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向日葵-
向日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737
  • 关注人气:7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本博客所有文字、书画、篆刻、摄影作品等,均为博主原创。版权所有,请勿随意转载。
  我的电子信箱:lnlikui@sina.com
    QQ:106510363

我的网店——溪金堂画廊:http://www.qyx888.com/forum-69-1.html
 
李葵艺术简历

李葵书法艺术简历

 

李葵,女,号借雨斋,辽宁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2008年9月—2009年7月就读于北京中国书法院研究生课程班。

书法篆刻作品入展:

辽宁省首届新人新秀书法篆刻展

辽宁省优秀书法县联展

全国第三届妇女展

中日女书法家代表作品展

全国首届小榄杯县镇书法大赛

辽宁省首届兰亭奖书法篆刻展

“敦煌杯”全国书法大赛

辽宁省首届妇女书法展

2005北京国际书法双年展

全国第五届篆刻展

中国碣石印社--日本三友社交流展

2006西泠印社第六届篆刻艺术评展

2007年辽宁省第二届兰亭奖书法篆刻展提名奖

……

有书法篆刻作品和文章多件(篇)发表于《书法报》、《青少年书法报》、《书法导报》、《中国书法通讯》、《中国书法》等专业报刊。出版有散文集《暂游桃源》、随笔集《行走的向日葵》。

 

 

售书启事

《行走的向日葵》

售书启事

 

我的随笔集《行走的向日葵》近日由中国书画出版社出版。该书共收入2008——2009年我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书法创作研究生课程班学习期间写下的诗文、随笔28篇,真实地记录了一年来的学习生活及感悟、心得,全面地反映了中国书法院的教学活动,而且收入了大量生动有趣的图片以及本人的书画印作品。该书为正十六开本,装帧设计典雅大方,采用进口轻型纸全彩色精印。内容丰富,文笔清新,书名由中国书法院院长王镛先生题写,有较强的可读性。                       

《行走的向日葵》每册邮购价35元(含邮资)。           

 

《暂游桃源》

售书启事

 

 由沈阳军区白山出版社出版发行,共收入散文随笔65篇,计15万字,并配有书法、篆刻作品以及生活照片30余件,图文并茂,记录了我在艺术活动和工作生活中的诸多感悟,其中约三分之一的篇什已经发表于国内各大书法专业报刊等媒体。热情洋溢的序言由著名女书法家王文英撰写,中国书协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著名书法家萧风(陈洪武)题写书名。             
   
《暂游桃源》每册邮购价30元(含邮资)。                                       

                                  

   
专营古琴淘宝店

   梦溪博雅斋

销售高中低档古琴及古琴配件

淘宝地址:

http://cnguqin.taobao.com/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专业搞书画的必须得看看(资料大集合)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人生感悟

文化

分类: 散文随笔

偏爱麻布衣许久了,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情结”更是越来越深挚。虽然有些人可能觉得它不够光鲜靓丽,但是我一直认为,质朴的麻,最符合我追求的那种性情:自然、平实、萧散……

 

最近在学习古琴的过程中,我遇到了很多“同道中人”。还记得那天,与古琴老师的第一次见面,她穿的就是麻布衣。简洁宽松的款式,前襟上有手绘的山水图案,配合着古典淡然的气质,让我一下子就找到了投契的感觉。后来,又通过古琴体验活动,认识了一些琴友,“物以类聚”,对麻布衣都颇为喜欢。是啊,我们中的很多人,也许都想在浮躁的时代寻求一种心灵的宁静安详吧,所以才会钟爱古琴,着迷于古琴发出的古朴、幽远、清越的声音。琴音“含至德之和平”,有这种向往的人,愿意穿麻布衣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其实,一个人的外在和衣着,常常反映了其内心。归根结底,我喜欢麻布衣,也是因为这几年的心境,发生了很多变化。曾经很自以为是,好像因为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8 17:43)
标签:

文化

人生感悟

分类: 诗路诗心

我知道你是来“渡”我的

可是我能不能泅浮过去?

 

水汤汤洋洋

看不到边际

而我身心摇动……

 

我还记得那天清晨

黎明来的很早

且有喜鹊的叫声

其实它的歌喉并不婉转

还有点沙哑派的顿挫沉吟

后来我醒了

天花板上留有梦的倒影

 

这命运藏着一些隐匿的内容

不知何故

我想起了某年某月的某个片段

 

迄今为止

面对着未完的戏剧

我曾经错愕  叹息

那些喧闹声

全都不是

那些景观

全都不是

那些无知 怅恨 迷惘

更加全都不是

我甚至疑惑

我寻找的是不是人类的遗迹或标本

 

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无论河流里有多少欢乐苦痛

疾奔过多少眼泪

 

我深深地与灵魂对视

这记忆永恒……

 

此岸即彼岸!

 

(记于2013年6月28日傍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28 15:22)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自由作者:亦舒
    我的思想是这么自由,有时候简直可以飞过太平洋去,这真是值得骄傲的。如果有一个人对你好,管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你必须要明白,在芸芸众生当中,他们有选中别人。
    许多人用世俗的标准来规范人的行为,哪些事行得通,哪些事行不通,而在我思想中,根本连半丝这样的概念都没有,一向只做喜欢做的事。社会怎么想?叫社会去卧下死吧,寂寞孤苦的时候,社会可有伸出一只手,社会有没有温言安慰。
    别人会怎么说。别人看不惯可以不要看,要骂便骂好了,都是十分无关痛痒的事,如果那件事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王开岭《古典之殇——纪念原配的世界》自序         

 如果我说我们对它既是不能忍受的、又与它相处得不错,你会理解我的意思吗? 

——萨特

 1

19世纪的狄更斯在《双城记》开头写道:“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段让人隐隐动容的话。

他的指向是法国大革命。起先,我以为这样的评语只适于精神激昂、大变革和大撕裂的时代——分泌的希望和绝望同样多、创造力和破坏力同样大。但现在,我改了看法,觉得它几乎匹配任何岁月,每个人都会对自己的现世发出类似感慨。

前几天,接受一位独立制片人采访,地点是明城墙旁的酒吧,当被问“你怎么评价这个时代”时,狄更斯的话猛然在空气中一闪,像玻璃片的反光,我本能地眯起眼。朋友说,你眯眼的样子像是皱眉和闪躲,又像憧憬或陶醉。

那个寒风尖锐、但有阳光和红茶的下午,我说:“这是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个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04 14:38)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何处作者:闫文盛

    何处

  

    我们该居于何处?这里已经如此残破。诸如内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路诗心

我以为一进四月

你就来了

可是你的脚步那么迟 那么迟

漫天纷扬的雪

依然是割脸的碎片

落地后 还变成了脚下的泥泞

 

原来  这漫长的冬天

有各种手段的寒冷

泪水滚落的胸前  总是容易潮湿

伤感  浸透了我的虔诚

而初春的阴霾

更令衣履渐渐凝霜  沉重

 

我有过非常的恐惧

在快要冻结的那一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国绘画讲究平面性,平面结构。西方绘画是立体结构,和西方的狩猎文化是一致的。中国画是由内往外,是书法结构,把握方式、认识方式都不一样。世界上也没有共同的造型基础。

 

 

我们把中国画的笔墨架设在西方的结构之上,就像羊投入了狼群,有去无回,很难再找到笔墨的韵味,尤其是我们现在书写能力又很差,国学功底很低,诗词又不会做。我们现在做的,都是顺口溜,不是诗,毛笔字也不是书法,印章和戳也不是篆刻。书法的大字报体、钢笔体、粉笔体、老干部体,充斥到各个地方。

 

 

书法的问题比国画的问题还要多。没有书法做支撑,中国画走不远的。因为书法比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一个画家来说,认识是非常要的,你认识多少,就能看到多少,我们总是过分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个人真正弄懂了李可染、黄宾虹,还会画的那么差吗?肯定是没有懂。作为鉴赏者、品尝者,也许可以咀嚼出一些味道,但是作为专家,必须对内在的东西有一个了解。 只是作为一个欣赏的评判,对专业画家没有意义。

如果是说把你的真实感受画下来就可以了,我相信每个人都有真实感受,我相信谁都不会在画面上撒谎,都有真实感受,那为什么你的画就不行?人家喝喝茶,赏玩一点古玩,就能画出好画,我们背着画夹子,风餐露宿,抛家舍业,甚至背井离乡,还画不好画,这好像和绘画的本意相背离了,绘画本来就是一个载体而已……

特别是当今,由于我们受到了西方绘画的冲击,使我们对中国绘画的认识已经模糊不清了,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中国绘画,什么叫笔墨语言。我们依然用着原来的一些西方绘画的一些原理,一些造型基础,甚至理论和文艺指导方向。绘画手法是西方的指导,指导我们创作的理论也是西方的,而我们手底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苏曼殊

文化

分类: 读书时间

这许多年以来,读书是我的生活乐趣之一。因为与生俱来的一种情结、一种热爱,因为“在文学的海洋中,找到了清洗心灵伤口的棉纱”,也因为总是有一些字字句句,似乎是不经意间,敲动了我心灵的键盘,让我在无限的共鸣中,感慨唏嘘,伤感又幸福地体会着、享受着人生。

 

被文字的力量所打动,那真的是一种不可言说的美好感觉。我觉得,喜欢读书的人,都是经常会在文字中找到自己的人——不管是喜乐还是悲伤,都心甘情愿地领受……

 

关注苏曼殊,源于这首七绝:“契阔死生君莫问,行云流水一孤僧。无端狂笑无端哭,纵有欢肠已似冰。”初读时,心底立即涌起一种颤栗的感觉,我想,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能写出这般情感丰沛、摄人心魂的诗来,他有着怎样的性情和经历,他……?

 

就那样“惦念”了之后很久,虽然我一直在心里默记着这个名字,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