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文静
张文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3,147
  • 关注人气: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金庸天龙八部

分类: 心情流水

    读金庸之人,说起《天龙八部》,一定听过那句著名的评语:“无人不冤,有情皆孽”,没错,在我读过的武侠小说中,唯有这一部,读出了字字血泪的感觉,以至于当年第一次读完之后,好几年不敢再碰。随着年龄渐长,再读就不再那么沉重,最近一轮重读,隐约有些新的感受,今日书尚未读完,但终于想明白,原来《天龙八部》中人的苦,倒还不在于命运多舛,而是每个人都走不出内心的藩篱,无论是萧峰、段誉、还是虚竹,乃至书中有名有姓的大小人物,都在承受同一种苦,求而不可得之苦。

 

    初读《天龙八部》,最大的感受是无奈,每个人出生即背负“红字”,萧峰胸口的狼头,虚竹背上的戒疤,段誉以及木婉清等的生辰符牌,到了阿朱阿紫,直接是肩头的红字,每个人一出生就被放入命运之网,再多的努力也是徒劳。

    萧峰的冤和孽最直观,大好男儿,一心为丐帮出力,却遭丐帮兄弟怀疑背叛遗弃;立下不杀一个汉人的誓言,聚贤庄中却不得不自毁誓言;爱极阿朱,阿朱却惨死己手;毕生追踪大恶人,要为养父母及师父报仇,到头来这大恶人却是自己的生身父亲;待辽帝以兄弟之义,却不得不生擒辽帝、胁迫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金庸武侠小说中,论我个人喜好程度,《倚天屠龙记》居中,不及《射雕》、《天龙八部》、《神雕》,甚至不及《碧血剑》及《飞狐》系列,看了孙兴版的杨逍和贾静雯版的赵敏后有改观,不过,始终不很喜欢,但也一直说不清楚原因。近日重读,几次读着读着放下了,就在这一取一放之间,不喜欢的原因慢慢的清晰起来。

 

    不喜欢《倚天》,归根结底是不喜欢张无忌这个人物形象,之前不喜欢的原因现在仍在,从殷离到小昭到周芷若再到赵敏,无论金大侠如何为他注解,始终无法让他摆脱感情上见异思迁、心志不坚的原罪,摘录几段,也正是这次看不下去的几个断点:

 

    小昭接任明教波斯总教教主:张无忌见她泪珠盈盈,突然间心中激动,伸手将她娇小的身躯抱在怀里。。。小昭:“我命人送各位回归中土,咱们就此别过,小昭身在波斯,日日祝公子福体康宁,诸事顺遂。”说着声音又哽咽了。张无忌道:“你身居虎狼之域,一切小心。”——真是替小昭不值啊,一世的痴情,换来的就是这么不疼不痒的一句话。

 

    之后小岛之上,周芷若暗害殷离,放逐赵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6 17:18)
标签:

杂谈

比起金庸武侠中的其他主人公,令狐冲的感情往往更容易让人心生不平。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萧峰阿朱,彼此都认定对方是自己此生唯一真心所爱,那么不管有多少人介入,经历如何多舛,终归无憾。即便张无忌曾在四女之间徘徊,也总不像令狐冲这样痴恋岳灵珊而不可得,数度伤心欲绝。

小说第32回:
仪琳道:“。。。你从前的师傅招女婿。。。。。。”突然之间,之间令狐冲脸色大变,她心下惊恐,便停了口。
令狐冲喉头哽住,呼吸艰难,喘着气道:“你说好了,不。。。。。。不要紧。”听到自己语音干涩,几乎不像是自己说的话。。。。。。这一番奔驰,直奔出二十余里,到了一处荒无人迹的所在,只觉悲从中来,不可抑制,扑在地下,放声大哭。

这一情节发生时,令狐冲与任盈盈已经多次患难与共,彼此接纳,按照常理想来,令狐冲不该再对岳灵珊念念不忘,但是感情的事情就是这样没法子,比起郭靖黄蓉等神仙眷侣,令狐冲的情感更接近普罗大众,这也是他的感情最打动人之处,真实!

更难得的是,如何面对不可得的感情,令狐冲做了最好的示范:
“大丈夫要哭便哭,要笑便笑。令狐冲苦恋岳灵珊,天下知闻。她弃我有若敝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30 20:52)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记得当年初看《笑傲江湖》时,以为林平之是主角,富家少年,突遭大难,幸有家传武功秘笈,来日报仇雪耻可期。往下看,又以为仪琳是女主,清纯绝丽,娇弱良善,与男主又有诸多纠葛,埋下感情隐线。待到后来,两人一变恶,一变苦,只觉可怜可叹。

现在重温,刚刚读到第一册仪琳伴令狐冲瀑布边疗伤的一段,突然觉得,整部《笑傲江湖》,写的都是“孤独”二字,决绝的,无药可医的孤独。

“仪琳在白云庵中,师父不苟言笑,戒律严峻,众师妹个个冷口冷面的。。。她整个童年便在冷静寂寞之中度过。。。这时听到令狐冲说及华山派众同门的热闹处,不由得悠然神往,寻思:‘我若能跟着他到华山去玩玩,岂不有趣。’。。。又想:‘就算到了华山,他整日价陪着他的小师妹,我什么人也不识,又有谁来陪我玩?’心中忽然一阵凄凉,眼眶一红,险些掉下泪来。”

仪琳的孤独最容易被体会,其实细细想来,其他主要人物,莫不如是,林平之是可怜人,虽有父母疼爱,却遭大难,见岳不群,尊为天人,以为得遇名师。待到心中偶像破灭,林平之这个人就算彻底毁了,他不再相信任何人,天地间,唯余自伤与仇恨,纵有岳灵珊的深情,也无济于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07 14:31)

    前几日部门要出内刊,催着交稿,实在不想写与工作有关的命题官样文章,灵光一闪,主动招供,承诺上交两篇与台湾有关的随笔,毕竟是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应该可以塞责吧。

    重回博客旧地,挑出少的可怜的《闲话台湾》系列,六七年后再看,文中提到的很多人和事都已改变,真的是似水流年!

    一篇一篇的看下去,一发不可收拾,有些文章现在看来竟像是看陌生人的文字,诧异却也安心于那时文字的简单,当时的种种经历,五味杂陈的心情,依稀还能记起,庆幸当时的文字并没怎么着了痕迹。

    人在特定的时刻,心情需要排遣,文字是最好却也最危险的方式,一不留神就会流露心底的秘密。有人或许会说,那何必贴在博客上?其实,写出文字,与人分享,也属排遣的题中之义,尽管多数评论素不相识,也离题十万八千里,却一样有温暖人心的力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06 19:21)
标签:

杂谈

    差不多有半年没来这里了,没有想到还会有人偶尔经过并真心提问,这么久才回复,先说抱歉!

 

    在这里一并回答一些朋友的问题,欢迎自取所需:

 

    故乡来人 :我们在台湾的住处距离东吴大学市区分校比较近,“总统府”旁边。不过我现在去台湾比较少,一年一次,更多时候做幕后。对于东吴大学,可能我的了解并不比你多多少:)

 

    为啥我叫小明老了咋办:所谓“穷乡僻壤”,是描述现实、是恨铁不成钢、也是敝帚自珍,如何理解,见仁见智吧。    

 

    书道江湖的离谷王朝:欢迎加入安徽女婿行列!世事本奇妙,若心有所感,更是妙不可言!

 

    沐之:谢谢建议,只是我是一个懒散无大志之人,怕是要让你们失望了。

 

    8819511a:谢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7 15:11)
标签:

杂谈

    一年四季,这个时候的台北是我最喜欢的,没有夏天的潮湿闷热和足以让人崩溃的毒辣太阳,也少有不识情趣的台风搅局,让我选,一定会在这个时候来台湾。

    来了十多天,几乎天天下雨,不大,时间也不长,多数情况下也没有预兆,可能是走着走着,脸上几丝清凉,雨就落下了,也有时在餐厅闲聊,刚刚还因为躲避阳光挪换位置,再一抬头,天空已经阴阴的蕴含着水汽。冬季到台北来看雨,还真是如此。

    今天早上一起床,拉开窗帘,玻璃上已经是密密麻麻的水痕,出门的一瞬,看着墙边立着的雨伞,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打伞的念头,谁让我懒呢,连把雨伞都不想多拿。

    虽然飘着雨,却一点都不凉,台北的冬雨与家乡的春雨竟有些类似,丝丝润润的,只觉得舒服,不带一点儿激烈跋扈。小时候家住学校院里,离上课的教室最近的时候慢悠悠的走也不过三五分钟,常常是一头雨雾,踏着铃声晃进教室,雨若大些,头上身上带着的水汽弄湿同桌的作业本也是常事。到了北京后,或者好久不见一场雨,或者一场暴雨浇下来让你不知所措,小时候漫不经心习以为常的雨中闲逛再想起来,竟成了一种念想。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14 09:37)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情流水

    人说生命是一场轮回,只不过是在不同的时空演绎悲欢离合,为何同一段人生,类似的情节也会循环上映,本来毫不相干的人事仔细想来竟也有细微的关联,懵懂于琐碎生活时不觉,暗夜人静,将自己抽离,才发觉此身已在来时路上。

    所不同的,只是心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2011-06-15 10:14)
标签:

杂谈

    昨夜梦里,奶奶坐在躺椅上,见我去,艰难起身到床边,从枕下抓出一把钱硬要给我,还不忘给了与我同去的一个小妹妹10块钱。我坚持不要,奶奶又叫人赶快拿刚卤好的牛肉来。

    我帮奶奶调整好躺椅的角度,扶她躺下,奶奶说,这样舒服多了。

    ......

    太短暂了,我甚至都记不起我跟奶奶说了什么,梦就这样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1 22:42)

    上午正在改稿,接到爸爸电话,“这会方便说话吗?”我说,“过几分钟我给你回过去。”改完稿,想起爸爸的电话,我突然明白爸爸要说什么了。

    奶奶今天凌晨去世了。

    两年多前,爷爷走了,突然得知噩耗,我痛哭了一场。现在知道奶奶走了,情绪却没有那么激动,或许因为早有了心理准备。春节的时候,奶奶的身体就明显衰竭了,但九十多的高龄已经不适宜任何大的治疗,只能是对症缓解,输营养液。

    五一的时候,我和弟弟专程回去看奶奶,因为严重的肾衰,奶奶全身浮肿的厉害,只有一只眼睛能勉强睁开。借这一只眼睛,奶奶认出了我,认出了弟弟,也仔细看了所有去看他的孙媳、准孙媳,奶奶问弟弟,你怎么还没谈好(对象)呢?弟弟说,您别急,最多一年,我一定给您带一个回来。

    不过我们都知道,奶奶肯定是等不了这一年了。

    最后的这半年,心脏衰竭常常让奶奶难受的整夜睡不着,再加上严重浮肿,根本找不到血管,后来连吊针也没办法打了,现在奶奶走了,她终于可以不用再难受了,或许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