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彩虹
彩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8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02-14 01:07)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连载

问曰:余闻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饮食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今世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内真不足而外邪缠身,多为疾患之苦所困。余欲为医,祛其邪而令其脱困。然,余思虑久已,既欲为医,当为良医,而何者可谓之良医栽?

师曰:善。由此足见子之心正。师必言传与尔而无所藏。

问曰:愿闻其详?

师曰:医者,当以德为先。以仁爱 救人,赤诚济世为首则。医术一言,古谓为仁术也。其意在“活人性命”。明.龚廷贤于《万病回春》一书云:“医德,古称仙道,原为活人”,于《回春录》中又云:“医者,生人之术也。”以此当知医术者,“救人,活人”之术也。故,医者必以人为本,视人之性命为天,抱以仁爱之心,其为医者之准绳是耶。

      南齐.《物理论.论医》有云:“夫医者,非仁爱之士,不可托也”。宋.林逋.《省心录.论医》谓:“无恒德者,不可以作医,人命死生之系”。其意之所指,唯仁爱之医家,方可信托也。以此则而行事,医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0 18:23)
分类: 现代诗歌
在缭绕中冉冉而起的你
精灵般的盘舞飞旋
弥迷绕绕将这个世界困扰
你可知道我是从你口中孕育
从空气中投胎而来
 
烟!烟!
我就是烟,
往事如我的身体
好也罢,坏也罢
我在挣扎中有烟草化为烟雾
给这个我挣扎的世界
一份神秘而乌紫的色彩
 
我曾恨我的出身
我是忧愁的化身
我从紧锁的眉间迸出
我在叹息里成长 成长
飘饶,片片丝丝/
我是慢性的毒药
我将一切健康化成象我般的短暂
我是邪恶的后代
在淑女讨厌中生存 生存
 
我真想,真想用我乌黑的身体
在风中将世界污染
我越升越高,在清风中淡去
朦胧中我看见雨后的彩虹
那也是烟雨组成的精灵!
 
啊! 在风雨后的七色精灵啊
你在烈日里挥发
你在灰尘中延喘
但你 你依旧期待
期待最美的瞬间来临
在一场风雨后
你成功了,化成万人惊叹的飞桥
五色斑斓 优美雅致
彩虹是你
 
而我 我在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5 23:31)
分类: 奇怪的文章
        终于让我在这条路上遇见了她,我们决定一起将它走完。牵着她得手,我们向前奔跑,直到一座山将我们的步伐止住。
山脚,只有唯一的一条小路,一位老者坐在路口的盘石上,银白的发须,遮住了全部得脸,除了一双眼眸,眼光仿佛蒙上了一层轻纱,模糊不清!
        “老先生,贵姓?”我很尊敬的问。
        “未知!”他的语气也很模糊!
        “老先生,贵姓?!”对于他的回答我不解其意,于是我又问了一次!
        “未知!”他仍是那句模糊的回答!
         我放弃了,因为我知道永远无法从他口中得到什么,他永远只会回答你两个字而已--未知!
我们踏上了那条路,看到路旁立着一块路牌,清晰的写着------“情”!
         我们相视而笑,决定继续前行,誓要攀达山顶!
起初的路很平坦,路的两旁是美丽的风景,有鸟儿在歌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奇怪的文章
      她终于离开了我,在一起携手走过了三年的路上选择了一个分叉口,挥手离去更没有太多留恋。我却在我的路上继续走着,当我们相互消失于对方的视线中时,身后的路也跟着消逝了。
      伤心时,苦恼时,烦愁时,人们会选择一个寄托的东西,我选择了烟,具体从何时我与它有了接触现在已然忘记,但我却记得,真正爱上它,是在我第一次爱上一个女孩却被无情的拒绝的那一刻。
      于是,我仍走着我的路,掏出口袋中的烟,把一切关于它的告诫抛于脑后,因为我实在无法抗拒它对我的诱惑,它仿佛已融入于我的生命之中。它早已与我融于一体,从上帝将我送到人间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所以我很爱它,或者可以说,我非常的渴望得到它。
      我手中的烟,没有什么品牌的区分,它只是一根烟,或许每一根都有它不同的滋味,如果我不去吸它,就永远也不知道这根烟到底是什么味道。诚然,我不会试着戒烟,因为我知道我不可能做到。
      慢慢将烟从我的鼻与上唇间划过,深深地吸入它最原始的气味,然后点燃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5 23:30)
分类: 奇怪的文章
     一年只有365天,一天只有24小时,一小时只有60分钟,一分钟只有60秒,而一秒钟只有一瞬间。
     当我出生时,造物主便赐给我一个苹果,它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着,伴着我渐渐长大而成熟。我有了思想,于是有了欲望;于是终于忍不住在欲望的驱使下,我咬了这个苹果;于是我成了欲望的奴隶。尽管它还如此青涩,我还是咬了它。酸涩让我皱眉,所以我又将它抛在一边,让它带着缺口,伴着我的渐渐长大而成熟而变质。如果它也有灵魂的话,我想,它此刻一定会责骂:“为何如此将我糟蹋?”
     不小心让荆棘伤到了我的左手心,刺还留在我的肉中,不时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我实在无法忍受,四处寻找,希望有人可以帮我把它拔出来。上帝太忙,没有时间理会我这琐碎的小事;救世主无动于衷,因为我没有可以打动它帮助我的资本。终于我不再痛了,因为我真的无法忍受那钻心的痛,所以我用自己的右手拔出了在我左手心的刺。
     我终于来到了这个叫做“现实”的城市,它的繁华多姿让我惊讶,让我意乱情迷。在这里仿佛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一块豆腐碰到额头,却也可以血浆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5 23:28)
分类: 奇怪的文章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心情老处于郁闷之中,可能是因为和女朋友分隔两地工作的缘故。于是每天晚上下班便约上三五个同事或好友去DISCO里泡一泡,我挺喜欢在那种喧闹的环境里待着,听着劲爆的音乐,喝酒,抽烟。拼了命的摇头。让自己的神经HIGH起来,脑袋里却茫茫然空空的一片,仿佛没了忧愁,但其实自己明白,第二天起来除了因为颈椎轻度错位引起的疼痛外,再也没有别的了,心情还是很郁闷。
      这天我还是在D吧里泡着,当我正举瓶欲饮时,肩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回头望,原来是萱。脸上挂着一样的笑容,从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脸上就有这样的笑容,但我却总感觉这笑只止于表面,今天不同的是这笑脸上多了醉意。萱也是我以前的同事,甚至可以算是我半个徒弟,只是由于吃不了苦没能继续干下去,直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她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只知道她每天晚上会在这类地方和别人喝个烂醉。
      “你现在不用工作了,每天都看到你在这来玩?”她边说边在我身旁坐了下来。
      “ 这段时间不忙,十点多就下班了,不过再过几天就惨了,得上到晚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5 23:25)
分类: 奇怪的文章
  我梦见自己死了,灵魂飘离朽腐的躯壳,飘升直上,于碧天化作一朵白云,我感到了灵魂的净化,似乎业已变的纯洁.
   我大欢喜.想歌唱,想舞蹈,以示我的大欢喜.可我无法开口,无声无歌,无欢无舞,只有借以游走,漂泊,以示我的大欢喜.
   至少,我有了自由.对,我有了我羡慕已久的云的漂泊的自由.我大欢喜,想冲刺,想飘升,以示我得到这羡慕已久的云的漂泊的大欢喜,可我只能慢慢的飘,缓缓的移动.
   也罢,就这样慢慢的飘,缓缓的移动吧.至少我还是自由的,是的,终于,我可以去我向往过的地方;终于,我可以去看看这覆盖在暗黑厚实的地母上的名山大川.于是我再一次感到大欢喜,可是我这大欢喜同样在短暂尚为萌芽间被无情的扼杀.
   我开始感到压抑,愤怒,为我这大欢喜的逝灭而大为光火.我想斥骂,想吼叫,以示我这大欢喜的逝灭后的压抑,愤怒,却仍是无法开口,只有继续的压抑,愤怒,毫无作为的大为光火.
   微尘也在飘升,于碧天穿进我的灵魂飘升化作的白云之中,难以忍受却只能接受.烈日的火光加倍的在我身上燃烧炙烤.我感到疲惫,想停下脚步,却又止不住漂泊.风在不停的催促我向前,不能停止,尽管我已疲惫,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5 23:18)
分类: 奇怪的文章
   我决定将灵魂卖给恶魔,因为我发现我的躯体正在忍受饥饿.撒旦却递给我一张合同,让我明白,这终究还是一笔交易.我签了,于是我成了恶魔的奴隶,撒旦成为我的主子.
   某夜,我从梦中惊醒.发现一只蚊子正在肆无忌惮地吸食我的血,随手将它抓住,才发现主子在它背上刻上了骷髅,原来它也在为恶魔效力,原来它比我更高级.所以它可以如此肆无忌惮的吸食我的血.
愤怒的将它拍死,无论它是否比我更高级.我只知道它对我不利.小小的蚊子却溅了我一身的血,一样是红色,一样会流动,只是有些冷罢了.何妨,蚊子一样活着,因为它也将灵魂卖给了恶魔,只是比我更早,比我更加高级.
   我将灵魂卖给了恶魔.却惊觉我仍在挨饿,我才在知道我的灵魂换来的只是苟活于世的时间的延长,却仍是需要忍受饥饿.我无奈,因为我已经将灵魂出卖,有合同作证,我已经将灵魂卖给了恶魔.
   我想摆脱,不愿再忍受饥饿.上帝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他能拯救我,他可以让我不再挨饿.我喜出望外,我向他膜拜;他将我扶起,脸上充满慈爱,然后同样递给我一分合同.东方飘来彩云,佛陀在我和上帝之间降临,轻轻的将我拉到一旁,双目中满是温柔.然后是斥责,斥责上帝行为的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5 23:15)
分类: 现代诗歌
 
 在咆哮,掀起巨浪
 盖向绝望的孤帆,
 祈祷,尖叫
 等待死亡的召唤。
 眼中是
 年迈的双亲,美丽的妻子
 还有         
 纯洁天真的女儿
 此刻
 他们一定也在祷告;
 而浪花
 在岩石上欢快的跳跃,
 邪恶的精灵
 聚集在黑暗的乌云之中,
 化作闪电,带来轰鸣,
 似在嘲笑。
 远处
 传来悠扬的琴声,
 宛若
 天使的号角,
 恶灵退散
 回到属于它的
 暗黑国度,
 怒吼的巨浪
 亦复平息。
 是
 梦中的人鱼
 在轻拂它的竖琴。
 它是
 海的女儿,远处美丽的孤岛 
 是它温暖的襁褓,
 她一生在为父守侯,
 轻拂她的琴
 安抚
 父亲那颗
 暴虐好战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0-25 23:08)
分类: 古代诗歌
冷月照孤影,伤心谁人怜;
                恨斥淫心妇,笑骂无情天。
                挥泪斩情丝,不再为红颜;
                它日若明月,照得血满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