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鹏远
张鹏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608
  • 关注人气:1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张鹏远,1976年出生,山西人。
旧时光

旧时光的灰暗的骨头里

保存着一粒多余的粮食

在乡村九月九日那热闹的社戏里

它黯淡无光,仿佛被抛弃的

蓬头垢面的小可怜

 

它让我怀念。在最后一排空荡荡的长椅上

说是孤独,又多么的不合时宜

是的我的爱人,在三十多年的跌宕的梦里

它不发芽不开花,独自地存在

关于它,重阳的菊花也可以证明 


      2007-10-19

博文
分类: 评论鉴赏

在汝溪,那令人黯然神伤的阴影

——杨晓东诗歌集《在汝溪》赏析

 

【在汝溪稗史别记】汴京的午后阳光慵懒,车辆来往不息,游人各自闲逛,各色人等一闪而过忙活着手中勾当。一位从琅琊而来的小哥自汴河上的小舢板下来,转过几条街道后,眼中放亮,迅疾沉迷于汴京的繁华。此时的徽宗刚刚画完一幅花鸟,瘦金体题签宣和玺压印后,长吁一口气,汝溪啊,至今不得见!唤了爱妃说,陪朕走走,看看这万里如画江山。可惜每次都看到的都是汴京,是周回五里之大内。转眼间十数年过去,琅琊小哥白发斑斑,呕心沥血画一长卷贡于徽宗。徽宗心说,这是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5-08 12:19)
分类: 杂文相关
余好酒,谓喝酒犯,概因喝出诸种醉,诸些病,诸多恶。诸友皆讳而不言。
每于醉后,则逸兴生发欲吟诗以抒怀。然多以啊之一声而罢,所谓胸无点墨,不过如此。仍锲而不舍,常十矢而九不中,中者亦侥幸,扫兴多矣。侥幸者偶有留存,亦不多。择其趣事录于下。

某日凌晨4点18分,酒后打油如下:

酒罢还巢不自持
尤扶老树问归时
主人送客三更外
四更停车复饮之

注曰:有娃喝疯,劝之无效。返而复饮,猜拳行令纵酒放歌,嗨。归而待天明。

诸友见之,留言:狂歌纵酒到天亮,好!
如此放浪形骸竟获叫好声,不免羞愧。忆及当晚于唐晋夫妇家茶酒不忌,有善书画者挥毫泼墨,有吾等白丁目瞪口呆,兴尽,则大醉归去。然又有豪放者喝疯,欲学古人昼夜狂歌。乃寻酒肆复饮,其时夜色深沉,灯光摇曳,诸友狂欢,猜枚划拳,纵酒高歌,每忆及则心荡漾之,又不免莞尔。其时有唐晋、唐晋夫人襄敏姐、汉家、石云、瑞哥、向阳,唐依,专迎汉家兄回并。留守者唐晋夫妇,喝疯者,唐依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5-08 12:18)
分类: 现代诗歌
又说起先锋诗歌。这个命名是无效的。一个伪命题。先锋首先要抵抗大众的审美,接着要和同时代的同行们不同,最重要的,要警惕并抵制诗人自己。独立、独特、迥异。差异化竞争首先是一种战略。那么问题来了,谁是不先锋的呢?在没有更好的命名之前,诗人暂时用它表明自己的决绝之意。做到太难。

以先锋的角度看,现代诗的本质可能之一,就是批判和决裂,而不是迎合。批判既有的,并和过去决裂。和自己决裂。持续地、持久的,随时间线同步向前。现在会成为过去,明天也会很快成为过去,在时间面前这个话题显得荒谬,也意味着无限可能。

在诗里面,有我和无我是两个层面的事情。有我说的是态度、认知、观点,是诗人忠诚于自己内心的技巧。有我的继续升华就是无我,是超脱于自身局限的大技巧。无我……得再往小里说,那就是语言基本功,是有我的载道工具。这样说,会不会有点绕?在观念和文本之间一直存在这样复杂的纠缠。

只有呈现还远远不够,呈现有时只是现实的简单描摹和复写。做到有效的呈现也很难。创造力更重要。创造力源于对现实的观察和奇瑰的想象力,以及人类的好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现代诗歌
抒情诗人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一刀一刀,用诗来
切割自己,就像切土豆,一块一块,
专注忘我,却从不考虑土豆的感受。
但我知道,我其实是在恐惧我自己啊”


孤独的孩子

酒散人去,关于理想的话题
也就此结束。结论是,理想是一个
肥皂泡,噗的一声你戳破了它。
中年之后只剩下安贫乐道一个籍口。


回忆死亡第一次出现的声音

1982年秋,棉花长得灿烂。路边飘着缓慢的二胡声。
两人吵架。又打起来。其中一人悲伤地跑到池塘边。
池塘像咆哮的大海,像死者的巢穴,突然剧烈摇晃。
旁边猪圈里,一头猪抬头哼唧几声,有些茫然无措。


与马力重逢记

一定是步行。行程饱满。充满好奇。
远方出现一座孤山,一条河,一匹驴子,
或者一条狗。随意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5-08 12:14)
分类: 现代诗歌
投影

日晷的投影缓慢移动,它指定时间及
时间的方向、长短。正午时,指针与投影的夹角
代表我对世界的态度。除此之外

指针对刻度的指向唯有自身。
如果是晚上,我也愿意数几颗星星,看一轮明月,
在寂静的投影里陪你坐到衰老。

2017年4月18日


寂静

黄昏,大风飞扬
呼呼呼的沙尘暴遮天蔽日
与此对应
形式主义的春天噼里啪啦
绽开万朵鲜花
如果列举它们的名字
就完全没有意义
一个著名的外省诗人为此
从陡峭的修辞中挑出
呃的一声长音
最终熬尽艰难熬到了夜晚
停止吟咏
关闭抑郁
保持沉默
哗啦啦的汾河水停滞不前
黑暗中密布不可知的暧昧

2017年4月17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