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0-02-27 22:53)
标签:

杂谈

这一年很短

仿佛风吹雪花

湖水轻摇,恍惚

 

在同一个页面上

写下两个同样的短句:

缺席,也是一种幸福。

 

由死忽然转向生

由一种祭典朝向另一种

可以流泪,也可以欢笑

可以选择记住,也可以选择忘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5-22 11:01)

《暮春》

寂静如夏日的午后
这个早晨
只有大提琴的低音在隐约的朦胧中跃动

那么多的蓝,被一朵朵浮动的白云分隔
光线漏下来,仿佛被风拂动的琴弦
一些蓝色的和声跟随着它反复地进入我

“让我独处”。在一个人更深的孤独里
香樟树花期接近尾声,叶子落了一地,然后被一些孩子扫去
春天已经走到了它的尽头

我是否可以闭口不谈与春天有关的话题
绕过那些虚设的忧伤
直接抵达夏日的午后

那些寂静的时光,是否可以把一个人的内心
连用一杯茶的温度
慢慢地调和

09/04/

 

《暗夜》
一、
现在,四周安静极了
雨也渐渐安静下来
路灯洒落一地的光
柔和而略有些温暖
长方形的青砖湿而圆润,比白天更加饱满且有质感
远处更黑更深了,
仿佛另一个人
站在暗处,不动声色地掏出手枪

 

二、

我不知道还能站多久,在路灯的照耀下
我有患了多年的失眠症
也因此患上了色盲症
对颜色的恐惧日复一日地加剧
犹豫不决、彷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无意义制造

 

“你相信时间可以停止吗?”我正视着他。
他走在我的左边,这很好。我的右边是绵延的花草树木。而左边的位置很空。
“你说什么?”他眼睛看着前方,然后转向我。
然后,他用手指着我右边的花圃:“看,杜鹃开了!”
是的,在我们行走的过程中,一朵杜鹃忽然开了。
那种红,是鲜红,是一种眩目的艳丽。我感到一阵晕眩。
“你看到了吗?有一道光圈在这朵花的上空旋转不已,是什么?”他的目光专注,看着那朵瞬间开放的花朵。
“我看不到,天快要黑透了。”我因为沮丧而声音忽然低了下来。
“是时光。是什么让这朵花盛开?是时光。当这朵花盛开的时候,它的美丽会短暂停留。但是,时光却不会因此而停止。它造就了美,但也会在不断的旋转中毁灭它。”他的面容一下子变得温润起来。我跟他如此地近,甚至可以看到那些柔和的光以圆圈的形式在他脸上荡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行行摄摄

《春风吹》

我相信,迎春花是这样开的:
三月的晓风是一支竹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行行摄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25 11:13)
标签:

09诗歌

杂谈

分类: 分行吧分行

 

《一条寂静的河流》 

一、

他抬头的时候

我已经忘记了感慨

时光是一个魔术师,但却无法

改变一条河流的流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3-13 14:40)

 

 

《月亮》

 

现在,我把你从胸口一点点掏出来

把你放回夜空

现在,我可以大声地说出来

我爱你的背面超过了你

一泄千里的光芒

但我永远不会

试图跳到你的背面去,揭开

那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假想的敌人》

这些年,我为自己制造了许多

假想的敌人

像田间的野草

春风吹一吹,他们长一长

我拔掉一茬,他们再长一茬

有一天,推土机开过,楼房竖起来,汽车开过去

四周成了不毛之地

我才明白,所有的力气都是白费

所有的假想都毫无理由

所有的事物都会被其它事物取而代之

而我的敌人们,也会自然消亡

作为他们的敌人,我也会走向同一个结果

 

 

《不相信》

我是一个不相信奇迹的人

当我决定放弃所有语言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09

呼吸

杂谈

分类: 分行吧分行

 

《沉默,或者幸福》

 

雨是有声音的,这不奇怪
有那么一小滴落下来。“叭”
地打在窗玻璃上
打花一个人的脸
花圃里密密排着队的小灌木上
钻出来的芽
也是有声音的
那些想要开放的花骨朵
计划着从南方飞回来的鸟们
也是有声音的
而在阴霾里的
一个人的身影
是沉默的、不动声色的
TA只是倾听
那些抑制不住的尖叫声
从每个角落长出来
并顺着春天的梯子
一节节往上爬

 

09/2/23

 

《悲伤》

冬天已经过去了
一场春雨一下就是几天
途经的车站前面一大片空地
低洼处的积水,一张不知从何处被风吹过来的
废纸
慢慢地沉下去,上面是不是写着什么
这很难说。
没有人来,也没有车停留
仿佛已经被废弃多年的往事
没有人愿意打开

我在摇晃的列车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14 23:17)

《伤逝》

 

我看她的时候

她已经转身

只在镜子里划下一道别人无法看见的痕迹

我在她站过的地方,轻轻擦拭着镜子的伤痕

它首先是无辜的,然后才是该诅咒的

 

多年前或者刚才,她面对着我

从外衣下掏出发辫上的蝴蝶结、金桂枝、写给情人的小诗。

掏出小鸟、江河湖海、高山大漠

我相信我是认识她的。

 

但她突然脱下所有的衣服,突然转身。在她赤裸的背影里

我看到她的爱情

正悄悄地从她身体里走失

她的身子渐渐地缩小,像一粒子弹

穿过我的恍惚。在一瞬间,掠夺了我

 

此时正是秋天,窗外的月亮又丰满了一次

梧桐树上的叶子失去水分,纷纷逃离枝头

 

08/10/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0-05 09:26)

《深秋》

其间,他来过两次电话

告诉我时间真的存在

随时在身边落下的树叶

伴着沧桑的痕迹和一些

再也无法抹去的记忆。而

秋天的到来和深入都是不可避免的

作为落叶乔木,路两旁的树

注定要在第一片叶子落下的时候

开始怀念

直到下一个春天

 

《鸟》

当我们老了

已经失去了往昔的轻盈

不再对着河水梳理羽毛

也不再站在电线杆上对着亲爱的人唱歌

我们就会忘记悲伤

就会把别人和自己再怀念一遍

或者,在别人的怀念里再活一次,再青春一次

呵,我们小鸟依人的样子

是多么可爱。我们俯视整个人间的样子,多么动人

心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