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曾烟_fy6
曾烟_fy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964
  • 关注人气:7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曾烟,女,生于七三年,我无法确定我,但我喜爱诗歌,就这么简单。诗歌散见《诗刊》《星星诗刊》《诗选刊》《诗歌》《草原》《飞天》《诗歌风赏》
邮箱: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753-08号信箱 张秉珍028000
访客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2019-06-25 19:52)
分类: 散文随笔

     本来想以“花骨朵鼓胀得像要破裂了似的”为题,但转念一想,用那样一个莫名其妙的长句子做题目,会不会太博人眼球。

  在我没有去辅导班给孩子们讲作文之前,我可能在书本上读到过这样的句子,太过平常,没有放在心上。当李欣欣在写《春天》的作文时,一时无法下笔,坐在教室抓耳挠腮。我们都有过那样的窘状,于是我把她带到了户外。门前的山桃树结满了豆粒大小的花苞,露水一样,仿佛风一吹就要滚下枝头。仔细看,花苞从中间裂开,被层层包裹的粉嫩的生命随时要绽开的样子,让人满怀期待。她张嘴说了一句:“哇,花骨朵鼓胀得像要破裂了似的。”这样一句平常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诗歌
像一个温暖的词
挂在少年滚烫的胸膛

羽翼末满。少年的手触碰到了
一枚光滑的鸟蛋——
这巨大的
悬在空中的生命
是这首诗的一处空白
或所有空白

少年的手松开了
被时光的鞭子抽在他的脊背上一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13 06:57)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诗歌

有一刻,她觉得是鸟巢

带来了回忆

一只勤快的鸟儿衔来茅草,麻绳

蓝色的布片,尤其醒目

它张开蓬松的羽毛理顺这团乱麻   

用它小小的身体拢紧,压实,密不透风

可是风无孔不入,雨也是

我的老父亲,每年春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6-11 21:58)
分类: 散文随笔

六月,在南方已是盛夏了,但北方似乎刚刚进入暮春时节。

春深处,鸟鸣渐稠。布谷叫得急促,喜鹊叫得喜庆,白头翁叫得婉转动听,还有更多叫不上名字的鸟鸣,搅得人心忽而清爽忽而烦燥。可是,鸟儿不管,独自占领一片天空、一棵树、一个屋檐,叫着,或欢快,或悲伤,都不关你我的事。鸟儿最不想亲近的大概就是人了,它们不停地飞,不停地叫,觅食回巢,孤单成性——一个人站在檐下静静地听着,忽然就有了一种想把鸟儿捧在手心里轻轻抚摸的冲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诗歌


 除了风,我听不到

任何声音,黑色的鸟巢

清晰在列

“仿佛裸露的时间的巨大的心脏”

明晃晃挂在枝头

一颗从黄色的花瓣上脱落的种子

拖着长尾巴,飞起来

只有黄色是明亮的,它远离了落叶的灰

它漂浮,在层层落叶之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诗歌

我和它喜欢上了同一株植物,与它分食

同一片叶子的嫩汁,同一朵花儿的清香

以及停留在上面的阳光,阳光跳跃

尘土无处不在

 

没有人愿意打破

一成不变的局面,没有人愿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2-19 16:26)
分类: 散文随笔

约月亮,听上去很神秘的样子——跟月亮约会,那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如果你像往常那样读题目,那肯定会一头雾水,怎么会有那样一件莫名其妙的事。但会有人满心期待的,月亮里面住着抱着玉兔的嫦娥姐姐啊,千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人思念她。但吴刚拿着斧头在砍树,不知有几个敢靠近呢。所以我要告诉你的是“约”有一个民间方言的读法“要”(yao,轻声读)。像北京人或我们常说的给我约两斤柿子,就是这个字。好不容易懂了约的读法,但怎么个约月亮却仍然不得要领。天下似乎没有足够大的称来约它,即便有,也没有人能拎得动呢。

既然要约月亮,当然要等到它像南瓜一样成熟了才行,那么正月十五月圆之时,一年中最美好的事就在今天开始了。

整个正月母亲差不多都要包饺子,每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下雪了,雪花像一地碎裂的白瓷

散落,很少有人注意

只有白色的物件

才会割破野兽或时间的脚掌

 

它穿过大堤,一头扎进苇塘

许多停留在此的鸟儿,如光阴一样轻

小兽受伤的身体划开了

这偌大的白色苇塘,如光阴一样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15 15:57)
分类: 散文随笔

 

母亲打的饭包和她干的一手庄稼活一样漂亮。

园子里的大白菜没抱心之前的一段时间,是吃饭包最好的时节。每日母亲下地回来,从肩上卸下来一大捆青草,扔到驴槽子里,黑嘴巴的驴子讨好地冲着母亲叫了几声,埋头吃起来,草鲜嫩得流出了汁把它的黑嘴巴染成了墨绿色,很滑稽。母亲顺手掐了几个菜叶,用井水冲了冲,准备打饭包了,但更多的时候母亲掐下来的白菜叶是不用水洗的,拍打下尘土直接铺到饭桌上,她说那样才有味道。父亲已经把小米干饭焖好了,黄澄澄的,散发出来浓郁的米香,隔一条街都能闻到。邻居刘二在墙那边伸长脖子,喊,老姑,把你家小米米汤给我盛一碗解解馋吧!母亲放下菜叶,盛了满满一大碗饭笑吟吟地递过去,她说,老姑也在苦日子熬过,熬过去,好日子就来了。刘二不说话,狼吞虎咽地吃着,喉结一颤一颤的。他兄弟众多,刚刚分家,粮仓的口袋里只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21 12:44)
标签:

原创诗歌

分类: 诗歌

它从一根虎尾草上跌落下来

又挣扎着爬上来,一次又一次

把它身体里忧郁的蓝

涂在虎尾草上

离它最近的草成为它的

救命稻草

它分秒必争地生下它的孩子

就死去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