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富强
高富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27,058
  • 关注人气:9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离不开忘不掉
博文

《另一种美》已正式出版,欢迎朋友们订阅

由中国妇女报《农家女》杂志记者高富强十年心血凝聚而成的《另一种美——一个记者眼中的中国女性》已由中国出版集团现代出版社正式出版。本书收录了高富强任《农家女》杂志记者期间采访过的50余名中国女性,共计25万字。本书大32K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随着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官一纸“处理通报”在其官方微博发布,沸沸扬扬了十余天的陈小武性骚扰女学生事件终于一锤定音。北航的“处理通报”指出,陈小武存在对学生性骚扰行为,“严重违背了教师的职业道德和行为规范,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经研究决定,撤销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


北航这种将涉事教师“一撸到底”做法,立刻在互联网赢的了点赞与支持之声,一些北航学子甚至在转发朋友圈时骄傲地说“我航威武!”。这充分表明,性骚扰女学生的行为是多么的不得人心,就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都会喊打。严肃处理性骚扰女学生的失德教师,是公众对高校的深切期待,更是社会对“性骚扰”零容忍的具体实现途径之一。


事实上,陈小武除了北航通报撤销和取消的这些职务之外,还有一个更耀眼的身份,那就是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根据媒体的公开报道,1972年出生的陈小武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均在北航取得;2007年与2008年,陈小武先后被北航聘为教授和博导;2016年4月,陈小武又入选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名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女性在就业领域遭遇性别歧视是时常登上网媒头条的热门话题,公众在感慨女性进入职场不易的同时,更是期待相关职能部门能够硬气起来,对违法企业亮剑出招。然而,“无法可依,执法无据”的现实却让相关职能部门力不从心。


这一现状正在逐渐获得突破,据中国妇女报报道,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工会、团委、妇联日前联合下发了《关于促进女性平等就业工作的意见》,不但对相关工作提出了具体的要求,而且有些举措非常给力。例如,该《意见》在“加大执法监督力度”项下,就明确提出,各级人社部门要将企业遵守各项男女平等就业的情况,纳入到企业劳动保障诚信征信系统。


而在此之前,其他一些地方出台的促进女性平等就业的工作意见,也有类似的规定。


按照《妇女权益保障法》和《促进就业法》的规定,除国家规定的不适合妇女的工种或者岗位外,用人单位招聘员工时,“不得以性别为由拒绝录用妇女或者提高对妇女的录用标准”。但在现实中,“限招男性”的招聘信息频频出现,不但一些民营企业个体商户如此,就连一些国有企业事业单位,也曾在招聘条件上提出性别方面的要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发生震惊世界的爆炸,24岁的天津市公安消防总队保税支队天保大道中队战斗二班班长庞题壮烈牺牲。由于庞题是家中的独子,从那一刻起,他远在湖北随州的父母就有了一个特殊的称呼——失独家庭。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今年12月14日,庞题的父母——48岁的庞方国和方志英夫妇,“不顾身边人一样的眼光,不顾高龄的风险,先后4次尝试试管婴儿”,终于在武汉中南医院剖腹产诞下一对龙凤胎。


根据相关数据,每5000次怀孕分娩,就有一名产妇因此丧命,而48岁还在怀孕生产,毫无疑问增加了产妇死亡的概率。虽然医疗技术的进步能够一定程度地把产妇从鬼门关中拉回来,但再高明的医生,都有回天乏力的时候。48岁怀孕分娩,这是在拿女人的生命在开玩笑!


 龙凤胎出生的第三天,他们的父亲庞方国就接受了北京青年报的采访。不知是受访者说的前言不搭后语,还是记录者写的前后矛盾。反正,在这篇稿子中,忽而说独子庞题牺牲之后,“再要一个孩子”成为他们夫妻俩的精神寄托;忽而说“在妻子的一再坚持下”,庞方国同意“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随着美国斯坦福大学罗斯高教授的演讲《农村儿童的发展怎样影响未来中国》在朋友圈刷屏,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被重新开启——妈妈该不该回到农村照料孩子?


虽然,正反双方交锋激烈,但主要的集中点在于,是国家应该向农民工的子女开放城市福利政策,还是应该在农村创造更多的机会与岗位,让农民工在自己的家门口就业?然而,当争论双方把议题设定为“妈妈该不该回农村”时,背后暗含的逻辑则是,照料子女的责任与爸爸关系不大。


在演讲中,罗斯高教授称,在中国城市,许多孩子接受过高中教育,而在中国的贫困农村,这一比例要低许多。而农村孩子不能上高中的原因,罗斯高教授说,是“一半的农村宝宝一辈子没有一个很好的IQ(智商)能够去用于学习”。


而农村孩子发育迟缓(IQ低),罗斯高教授给出的解释是:“营养不良是一个问题。但是我们觉得更大的问题是养育问题——怎么养孩子。”在演讲中,罗斯高教授反复提到“妈妈”这个词,他说,我们问抱着宝宝的妈妈,你以后希望孩子会上学到什么程度?我们问妈妈,昨天你有没有读书给你孩子听?我们团队跟几个其他的团队在中国推广一个课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由中国妇女报率先报道并持续关注的“女教师举报猥亵女童”事件(详见8月21日A3版和9月6日A3版),终于等来了官方的正式处理结果。教师节前夕的9月9日,广西贵港市平南县政府新闻发言中心发布了《平南县“思旺镇女学生遭猥亵”事件处理情况的后续通报》。

 

根据该通报,除猥亵十余名女童的犯罪嫌疑人谭家权被开除党籍外,该县纪委监察局还对另外十名相关责任人进行了相应的问责。其中,给予深陷舆论漩涡的思旺镇中心小学校长杨集作行政记过处分,由教育局免去其校长职务;而被推上舆论风口浪尖的平南县教育局局长李杰青则“负有重要领导责任人责任”,决定对其“进行诫勉谈话”。

 

自思旺镇中心小学前教师何思云发布长博文控诉教育局对其打击报复以来,在整整40天的时间里,舆情一直在发酵沸腾。虽然平南县教育局局长李杰青几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均表示,何思云不能转岗是因为她持有的教师资格证是假证,与她报警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时间上巧合了,但网友们并不买账,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质疑,促使舆情持续高温。

 

作为这一事件的报道者与评论者,我发现,“男教师猥亵十余名女童”的惊天大案之所以能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随着思旺镇中心小学前教师何思云微博发布长博文,指控平南县教育局对其打击报复,沉寂了两个多月的广西平南猥亵女童大案又触动了舆情敏感的神经。就在公众强烈要求追究相关责任人玩忽职守的责任时,广西本地媒体《南国早报》的报道粉墨登场了——

 

这篇离谱的报道刊登在南国早报8月30日A12版,从标题与导语上看,作者就提前预设了立场,把何思云离开教师队伍归咎于她的教师资格证造假上,而对舆论关注的其他更重要的问题选择了屏蔽。

 

该篇报道导读是“特岗教师因教师资格证造假未能转岗,在微博发文称自己遭到打击报复”。但是,无论是何思云本人在微博的说明,还是接受媒体采访,都一再强调,自己的教师证是大学期间通过一家培训机构考试取得,自己并不知道是一个假证,而该文的导读竟然用上了“造假”两个字。

 

我们当然不能排除何思云的教师资格证确实是自己故意造的假,但在有关机关查证属实之前,在何思云极力否定的情况下,作为新闻媒体,怎么能言之凿凿地用“造假”这两个字呢?即使是媒体真的要给平南县教育局洗地,那也应该在“造假”之前加上“涉嫌”之类的定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想必,那些花天价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北京私立汇佳学校读书的家长会惊出一身冷汗,白发苍苍的外籍教师罗伯特·约翰·罗伯逊竟然是一名有性侵前科的人。

 

据温哥华太阳网报道,曾经跟多名未成年发生性关系,被加拿大卑诗省取消了教师资格的罗伯逊,竟然漂洋过海来到了中国,成了北京私立汇佳学校的一名外籍教师。在该校的校友名单中,一些明星的孩子和家属也赫然在列。

 

虽然,针对外媒的报道,汇佳学校声称,罗伯逊一直持有合法的工作签证,今年在学校例行的教师背景调查中,“加拿大警方提供的Robert John Robertson犯罪记录仍显示他为无犯罪记录”,但红星新闻在加拿大卑诗省教育部官网却查询得知,早在2016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日前,“限制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从业工作”启动仪式在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召开。根据媒体的报道,该区相关职能部门与主管部门共同会签了《关于限制涉性侵违法犯罪人员从业办法(试行)》,初步建立了涉性侵违法犯罪人员黑名单信息库,对曾经有强奸、猥亵等涉性侵害违法犯罪记录人员,将禁止其从事与未成年人有密切接触的行业。

 

随着新媒体技术的发展与普及,大量触目惊心的性侵案件开始浮出水面。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项目梳理发现,2016年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件就高达433起,受害儿童778名(其中女童719人,占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七月里,七月七,天上的牛郎配织女,神仙也有团圆日啊哥们呀,我与我妻两分离啊哎嗨呦!——这是迟志强那首红遍大江南北的《狱中十二月》的歌词片段,我相信,每一个年届不惑的中年人都曾听过。

 

就如歌词唱的那样,七夕是牛郎与织女团聚的日子。而这一天,在商家的推波助澜下,成了中国版的情人节。十一年前的2006年,七夕节还被国务院列入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关于七夕节的传说,在中国应该是人尽皆知——织女是天帝的女儿,有一天,与姐姐们来到凡间李家村的一个池塘洗澡,被双凤村的放牛娃牛郎看中,于是二人共结秦晋之好且生下了小的牛郎;天帝得知织女与凡人相恋极为震怒,派天兵天将强行将织女掠回天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天,某地一家妇女基金会对外发布了招聘启事,在“招聘对象”一栏内,除了学历与年龄的基本要求之外,还在括号内专门标注了四个刺眼的大字——男士优先。我当时有点震惊,觉得妇女机构不应该带头搞性别歧视,就致电该基金会询问情况。接电话的工作人员非常茫然地回复说:“我们没有搞性别歧视啊,你想多了吧?”

 

“男士优先”四个字赫然地写在那里,无论怎样辩解,性别歧视都是跑不掉的!虽然经过九分钟的激烈争辩,该工作人员还是不承认这是性别歧视,但一个小时后,当我再次打开该招聘启事发现,括号内的“男士优先”已经做了删除。中国妇女报微博点评了这事,对该基金会知错能改“点个小赞”的同时也提出了希望——语句改了,意识和行动要跟上。

 

第二天,该基金会的另一名工作人员主动打电话与我联系,说她们确实认识到“男士优先”的表述会引起误会。这名工作人员还说,她们基金会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