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个人资料
枫林过客
枫林过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29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4-09-17 16:01)
标签:

娱乐

分类: 散文随笔

观陈乃广的水彩画

 

草圣张旭那力透纸背且舞影婆娑的狂草,据说是借鉴了舞者汪洋恣肆的舞姿,其成就己再无来者;乃广水彩画中的那些仪态万千的舞者戏剧人物则肯定与舞者有关,因为乃广自年轻时就是一名舞者,甚至很多年来俩夫妇都是舞者。然而,近来乃广的画风陡变:改画山水了。大凡画者能娴熟掌控技巧,运用传统方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166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10.11,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10.11,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写第一篇博客的断想》。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18,186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2 18:52)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随笔

在开宇先生诗文集《补了秋冬一段空》

首发仪式上的讲话

   今天是己故刘开宇先生诗文集的首发仪式。来的各位都是开宇先生生前挚友、粉丝以及有关文化部门的贵宾。我认为大家聚集一堂开这个会的意义有二个:一是追怀开宇先生的精神人品、文采才华,二是激励生者学习故人对生命的热爱和执着追求人生理想的那种宝贵精神。我与开宇相识几十年,纵然配不上什么“岁寒三友”,但也算有三友之称:是知友、是麻友、是共同交流和探讨文学的文友。缅怀一个故去的老朋友,说他的好话其实很容易,但要真正恰如其份地提炼他给生存者留下的那份精神遗产,那才是有些难度和必须的。当下,我们生活在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金钱己经将相当多的人消蚀得只有肉体而无灵魂了,良知与诚信可以向钞票下跪,而国粹传统伦理道德则让位于“专家”们的财经理论。受醇厚的家风家学的熏陶,开宇先生在当世却显得那样卓尔不群。生活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03 12:44)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偶得

   

    在下与朋友的手机短信交往中,或有感触,或有期许,却限于手机内存不够难以言辞尽释,于是自创手机诗赠友人。在下并无诗人细胞,此类涂鸦不拘音律,难觅诗韵,纯为打油,难入高人法眼,唯一能肯定的便是对朋友一片真情,愿与朋友共勉。每每自以为乐,亦愿与友人共乐。

 

致友人

 

网络星空里,

有缘遇见你;

尘世寡真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21 10:31)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札记

    经常发现一些文学网站粘帖在下的若干拙作,对于这种“被发表”的情形似乎是见怪不怪,网络上的“垃圾文”汗牛充栋,在下随手敲下的文字有人爱读,这至少是件好事,因此我也从未有过“版权所有”的严重声明。所惊讶的是拙文刊登所在的某些文学网站的栏目编辑们所写的“编者按”似乎恪尽职守颇具眼光。在下贴出若干对拙文的评论诚非“自爱”,实乃尊重那些陌生的编辑们的心血以及对在下的鞭策矣。

 

    荷衣惠带评《忘年之交》

    在家里翻箱倒柜寻找想象中的“宝贝”似乎是每个孩子做过的事情,笔者细腻简洁的文笔似不经意就勾勒出一幅童年的白描画卷。由一幅“扫荡”时斩获的字帖而对书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爱好书法而引出了有幸结识了著名书法家程仕万先生的一段因缘。先生枯瘦双手的温暖、书法家婆婆奖励的“烤红薯”、“我”下乡时分手之际送的二斤煤油……这些点点滴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14 19:21)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偶得

 

    近日有友人发信息给我,言生存环境压力大,言多消积之余,似有与同僚一决雌雄之过激言行,随即我在手机中以诗作答。

常观彩虹在,

匆匆一瞬间,

鲜花争斗艳,

不过十数天,

人生如梦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札记

   窥探江永知青文学的缝隙

 ——江永老知青题材文学作品初探

 

尊敬的作家教授们、所有关心江永知青文学发展的兄弟姐妹们:

    时下,我们正处在中国社会一种漫长的经济转型期,一边是经济猛烈发展,全民向“钱”看;一边是功利观念悄然而至全民追逐享受、人的精神多元消费的娱乐时代己经来临。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严酷的事实,那就是在当今中国社会阅读文学作品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或许还有什么书籍杂志的所谓“畅销”,但并不代表这种“畅销书”读者有很多,他们只不过是新时代的赶时髦的“拥有者”与“收藏者”。有人说:中国文学沦陷了。我想这应该是接近事实的论断。在这“沦陷”的日子里,我感谢在座的老年文学爱好者对文学的坚守,你们是火种!我还特别感谢请来的各位作家教授,你们更重要,你们是火种的呵护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路加雄”让人难为情?

 

“路加雄”是我当年下放湘南时的一句土话,似乎是男人间常戏谑对方性方面“又雄又强”的意思,有时话一出口常让人捧腹。这句话竟引来当年同时下放湘南的作家朋友广生的一篇文章,而且在网络上颇有争议。对此,广生似感无奈于是问计于我,于是我在认真读过该文随手写下以下的文字。——题记
    
   先是读了陈广生的《A君路加雄》,一篇疑似小说的东东,感觉平平,并未泛起什么内心波澜;接着又读了笑兄的质疑文章《给陈广生的一封信》,因为文中措词提得很高,似乎广生如要写此类有伤大雅的文章,有可能损害自己的人格或令热爱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14 19:28)

    

     与魔鬼下棋

      --解读陈广生和他的《点亮你心中的灯》

 .  从一九九八年的《一个老知青的自述》出版到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书札记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日军占领南京后,对南京城进行了血腥的屠杀。在暴行最猖獗的6个星期里,共杀害我30多万同胞,强奸2万以上的妇女,掠夺文物、财产不计其数,史称“南京大屠杀”。关于日寇对南京的屠城,近十年来己有《南京大屠杀》、《屠城血证》等四、五部影片从眼前掠过。日寇对南京惨绝人寰的凶残屠杀,南京所遭受的空前浩劫,己然定格于中国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