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深有理
小深有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8,166
  • 关注人气:14,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5-07 00:17)

那一年,我还很年轻。胡之胡也是。

 

我们是大学同学兼球友。

 

不可否认,我是一个踢球的好手。我的主要职责是梳理中场,像一位将军,指挥调度。胡之胡的主要职责更多的是负责捡球,兼维护球场外秩序。有时踢得顺风顺水了,胡之胡也会替补上场踢几脚球,狗屎运好的话,他也许还能进那么一两个球,然后兴奋地胡乱挥着手绕着场地跑圈,似乎整个世界都是属于他的。他很容易满足,我觉得这是他最大的优点。

 

班级里自然是有班花。班花是很少来看球的。但只要班花来了,我们就会像打了鸡血一样踢红双眼。不在班花面前挂点彩好像自己就不是个男人。胡之胡很少有在班花面前表现的机会,但他努力表现他是我们球队的一部分。有一次我加时进了个绝杀,他动作居然比我还快,在场边疯狂庆祝,一个双膝着地就飞滑到班花面前,嘴里吼吼吼的乱吼,似乎进球的是他一样。真正莫名其妙,抢了我的招牌动作。但班花居然被感动了,捏着粉拳,也和别人一样欢呼高唱,眼泪在眼眶中打滑。

 

我们真是一个团结的集体。

 

连庆祝都有人替你完成。

 

我对胡之胡这种哗众取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19 20:57)
标签:

小深

休闲

于老师是我的护士老师。

 

说起护士,那我可有很多的心得可以和大家交流。我最喜欢看小护士手忙脚乱地被别人喝来呼去,粉嫩的小脸忙得通红,弹指欲破。我闲来无事也会经常和护士交流,与护士交流很多时候是一种心灵的体验,很温柔。但我最怕护士交流到后面来问我专业问题,一会儿问:深医生,病人失血500ml的话血红蛋白会下降多少?一会儿问:深医生,怎么判断病人有没有猝死。我很不屑于回答此类斤斤计较的小问题,医生嘛,一般对这种问题都只有一个大方向,那就是病人失血500ml,没事。失血5000ml,会挂。病人倒在你面前,要判断其有没有猝死,你首先要做的就是给病人一耳刮子,然后冲他吼一声,你叫什么名字!如果病人没反应,那估计差不多是猝死了。

 

但我假如说这话,护士听了会觉得我不专业,普通群众们会觉得我不仅不专业而且还很没有人性。其实判断有没有猝死,我们的要求是第一步轻拍病人脸颊,呼喊其名字;第二步摸其颈部颈总动脉有无搏动;第三步就是在3秒钟内综合分析前两步,做出你的判断。接着就是该抢救抢救该求救求救了。不过实际工作中,我们一般都是狠狠地对着脸颊拍拍拍,然后疯狂地对着他呼喊喂喂喂,然后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5 00:11)
标签:

心儿

小深

 

三年级的小盆友心儿总算考完了试,我也开始放假,专心学习十八大,把中央候补委员名单都详细看了个遍,实在没找到自己的名字,才想起要看看小盆友的试卷。

 

但一看小盆友试卷,我就崩溃了。

 

心儿的语文一点都没有继承我的优良传统。

 

老师让她们写关于“看”的四个词语,她写到:

看见看不见看清看不清

估计还是想破了脑袋才想出来的。狗急跳墙了。

老师当然是四个大大的叉。

 

心儿她娘看了笑得脸都红了。我说应该来个远眺啊俯瞰啊什么的心儿你就牛了。心儿说什么远跳什么斧砍啊我不懂。

还好她不懂,要是以后她都懂了,甚至懂得了顾盼神飞,懂得了望穿秋水,懂得了回眸一笑百媚生,那我也许会更愁。

 

老师让看例句造句,例如:麦穗成熟了,沉甸甸地低下了头

然后出题说

1:大风起来了,                 

心儿写道:大风起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07 18:36)
标签:

小深

老深现在也算半个城市人啦!

 

老深的儿子在大城市谋到了一个小康的工作,一定要接父母进城,名义上是颐养天年,实质上是指望老深夫妻去带孩子。老深不想去城市,城市里没熟人,出门说不上一句话,人会被尿憋死。

 

于是老深就对老深家的说:你自己一个人去吧,我这边还有工作。

 

老深家的说:我一个人去也是可以的,但我去了,你吃饭怎么办?

 

老深说:这你放心,我保证不喝多就是了。

 

老深家的知道老深的脾气,也不和他多说,直接给儿子小深打电话,如此这般,你爸不愿来。

 

小深一听,急了,老两口一辈子没分开过,现在倒要被自己拆开了,那怎么行。上次他娘来城里住了一个月,老两口天天电话,一会儿隔壁老王家的狗叼走了老深一只鞋,一会儿后村的瘸脚阿三挑大粪路过家门口把老深的胃口倒了,一会儿感冒了吃药吃得浑身痒,戚戚我我,不像两个66的人,倒都像16。

 

小深电话给老深,说爹,你工作辞了吧,那工作也累,又没几个钱,你来,我发你工资。我现在一个月工资顶你一年的。

 

老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04 21:53)

我是一个文化人,这必须承认。那一墙壁的书籍可以证明。

 

这次夫人要装修房子,设计天真烂漫,譬如要有一个高低床,要有一个榻榻米,要有一个挂在墙上的马桶,要有一个荡在梁顶的秋千。还要有四面的镜子,可以随处整理形状。我记得秦可卿闺房里也有镜子曾让宝玉欢喜得了不得。但卿非可卿,余非宝玉,我总不会欣赏夫人的这般烂漫,但又不能打击她的这般热情,就只能随了她。只是对她说,你只留一面墙给我摆书架即可。

 

夫人显然很为难,但考虑到我好歹是个文化人,就很勉强的给我隔出一溜长的小间做书房用,本来这小间也是要用来放她的鞋子的,现在只能委屈她的鞋子和衣帽放一处了。我千恩万谢,读书事小,鞋子事大,夫人能这般体恤自己,真是难得。其实如若她不答应,我也是没得法子的,就譬如我现在的房子,是没有书房的,我只能在夫人的搔姿弄首间在床头借着昏暗的灯光阅读人世百态。能在这种旖旎环境下还坚持阅读的,不是对阅读痴迷了,就是对夫人免疫了。当然还有另一种,也许是不举了。还好还好,幸甚幸甚,我不是这一种,我确实是前两种。

 

因着夫人应承下要匀我一间书房,我就开始张罗买书的事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27 22:51)

 

唐小冲出了本书,获得年度精神文明大奖,因为文笔细腻,感人万千。

林有财出了本书,获得年度物质文明大奖,因为纸张细腻,适合如厕。

 

胡之胡很嫉妒,想,打死也得出本书。

于是在马桶上冥思苦想,用完了林有财送给他的十本《锦衣》,总算憋出了一本《相见欢》。

胡之胡很得意,提前给莫小楼欣赏,想让莫小楼表扬并嫉妒一下,顺便让他写个序。

 

林有财就是这么干的。

 

没一天,莫小楼的序来了。

胡之胡说:小楼,你阅后觉得哥的书写得可好?

小楼说:没来得及看~~~。我只知道我的序写得不错。

 

胡之胡和林有财莫小楼相约开个研讨会,讨论《锦衣》《相见欢》的销量问题及两本书序文的生僻错假字问题,据说聚会还邀请了很多美女粉丝。准备研讨完就签名售书。

 

研讨会之前,胡之胡想打我电话,邀我同往。被小虎听说了,就悄悄对他说,胡哥,说句实话,小深去了,会不会显得你不那么帅。你的女粉~~~~

胡之胡立马醒悟,于是没通知我。

 

莫小楼也想给我电话,邀我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22 17:35)
标签:

杂谈

我是一名医生。但博客上的“我”是不是就是现实中的我,这不好说。

 

医生这个名号在现今社会有时代表了高尚,有时代表了卑劣,但在网络上基本就是代表了卑劣。我不想在高尚和卑劣中分裂,但我没办法,除了当医生,我一无所长。

 

这天我又门诊,病人自然又是人山人海。他们当然不是冲着我来的。我只是一名主治医师,在我们医院,一砖头会砸伤好几个主任医师,遑论主治,那确实一砖头会砸死好几个。病人都是冲着医院的名气来的。我也就沾了医院的光,春风拂面,踌躇满志,悬壶济世。

 

我对病人一般都是和蔼可亲,不卑不亢。因为我还没有高超的医术当资本把自己装扮的很酷很严肃,那样容易出纠纷。很多病人和病人家属已经被病痛折磨的精神快要奔溃,如果我装酷,态度冷漠,容易点爆病人特别是病人家属的情绪,说不准就要上演全武行。这在医院时不时会上演,大家都已见怪不怪。上周我的愣头青同事小孔,就被喝醉了的病人打歪了鼻梁还破了点小相。不过这小孔长得尖嘴猴腮,破了点相倒凭空添了几分妩媚,也算是因祸得福。但我不行,说句实话,我要是被破了相,确实会比较可惜。所以我不允许这种情况的发生,和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西厢记

生日

故事,要从那年夏天军训开始。

 

那年的夏天,校园里还有蝉儿叫,小草儿也自蓬勃着,在记忆里,应该是有蝴蝶儿飞的,但蝶儿似乎更应该在春天出现,许是我的记忆出了点偏差罢。艳阳高照着,竟然没有一个雨天。艳阳下的我,还是一个瘦瘦的小男孩,感觉是比较帅的那种,屁儿颠的在挥洒着汗水,一点都不在乎教官是在怎么嫉妒着我的不羁青春。我只在乎女同学们的目光,正步,怎么帅就怎么踢,啪啪踢得尘土飞扬,迷离了女同学们的眼神。

 

很奇怪,不知是因为帅还是别的缘故,我被指派当军训小队长。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12 11:11)
标签:

米酒

童年

休闲

我突然又想起了酒,是因为大伟。

 

大伟是我村上的兄弟,比我大上两岁。大伟还有个兄弟叫小伟,比他小一岁。小时候,他们两兄弟是典型的村中俩小霸,我也不免要受他俩的欺负。有一次我被逼急了,生了豹子胆,冲过一条田埂,摁住了小伟就揍,大伟在一旁竟然被惊呆了,老半响也没上前帮他兄弟小伟一把。后来的结局自然是以我的鼻青脸肿而告终。但经此一役,我在村中小孩子们中的威信就高了好多,邻家的小芳本来是嫌弃我流鼻涕的,但后来竟也会主动给我一块小手帕。小手帕在那时是稀罕物,可见我的冲冠一怒是多么的值得。

 

现在长大了,大小伟和我的交情也已随着时间升华。前一阵大伟来看我。他说,现在也不见你回来,我给你带了几罐自家酿的葡萄酒。

 

葡萄是属于什么季节的,我有点恍惚。以前小时候的时候,乡下是不酿葡萄酒的,而是酿米酒。那时粮食是最重要的,葡萄显然不是种植的第一选择。酿酒首先就是要有糯米。哪年家家都酿酒了,就说明那年是丰收了的。几乎每家每户都在酿酒的时候,时不时会有别家的大人上门来,先寒暄一番,抽上一支烟,然后搓着手说,今年收成这么好,就是后悔没撒糯米种,都没得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年春节、大年初一,

俺娘,是办了六十大寿的,

俺爹,是看了非常眼红的。

不急,不急,六十寿,谁也逃不了。我说。

可是,儿子,我去年已经办了,没有你娘的隆重

  哦,看我,真喝多了,那七十寿,儿子帮你办得比过娘。

爹就嘿嘿嘿的,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