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何承亨
何承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89
  • 关注人气:2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公文养家,私文养心。教过书,编过辑,公过安,长过所。财税文秘,民刊主编。发诗文贰仟,出专著六部,获奖项廿个。作协会员,四川作协理事,市作协副。柒零后。居果州。食果腹,魂灵饥。
新浪微博
公告

     本博诗文均原创,如有转载、刊用,请与作者本人取得联系:

hch1970@263.net(个人邮)

qlsk@vip.163.com《曲  流》

QQ:546484095(网名嘉陵江)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串门

博主主编《曲流》诗刊网络选稿

民间诗刊,奉寄样刊,薄酬润笔

博文

  

 

 

浩大的风声淹没我蛰居的村庄

大盆地里,除了风的发白的脚印外

便一无所有。所有的耳鼓和灵魂都醒着

搁浅在枕上的头颅和面颊感受到北风的手指

萧瑟,宁静,从容,冰凉,额头被抚过

就会增加一道年轮般的皱纹

这架巨大无比的手风琴,奏的却是

苍凉之乐。仿佛世界已成为一个寒窟

一两枚蛙声和梅枝上芽苞们拱出来的轻响

它们让此刻的睡眠  缩小了外延

 

野白鸽

 

从冬天到春天到底还有多远

山脚到山顶,拐杖上不时歇落

飞累了的翅膀。每一股触及的寒风

就会将羽毛扬起一场庞大的雪阵

自峡谷底部,飘向另一个峡谷的底部

春姑姑,姑姑  野性的呼唤和飞翔

使人隐约预感到这场大雪的绝期

翻越了这座冰封的雪山,就能

望见自春天爬出的日头

——鸽翅在上,比我们看得高远

 

 

 

在最初的雷声开苞的枝头

常常挤满了嫩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钥  匙》

 

夏夜醉风,吹开小区大门挂锁

吹开宿舍楼梯口铁门暗锁

仿佛鼠标逐层点开电脑的文档夹

再吹开家居防盗锁,再吹开

卧室门的最后一道球形锁

一粒晶莹的瓜子仁横呈在床垫上

是谁美丽缱绻而安全的女人

她多么像一篇散文中那安逸的闲笔

男人长吁一口酒气,使劲摁了摁

衣袋里那一串清醒的钥匙

 

《停  电》

 

十万只黑鸟扑过来,驮着黯淡瘟疫

这片城市的五官顿时残疾

最初的火种杀死了茹毛饮血

农具和炊烟,却只是金属的一个媚眼

它扭过头去便目露刀剑枪炮的凶光

汽车与汽油正在占据腿脚与空气的巢穴

钢筋与石屎的森林逐渐把城市遮蔽

网线两端,谁正虚拟着见风就散的爱情

当然也包括电,这挺着正负两只乳房的妖

她让这个世界产生  毒品的依赖

 

《海滩上》

 

时光缓缓散步,比轻风更轻

那个蓝领的姿势像一只张开的蚌壳

破帽遮盖的脸上,他的落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22 05:23)

 

 

《风吹灭油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桃   花   劫》

 

误入一小段春天,以及蓬安州

穿戴花哨的桃花节日。早醒桃花站在枯枝上

打骨朵。脱下灰棉袄,兑换红裙粉纱

泄露这桃树和春天的美丽器官。暖风照射

半场艳舞表演。谁的盛年匍匐闪躲在地

彷佛墙内桃花  肯定不是墙外的

拼命地  挣扎于只有几平方公里的春光

小心揣着珠露,抗拒凋零。游人如织

这终于使它感到了孤独,和骨头里的春愁

惟有欢快的光线,或者说光和它的全部阴影

比天平的秤盘略大些  颤巍巍地托着

 

《大地的投影就是夜晚》

 

一只蚂蚁寻到一小片荫凉

一枚梧桐叶在阳光里投下的阴影

树下  一位老农  他有些单薄的荫凉

来自树上更多的树叶  以及身后

土地的丰收。黄昏徐徐地漫淌过来

未搬动的虫子,没有耙完的地

他和蚂蚁将再次面临黑夜,这整个大地

在阳光里投下的巨大的阴影……

阳光下太大的投影  就是夜晚。月亮被灰尘

或烟雾,浓厚云层或眼睑遮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墙角纸箱里一群刚出窝的绒犬

拼命地挤。这阳台上的春天真是狭小

只容得下两排乳房和半尺宽的阳光

 

楼下的架子,两棵并行的葡萄秧

在葡萄架顶的木格面上赛跑

一棵稍快些,与后面那棵拉开约半米

距离。还抻出一枝小脚丫

占据了后面那棵的小半边跑道……

 

赛事似乎都没有裁判,此地此刻

只有一个正从蛰伏中恢复体温的看客

看客漫不经心,缓缓地一回首

他看见了阳光下那些或长或短的投影

 

院内一树刚打苞的白玉兰不慌不忙

迟迟不肯解开花衣  吐露珠蕊

她在与那一树燃烧得正旺的红梅

耗着  投影慢慢地移过来

 

春的疾病

 

阳台下那棵树,那棵香椿树

我像个敬业的特务躲在阳台栏杆后

已盯梢它很久。大概半月有余

虫子比那棵树早几天醒来

它们是生命  注定要吃喝拉撒

 

一群蜂鸟  正叽叽喳喳地争吵

有枝可依也绕树三匝,东敲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