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菊隐东篱
菊隐东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871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每一个平淡的日子都是一粒珍珠,用快乐用温情用真心串起来,就是无比华美的一生。
   享受这个过程。      
公告2
本博客所有文字除注明出处外均为原创,非商业网站、媒体转载引用必须注明出处或链接地址;商业网站、媒体如转载引用须经本人同意,并支付稿酬。联系方式可在博客留言,谢谢合作。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一陪老妈出去遛弯,总是不自觉地朝着天安门的方向走,老妈说无论有多么大的烦恼,在广场上站一会儿,心境就自然开阔了。看着国旗班的战士站岗,或是有战士在长安街上巡逻,老妈就不禁赞叹:这些小伙子生得挺拔英俊,又万里挑一地守护着伟大祖国的首都,他们心里该是多么美妙的感觉,他们的父母心里该是多么美妙的感觉!每每就和老妈打趣:您老本就是个北京人儿,受他们保护,这可比他们美妙多了!老妈就感慨:所以说,下辈子再托生也一定要在北京,哪怕做一只蚂蚁也是幸福的事!
蚂蚁毕竟太小了,还是说说狗狗吧。老弟家的泰迪生了宝宝,可怜见儿的要送我。不敢要,原因是怕天长日久有了感情,一旦分离会受不了。前几日正宅在家里做女红,忽尔听得窗外有女人的哭声。凭窗俯瞰,原是邻居大姐的狗狗走着走着路,就一下躺在地上老死了。大姐一边不停地抚摩狗狗的皮毛,一边伤心哭泣,声音不高却泪流不止。见状,脑子里浮现的却是昨天的场景:夕阳下,大姐怡然地陪着那百岁的狗狗遛弯,一高一矮,影子拖得很长。
说了不养活物,但人得总归有个出口,尤其是更年期上下的女人。自从小子去了美国,说一点不想那是假话。小子在家的时候,最大的乐趣是跟着他逛书店。自从他走后,这一年自己就不去逛了,也很少读书。本喜欢木心和余秀华的书,零零散散放在床头枕边,天长日久却是被一大堆女红作品覆盖了。过两天小子要从纽约返京,和他爸一个礼拜之前就开始偷偷地乐了,一点点收拾房间,准备干净利落地迎接他的到来。床头的那堆细软一件件被束之高阁,一本压在下面的《木心谈木心》便又重见了天日。想想自己有多久没再读它了,上一页仿佛还是在去年冬天翻过去的。找一枚精美的书签夹在里面做注脚,然后摸一摸,收起来。好像是作家冯骥才在微信里套用顾城的话说过一句:有些书不用读,摸一摸,就很好!这种感觉是怎样的好?莫不是应了余秀华的那句诗:仿佛这些美好的事物,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
而刚过去的这个春天,把我带上路的真真不是书本,而是一枚小小的钩针,和一堆五颜六色的线线。短短几个月,完成了各式各样数十件作品。记得小子给过一部宫崎骏的片子看,忘记是哪部了:田间小路,一对姐弟或是姐妹,坐在拉草的车上,随着车轮的节奏,身体怡然地晃啊晃的。每当将作品送给朋友分享时,那美妙的感觉也如此,细处难与君说。
那天在微信里感慨“细处难与君说”的也是个爱编织的朋友,前两天送给我一只很别致的棉草包包,珍珠蓝色的田园风很讨喜。让同事大老远地带过来,刚巧那天涿州有课,就告诉同事先将包包放在通州的办公室,等我回去取。同事说放在桌子上她就开会去了。赶紧嘱咐她千万要放在抽屉里以免被谁看上夺走,那种急切的感觉,随着在六环路上飞奔的班车荡漾了一路。一件精致的手工制品,朋友千针万线地定制,又诚心诚意地送与,便是无价的。那天特意穿了一身民族风的衣裙去配那包包,仿佛只有这么做,才配得上这份无价的美好。
今早起来,俩商量好去遛车,也顺便遛遛我的包包。潮白河大堤,两旁高大的白杨树自然成就出的绿色隧道,长长的,如童话中的树洞一般,其间穿行,忘乎所以。这一忘便又自然而然地拐向了河北那个小村庄。村庄掩映在一片树林的后面,如果不放慢速度,车子很容易就划过去了。正是晌午,悄悄地进村,并不去惊扰大舅二舅。也套用冯骥才的话:有些院落,不必进门;有些亲戚,不必打扰,只沿着那熟悉的街道,悄悄地走一遭,就很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16 16:21)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夜晚,阳台角落,虎皮掌又悄悄地开花了,缕缕幽香随风弥漫了整个客厅,袅袅的沁人心脾。

算起来,这丛虎皮掌已有十三岁龄,或者更长。还是非典那年,老公公骑着自行车,把它搁在车筐里,一手扶车把,一手扶着它,晃晃悠悠一路送过来,当时它只有六七片叶子,身高六十公分左右,老公公说这东西很好养,搁在角落里不用过多地管它,想起来时浇点水,但不要浇得过勤,不然会滋出很多的枝叶。也真是听了老人家的话,这些年自己真的没管过它,没给它浇过水,换过盆儿,擦过灰尘,甚至连窝儿都没挪动过。只是某人偶尔想起来,就给它浇回水,忘了便拉倒。俩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怠慢它一年又一年,说不好哪个时候,它已长到一米多高了,又说不好哪个时候,它已茂密地拢不住了,某人就用一根红绳将它拦腰一捆,让它倚墙而立。要说它的花事,这几年似乎都有过,夏秋交际,一枝嫩白的挺子从根底的叶芯里支出来,开出几串稀稀拉拉瘦瘦的白色小花,真的从没留意过,这小花居然还会这么幽香,在这清秋之夜,悠悠的让人心生欢喜!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字,想不好自己要表达什么,也许只是想说,如这丛虎皮掌一般,有些事物,或有些人,你从没留意过,甚至怠慢过,可也许有一天,当你偶尔一回眸,一回味,一回忆,你的内心会砰然一动,你会忽然慧觉出,原来,躲在角落里的这一切是如此美好,不管你怠慢或是稀罕,它都始终如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雨后秋夜,围着被子和好友微信,交流女红工艺,愉悦不已。手头刚钩了一款蕾丝花片,针脚有些松垮,朋友问意欲何为,还真的拿不准让它如何发展,成就出怎样的作品来,披肩或台布?只要欢喜,任由它!
    说起台布就想到窗纱,说起窗纱就想到小时候的事,如鱼儿在记忆的长河里一跃,撩起片片水花,水花零落,蕾丝花瓣一般的,那么美。
    是的,是记忆的鱼儿,永远经典的菠萝鱼儿!
    “嗯,最近总想起小时候,有个邻居大姐,钩过一款窗纱,就是平房,木头窗户,从屋子里用摁钉摁在窗户框上的那种,窗纱不窗纱,窗帘不窗帘的,反正站在院子里一看,挺好看。你晓得的,那时的人都那么臭美。至今那花样总在脑子里闹腾,是四叶菠萝鱼儿,头对头,嘴对嘴的凑在一起,一组一组的,组与组之间有补花儿。我说的你能想象,也肯定熟悉,那时很常见。”
    “是的,我能想象,小时候也见到过。”
    “最近我就闹这个,满世界找不到图解,你若碰见,给我留着。”
    “好吧!其实我小时候也钩过窗纱,不是菠萝鱼儿,是一款喜鹊登枝图案的。”
    “喜鹊登枝?”
    “是的,喜鹊登枝!”
    “天!我也弄过的,不过不是钩窗纱,是搓门帘儿,喜鹊登枝!还是爷爷告诉我叫这名字,太熟悉!”
    “真的?这么巧!”
    “我说的搓门帘儿,是用竹签子,用筷子也行,将报纸搓几圈儿,搓成细管儿,用浆糊粘好,先涂一层白漆,再刷上五颜六色的漆,一排排在窗台上晾干,然后根据图案的需要,剪成长短不一的小段儿,按照图案组合拼接,用小线儿一条条串起来,为保证图案的美观,注意调整好线的松紧,顶头最后用木条儿夹钉好,可着门框宽窄,挂起来,帘子!喜鹊登枝!我弄过三款,除了这,还有方块儿的,大波浪的,嘻嘻!”
    “我说,咱俩居然一样的经历,我也干过这活儿啊!我弄的大波浪的!”
    “哈哈!那时的小伙伴啊,有谁没弄过呢?”
    “嘿嘿……”
    雨后秋夜,聊这些是如此美好,也许好到谁都没睡好。
    ……
    顾城说睡眠是条大河,
    我说记忆是一条大河,
    河里有菠萝鱼儿,
    一跃,
    溅起的水花如零落的蕾丝花片。
    河岸有草,
    能生籽的草,
    是草珠子,
    小时候玩儿的,
    用它串珠帘,
    一掀一落,
    唰唰的流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7-16 09:39)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同事发来退休的照片,很从容很温婉地抱着一大束鲜花,很美的笑着。一想她从此可以随心所欲,去喜欢的地方干喜欢的事了,就羡慕不已。可看着她笑眯眯的照片,眼前回闪的分明是刚过去的这个学期一起打马奔涿州的点点滴滴,以及二十九年前的夏天和她初相识的情景:那天早晨,她站在家属楼三层的阳台上,老远地俯身挥手招呼路过的我,待我诧异地走近,她才发现认错了人,不好意思地说房门打不开了,把钥匙扔给我,让我从外面帮她打……那时我们真年轻啊!这么多年过去,这份初见,不知她还记得否。

        也许这一辈子,你会经历数不清的人和事,到过数不清的地方,回顾某个节点,你也许会兴奋地发出一提到什么便想起什么的感慨,仿佛一段游历过后,有些情节会慢慢遗忘,有些却成了记忆的路标,不管多久都会清晰地竖在那儿,让你来了还想来,一而再再而三。一如前几日的小聚。亦为同事年小我十岁的同门师妹,一提起母校江财便想到食堂的炒米粉儿,那吧嗒着嘴一脸陶醉的样子,也真的和我那些四载同窗们聚会时念起粉儿的表情如出一辙了。

        “望京中环南路1号,尚8人文创意园D座,乍一听这地方有点懵,其实就是社科院研究生院的那个老院子,花家地的单向空间,就隐藏在这D座的四层小楼里,推开竹荫边的这一扇小木门,一个很有情调的书的世界会呈现在你的面前。今儿在咖啡台前还见到了许知远,正和几个年轻人筹划下次的文学沙龙。旁边的那栋楼,映还有没有印象?89年,很遥远的那个夏天,傍晚,我们从这座老楼出发,沿着林荫大道一直向南散步,直遛到丽都饭店那边去……”这段文字是四年前的冬至前后写给映看的,并且附过几张冬景图片,灰蒙蒙的,窗外的竹子和爬山虎都凋零着。想来对那个院子,映的印象要比我深刻得多……

        今儿闲了,小子开车带我又故地重游。这栋小楼满目苍翠,如一座绿色的城堡,幽僻而神秘。那层厚厚的爬山虎可真厉害啊!把所有窗户都覆盖了。沿竹边小门进去,这回没见到许知远,倒是见到了那只四年前的大肥猫,慵懒地躺在书台上打盹儿。说实话,已是快退休的人了,倚老卖老早没了读书的心境,也假装不出爱学习的样子,倒是真羡慕咖啡座上阅读的少男少女,以及那只枕书浅寐的大肥猫。

        书读不来,却见一个角落里散放着几本《世界文学》期刊,小子说这个你熟,咱家有的。是有的,只不过那是将近三十年前的了。如故人再见,有一丝惊喜。慨叹这期刊的生命力之旺盛,像极了窗外的爬山虎!回到家,从书架上找到1990年的一套《世界文学》,取出一本,封面是马尔克斯的漫画像,扉页上注明是总第209期。比一比今儿在书店看到的,已是380左右。再看泛黄的扉页上那两列编委的大名,赫赫然,只剩下打叹号的份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5-30 00:24)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小满节气,碰到好句,天生就是用来玩儿的。文字就是奇妙,花与叶,平与仄,总能找到合适的。

对句:柳方淡绿风方软【小字】

出句:花未全开月未圆【宋.蔡襄】


对句:人方对坐烛方剪【小字】

出句:花未全开月未圆【宋.蔡襄】


对句:弦方慢拢帘方卷【小字】

出句:花未全开月未圆【宋.蔡襄】


对句:人犹半醉弦犹缓【小字】

出句:花未全开月未圆【宋.蔡襄】


对句:曲方终了人方散【小字】

出句:花未全开月未圆【宋.蔡襄】


对句:笔方微润诗方短【小字】

出句:花未全开月未圆【宋.蔡襄】


对句:书方细品茶方酽【小字】

出句:花未全开月未圆【宋.蔡襄】


对句:酒犹小啜炉犹暖【小字】

出句:花未全开月未圆【宋.蔡襄】


对句:人方远去门方掩【小字】

出句:花未全开月未圆【宋.蔡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