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凌觞客
凌觞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8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我的音乐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五、人生若只如初见

    戚少商和息红泪的初见,没有伤,也没有泪。如果他们的结束也如开始一般,那这该是温瑞安笔下少有的佳话。可惜不是,当浪子回头,佳人已不在灯火阑珊处。

    武侠小说的正统,是侠必锄强扶弱保家卫国,友必生死以交肝胆相照,情必矢志不渝至死靡它。但温瑞安尊金庸而慕古龙,剑走偏锋。他笔下的戚少商和息红泪,逆水寒风,生死相随。我们会以为,在险象环生的逃亡之后,他们的爱情自然而然地回归圆满,戚的风流过往,赫连的一往情深,都成浮云过眼。

    这样的收稍,温瑞安没有给。

    他给的收稍,让戚少商觉得断臂仿佛昨夜,让赫连几乎喜乐得要大叫出声。

    他给的收稍,金庸给不了。后者敢写杨过断臂,敢写小龙女失身,却不会写杨过移情,小龙女别恋。他笔下的爱情可以不圆满,但一定要从一而终,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温瑞安其实也写过这样的故事,比如《神州奇侠》里的萧秋水与唐方。若论深情,公子襄并不逊于赫连春水,只是萧秋水不是戚少商,唐方不是息红泪,故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四、世间安得双全法

    六世达赖说,自恐多情毁梵行,出家又怕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从《偷天弓》《换日箭》到《绝顶》,有没有那样一个刹那,林青想过要寻一个双全之法,不负他深爱的女子,不负他追求的武道?

    我总觉得他没有想过,因为早已经做出了选择。

    整个明将军系列,大多数篇幅里,骆清幽幽居京师,林青在浪迹江湖。后来林青进京,他们在一起的最后十数天,也没有被浓墨重彩地渲染。甚至于林青临行去泰山那夜,也没有连篇累牍的文字诉说依依惜别。他们没有见最后一面,没有说最后一句话,她吹了一支箫,他回首怅望,策马持弓,一去不返。

    他们的爱深刻而沉默,不用诉诸言语和笔墨。

    他们没有背负上一辈结下的宿仇,他们不是正邪对立,他们没有猜忌和试探,他们坚定不悲观,没有任何江湖或世俗的力量逼迫他们分开。他们可以在一起,可以成就一段神仙眷属的完满传奇。

    但,他们没有。

    当武道与爱情猝然相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三、恨不相逢未嫁时

   《碎空刀》是华丽的,华丽的文字,华丽的刀法,华丽的爱情。

    至于故事,江湖浪子和有夫之妇的故事,古龙其实写过,一样的浪子佳人,相逢恨晚。

    初中时看吴奇隆的《萧十一郎》,很是沉迷。十四五岁的年纪,能沉迷什么呢?大概不过是一个新奇诡谲的江湖,一份坎坷纠结的爱情,甚或是十一郎的俊朗,沈璧君的美丽,风四娘的泼辣和杨开泰的痴情。

    大二的时候和室友一起看了小说,只觉压抑惨淡,浪子孤凄,佳人犹疑,不是我理想的江湖与爱情。

    现在大四了,回望过去看过的江湖,三千水色,径自成长起来的却只有祝嫣红和她的爱情。

    平心而论,祝嫣红并不是一个多么特别的女子,无论金庸古龙还是小椴凤歌的笔下,都有无数比她聪明美丽的粉黛红妆。她让人感动的其实只不过是对待爱情的态度。她没有沈璧君的犹疑纠结,她不说恨不相逢未嫁时,她坦然坚定地承认自己的爱。《碎空刀》里种种华丽,在祝嫣红的爱情面前都黯然失色。无涯的一场生,她爱得清晰勇敢坚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4-06 14:24)
标签:

杂谈

谁道闲情抛却久

    谁道闲情抛却久,每到春来,惆怅还如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至少还有一种青春值得歌唱

    终于把《青春之歌》看完了,像完成任务似的。

    其实,要是五年前,在我只能称作少年而尚未青春的年纪,要是能够看到《青春之歌》这样一本书,我不会用“终于”二字。

    可如今,阅书无数,再也找不到最初的悸动,笑泪歌哭都看至无味,更何况一本充满政治说教与极端理想主义色彩的《青春之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1-15 15:19)
标签:

别调

杂谈

当爱情经过的时候

   《当爱情经过的时候》,总觉得这首歌是关于暗恋的,故而,也关于错过。

 

   借着星光的温柔
   我自己一个人走
   挥动蓝色的衣袖
   任寂寞喋喋不休
   缘分可遇不可求
   他会在第几层楼
   每当想见你一面
   我就向记忆开口
   你若回头

   就用眼神和我交流
   无需太多的语言
   用瞬间替代永久
   当爱情经过的时候
   我没有牵到他的手
   梦在九霄云外的另一个宇宙
   就仿佛美丽的石榴
   当爱情经过的时候
   我不知自己在梦游
   到下一个路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18 19:30)
标签:

杂谈

所谓幸福

    阴雨连绵几天,下午睡觉起来,昏天黑地的,以为外面还在下雨。

    蓬头乱发地拉开窗户,阳光泄进来,陌生的明晃晃的亮色,着实吓人一跳,然后是窃喜。

    确实天晴了,我站在阳台上,都有点不敢相信。那样蓝的天,白的云,绿意逼人的树与草坪,纯粹干净的让人心中涌起莫名的欢喜。

    风和缓缓地吹,似乎是浅青色的,如暮色低垂,纱般的雾霭,又如母亲在灶下,长长吐一口气,麦秸蓬起的一灶烟火。

    槐树葳蕤地生长着,根连在土里,叶触在风里,几年来或十几年来,经风沐雨,并肩站立,粗糙的枝干下,一圈圈地长起细致的年轮,那是树的话,诉说成长与幸福,如人世间,同甘共苦,或许贫贱但恩爱的夫妻。

    草坪是温暖的青绿色,像二十上下的女子,有点成熟,又有点天真,一旦温存起来,是没有人不愿消受的柔情似水。草坪间有砖石小径,素色的花纹,拥起树荫里的石桌石凳,和桌凳间的笑语人声。

    我真不知该抱怨什么了,面对如此明媚温存的良辰美景,只觉得幸福。幸福的不突兀,也不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江湖儿女缘多误

 

二、此情可待成追忆

 

    厉胜男,只看名字,便知这女子不同寻常。而她确也是不同寻常的,爱得深切,恨得凌厉,在这爱与恨的煎熬中,她尚能强运天魔解体大法,战胜天山大侠唐晓澜,完成乔北溟的遗命。但如此一个狠厉决断不让须眉的女子,却也无力把握住云海玉弓的缘份。

    金世遗,确实是被尘世遗弃了吧。而他尽管表面上放荡不羁,行事偏邪,骨子里其实是在意被世遗弃的,不然,多年之后,他不会为其子取名金逐流。他以为他爱的是谷之华,实际上他爱的是她为尘世所认同的善与美,他以为选择了她,就可以从举世遗弃的孤独中超拔出来,融入那个所谓的世间正道。

    谷之华,空谷芳华,同样遗世独立(只不过她是主动的,她是遗世,而金世遗是世遗),所以她救赎不了他,她让他在理智上亲敬他,而感情上,他爱的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厉胜男。她该明白,那个男子,欲正何曾正,云邪未必邪。

    唐晓澜,天山大侠唐晓澜之于金世遗,正如《神雕侠侣》中郭靖之于杨过,都是亦师亦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6-30 18:23)
江湖儿女缘多误 
    几年前看的《龙虎斗京华》,如今只记得一句词----汉湖儿女缘多误。
     汉湖儿女缘多误,纵然多误,亦是多情。
     很难想像没有情的江湖是何等模样,那该只是一片空茫死寂的水域吧。但看遍江湖,历数情缘,不得不承认有情人间终究是“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一、塞上牛羊空许约
     一直耿耿于怀于阿朱的死,因为她的命运已由不得作者,那样的《天龙八部》,不论谁写,阿朱都是不得不死的。
     阿朱擅易容,开始以为这不过是无关紧要的闲笔,谁知后来阿朱竟死于这天下无双的易容术。金庸先生多次写阿朱易容,原来皆有深意。
     阿朱易容成段正淳,其实是有些不合情理的,先不说她的身形与段正淳相去甚远,只看荒郊野外,她弄到一套和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6 13:13)
 

此地有诗

 

   学校诗社的社长诗集出版了,大红的条幅招展在风中,很是惹眼。

   社长之名早已耳闻,不过未见其人,也不知是大二还是大三的。但他的诗集出版,不说跑到书店里争先恐后地买,我们总应该高兴一下,师兄嘛。

   下面就是社长发表在学校诗刊上的两首诗(不知有没有收录在出版的诗集里),我一来看不懂,二来不喜欢这种风格,三来对新诗了解不多,所以也不敢妄加评论。

 

初春

蒙蒙雨雾夹着风吹过很多事物/稀疏的树林/老鸹窝/一个人缓慢的习惯/不安的内心

一切还来不及准备/风就走远了/灰色的鸟很快消失/一座木桥/下面的水似乎很久/没有流动

我必须在细雨中接纳,我才能说自己是植物

我必须从沉睡中死去,我才能被当作是种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