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忘禅
忘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91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09-06-05 09:51)
                                         早晨的微风

                                      我们向远处出发中

                                      往事如烟 不要回首

                                         晨雾迷漫中

                                      音乐在我心里响起

                                      幕已开启 别再忧愁

                                      谁知我心中 何去何从

                                      谁令我感动远离伤痛

                                      早晨的微风在心中

                                            ……

 

    这首歌是台湾音乐人马兆骏在17岁时发表的第一首民歌作品,当时他正暗恋着一个女生,有一次在去成功岭的火车上,他写下了这首著名的《微风往事》。如今,30多年时光匆匆而过,写歌的人已经不在了,但这首《微风往事》听起来依然那么清新。我经常的会在上班的路上哼几句,在早晨的微风里,脚步也因而变的轻松自由。

 

    今天也是如此。身边到处是上班的人,脚步匆匆,擦肩而过;也有送孩子上学的家长,他们替孩子背着沉重的书包走在前面,而孩子呢?则松松散散的跟在后边,对看到的一切事物充满着兴趣。一个小男孩甚至跑到路边的草地上,好奇的研究起一株小花,母亲在喊他快走。这时听到小男孩惊喜的尖叫:“妈妈,你看,是蒲公英!”我不禁把目光移到小男孩身上,他的手心攥着一株蒲公英,稚嫩的小脸在晨曦中透出兴奋的神采。显然,母亲是不会在意这些,她此刻或许只是想怎样才能走快些而不迟到。

 

    居然为发现蒲公英而欣喜!我想,在现代人钢筋水泥的世界里,很多人都对匆匆路过的草地熟视无睹了,而一个孩子,居然从中发现了乐趣,真是让人汗颜。其实,我们小时候差不多也都是这个样子,每天都充满着好奇与欣喜,小小的心灵装满了乐趣。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长大了,我们自以为找到了有价值的人生目标了,于是我们忙碌于攫取,但实际上却并不快乐——因为快节奏的生活已经让我们迷失了自我。

 

    为什么不走的慢一些呢?这样路上的风景就不会被错过,母亲也会一同分享孩子发现时的欣喜,而我们的心情也会轻松美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05 09:49)
                                    红河里有两条鱼

                                     一个叫阿香

                                     一个叫阿山

                                    阿香是阿山的新娘

                                    阿山是阿香的新郎

                                         ……

    当清脆的歌声从阿桃口中唱出时,喧闹的街市突然之间仿佛静止了,人们从四处围拢过来,为这天籁之音。她认真的唱,不怯场,青春气息的面孔,尘埃未染。

 

    在阿夏开的卡拉OK摊上,她努力为他赚钱,虽然语言不通,但这仍然让她感觉到很快乐,就好象自己是那条叫阿香的鱼。阿夏对于她,是失去多年、今又重现的PaPa,是上天赐给她的PaPa。他让她感到安全,于是就唱出PaPa曾教会她唱的歌:红河里有两条鱼,一个叫阿香,一个叫阿山。

 

    阿桃有一个带链子的小相盒,那里面放着阿桃和PaPa的小影,无论到哪里,只要小相盒在,她就不会孤单。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个酷似小相盒里那个男人的人,她把眼睛睁的大大,喊他:PaPa——

 

    PaPa其实早已不在。一九七三年,越南,一个晴天,风筝飞过。这个时候地雷响了,带走了PaPa,也震坏了阿桃的脑子。所有的记忆,都保存在那个小相盒里,如同红河里的那两条鱼。

 

    两人开始微妙的相处。阿夏本是个感情失意的男人,消沉困顿,活的很粗糙。阿桃的到来,让阿夏空洞的生活有了意义。她喊他PaPa,她勤快,她单纯,她也会吃醋……所有这些都是那么地惹人怜爱,让阿夏顿时有了保护她不受伤害的念头。慢慢的,阿桃意识到,这个男人与PaPa是不同的,于是感情有了微妙的转变。

 

    一次,电视上播放一对新人的婚礼片段,阿夏躺在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而在床底擦地的阿桃也停下活计,痴痴的望着他们,她望见了阿香和阿山,好象红河里的两条鱼。

 

    在阿夏的故乡,阿桃亲眼目睹了一场瑶族婚礼,一个特别的仪式深深吸引了她,那就是“咬指相守”。在歌里阿香没有咬阿山的手指,现在她记住了,如果爱一个人,就要咬他的手指。

 

    后来,阿夏被警车带走,被阿桃看到,这时她没有迟疑,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去,抓起阿夏的手指就咬。那一刻,阿夏豁然醒悟了,这是爱啊!只是,他甚至还没来得及抚摩爱人的发捎,车已远去。

 

    一年后,阿夏参加狱外劳动,远处传来那首熟悉的《红河》,唤醒了他心中蛰伏的爱情。此时此刻,还有什么可以比爱情更重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两天,国内的新闻媒体普遍都在关注韩国前总统卢武铉之死,以及随后的国民葬。媒体把这当成大事来“炒”,有人说是为了引起国人的反思,的确,以知耻而辞世,真可谓镜鉴了。

      ­
      不过,且不论国内媒体的看法,据说在卢武铉逝世后的六天内,韩国已经有超过百万的人自发去设在卢武铉故乡的灵堂吊唁,这也足以让人称奇。
      ­
      在电视画面上,我注意到,前往吊唁的人胸前佩带的小白花下写着两个字:“谨弔”——真是悲哀,这第二个字我身为中国人居然不认识!于是查了一下《说文解字》,知道“弔”字即是我们所俗称的“吊”字。

      ­
      “弔”字本意是“问终”。按照《说文》里的解释:古人死而不葬,只是放在荒野里用柴薪盖着,但怕禽兽来吃,送丧的亲友都带着弓箭前来驱除。后来引申为慰问。《礼记·曲礼上》云:“知生者弔,知死者伤。知生而不知死,弔而不伤;知死而不知生,伤而不弔。”意思是:与丧主有交情,就慰问丧主,与死者有交情就哀悼死者;和丧主有交情而和死者无交情,就慰问而不哀悼;和死者有交情而和丧主无交情,则哀悼而不慰问了。

      ­
      由“弔”字可以引出古时一个专用词:“不淑”。根据王国维的考证,“不淑”乃弔问之词,犹言不幸。如古弔辞曰:“如何不淑。”(可译为:遭遇怎么这么不幸)。近人每用“遇人不淑”来形容自己交的朋友不地道,其实是误用。当然,除了“不淑”,其他与“淑”有关的词语多有美好之意,例如淑媛、淑女等等。

      ­
      扯的有点远了。韩国人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场合使用汉字呢?有点疑惑。正好MSN上有位留学韩国的朋友在线,索性就问了问。结果朋友说:“在韩国使用汉字表示郑重,以前只有贵族才可以使用汉字的。”我说:“原来我们都是贵族啊!”于是我们哈哈大笑。

      ­
      根据史料的记载,古代朝鲜国十五世纪以前一直没有自己的文字,但作为中国的附属国之一,他们非常仰慕中国的传统文化,于是从公元三世纪起就流行用汉字来记事。不过汉字当时被称为“吏读文字”,只限为朝鲜贵族、官员使用,普通平民根本不识汉字(语系不同,掌握起来有难度)。直到1446年朝鲜世宗大王时朝鲜国才有了自己的文字,即:“训民正音”。然而“训民正音”在诞生后的450年之内并没有得以推广,仍然属于朝鲜国的二类文字,直到1896年中国清朝被日本击败。中国古老文明的衰落对于朝鲜国等附属国而言,伤痛是不言而喻的,于是汉字在朝鲜国开始沦为二类文字,“训民正音”则始称“朝鲜文”而一举成为朝鲜国的官方文字。

      ­
      1945年8月,朝鲜半岛被分成朝韩两国,虽然两国的语言一个叫朝鲜语,一个叫韩国语,但实际上差别很小。值得注意的是两国对汉字的态度,朝鲜实行全面废止汉字的政策,所有文字书写都不准夹杂汉字。而韩国尽管1948年禁止公开使用汉字,但汉字实际上一直在被夹杂使用着,包括在一些教科书里。1999年2月,当时的韩国总统金大中签署总统令,批准在政府公文和道路牌中使用汉字,打破了韩国政府50多年来对使用汉字的禁令。2005年2月韩国政府又提出《推动汉字并用方案》,在所有公务文件和交通标志等领域,全面恢复使用已经消失多年的中国汉字和汉字标记,以适应世界化的时代潮流。现在韩国教育部颁布的教育用“新订通用汉字”为1800个,供日常生活用的“常用汉字”为1300个。

      ­
      韩国重新开始重视汉字,需不需要担心某天韩国也把汉字据为己有呢?四年前韩国“江陵端午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刺痛了不少神经过敏的国人的心。其实在韩国,江陵端午祭与端午节是有区别的,那么国人何来紧张呢?我想大概是对自身缺乏自信的缘故吧。

      ­
      回顾古代中国与朝鲜国交往的历史,自周武王封箕子于朝鲜以来,中朝关系多属于宗主国与附属国的关系(秦汉时属于中国,秦汉之前属于中国的侯国),这种关系到明朝时达到高峰。明朝时朝鲜国岁供不绝,多次派人来学习明朝的先进文化。笔者手头就有本从海外复制回来出版的中国医学古籍善本,里面有本书是《答朝鲜医官问》,记录了当时明朝与朝鲜国在医学上的往来。万历年间,日本侵略朝鲜国,朝鲜宣祖李昖请救于明朝廷,万历皇帝甚至出兵为其复国。朝鲜宣祖李昖说:“中国,父母也,我国与日本同是外国也,如子也。以言其父母之于子,则我国孝子也,日本贼子也。”(《宣祖实录》卷37)。无怪乎明朝灭亡以后,朝鲜国如丧考妣,并欲出兵襄助以复大明。可惜的是,清朝统治者以康乾盛世打破了“胡运无百年”之传说,对此朝鲜国也是无可奈何。

      ­
      话说回来,朝鲜国之所以驰义稽服、甘做附属,次要是因为当时中国的强大,主要却是中国深厚的文化底蕴使然。比如,中国的程朱理学传到朝鲜国后便得以推行、普及,逐渐影响到朝鲜国人的性格形成,至今这种影响依然存在。既然中国文化对朝鲜国的过去和现在的影响已达到这样的地步,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自信呢?

      ­
      当然,自信固然重要,我们仍需要反思的是:目前该如何传承中国的传统文化,而不是抛弃或放弃?这才是大问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