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树
小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530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听风心情
 四川地震,死人毁屋,哀鸿遍野,惨不忍睹!
 请朋友们捐赠衣物、钱款,救助下他们吧!!
 有多种渠道,可以进行捐助的。
 
 大家都伸出援手,力量就会很大,很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4 17:49)
标签:

杂谈

分类: 且称作品
 三月春阳


湛蓝的天空,让我不知该穿身怎么样的衣服出去才好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是赤身裸体的,走在阳光下

给我皮肤以温暖,以干净的黄
给我眼睛以明亮,以清澈的光
给我四肢以自由,以放纵的挥舞
给我嘴巴以激情,以高亢的歌唱
给我的胃以宽容,给我的肝以美善
给我的饥肠辘辘以一首诗歌
给我心灵以一束春天芬芳的火
刚从花园里采来,烦闷的往事都如露水甩落

啊……出去,出去,除去衣服吧
除去那层恐惧,除去那份羞耻
除去看见世俗的眼膜
除去听见蜚语的耳廓
除去那些栅栏,除去那条马路
除去压抑,除去伪装
除去“前中年”的迷茫

你,是自然的,就是一棵赤条条站在湖边的柳树
是风中的,那撒欢的小鸟,不去考虑午餐和归宿
……去吧,去吧,“还是换身干净的,体面的衣服。”我想。
太阳,像另一层衣服,将我们严密地包裹。

2008/03/12

四月:东莞—深圳


我早已知道,迟早要来——深圳
全无惊喜或者兴奋。
默默地抵达,悄悄搬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4-22 19:08)
标签:

杂谈

分类: 听风心情
最近,很想为生活状态留下点文字纪录,但没有很充裕的时间,也没有很强烈的文字感觉。
忙碌、劳累与困惑,这些都是较难写的。也不知应该使用怎样的语言,才能说清。
东莞的房子在装修,开始慢慢适应新的公司,深圳这座繁华的城市……
每次于夜色中,走在上沙村的道路,和熙攘的行人,匆匆擦肩而过,我就很有种冲动:写诗!
想着想着,想写一首长诗:《从长布村到上沙村》。
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村子,一个在大山的腹地;一个在城市的中心。
                        一个在我童年的记忆;一个正在成为我未来的记忆。
    一个我16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听风心情
   4月5日,到深圳,在上沙村找到了一个住处,安顿下来了。
   4月7日,到绿景集团品牌营销中心报到。开始进入角色,开始忙碌,开始“摸着石头过河。”开始忙内刊,忙深圳住宅春交会的事情。
   没有电视看,正好,看着两本书《基业长青》《野蛮生长》。给自己补充关于管理,关于经营,关于职业人生的一些养分。
   开了头,就只有往前冲了!
   师父诸葛先生发来信息:“就像冲浪,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就会被淹死。”说得很对。新领导海哥说:“而立之前是上坡最艰难的时期,稳住,吸口气,加把劲就上去了。”男人,都要迈过这个坎。
   感谢所有关心我成长的朋友们、同事们!
   希望大家都好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听风心情
 2008年,注定从一个新的起点起跑
 
“你得到了什么,在遥远的异地?你失去了什么,在你自己的故乡?”
                                   -莱蒙托夫 
 
    凭我肤浅的人事工作经验,员工入职后会有1年、3年、5年、7年之痒。司龄单数的时候,容易萌生去意。第一年若和企业磨合不顺,故有及早离去的愿望;第二年,开始融入,渴望得到业绩,所以也许是最卖力的时候;第三年,期望加薪、晋升,这样的诉求比较强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且称作品
 老牛


低头吃草的老牛,忽然甩了几下头
他好像不是想甩掉肩上
那副尚未卸下的
沉重的轭
轭仿佛成了他身体的一个零件
春耕夏种,农闲时也要犁犁菜地
拉拉牛车,年复一年
轭坏了再换,绳断了再结
他也不是赶身边飞舞的虻蝇
那群吸血鬼,照样在欢乐地
喝着血,甚至唱着歌
它们一代代死去
只有老牛还活着,它们的公共食堂

 

他不停地,忽然甩头,毫无神采的眼睛晃了晃
估计是先让自己眩晕,然后不去多想
甩掉的是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在那结实高大的身体里面
究竟藏着多少秘密?

 

2008/01/24

 

 

林间空地


随便坐下来,林间空地
像一块只属于我的地毯
草坪柔软而洁净
天空镶满了树叶子
远近的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今日网摘
 前晚开始学习背诵《大悲咒》。缘起于在韶关南华禅寺,听到了大悲咒,一下子心灵开阔,宁静下来。其实,应该在很早,很多寺院中听过,但那时尚无缘入迷,无缘领悟。但愿,现在学习,还不算晚,当作对心灵的滋养吧。
 
《大悲咒》经文: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菩提萨埵婆耶。摩诃萨埵婆耶。摩诃、迦卢尼迦耶。唵,萨皤啰罚曳。数怛那怛写。南无、悉吉栗埵、伊蒙阿唎耶。婆卢吉帝、室佛啰愣驮婆。南无、那啰谨墀。酰利摩诃、皤哆沙咩。萨婆阿他、豆输朋,阿逝孕,萨婆萨哆、那摩婆萨哆,那摩婆伽,摩罚特豆。怛侄他。唵,阿婆卢酰。卢迦帝。迦罗帝。夷酰唎.摩诃菩提萨埵,萨婆萨婆。摩啰摩啰,摩酰摩酰、唎驮孕。俱卢俱卢、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今日网摘
 

阅读是诗歌的坐标

海魂

  本来想说“阅读产生了诗歌”,但这个命题一定会遭到所有人的反对。因为大家都知道,艺术来源于生活,且高于生活,“阅读产生诗歌”就是本末倒置。不错,艺术来源于生活,没有生活就没有艺术,当然也没有诗歌。可是,傻瓜有时候会说出一句很诗歌的话、疯子也会画出一幅很美术的画,他们也有生活,是常人无法理解的生活。谁都有生活,那么,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且称作品
 歌词五首
 
看火车


从小就爱看火车
梦里也能听到那汽笛的声音
带着我的梦去往哪里
我的青春你是否载得起

在这陌生的城市看火车
就是它把我和梦想载到这里
可它转瞬就把我抛弃
我的忧伤有谁还会感应

看火车呵,看吧,它漠然的身影
看火车啊,看吧,那铁轨的平行
我和我的梦啊是一条铁轨
在远处虚拟相交
而我们总不能拥抱在一起

看火车呵,看吧,它开向远方
看火车啊,看吧,它开向往事
我和我的火车啊是一对苦命恋人
我们根本就不曾分离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

2004/05/22


午夜的台灯


陪我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1-23 12:26)
标签:

杂谈

分类: 且称作品
 2008年诗歌发表记录
 
诗十首(《独自莫凭栏》《空巢》《陶渊明》《想你的时候,我只有一半》《自述》《咖啡馆》《银滩》《闹市公园》《射天狼》《过程》)、随笔《诗路话语》(节选)、龚奎林点评——2008年第1期《诗选刊》“最具活力青年诗人作品特别专号”(总第270期)。
诗一首《植树》——2008年1月出版《新诗代》(环球文化出版社)“我自己的经典100首”栏目(总第八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