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航
晓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291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晓航简介
 
业余写作者,原名蔡晓航,笔名晓航,搞过科研,当过电台主持人,现在从事贸易工作。
 

平时喜欢足球,象棋,音乐,绘画和啤酒,小说也为至爱之一。

 

主要作品:《有谁为我哭泣》 《当兄弟已成往事》

《当情人已成往事》《当鱼水落花已成往事》《师兄的透镜》

《送你一棵凤凰树》《努力忘记的日落时分》《有关云的早晨》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朋友
暂无内容
博客圈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MjEwMTY0Mw==&mid=400672765&idx=1&sn=4a0c11b9f931f2b0fde870002c1dbfaa&scene=2&srcid=1212ZyHfIKGmFnfE2o7jcCpd&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wechat_redirect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各位亲,晓航作品微信公众号,敬请关注,里面会不时发表一些小散文,视频,和我作品的消息,给各位请安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致我所热爱的城市文学

                                       晓航

 

 

我从小生活在北京这个城市,没有任何农村经验,因此城市是我唯一具有可靠经验的地方。

如同很多城市里的孩子一样,我的青春时光都浪费在读书考试上,我念过学物理化学和国际贸易,毕业后,从事过很多职业,搞过科研,当过电台主持人,还做过国际贸易。

无疑,我和城市的关系是异常紧密的,我生活在这里,所有的亲朋好友、社会关系都在这里,我跟随着城市的发展而发展,看着它日新月异、欣欣向荣,也看着它越来越肮脏,越来越臭气熏天。

我喜欢北京,习惯它的闹腾与自在,秋天、卤煮、足球、美女、酒吧、艺术、科技,还有一些不着四六的人毫不靠谱的梦想,以及街头流氓的京骂。根本没想过出国,只想在这个城市终老,即使它有霾,有化学食品,有浑浊的水,但是我会自如地呆下去,直到我和我的爱人老去。

从95年开始,我一直在写中篇,2012年起我打算写长篇,这本来应该是一个作家的必经之路,但是因为种种借口主要是懒,我一直把这件事儿搁置不理。

我基本上没有写过长篇,年少轻狂时曾有过一篇习作,但那完全不能叫做长篇,只能叫做文字的堆砌——略好于现在的网络文学。因此这一次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历程,一个真正的考验。我从2012年开始构思到2014年7月完成花了两年多得时间,中间历经艰辛,六异其稿,倍受打击。我深深体会到写一个长篇是多么不容易,写一个好的不兑水的长篇是多么不容易,那种传说中的日行千里,一天干几万字的事情只有神仙才做得出来,即使如此,我也常常纳闷,神仙们就不思考吗?思考就不花时间吗?

有一段时间了,我写的小说被定义为“城市文学”,可是什么是城市文学呢?  

   在我看来,当代中国是一个典型的二元化结构,既农村与城市并存。 目前很大一部分作家,具有广泛的乡村以及小城镇生活经历,这就使他们的写作更关注这些地区,以及他们进入城市之后所经历的市民生活;而真正具有长期的、巨型的、现代化都市生活经验的作家并不太多,因此对于城市的表象极其内心深入观察的作品也并不多,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我觉得城市文学应该是在中国城市化进程中,描述巨型城市中个体生存、存在以及深层次文化经验的小说。  

大概从2004年开始我的中篇小说逐渐受到了关注,后来一些评论家根据我的小说创作方法提出了一个“智性写作”的概念。 对于“智性写作”, 我个人给出如下一个阐释:我以为,“智性写作”就是以复杂震荡式的多学科组合方式,以不断扩展的想象力,运用现实元素搭建一个超越现实的非现实世界,并且在关照现实世界的过程中,完成对于可能性的探索以及对终极意义的寻找。

    基于自我局限,我眼中的城市文学是与“智性写作”息息相关的, 它应该与那种庸常写作所对立,它具有现代价值观与方法论,开放、多元、动态、复杂。在城市文学中,哲学批判应该代替政治批判,城市文学应该从人类的高度,看到人类的基本欲望,基本窘境,体悟人类的基本情感,而对于终极关怀的追求显然应该代替功利主义追求,写作者应该从感性与理性的交织中,上升到对神性的思考。

   《被声音打扰的时光》就是一部典型的城市文学作品,当我花了两年多时间历经艰辛地写完,本来以为自己会有很多话要说,可是现在却觉得不如闭嘴为好,这本书是我对这个城市的某种理解,很多感受都在作品里面了,书中的那些人物在他们的城市中游走、生活、歌哭,我坚信他们是存在的,他们就在这个世界上,和我如同流水一样常常对穿而过,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未来我肯定会把主要精力投入到长篇创作中,我打算在十二年时间内写三、四部长篇。我的题材依然是关于城市的,我认为未来中国一百年以内的道路都是一个城市化的道路,历史会把它意味深长的目光投向城市的深处,我们这些忠实于城市的写作者将会接受历史的考验,我们会努力表达出城市的开放性,多元性, 矛盾性,还有它极为深刻的变形记。

作为一个骨子里的悲观主义者,我觉得人类的孤独与哀伤是与生俱来不可避免的,它归因于人类生命的有限性和人类理智的有限性。如果人类能够长生不老,如果人类的理性能够强大到获得完全的确定性,那么人类很可能是最终欢乐的物种,人类社会也许就是一个永远狂欢的社会。但是很遗憾,这一切都是奢望,我们的生命如白驹过隙,我们对于这一广大的世界根本一无所知,这些本质上的绝望,这些人类最终的窘境深深困扰着我,因此这也是我永恒的城市文学的创作动力,我力图在我的小说中,在我的城市中揭示这些困境,展现出人类在与这些困境进行斗争时所激发的伟大情感与基本理念,比如爱,怜悯,宽恕,正义,自由。

 我毫不掩饰我个人的痴心妄想,那就是,我想写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城市小说,之一都不行,之一都是失败,一定是最好的!

城市会在可预见的未来一直向前,城市文学会在可预见的未来蓬勃发展。作为城市的表达者之一,我会在整个生命的历程中讴歌它,批判它,为之痛苦为之欢乐,为之汗颜也为之自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365

 

各位亲爱的朋友们:感谢大家长期的支持与厚爱,晓航作品官方微信“所有的猪都到齐了”以及晓航话剧作品官方微信“黑匣子戏剧”已经全面启动,敬请大家关注。微信名称:所有的猪都到齐了,微信号:fool-only 。微信名称:黑匣子戏剧,微信号:blackbox-chin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各位爷:

      《所有的猪都到齐了》手机阅读起航!请登录中国移动手机阅读网,查《所有的猪都到齐了》即可阅读,敬请关注!

       小弟这里请安了!多去微博聚聚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各位亲朋好友:

      小可这一阵一直混新浪微博,很少来博客,今日上来求援。

      小可的新书《所有的猪都到齐了》,于近期上市,目前销售良好,比较火爆,最让我欣慰的是,很多没有读过我作品的读者,读后反应非常热烈,尤其是在网络上大家展开了持久的讨论。这证实了我一贯的观点:我们纯文学作家一直靠作品质量取胜,而不是网络的多与市场的俗。

       博客上一般都是我作品的专业读者,我知道你们有着专业的眼光,以及专业的素养,希望各位有空去读一读这本新书,相信会有与以往不同的感受。因此我衷心的期待你们——我的曾经的专业读者们能在读书之后,如同以往一样,给与我严肃认真的批评,我会认真聆听,细心揣摩并给与适当以及理性的反批评。

       其实你们的存在,就是我们写下去的动力。须知,在这个功利主义盛行的时代,我们不为名不为利的写下去,就是希望能从庸常的生活中获得永恒的真理!   

      小弟这里先叩谢了!!!

 

附:新书在当当,卓越,京东有售,评论可以发在上述网站,以及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上,天涯,人人网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7 08:35)
标签:

杂谈

各位朋友,

        最近博客已经很少写了,基本上转战微博,http://weibo.com/xiaohang/profile,微博上查晓航也可,我们微博上见。

        偶尔会贴上几篇博客文章,可能是要发在报纸杂志上的。

 

晓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7 14:56)
标签:

文化

 

     附上一篇北大论坛中对于《出梦记》的批评。北大论坛又开始了,这是一个令人高兴的事情,似乎今年是个好年景,应了那句话,否极泰来,很多事情都是欣欣向荣的,朋友们好像也看出我的状态与原来四平八稳的时代不一样,我发现可能性只有在应对挑战时才能产生,加油吧!

 

    作者:丛治辰

小说的魅力来自于虚构,但这虚构又与此在的世界丝丝相扣,令我们在被虚构拉着头发飞翔的时候,从每一根发梢真切地感到现实的重量,正如晓航在发表于2011年第1期《十月》上的中篇小说《出梦记》开头所提到的那张巨额假钞:“它非常大也非常逼真,上面精确地描绘了整个城市的地形地貌、山川河流”,虽然无论对于现实还是对于货币,它都是虚假的,但却是“这个城市最精美的一件工艺品”,“上面写满了关于这个城市秘密的符号”。

这张被放置在小说开头的巨额假钞,既是货币的虚假模仿,牵连着琐碎庸俗的现实世界,又是隐藏秘密的工艺品,暗示着华美、传奇和无人理解的梦想,其双重性开启了小说的丰富意蕴与内在冲突。设计这一工艺品的艺术家南蒲臣在被指罪为制作假币之后连夜逃跑,再无踪影,将小说这一核心隐喻的起源带入神秘当中,而这神秘让假钞的存在更加轻盈,指向另一重世界。南蒲臣大女儿南灵芝,自小接受正统教育的守规矩的模范,在胖子吴国栋的勾引下终于发现了自己内心的声音,撕破了光辉的形象与吴国栋私奔,而在私奔时带走的唯一一样东西,就是这张假钞。制作假钞的人逃入神秘的虚无之中,而后来者携带假钞同样逃入未知。对于被弃留在原地的母亲林桂欣和妹妹南晓玉来说,假钞是一个富有诱惑的谜,也是她们执意追逐的梦魇: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与之有关的人迫不及待地逃离安稳的现实生活呢?追寻逃亡者的执念将此在的生活也一齐打破,支离破碎。母亲在寻找南灵芝的旅途中失去双腿,而后将执念嫁接到南晓玉身上,背负着寻找姐姐的重大使命的南晓玉虽然尽力挣扎,对母亲意志的反抗却终究有限,她可以摆脱母亲对她职业的规划,却不能摆脱追寻本身,更不能摆脱姐姐留下的种种阴影:对生活的怀疑,对逃亡的好奇,甚至对姐夫许阳的压抑着的激情。而当逃亡的南灵芝和吴国栋在巨大财力的支持下,将赝品的城市建设成另外一个宏伟的真实之城,并将假造的世界与真实世界连接起来的时候,南灵芝之女点点面对所从中来的真实世界充满了怀疑与不屑:这里的人们果然都长着驴耳朵,童话中的谎言之谎言构筑的世界曝露在这个因梦而生的后人面前,让我们也无从判断哪一个世界更加真实,而哪一种生活更值得追寻。南晓玉在抛弃执念回到庸俗琐碎的生活中来时所感觉的自我本心,是否就是最终的答案?或者这一本心,因为经过追寻经过挣扎,已经不仅仅是原本的安稳,而有了某种梦想的光辉呢?

晓航在小说中构造了一个亦真亦幻的世界,假钞所隐藏的城市秘密连接起两个不存在的城市,在智性的叙述中城市的建筑像是寓言里一样闪烁着玻璃光芒。但是无论是人物的内在情感动机还是城市的外在细节逻辑,都纤毫毕现栩栩如生。在这个虚构的世界里,我们似乎能在街道旁边的每一家商铺橱窗里照见我们自己的影子,能在人物的每一个行为中看到自己的痕迹,但是走过接到,转个弯,又是一重虚构和飞翔的境界。先锋性的叙述方式和对此在世界的深入思考糅合进小说当中,让我们既能够理解作者,又难以抓住其思绪。小说因此丰富而迷人,令人回味再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2 16:02)
标签:

文化

又是好久不上来,主要是微博玩得太热闹,所以博客写得少了。

 

今年很忙很高兴,主要有四件事在做:

1 贸易

经过多年的被逼无奈,最终下定决心单独面对市场,上回一个朋友提醒我,04年我就跟他说过要自己干,后来说说就没信儿了。其实我反思,这些年过于风花雪月,文学艺术确实搞到了一定水平,该歇一歇了,因为文学是个一生的长跑,没有尽头的,不用天天用力。我在这个方面没有什么功利目的,不如不紧不慢的跑着,写到八十岁,先把物质问题彻底解决了再说。与其他同学朋友比起来,这些年物质上落后了,惭愧!要迎头赶上!

 

2 股票

去年收成不错,今年会更好,我有信心战胜80%的博弈者以及大盘,基金什么的,这是过去四年打下的基础,我判断未来两年会有较大的行情,该挣钱了,这个俺当仁不让。估计五年内彻底解决一生的财务自由,应该没有问题。

 

3 文学以及媒体

  今年写点短篇得了,中篇差不多已经有了两个,一个发了,一个刚写完。时间不多,写不了太多,想办法写点特别飞的东西,还是那句话,文学这东西不急,慢慢小火炖着它,这两年哲学弄得较多,得消化一下。

  不过估计今年看书就少了,没办法,时间不多。有点时间还是看哲学,经济学的东西明年再看。

  电台的事情一直在做,做得还不错,越来越上瘾,那是一个好节目,主持人们拥有新闻良知与理想,很难得!

 

4 影视

  成立了一个影视工作室,其实就是一个松散的联合体,一帮子朋友。我现在这个事儿还不摸门,得慢慢看,说实话,非常非常艰难,只不过这种艰难我预料到了。我一个朋友是专业毕业的,等了二十年才拍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我也许不用等二十年,中国的影视市场会越来越好的。

 

写下这些只是个工作计划,其实也是督促自己。

 

最后励志一下,加油吧,小子,万里长征才刚刚开始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是2011年第一次写博客,估计以后写博客的时间少了,因为大家都去玩微博了,电子产品风水轮流转的特点很明显,似乎一切都是速朽的。

     小说不是,小说是湮灭了,她回到了她应该回到的角落,已经成为一个博物馆艺术。

     很遗憾我终生爱她,以一个神圣的名义,无论她多么落寞,我都是那样谦卑的爱她。

     中篇小说《出梦记》发表在2011年《十月》第一期,短篇小说《碎窗》发表在2011年《中国作家》第一期,两篇碰到一起是个偶然,都是去年写的。《出梦记》耽搁的时间有点长了,但是意外之喜是稿费竟然大涨,好像是拿到一个本未看好的股票,忽然有了题材,被炒作了一把,何时稿费能涨到靠写小说就能生活呢?

      昨日去教会,白牧师讲道中提到“一个新的生活”问题,这个正好应和了我今年的状况。经过十几年的挫折与彷徨,我终于被迫下了一个决心就是自己去开创一片新天地,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刚刚开始工作的那个时候,只是时光荏苒,青春不在。可是没有人会退缩!即使未来自己事业的困难,或者工作中各顾各样的挑战与磨难,我都会以一颗安静平稳的心去回应,虽然我不知道明天,但是我知道谁掌管明天!

      昨日一个朋友来家吃饭,我们与往常一样对于生活和工作讨论了很久。期间不时翻阅着,我最近看的那本有关德兰修女的书。经过漫长的讨论,我们的结论如下:人生存的价值就是爱,而人的尊严来自于被爱。感谢德兰修女,她让我们看到了这些。

      这半年,我一直觉得能够找到一个信仰是非常好的,我同时相信神拯救每个人的方式都是不同的,他必给我一个独特的方式到达他的国。

       其实神的国就在你心中。

       祝大家一切都好,平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