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欧文
欧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5-24 12:39)
标签:

杂谈

 

如何把每一个人的才华真正地发挥作用,我们这就像拉车,如果有的人往这儿拉,有的人往那儿拉,互相之间自己给自己先乱掉了。当你有一个傻瓜时,很傻的,你很会很痛苦;你有50个傻瓜是最幸福的,吃饭、睡觉、上厕所排着队去的;你有一个聪明人时很带劲,你有50个聪明人实际上是最痛苦的,谁都不服谁。我在公司里的作用就象水泥,把许多优秀的人才粘合起来,使他们力气往一个地方使。

         *Judge一个人,一个公司是不是优秀,不要看他是不是Harvard,是不是Stanford.不要judge里面有多少名牌大学毕业生,而要judge这帮人干活是不是发疯一样干,看他每天下班是不是笑眯眯回家。 

  *30%的人永远不可能相信你。不要让你的同事为你干活,而让我们的同事为我们的目标干活,共同努力,团结在一个共同的目标下面,就要比团结在你一个企业家底下容易的多。所以首先要说服大家认同共同的理想,而不是让大家来为你干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1 12:38)
 
      飘雨了,好冷.
 
阴阴沉沉的天气压抑着我的心情,点点雨滴敲落在玻
 
窗上声声入耳,入心.心随着雨丝飘飘摇摇,我想要给它找个
 
暖的家.看着雨滴在窗上留下的痕迹,好像泪珠在脸颊留
 
下的湿痕.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楞楞地看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1 12:35)
我很喜欢看小说,小时候也喜欢听评书,那时人们听的最多的是杨家将和岳家军的故事,当然,三国和水浒也很让人入迷.听了多了,就很悲伤,问爸爸,为什么好人都不长命,忠良都不得好死?
     父亲就苦笑,因为他们是忠臣啊,出生入死为国捐躯马革裹尸那是他们的责任.   
     我又问,那为什么他们都是在世不家官,死后才封王?为什么皇上和大臣动不动就要杀他们,来个满门抄斩?
     父亲只一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来回答,实在问了烦了,就一句'伴君如伴虎',却也切中肯綮.
     现在长大了,忽然明白,其实杨家将和岳家军倒霉之处在于功高震主,在于他们军队的威望和番号上.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可是,他们的军队竟然叫杨家将和岳家军,眼里皇家威仪何在?天子尊严何在?百姓但知有杨岳,不知有皇上,江山又将何在?忠臣遭嫉也就理所当然了.
     回头说皇马,劳尔是自己养大的皇太子,虽然忠诚,虽然乖巧,但也有自己的近卫军,虽不张扬,但根基深厚,皇上换了,太子却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5 13:10)
  作为一博客新手,禁不住内心好奇,抽空上“中华第一博”也就是“博林霸主”徐静蕾那屋去瞄了两眼,感觉跟想象的差不多,没有故作姿态,说的是些平易近人的家常话,就跟邻家妹子一样富含亲和力头顶的明星光环已然淡化。
       我对徐静蕾这丫头是欣赏的、喜欢的,她的做派,她的才情和个性
徐的电影《爱情麻辣烫》、《我爱你》、《我的美丽乡愁》和《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四部,《开往春天的地铁》是借了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男人和女人想爱四年,爱得很深.可女人总怀疑男人是否真心爱他,因而迟迟不愿与男人结婚.有一天,男人实在忍不住,大胆向女人求婚.女人说:"在我答应你之前,你必须回答我几个问题,但绝对不许撒谎!"男人点了点头.
于是,女人就问男人:"你爱不爱我?"
男人说:"爱"
女人问:"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陪我一起死?"
男人说:"不会"
女人有点儿失望地问男人:"那如果我明天就死了,你会怎么办?不许说假话"
男人想了想说:"忘记你,继续生活!"
女人很失望,感到男人爱她不够深,于是离开了男人.两年很快过去了,这其间女人也试图找一个坚实的臂膀靠一靠,却始终没有找到.她开始想到男人对她的种种好,后悔当初没有答应他.于是她又去找男人,可是男人已经被医院确诊患了不治之症,不久将离开人世.女人看着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男人,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女人问男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5 12:53)

 

 

夏日的一个下午,室内的空气中充满了一种昏昏欲睡的气息,窗外飘来的蝉鸣,让我的笔下找不着头绪,就在这时,我接到温季的一个电话,叫我去一趟,问有什么事,她说等来了就知道。温季在三楼,本来她那儿有七个人,但由于外培和生孩子的,现在只有三个人,她们整日忙得团团转,温季更时时象公园里的母猴儿,楼上楼下不停得窜。和温季认识两年多了,面对这个全是女人的世界,我来的次数屈指可数。透过计算机室的玻璃门,看到温季一个人正背对着门口在桌上写什么。听到敲门声,她喊了声进来,头也不抬地说:南方的一家歌舞团来演出,档次很高……她随口吐出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那都是些电视上报纸中风靡的角色。我站那儿,笑眯眯地不知声。由于场地小,票源紧张,她通过一个在文艺部门的姐们儿好不容易弄了几张票,今晚是最后一场,明天剧团就要北去了。见温季头也不抬就说话的样子,我心想:要是不是我,她会不会红脸。等了很久没见回声,温季就不耐烦地扭头问:'你到底去不去?' [1] “小姐,是跟我说话吗!”我一歪头,拿一种怪腔回答着。 “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5 12:44)
请在文本框输入文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5 12:3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