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sx那年夏天
wsx那年夏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638
  • 关注人气: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学会惜福与感恩,别忘了曾身处逆境的你——这也会过去。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扬帆计划
加载中…
博文
(2013-09-29 10:44)
标签:

兰花

心境

分类: 杂谈随笔



    又是许久未更新博客。心情一如既往的黯淡,如同窗台上那株婆娑的兰花——袅袅身姿不经意间轻轻摇曳出淡淡的惆怅

六年前,我搬新家时到花鸟市场采购了这株兰花。六年来,兰花的叶子枯了再生,生了再枯,虽未完全枯死,却也始终未见其郁郁葱葱,更别提开花了。归其原因,爱兰之心有之,却缺乏全心投入,用心栽培的付出。于是,几片挺括昂扬的叶子也就很满足了,但缘于花开的梦想,总有些淡淡的遗憾。

或许,这就是一株不会开花的兰花吧。如同院子里相隔不远的两棵石榴树:每年春天,两棵树一起萌芽泛绿,一起花开似火,但其中一棵就是永远不会结果。去年的一天,我把兰花从家里搬至办公室,不管开花与否,爱兰之心依然。

两个月前,兰花的根部冒出了一颗小牙,继而窜成了一簇新绿,昂扬的叶子肆意流淌生命的活力。不久,这簇新绿的底部左侧又冒出了一点黄豆大小的嫩芽,继而抽出了一根直直的穗子。穗子上均匀点缀着五个小花苞,我知道,那是兰花即将开放了!花苞慢慢的孕育长大,也孕育着我的惊喜与企盼。

大约两周后的一个周一早晨,我刚打开办公室的门,一股清雅香甜的气息瞬间沁入我的五脏六腑,我知道那是我的兰花开了!注目望去,两朵白绿色的小花迎着秋日的晨光在灿然开放!在我更近距离放肆和贪婪的长吸短呼之间,兰香丝丝缕缕,愈加沁人心脾……

同事笑说养了六年的兰花今天才开,预示着我会交好运,我笑而不语,爱兰之心更甚。如同一个知己,在我忧郁怅惘的时候点燃了心中的希望,激荡起我无比的勇气。秋意渐浓,五朵皎洁盛开的兰花俨然成了心中最亮丽的风景。我知道,在我记下兰香满屋的同时,兰花亦会记下我此时的心境。

韶华易逝。多年后,当我回首来时的路,或许无论如何我变不回原来的自己,但我相信我可以和那些被岁月覆盖的兰花静默中回首曾经的多少往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8 15:19)
标签:

鸡蛋

亲情

情感

分类: 感悟人生

    这世间的每个人

    都可以走的很远很远

    却始终走不出母亲的目光

    走不出那份浓浓的牵挂


    母亲常跟我念叨起少时的我和鸡蛋有关的一桩趣事:

    “你5岁时,一次我和你爸去地里拔花生,在地里老远望见家中烟囱冒烟,以为家中失火,忙不迭的一溜小跑回家。进家门口,看见你脚踩小凳,踮起脚尖,大半个身子探入锅里,手拿炒勺在锅里上下翻炒,鸡蛋马上就要炒熟了……”每次母亲跟我讲起,全家人都会忍俊不禁。有了妻之后母亲也讲给她听,妻嗤笑之余再骂一声:“从小就是个馋鬼!”

    细细想来,却怎么也回忆不起年幼的我为啥要去炒鸡蛋。母亲讲当时她问我原因,我告诉她是自己去鸡窝里捡鸡蛋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一个,顺便炒了。现在分析来应是可信的。小时候特爱去鸡窝里捡鸡蛋,甚至捡鸡蛋的情境常常出现在我少时的梦里。一则父母鼓励,一听到母鸡“咯咯咯哒”不停的时候,母亲就提醒我:快,母鸡下蛋了;二则捡鸡蛋过程有点类似“寻宝”——每只母鸡下蛋的地方不固定,麦秸丛里,篱笆架下,或是破碎了半边的铁锅里,都是其安心生产的好去处。兴冲冲的找寻,满怀欣喜的双手高举成果向父母汇报,再得到一句“真能干”这样赞赏的话特有成就感;三是幸运的时候母亲会顺势在锅灶里用特制的铁勺给我炒上一个,给我解解馋。在经济落后,物质匮乏的70年代,能吃个鸡蛋那是挺奢侈的事情。那时的鸡蛋不是论斤而是“论把”,“一把”是十个鸡蛋。哪家生了小孩去看月子送两把鸡蛋已经是很大方了。村里常常出现东家大婶借了西家大娘两个鸡蛋忘记还或故意忘记类似的事情。

    于是可以想象出这样一幅画面:父母不在家——年幼的我听到母鸡“咯咯咯哒”的叫声——兴冲冲地去找寻鸡蛋——发现后捡起兴奋的往屋里跑——许是馋虫在作怪,其中一个“不小心”从手中滑落了——生火起锅——把身子探进锅里努力翻炒——被急匆匆赶回的母亲发现。

    春日的农家小院,三五鸡雏漫行。从鸡圈的麦秸堆里,摸出尚存余温的鸡蛋,心底的热意亦被轻轻的拨弄。那些少时美好的回忆不经意间伴着岁月一起悄然流逝了,只是偶尔能在茶余饭后听母亲娓娓道来,方可奢侈一番。其实母亲的伟大之处更在于,发生在孩子身上的那些哪怕再小事情她似乎都能记忆犹新。

    如今,鸡蛋早已告别了“论把”的年代,超市里那些包装讲究,让人眼花缭乱的各式鸡蛋,却与萝卜青菜一般普通。而年迈的母亲却仍对养鸡情有独钟,每年都要养鸡,盼望鸡下蛋。每次回家,母亲总在锅里给我们做上几个,或煎或煮或炒,那蛋黄的颜色永远是金灿灿的,味道也格外的鲜美,更不用说营养价值了。临行时,母亲再给我们捡上一大篮子,那是她和父亲不舍得随便吃一直给我们攒的啊。每次都说不要,让母亲留着自己吃,每次却都拗不过母亲,最终都带上了。母亲攒的哪里是鸡蛋,她攒的是那份世间至纯至美的亲情!

    于是每天早晨,我依然可以幸福的像小时候那样吃上家养的鸡蛋。家养的蛋有其他任何一种鸡蛋都没有的味道,那是世间最为珍贵的思念……

    春日的农家小院,三五鸡雏漫行。“咯咯咯哒”声响起,母亲欣喜地捡起一枚鸡蛋……当鸡蛋快攒满一竹篮时,她知道远方的儿子又快回家了……这世间的每个人都可以走的很远很远,却始终走不出妈妈的目光,走不出那份浓浓的牵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2-24 10:06)
标签:

朋友

情感

分类: 杂谈随笔

   



    就在刚才,无意看到腾讯微博里的一段文字,感慨万千——人海中,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转一下,共勉吧。

    "十年后,我希望我身边有这样一个朋友,没有名利的牵绊。可以踢开我家的门,招呼也不打随意开我的冰箱,对着一屋子的狼藉说“这次别想我替你收拾”,喝我喝过的可乐催我做饭,把我推进厨房,开始没心没肺的开我玩笑,骂我是白痴笨蛋,最后替我收拾了房间,不问我最近过得好不好。然后两个人一起傻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