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亦云
白亦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97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养了很久才开花,而且花儿很小很小,差不多2cm的样子






再来一张宝山的,球和花儿都是1cm多一点的样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一张是去年的,kk种子播出三年第一次开花。第二、第三图是今天刚刚开的。去年大约6cm,今年大约8cm,真的很大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11 20:37)
标签:

杂谈

居然是3年之前,在这里写了一篇小文字,惭愧!今天喝高,搜索中找到这里,也是缘分吧,弄一朵花儿吧,等下次看了欢喜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24 17:49)
 花盆里,我种下了一粒种子。常常的,我想到要去看看它,看它出芽,生叶,拔节,抽穗,开花,结果,枯萎。看着它从娇弱到健壮,我心欢喜;看着它从耀眼的荣华到饱满的果实,我心慰藉;看着它从衰败到死亡,我心忧伤。花儿完成了从生到死的短暂的生命历程,一旁的我,也似乎悄悄放下了一件心事。花儿并不需要知道我在照看着它,呵护着它,径自生长,径自美丽,径自香消玉殒,仿佛这一切,并不曾与我有关。

     万能而仁慈的上帝,是否也是如此,充满悲悯地、静静地关注着我等芸芸众生?

      花儿的生命并非是我所赐予,我所做的只是给了它一抔泥土,几勺清水。要萌芽了,我只要等待着,它定会破土而出,不要我每日扒开泥土察看;要长高了,我只要等待着,它定会一天天长高起来,不要我揠苗助长;要开花了,我只要等待着,不必担心细弱的花茎承担不起那份娇艳,它定会幻化出醉人的光华;果实成熟了,它的生命已然圆满,我还能做什么呢,依然只要等待,等待它渐渐失去水分,身体愈来愈轻,最后悄然随风而逝。一切自是从未发生时已经注定如此,我的力量,实在是很虚弱的。不必幻想发生奇迹,会发生的自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5-18 18:12)
分类: 随想
    白汤,应当是中原一个区域中还存留的、有些古汉语意味的名词吧,并非某些种原料熬成的什么汤,其实就是夏天做凉面时,捞起面条后,锅中剩下的汤水,面条上的一点面粉溶在水中,清清的几可照人。在百度上搜索,“白汤”一词有19600条,但翻了10页,也没有看到看到类似面条汤的结果。这似乎如“喝茶”这个词了,在我们这里是指晚饭,而绝非真正喝茶。也许,这里生活过的古人们,曾经生活富足到可以养成吃了饭后再喝晚茶的习惯,而且十分的时尚、流行,以至于晚茶以后不再喝了,“喝茶”却作为名词流传下来,晚茶和晚饭捆绑在一起,茶不再喝,晚饭就当起流传名词的重任了。如果白汤也是如此,曾经的很美丽可口的汤,也是因为不再喝了,面条汤就成了它的代替品,那么,这白汤和喝茶一样,真真的是文明衰败的见证了。“我们的祖先也曾富贵过”,想起了这样一句话,有些黑色幽默的意思。

    然而这里我不想作考证。还是说白汤或者面条汤吧。天气渐渐热了起来,中午做凉面是最简捷的选择了,做起来简单,吃起来爽快。凉面吃过了,它的副产品白汤还留在锅里。不知道有多少的面粉在里面,更不知道有多少的营养在里面,或者这两样都可以忽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3-29 09:50)
标签:

谈天说地

分类: 日志

   昨天下午,很晚才下班,想着晚饭的事情,就溜到了超市,买一袋做茶鸡蛋的佐料,2元,一袋散装的饺子,8元,——特意请服务员秤的,好凑成整数,免得口袋里装进零乱的角币。很简单的买卖,不想出了点意外。

    意外在交款时发生。饺子因为是散货,在袋子上贴了价钱,收银员用手工输到机器上,但她告知我的数字是2.8元。我一听就知道她将8元看作了0.8元,就提示她错了,应该是10元。于是她将袋子上的数字与机器上的数字做了核对,说“多看了一个零”,于是收了10元钱,重新打了小票交给我,之后接着接待下一位顾客。

    提着东西走掉的我,觉得有些郁闷,或者是一点失落。也是,什么意外不意外的,不值得一说,为收银员避免扣除7.2元工资或者为超市避免7.2元损失,也不是做了多大的善事,自己没有假装糊涂将不该得的7.2元“节省”了落入口袋,也未必算什么高尚。即使就是这样一点小事情,即使随便怎么拔高也没有多大意思,可是我还是觉得有些郁闷,或者是有点儿失落。走出超市几米元之后,我在郁闷中认真地下了一下,似乎愈加郁闷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23 23:37)
分类: 随想
张钰不卖身又如何
    男人猥琐,女人淫荡。网上有人这么说。可以说张钰淫荡,甚至无耻,因为她卖身上戏、因为她卖身上戏不得而自我暴露其卖身上戏。

    但是,旁观者的我们,谁又有资格要求张钰做一个圣洁的女子,要求她求得表演权利的同时还保持处女般的身体?这难道仅仅因为如张大胡子导演说的,她是一个“群众演员”?

    是的,张钰可以不要表演的权利,可以不演戏,也可以不因此而卖身;但她总要活着。不演戏而活着的张钰一定就会圣洁、一定就会守身如玉吗?

    张钰的确需要活着。纵使在自杀率名列世界前茅的中国,张钰仍然有理由活着。只是,不演戏而活着的张钰又将如何?

    张钰可以是一个女农民工。每天12个小时以上的劳作而每月不足千元的收入,使她除了自己活命之外,实在不敢怀着将来有一天能在城里买房、结婚生子、赡养老人等等的幸福前景,就只有这么一日一日地苟活着。于是有一天,有些不甘心的张钰觉得这一切很是无聊,于是就鬼使神差般地走了出去,走上了女人最无奈的卖笑生涯。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想
正在和许多人一样,怀着别样的心情看着央视的《大国崛起》,一面是期待,一面在猜测:央视这一回壶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终于,在说完了法国启蒙者的自由、民主、人权和拿破仑法典之后,在羞羞答答地让德皇说出“没有听说办教育能把国家办穷”了之后,回到了中国交加这爱恨情仇的近邻俄罗斯的时候,央视的尾巴还是不经意间露了出来:“作为一次前无古人的伟大实践,苏联为全人类提供了前无古人的经验和思考。”
经营了70多年的庞大苏联帝国,一夜之间轰然倒地,中国的政治家、理论家、军事家们,在惊诧之余、懊丧之间,又有多少不可为外人道的难言之隐!央视直播伊拉克战争时,我们著名的张昭中教授,看到美国大兵几乎不受阻挡地进入巴格达,张教授急得要跳起来:(巴格达市民)为啥不筑起街垒、为啥不组织巷战、为啥不在楼上向美国人投掷汽油弹?电视上有一个气急败坏的张教授,电视面前又有几多气急败坏的什么家、什么长呢!苏联帝国崩毁之后,曾几何时,央视不是在喋喋不休地报道俄罗斯的动荡不安,不是幸灾乐祸地嘲笑俄罗斯工业品匮乏、到处都在排队购物吗?可是俄罗斯终于没有倒下,不但没有如列宁曾自嘲地说的“拄着拐杖站了起来”,而且几乎时丢了拐杖要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08 07:34)
分类: 日志
一直以来,我是积极主张“生命在于静止”的,几乎极少身体锻炼,还为此很是得意呢,因为身体还一直很好的。不过近来不知道是否在电脑前坐得太多了还是怎么了,老是感到脖颈处有一种酸痛,揉搓了几下也不见效果。向老婆诉了一次苦,她说,还是早起锻炼吧。于是就早起锻炼了。从昨天开始,到今天已经锻炼了两回了。说是锻炼,其实就是在医院花园大院里来回兜圈子,走得速度比较快,类似于竞走而已,每次大约半小时。为了增加锻炼的信心,我请求买一双适合的鞋子,老婆愉快地同意了。
不知道这样的锻炼能坚持多久,因为冬天马上就来到了,大冬天被窝里多暖和啊,到时候起来起不来还是一说呢,而且即使我可以起来,老婆要是懒在被窝不肯出来咋办?我总不能说你不起来,我就锻炼自己的吧,那样对老婆也不公平啊,我的身体固然重要,老婆的身体才更重要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