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京不特
京不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395
  • 关注人气:2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京不特家页
博文
 因为前一些日子发现其实是一些(支持麦当劳式精神快餐的)水军在对新版的克尔凯郭尔(基尔克郭尔)译本泼污水,所以随便收集了一些不同的版本,这样可以观察一下这些水军泼污水动机上的依据。水军继续毫无根据地泼污水,那么博主继续慢慢罗列。 

译文所选段落为《非此即彼》中diapsálmata。英文版为“Either-Or // DIAPSALMATA”,德语版为“Entweder-Oder // DIAPSALMATA”,法文版为“OU BIEN... OU BIEN // DIAPSALMATA”。 《非此即彼》社科版为“间奏曲”,《或此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09 01:12)
标签:

丹麦文

诗歌

分类: 诗歌
2017年4月24日到5月18日在瑞典旭尔特(Hylte)诗歌居住,写了一些诗歌。这里挑一首翻译成中文

在斯朵拉弗利纶湖边想要问候一只松鼠
At ville hilse på et egern ved Stora Frillen
京不特
回住处的路上,我碰上一只松鼠
但它一下子就跑了
因而我来不及与它认识
也许我能够想象,它是它所属类型的艺术家
有时候还办个展览
然而我确实是一个没有被邀请的人
På vej hjem mødte jeg et egern
men det skyndte sig væk
så jeg ikke nåede at lære det at kende
jeg kunne måske forestille mig, at 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等待了很久,即将出现



关于《人生道路诸阶段》


《人生道路诸阶段》终于出版了。我是在二零一一年就开始准备翻译这部巨著。但后来因为各种戏剧活动而搁置。到了二零一四年,当时蜜蜂书店的编辑郭凤岭先生与我聊起这本书,我就与他约定了,我将把《人生道路诸阶段》翻译完并且交付他由蜜蜂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丹麦文

翻译

诗歌

分类: 诗歌
这三首诗是零八年十一和十二月写的,前一首(也就是第四首)叫做《日常夜晚的平庸琐事》,后两首没有标题。它们本来是丹麦文,现在匆匆翻译出来,贴到博客上,有错慢慢改过来。 

(京不特零八年诗集《空中悬着一个外地人》第四、第五和第六首// Jimbut 2008:Der hænger en fremmed i luften)
第四首
日常夜晚的平庸琐事
Dagligaftens banalitet

你坐在火车站等一班火车
这火车却没有到站
你想着你午餐后的散步
散步时你感受到微风
然而时间是十一月的最后第二天
没有温柔的空气
长椅边上散落一地旧报纸
du sidder på en banegård og venter på et tog
som alligevel ikke kommer
du tænker på din spadseretur efter fr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丹麦文

翻译

诗歌

分类: 诗歌
这两首诗是零八年九月五日写的,前一首叫做《欧登塞的一天或者上海的一个冬天,或者我坐在我医生的诊所里坐等》,后一首叫做《伪赞美诗》。当时写完之后就马上压缩在一起了。它们本来是丹麦文,现在匆匆翻译出来,贴到博客上,有错慢慢改过来。

(京不特零八年诗集《空中悬着一个外地人》第二和第三首 // Jimbut 2008:Der hænger en fremmed i luften)


欧登塞的一天或者上海的一个冬天,或者我坐在我医生的诊所里坐等
En dag i Odense eller en vinter i Shanghai, eller jeg sidder hos lægen og venter

利他主义精神令我们讲述另一个故事
我们的头脑开始与睿智律搏斗
不管是好的叙述者还是坏的叙述者,全都摆脱不了
det altruistiske får os til at fortælle en anden historie
vores hoveder kommer til at bryde med klogskabens rege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丹麦文

翻译

分类: 诗歌
四五月份要住到瑞典去写一个月诗歌。是用丹麦语写。写诗歌中断相当一段时间了,所以打算三月份在柏林的这段时间陆陆续续翻译一些自己从前用丹麦语写的诗歌出来。这首诗是零八年写的,一月份写一点,后来八月份又写一点。匆匆翻译出来,贴到博客上,有错慢慢改过来。

(京不特零八年诗集《空中悬着一个外地人》第一首 // Jimbut 2008:Der hænger en fremmed i luften

非喜庆歌
Ikke-Højsang

在面具与乌有之间
我让我的脸坠落
我看不见任何来人
在许许多多脸的夹缝间
时间在睡觉
Jeg lader mit ansigt falde
imellem masker og et intet
Jeg ser ingen komme
og tiden sove
iblandt ansigterne

然而时钟的一根指针却在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丹麦人京不特文化协会于2014年在哥本哈根舞台举办了中国戏剧朗诵。当时选了高行健、周瓒、黄盈、廖亦武、王翔、肖竞和悦园的一些文字作品,并邀请蔡艺芸、王翀和邵泽辉来导演,由丹麦演员表演。2016年底,丹麦戏剧出版社出版了这一朗诵节的小册子,选有高行健、黄盈、肖竞和悦园的剧本和一些剧照。这里复印几页上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索伦·基尔克郭尔在一座墓旁

。。。。
如果他想要留在那里,他也仍体验不到死者所做的事情,因为死者是一个宁静的人;如果他在自己的担忧之中想要呼唤他的名字,如果他在自己的悲哀之中想要坐着倾听,然而,他什么都体验不到,因为墓中有的是宁静,而死者是一个沉默的人;如果他每天都带着回忆去他的坟墓,这死者也不会回忆他……
因为在墓中没有任何回忆,甚至没有对上帝的回忆。看,这人是知道这个事实的,关于这个人,我们现在必须说,他不再回忆任何事情,而现在对这个人说这一点,已经太迟了。但是,正如他知道这事实,于是他按他所知的去做,因此,在他活着的时候,他回忆上帝。他的生命在可敬的默默无闻之中走过,并非很多人曾对他的存在有所知,只在很少人之中,有几个认识他。他是这个城市的公民,在自己的作为之中努力工作,他不因玩忽社会义务而打扰什么人,不因自己为这一切的不合时宜的担忧而打扰什么人。如此一年又一年,单调但却并不空虚;他成为男人,他变老,他进入高龄;——他的作为是并且继续是同样的事情,在不同的年龄阶段之中忙碌着同样的事务。他留下一个妻子;在以前她因为与他结合而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开始指鹿为马的人指着鹿说,这是马,说是鹿的,拉出去砍了。然后这说鹿是马的翘了,来了一个号称拨乱反正的,指着鹿说,这是牛,说是马的,拉出去砍了;有受宠若惊却自以为清醒的在一旁说,您是拨乱反正的总工程师,您说的对,这固然是牛,但却好像也是鹿。总工程师眼睛一翻,说:不要搞错,我们指出这不是马,但绝不能够违背“不是鹿”的基本原则!于是,受宠若惊却自以为清醒的在一旁说马上说,对对,不是马,是牛!然后总工又翘了,来了一个号称坚持真相的,指着鹿说,这是羊。受宠若惊却自以为清醒的在一旁说,您英明,这固然是羊,但却好像也是鹿。号称坚持真相的马上急了,这是羊,你们讨论是马是牛,没有关系,但绝对不能够违背“不是鹿”的基本原则!受宠若惊却自以为清醒的在一旁说,您英明!这不是鹿,绝对是羊。学术上我们可以展开讨论,是马是牛是狐狸是狗是蛤蟆都没关系,咱中国知识分子的底线就是,绝不能够违背“不是鹿”的基本原则。鹿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它对受宠若惊却自以为清醒的那位说:您说我不是鹿也就算了,为什么您还要自称是中国知识分子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9 00:52)
当地公共场所极少厕所,因而在来人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开始有人随地大小便,到了夏天骚臭无比。于是有公德派呼吁举止要得当,要求禁止随地大小便,并且呼吁地方管理多建厕所。但是地方管理无能,来人日益增多,举止要得当者在公共场所难免憋尿。于是有人振臂一呼,反对举止得当,要让憋尿者随地撒尿。随即有人呼吁要反对举止得当提倡随地大小便,并且呼吁废止去厕所大小便的规则,消灭厕所,让一切地方皆成厕所;一夜之间公德派被斥为傻逼,反对举止得当者成为实用派。然而本质的问题却是在于地方管理部门不多建厕所。公德派在呼吁举止要得当、要求禁止随地大小便的同时却没有使得更多厕所出现,没有改变地方管理部门的不管理,这是失败;但是废止厕所的实用派到底是什么东西,——它是让人们生活在大小便的气味中的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推己及人,我就觉得,人很注意別人对自己的看法,而事实上别人也因为自我关注而不一定有功夫对你有什么看法。九八年交了哲学学士论文后要口试,考师是大卫法沃霍尔德教授。考完后教授聊起安徒生。因为我是个虚荣心很强的人,所以在教授说到“安徒生其实也是一个虚荣心很强的人”的时候,我马上感觉到脸上在发红。因为他说“也”,所以我以为教授是针对我的虚荣性格安慰我。后来和教授熟悉了,我知道了,其实教授从不曾感觉到我的虚荣,而且也知道了他自己是挺富有虚荣心的。回想一下,明白了当年他的这个“也”是为他自己而说的。现在教授去世快有四年了,我就用“都”来代替一下“也”:他和我都挺虚荣,并且都知道自己虚荣。他的虚荣对我来说不重要,而我的虚荣对他来说根本不存在。 
于是也想到教授在世时的一件事。九六年刚入学时,教授在学生大会上发言。发完言问学生们有什么想法。然后有学生递了一张字条给教授。教授打开字条苦笑一下朗读出来:“大卫*法沃霍尔德是个白痴。”读完后他把字条折叠起来放进口袋说:“玛格丽特女王也是…”

我九六年进入欧登塞大学的时候,法沃霍尔德是哲学系系主任。他二零一四年去世。回首当年,心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