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手四方
水手四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26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名片
姓名:水手四方
职业:与时俱进
年龄:与日俱增
位置:与生俱来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水手四方诗集
  西出阳关,夜晚再也不只是摘取星星的童话。在沉沉实实的黑色流程中,一地绿色植被会在一夜之间长满世界。
博文
置顶: (2019-01-18 23:5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23 13:20)
岁月流连(歌词)


多少次沉重的步履穿过记忆的昨天
也难以潇洒地告别经年的眷恋
多少次迷离的彷徨回流在我心间
不知要去向何处岁月

多少回沉睡的梦里看你温暖的笑脸
到如今只留下消散的云烟
多少里生命的旅程穿梭今天和明天
流金蒙尘的昨日却已无法重现

我一刻也不曾怀疑这古老而年轻的世界
常作成无言的忧郁静观超然
我不能告诉我自己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只好让此心任意流连

多少次沉重的步履穿过记忆的昨天
多少次彷徨回流心间
我不能告诉自己我心为何流连
不知要去向何处岁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3 22:53)
回归主场的情商


你的每一个回应
都如此亲切友善
 兄弟
 你指间的智慧
 你幽默的表达
 淋漓地洋溢在我的赞仰里

你的每一个表情
都那么恰到好处
 姐妹
 你得体的笑容
 你温馨的语音
 艺术地融化在我的期许中

牧童吹着回家的短笛
在孩提的时光隧道里
与你穿越相遇
隔邻的沼泽地不断沦陷于
无限跌落的泥潭
而这边的小山岭
阳光正好

携五百年独上高楼的修炼回归主场
满场的呐喊和
向隅而泣的彷徨
都已与你无关
正手腐朽反手神奇
一切收放皆于无形

灯火阑珊处
心潮逐浪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3 22:52)
那就是我


母亲节
我用贸易战的硝烟
熏了一只北京烤鸭
坐在初夏的门槛上
拨打顺丰的总机电话

总机很忙
我转向APP
一会儿单落定
等待快递哥
前来揽件

可一想,这只特朗普下料的鸭子
并不能代表我
于是撤单
将自己打包
上传到唱吧的云端

远方故乡
年迈的母亲白发如霜
无论任何方式
无法反哺的荆冠
都会把悲哀生命之独我
终身囚禁

噢妈妈
我只有将
陪伴您呼吸的空气
每一次形成的抖音
将您慈祥目光
每一次扫描小河炊烟明月
生成的二维码
刻上永远的标识——

那就是我
就是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月激流(组诗12首,分行版)

——献给惊险而又缠绵的江南雨季 


现代诗艺

而今我无法把自己分行排列
秩序井然地摆在你面前
请原谅请你原谅
理智的标点纵然是坚强的礁石
也有被春潮淹没的时候
此刻我正在其中正在洪道线下
痛苦地窒息自己
而我想听到我的呼吸和吼叫
想让我的歌唱迅疾穿越一切进入
你的视听
让我甩掉身上的镣铐冲出来吧
我是一只矫健的海豚
我要驾驭紧密汹涌的波浪
涌向你
 涌向你
   涌 向  你


黎亚涛

静坐和凝思中你突然
把拳头漂亮地一挥
我感觉有一道意志的弧线坚定地
在你的呼息中成型
你不说我也知道
从前你曾走过很多路跌过很多跤
说过很多小外甥驼驼那样的梦话
头发尖的热点曾经很低
雪白的墙壁曾经伏在你的肩上流泪
那时你认为就成了舒婷的橡树
没想到其实只不过是一条
北岛的烂鱼
今天你也要削光脑袋通过广场吗
那么我规劝你的皮鞋不要在
这个月发疯
你一定也在想
要从沉沉积聚的无言中
析 出 金 子
那才是真正真正的
来劲不是吗
此刻我从你收回拳头的线路中侦探了
你的秘密
你抿紧了嘴唇深深吸了一息
眼光渐渐渐渐地
进入了五月


爱因斯坦

在追求你和失去你的时候
我才写得出爱情诗来
而在我们相爱的日子我却
江郎才尽黔驴技穷一贫如洗
艺术的完美就是遗憾和残缺
打着饱嗝的时候
你已经摄入了过多的无聊
结果只不过是过程和过程
之间的站牌
它的本身并无意义
因此我不再去考察
维纳斯的手臂
其实这两只手臂已经长成为
你的思想
或者干脆长在你
肩的同一个部位
干脆就是你现在的
两只手你觉得吗


度:第五维

你就是这样在原罪之中说着
信誓旦旦的呓语
进入他人的梦乡
接近接近再去接近
这就造成了多么遥远的过程
距离标志着维系的存在
它生出的光焰燃烧起运动的美学
才知道我们犯了一个最为严重的错误
不应该从相向的角度去
研究对方鞋子的方向
一切将要回复弹性
该远的将远
该近的还将重新过来
第五维这个伟大的导师
从前你
躲在哪里


我喜欢雨季

让雨滴亲密地积满洼地
你忧心忡忡的伤感多么迷人
我真蠢
为什么我要做救世主去
解放你的愁容
这是你全部的财富全部的美丽呵
漫漫漫漫的长途
我仍将在另一个世界追赶太阳
却又总愿让悔愧的邓林举起我的过错
甩成一个缠绵的雨季
哭泣 哭泣吧
你娇柔的创伤永被我的眼光抚摩
我要让你深不可测的忧郁
成熟为一片丰韵的海洋


判 决

静静等候的是那一声
致命的爆炸
枪口对准自己的胸膛
或是敌人的咽喉
这一个不堪将来回首的日子
是一艘船尴尬地搁浅
在四月的峡谷
或进或退
只要能从此谷出发
结果都应该十分潇洒
难道你真是那个被
一滴香水醉死的男人
你深信不疑
谎言也能涂甜幸福的奶酪
凡人都只能死一次
而你这三天必死三次
对你第四天早上
面包的口味
法官们正在填写
最佳死亡代价的
回执


千里之外

千里之外你肯不肯从繁忙中暂时伸出一只手来接受我的祝福
亲密的雨声围绕你就如围绕那个波浪盛开的夏季
千里之外你窗台上的郁金香是否如约开放
她醉人的芬芳是否在夜晚忠诚陪伴你孤寂的心曲

千里之外你曾否因这个长长的雨季感到窒息
那属于我们的回忆会捧着你抽动的双肩将你轻轻安抚
千里之外我还有万里万里的遥远浪游呵
纵然我是终身流放的无期囚徒
  也要做一只矫健的海豚
  永远在你的心波里游出游进


西红柿之恋

在这个亘古辉煌的主题下面
你只有语无伦次支支吾吾
期期艾艾吞吞吐吐地
搪塞出几片内心
空虚的叶子
春天的阳光正适合
灿烂上你的红靥
绽开于你长满茸毛的
嫩芽里
可是你稀里糊涂任意抛洒着
你的花期
将那笔永远赤字
的财产错误成
预付资本并且
在你的胸脯上栽满
第三个季节的毒果
于是我决心
做一位英雄少年壮烈地
走向山冈 品尝
面临滚下坡来的冒险
呵那痛苦的激励
多么苦涩
而又甜蜜


喷泉即将上升

这样就构成了一种完全的涡状
为等待而设计的迷宫旋至底部
再也无法继续下去
救护中心的白大褂亮着
忙来忙去的无影灯
你的痛苦也最多只能化为麻木而
不能够消灭或被转移
等待的本身就是一种漂亮的结果
指望彭立珊在城市中心
把你高高举起后摔将下来 摔成
七彩缤纷的碎末
昨晚弗先生说
一切都不堪成为
梦的解释
今晨涌向迷宫的尘嚣又撇开阳光
残 酷 地
把你惊醒
今晨你该相信谁
相信谁呢


轨:环

在一颗流星仓促划过
 夜的圆寂的时候
 你我乘坐来自岛国的
两列火车嘎然相遇
在魔鬼三角的平台
不是四季中都有浪花
五瓣腊梅她该等待童话世界
的六角雪花
只因为七夕的银汉太璀璨
 你灼人的消息才野火般焚烧
我视听的八音盒
骄阳会垂泪于九霄吗
在胸前的十字架叮当响
的坠落中
我回身发现
预言家颈上的项圈
是一个永远无法穿透的


阿里巴巴

在命运的咒语中
我生命的门轰然为你洞开
这是一笔无与伦比的财富
你滞涩的眼睛因此明亮
你混沌的心地因此通灵
你的寂寞因此而美丽
你的忧郁因此而迷人
我是一方永远的输家
我的生命就是那个
亘古燃烧的太阳
我的活力永远搏动在
海拔和经纬的时空
纵使你准备永如长夜
星星也会闪耀我的眼睛
纵使你的冰山千年不化
我的辐射也会使你
每年溶流一次
激动的泪水
我是一方永远的输家
我生命的热力蓬勃燃烧
永不枯竭


雨中将军

不停不停的雨你到底还有多少库存
就尽数倾将出来
我要抛洒这个五马分尸的四月
精 当 郎 光
让自己
彻底贫穷一次
将军在痛失坐骑的日子里
你低着的头沉起整个世界的分量
我将怎样安慰
安慰你宝刀上潋滟的的悲痛
新的战事今天傍晚就会来临
亲切的嘶鸣不会再叩响
你的铠甲
但是你转身的轮廓多么刚毅
我穿过你重新抖擞的双肩
就进入了
雄关漫漫的高原
将军呵将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03 22:38)
初秋之声


那写在游泳者皮肤上的
是时序尖锐的挑战宣言
那被姑娘和小伙们
怨愤而又心爱地藏起来的
不是T恤和裙子
那是已经逝去的
又一个季节的故事

新的风潮在悄悄酝酿
响应者已云集枝头
第一张勇敢的传单
毅然飘落于人群脚下
为什么竟未溅起
半爿目光

而今天凌晨
在广场那空空的台阶上
应该有一位预言家
在嘶哑地叫喊了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8 23:46)
《伟大时代》序

  最好时代的高铁和最坏时代的绿皮火车一起驶驰在狄更斯的原野。

  智慧与光明交替穿行在黑夜里,正经过炼狱之门进入通向天堂之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1-12 14:18)
预晓之遣

看你嘴角的笑
不再在我们眼里荡漾
    我忧虑

听你沉重的叹息
在向晚一声声迭起
    我忧郁

已有悄悄的蕾探头
黎明之初阳牵引着
它们小心翼翼地
越小桥而来

谁又在西山
破晓的天边
揭开光亮的一角
又有无数的手如箭
执著地向上迎去

是时候
该重重掴你一巴掌
掴开你闭合已久的歌喉

心门开处
一片蓝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7 15:51)
速写:世像四项


  虚伪面孔

真皮的高脚杯里
盛满假酒


  猥琐嘴脸

视油炸玫瑰
为心爱之物


  张狂作派

四海八荒
皆我人脉


  浮夸习气

喂,五百万?
找我秘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6 15:28)
最后的短袖

明日大幅降温的消息
铺天盖地
全民皆兵严阵以待
循规蹈矩的气象局
永远猜不到善变的特朗普
清晨的敏感词
惊起时代的锦鲤们
暂时消停的失眠
然而最后的短袖
在南国
似乎依然惬意

少享受一个季节
不管是福气还是瑕疵
时光的滴答
从来都不会停止
哪怕一秒
南方即将告别的短袖和北国的羽绒
都将一起来到明天
与减税的马拉松相向而行
不须回头看
特朗普在身后追喊——
别想落下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衷心致谢!
   “网络文学节”评选结束,在各位网友的鼎力支持下,水手四方的诗歌集《沉默酷歌》顺利通过初选、复选及进入终评,并获得网络投票总排行第二名。感谢“博客网”抬爱推荐,感谢活动举办方、评委会提供的平台,同时恭贺各位获奖作者。再次衷心感谢网友们的支持,并向大家致以最美好祝福!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