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病夫
病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638
  • 关注人气:5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散杂文
赵小花,我,及其他

这个噩耗,对我而言,是致命的
赵小花,走了人生的一个轮回
还有两天,她就踏入2016年
然而……她死了!
据说,这个穷人家的女儿偷了超市一块巧克力
于是,她被一群人威吓,羞辱
她还是个孩子,祖国的花朵
她饥饿的胃,受不了一块巧克力的诱惑
而她的母亲,拿不出150元的罰款
由此,也受到威吓,羞辱
“贼”这个字眼,让赵小花以四溅的血洗也洗不清
她从17层楼的高度下坠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2 22:17)
博友,你好!

又是一年。
我只想说一声:博友,你好!
大半年了,我像蒸发了一样。
其实,我还活着。
只是,我厌倦了。
昨夜在梦里。
我被新年的钟声撞醒。
我知道旧梦难圆。
我的身体游荡。
却错过了灵魂。
好吧,我在呼吸之间。
问一声:博友,你真的很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8 16:22)
分类:

交换

 

以吻交换吻。以幸福交换颤栗

以爱交换爱。以热血交换激情

以酒交换火焰,以鸟啼交换春天

 

以咬牙切齿交换一堆白骨

以朝三暮四,交换心猿意马

以白发三千丈,交换一棵狗尾草

 

以人心交换狗肺

以肝胆交换虚伪

 

以一个病夫交换十个壮丁

一个智者,怎抵得一百个混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1 20:20)
标签:

育儿

生日

征尘

猎狗

驼铃

分类:

新生日

 

我已被活埋了一次。新生日从三更开始

甲子轮回,我一排生锈的老牙

能否咬住生活这朵勃发的乳头

我倾听着自己喘气的声音,磨牙

数鸡蛋,翻白眼,练习婴儿的啼哭

这个冰冷的世界毁灭了多少激情

不屑于对话,尽管嚣声四起

不屑于吐露一字,尽管哽在喉头

原始的蜡烛为谁点燃,为谁流泪

天空那张破网,葬送了多少生命

我没有什么不满足的,昨天已活过

今天还活着。微尘般的幸福如此珍贵

远方的雪,还有驼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09 09:36)
标签:

醒来

裹尸布

脚趾头

疯长

滴答

分类:

醒来

 

秋风把霜吹到我脸上

洁白的谎言沿着疯长的胡须

滴答而落

 

所有的花期都已开过

我饱满的尸体在冬夜里

渐次展开

 

醒来!世界是白色的裹尸布

像我一首诗的草稿

梦花飞扬

 

我坐在时光的怀里

站在佛的脚趾头上啃一根鸡肋

心静不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5 13:24)
标签:

乌鸦

铁色

魔鬼

唾沫

分类: 散杂文

致铁乌鸦

 

在唾沫的中心比在风暴中心更为残酷。
风暴中心有恐怖的寂静,真正意义的孤独酝酿的是比风暴更强大的力量。而唾沫的中心是一个没有良知与良心的现实存在,集体无意识正以真理的面孔招摇过世。
你是苦难的。也是出类拔萃的幸运。
死亡低于你的头颅。一只铁色之鸟的歌唱只能感动魔鬼,上帝啃咬过的苹果早已变质。因而,你是被魔鬼反复咀嚼与记忆的人。可惜,由于上帝倍出,魔鬼也成为稀有物种。
你的诉说,是闪电。闪电击中的是铁色乌鸦,谁能看见一个灵魂遍体鳞伤?那些弹冠相庆的猪,那些散发光芒的龟,那些匆忙的行尸,那些被阉割的走肉……
一个丧失大陆的人,岛屿是立足之所,也是眺望的延伸。一个在茫茫之黑中飞翔的家伙,自身成为一种源头。
独特。自足。原写作。一座自燃的煤山。
打开舌头,给语言以鲜活;制造隐喻,给浮世以深邃。捣碎面具,鞠躬万物;冲破雾霾,点亮灯盏。
拒绝饶舌,亮出寒光凛冽的剑;拒绝滥竽,发出赴死者最后的声音。
为了建造金字塔,必须备好足够的石头。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7-10 22:37)
标签:

飞翔

乌有

一颗子弹

弹弓

导弹

分类:

 

我一直练习飞翔

 

 

我一直练习飞翔

有人练习弹弓

我经不住一颗子弹

导弹可以化我为乌有

只是天依然很蓝

我一直练习飞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6 10:30)

我看见

 

我看见没有头颅的躯体匆匆行走

我看见一匹母马在四月发情

我看见行善的人们在香炉前满含泪水

我看见刽子手们在酒中弹冠相庆

我看见另一个我被妓女的乳头咬破嘴唇

我看见从骨灰盒中伸出两只空手

我看见的老虎就是一张绝美的工笔画

我看见与大象性交的那只蚊子刚刚做完流产手术

我看见一条名叫玄六的狗高过玄武

我看见风伤痕累累地掠过某人的额头

我看见窃笑奸汚了字正腔圆的废话

我看见种下龙根的人在收获一批杂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12 16:36)
标签:

大悲咒

上青天

肉体

剧毒

破天

分类:

决绝之死

 

跳楼,触电,剑刺喉,刀剖腹,头撞向不周山。或者,200片安眠的白色迷帐,一口吞下剧毒的七步断肠散

死,易如反掌

 

活着是多么漫长的折磨,一寸,一寸地被切成小段。万针刺心,活剐,古法杀驴,千夫所指,生蛆的何止肉体

活,难上青天

 

卧夫和病夫握手时,都是冰冷的对峙。你说:夫是一人之力可破天,于是以卧了之。这次,你如坐禅

死,干净,坦然

 

七日大悲咒。我写365首祭你。让一切死皮赖脸活着的人,向你敬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