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杜广沛收藏;张帆、李树盛策划;娄悦撰文。《旧京老戏单——从宣统到民国》。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2(定价:¥60.00)。
    有刘曾复老撰写的前言。全书共收录1909-1944年戏单130份。另有曹禺、胡絜青、史树青之题词。
 
    1914年天乐茶园戏单载压轴戏为梅兰芳、孟小茹、王蕙芳之《银空山·迴龙鸽》——可见那会儿“金翎鸽”还真是个要紧的关目。。。
 
    1933年12月15日“张宅堂会”:
    有于世文《进蛮书》(《太白醉写》?),吕宝棻(是位票友吧?吴小如先生文章里貌似提到过)、程玉菁《樊江关》,荀慧生、杨宝森《游龙戏凤》等。

    1934年2月28日中和戏院:
    程砚秋、王少楼、程继先、吴富琴、张春彦、扎金奎等贴《梅妃》,戏单上印的广告词是:
    全本唐代历史美艳宫闱唯一伟大名剧(这要搁现在还得加一“青春版”)
    中轴是李多奎、慈瑞泉《哭灵托兆》,压轴是周瑞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续修四库全书》第1782卷收《新镌楚曲十种》(存五种)。计收《英雄志》、《李密投唐》、《祭风台》、《临潼斗宝》、《青石岭》等剧本,各本皆析作四卷或四回。惟刻字密促,读之颇费力。(案:《续修四库全书》所收各类戏曲选本,非昆腔者惟上述《梨园集成》与《新镌楚曲》二种而已。另,《长江戏剧》1981年第三期有颜长珂之论文《读<新镌楚曲十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续修四库全书》第1782卷收[清]李世忠编《梨园集成》(竹友斋刻本;不分卷),计收《闹天宫》、《摘星楼》、《百子图》、《大香山》(《白雀寺》)、《火牛阵》、《双义节》、《烧绵山》、《湘江会》、《鱼藏剑》、《剐蟒台》、《长坂坡》、《战宛城》、《祭风台》、《反西凉》、《取南郡》、《濮阳城》、《骂曹》、《乔府求计》(《甘露寺》)、《麟骨床》(《采花赶府》)、《因果报》、《蝴蝶媒》、《临江关》、《秦琼战山》(《临潼山》)、《南阳关》、《摩天岭》、《朱砂印》、《药王传》、《芦花河》、《桃花洞》、《仁贵回窑》、《薛蛟观画》、《天开榜》、《解宝》、《风云会》、《斩黄袍》、《碧尘珠》、《双龙会》(《金沙滩》)、《求寿》(《百寿图》)、《红阳塔》、《四郎探母》、《闹江州》、《五国城》(附《绿牡丹》)、《红书剑》、《捡芦柴》、《观灯》、《双合印》、《走雪》等47个剧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益智练习
    戏曲故事里(推而广之其实可以说“民间故事里”)貌似特别喜欢“三”这个数字:什么“三声号炮”啦,“三日为限”啦,等等。戏名儿里更有《三击掌》、《误卯三打》、《赶三关》,《三娘教子》、《三星归位》、《三家店》,《三堂会审》、《三不愿意》、《三盗九龙杯》……特别是人物的名号里,“三姐”和“三郎”显得尤其多,比如杨玉环的老头子“李三郎”,薛平贵的老婆子“王三姐”,还有“张三郎”vs“宋三郎”、“苏三姐”&“王三郎”,n多n多,数不胜数。那么敛巴敛巴到底又能敛出多少“三姐”、多少“三郎”、多少“三姐与三郎”来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益智练习
    在民间故事的语境里,通常有“太师爷(重音跟后边儿)= 娘娘她爸 = 奸臣坏蛋”之类的“公式”,戏曲舞台上固然亦是如此。比如潘仁美、葛登云这类有些戏份儿的,再比如被秦英殴死那位以及被姚刚殴死那位等等没啥戏份儿、甚至一语带过的。那么细数这班“太师爷”,究竟有多少呢?含有“太师爷”的戏曲故事又有着怎样的共性与相异处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益智练习
    (1)扎红靠的、男性、站当间儿、俊扮、无有下场的都有谁?例:花云。
    (2)扎红靠的、男性、站当间儿、俊扮、有下场的有谁?例:。。。。。。还真没想出来
    ——话说这后一个可是“老题目”了,要是真有“戏曲知识”考试的话,估计都能够得上大轴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7-19 14:26)
    整四个月没人更新了。如今不才想更新了又没材料——所以,只好灌水了。
 
    不过是一丁点儿对听戏看戏这桩事的感受。我想人生在世,总得有那么点儿“业余”爱好:不以之求闻达,不以之邀功名,不以之取利禄,甚至不以之涤性情;唯茶余饭后,开怀一笑而已。戏这玩意儿于我而言,正是如此。听戏看戏的时候,也是我最最松心的时候,什么需要动脑子的事儿都忘了,只剩下特纯粹、特简单的乐呵。
    总而言之,俩字儿:舒坦。再想多说,没了。就这么简单。说得玄乎点儿,也许这就叫“道”罢!人这一辈子,大大小小、主主次次的“业”铺天盖地,业之余者可谓几无立锥之地;而欲填此寸土,却殊为不易。刚才看了几位同好在这里留下的评论,那么关注《牡丹亭》、那么关注昆曲的命运,着实令人感动。是啊,好不容易寻到这么一个教人舒坦的业余爱好,又怎忍亲眼看着它消逝!实在不希望parivraj的话应验:等到咱们这帮人老了的时候,只能说“想当年还有戏看的时候”……
 
    发完了感慨,再把首页装修一下:模板改了个跟戏关系更大的,图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19 21:0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19 21:01)
 京昆社小史 
 · 1991年3月29日,京昆社成立于北大第一教学楼215号教室。 
 · 1992年6月,组织'京剧文化节'活动,内容包括'我与京剧'征文、'京剧是否能走进大学校园'辩论赛,并组织邀请演出一次,演员中有李韵秋、谷春章等。后征文比赛优秀作品发表于《中国京剧》杂志。 
 · 1992年12月,于北大办公楼礼堂上演《女起解》、《锁麟囊·避雨》。  
 · 1994年3月,与日本天理大学雅乐团进行交流,于北大办公楼礼堂上演《望江亭》《二进宫》片段。  
 · 1994年4月,参加北大捐助西藏失学儿童义演,于北大大讲堂上演《凤还巢》片段。  
 · 1994年5月,于中央电视台《九州戏苑》录制了《六月雪》、《望江亭》、《坐宫》片段。  
 · 1994年9月,于北大办公楼礼堂举办'纪念梅兰芳诞辰一百周年'演出活动,上演《霸王别姬》(片段)、《生死恨·夜纺》、《牡丹亭·游园》、《凤还巢·偷觑、避难》四出京昆折子戏。这一时期,京昆社还主办了纪念梅兰芳诞辰的一系列活动。  
 · 1994年12月,参加北大附小于海淀剧院举办的'国粹生辉'演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兰兮秋菊,长无绝此终古

 

    逐字逐句地读完京昆社内外各位同仁的文稿,我的心中充满了感动。共同的兴趣爱好,使我们从陌路变为知交;共同的兴趣爱好,使我们把天涯化作比邻。翻检着前辈、好友们的新章旧作,我真真切切地触摸到了大家滚烫的热诚——那种对传统文化艺术无比浓烈的感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卑人是社里的“小字辈”,承蒙先贤不弃,得以操办纪念社刊一事,自然惶恐惕息万状,不到之处,罪莫大焉;而终期念之浅陋,伏望见谅。温社长为此事亦殚精竭虑,劬劳甚矣。更要对所有热心投稿的同仁们表示由衷的谢忱!一本社刊,凝结了我们所有人对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京昆社——深深的挚爱、眷恋与祝福!

    “春兰兮秋菊,长无绝此终古。”

    借用《九歌》的终曲,祝福我们的京昆社欣欣向荣,更祝福我们所热爱的传统艺术生机盎然!

 

碾芹斋

2006.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