有翅膀的人
给轮椅上的母亲喂饭
一口一口在时间里
慢慢咀嚼成尘埃的渺小


2018.12.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克文

文化

分类: 诗作2018

*那片不曾抵达的树林

不要关注是否茂密
不要在乎什么名字
不曾抵达,就是虚幻
那些厚厚的落叶
仿佛覆盖在秋天之外

仿佛谁又不能否定那片树林的存在
仿佛心中又渴望有那么一片树林
在清晨在黄昏在寂寞的深处
总能激起一只小鸟纯净的歌唱



*在路上遇到一只青蛙

那个时候还没通车路
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就在那必须经过的破凉亭
遇到了一只极其夏天的青蛙
或许是我没有什么失恋的经历
居然耐烦了一只青蛙的倾诉

一只青蛙其实能说出许多奥妙
至少能说出我说不出的许多青春
可我总是那么容易错过了一片稻田

 

*从没人骂我是混蛋

我开始怀疑自己
我开始痛恨自己专爱鸡蛋
世界还有那么多的蛋
为什么不去打碎不去吸收
鸡蛋再癫狂还是鸡蛋
如果加上鸭蛋冷静的思想
或许树林就不是几棵树的简单

其实我早已混蛋八百年
没有人骂我,那是我早已失聪千年



*一场暴风雪并不简单

一种毒素在你的皮下组织停留
给你改变给你美
你嘚瑟毒素也开始嘚瑟
一种诗意敏感起来的时候
一些术语就从书本跳出来
你不得不去干扰那混乱的秩序

此刻你已无法逃离一种境遇
你想爱你想掩盖
可想一场暴风雪却又那么不易描述



*疲倦躺在疲倦里休息

黄昏只有更加疲倦
黄昏如果就是疲倦
那清晨也是疲倦
都在疲倦里贯通着
日子就这样一百年不孤独

说起风就起风了
疲倦跑起来也是疲倦的速度
虚构的心酸也不一定容易遗忘
当疲倦惊吓,疲倦一点也不会分裂



*再次想起乌鸦又如何

在胡言乱语之中飞窜
我不可能是乌鸦
哪怕灵魂乌鸦一样乌
我也不是灯泡的主人
灯光照见的腐烂与廉耻
不能随我的眼球转动

想起乌鸦哪怕是一种病
我的糟糕也有着一些振奋的动作
乌鸦并没有那么远,电线杆之上


2018.12.25-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5-14 20:55)
标签:

克文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作2018

*爱恨

爱你
被爱抛弃
恨你
被恨抛弃
只好逗你
逗里
却有着太多的爱与恨
那该如何对你
如何对你一生一世


如果你也爱我
如果你也恨我
那你就
宽恕我
宽恕便在你早餐的甜点里
消化我
消化可以让你操作漫长的年代
遗忘我
遗忘便是你睡前明亮的灯光


我们会有足够的时间
让灵魂博学吗
专业或业余的悲喜
没有太多枝叶的区别
一起去爱野花吧
一起去恨野果吧
一起去挤兑野外的世界
也许一切都太平了
所有的爆炸都凝固在了混沌里


2018.12.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22 21:11)
标签:

诗歌

文化

克文

分类: 诗作2018

*一只鸟的冥想

一首诗病了
我这个曾经的医务工作者
把她带进医院
科室是那么熟悉
语言也不是问题
一首诗被一个医生卸妆之后
熟悉的面容
才渐渐透露出大师的遗传因素
慢性的,需要完美研究治疗方案

一首诗住院了
我却像幽灵一样跟着
我也挂了一个专科
原来我一直在一只鸟的冥想里
一只鸟那没有多少分量的脑子
正主宰着我趣味的行为
医生说,你自己解脱吧
吃药总有太多的副作用
何况我也真的讨厌一大把一大把药

一首诗的结局
不再想关注
对一只鸟的孤独我开始相信
一只鸟如果不飞翔
就会有太多的冥想
从浅浅的枝头坠落下来
那落地的声音就像陪葬品
不断涌入一个诗人的坟墓
不知是花的惊喜还是酒的愁哀


2018.12.1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16 22:06)
标签:

诗歌

克文

文化

*悬崖

争前恐后,拥挤着
都愿意把自己
逼向悬崖

开花或不开花
跳下或不跳下
谁有心思去竞猜

抬头再向上望去
大雪临近
所有需要的舞蹈都会有预演



*从头开始

先从专卖店开始
先从洗发水开始
先从头发开始

可我光头已久
早已向结果屈服
早已向羞愧爆灯

从头开始
总还有一些惊人语惊天事
不曾休克昏迷


2018.12.14


*尽头

楼梯的尽头
是脚步的饥饿
饥饿的尽头
是胃失去的最后欲望

鸟巢在楼梯之上
鸟在饥饿之上
尽头在飞翔之上

飞翔的尽头
是思想的无底洞



*听雪

走在空茫茫的大地
突然有人叫我
回过头来
只有片片雪花追随

雪的声音
怎么也会陌生
难道是梦还不够纯净

兰钦寺之外的冬夜
我的耳膜格外紧张



*雪

谁的野兽是雪
谁的天空是雪
谁的流放是雪

白茫茫的雪
死去又回来
回来又舞蹈着羞愧

岁月的杀手
如此细碎与晶莹
偶尔他们的口哨像塔尖的大师



*仿佛雪

上是天,下是地
中间都是雪的飞舞
我在哪里

前是雪的店铺
后是雪的坟墓
中间都是我的演唱会

仿佛雪非亲非故
仿佛雪无情无义
仿佛我一直都在哭天喊地

 

2018.12.17-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4-16 22:05)
标签:

克文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作2018

*都说去远方


去梦,幽蓝的湖
幽蓝的海,幽蓝某处的深邃
深邃某处的放逐与希冀
都在人世的荒芜之外
梦的辽阔如此无限
随便操一把琴
让指痕与气味颤动
丁香花就没有幽怨
就没有石头一直羁绊在幽蓝的路上


去闯,乳房爆炸之后
彩虹四射,写一朵祥云
就有一片火的嘴唇
饥渴者会有饥渴的伤疤抚慰
燃烧者会有燃烧的灰烬涂抹
蜜蜂与蜂蜜同行
哪里还有画面可以抽象
美酒与酒杯同爱
留下的都是空空的舞蹈


远方都是埋葬,远方的远方
还是埋葬,未去死的和去死的
都在死的手掌摊开
手纹上的蚂蚁井井有序
一条路的玫瑰与一条路的花瓣
没有任何秘密的轮廓
就像一首诗的朗诵
藏不住任何阴暗的节奏
就像要去的远方星星永远弥漫


2018.12.1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3-08 22:45)
标签:

诗歌

克文

文化

分类: 诗作2018

*荒废


怎敢说自己荒废了自己
如果说了
第一个讥笑的就是自己
而荒废也会站出来
开一个发布会
辟谣或澄清一下
荒废懂得保养与美容
总在适当的时候
坚持卸妆


春荒废了
我正在枝头不吵不闹
夏荒废了
我正吃着西瓜吐着籽
秋荒废了
我正随落叶起舞
冬荒废了
我正和冰块一起凝神
我自己到底有没有荒废


在辽阔的尘世上
在一箩筐自己的诗里
到底是谁荒废了谁
如果只是一个动词就简单了
可荒废往往是如此妖娆
迷住我的魂灵又是如此轻便
愧疚像无地自容的节奏
我傻呆呆地坐着
任星球自转着忏悔的星球


2018.12.11-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