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飞龙在天598
飞龙在天59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0,575
  • 关注人气:1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我的网站
 我的网站二维码,扫描可登陆
       健康富我指路
          
 我要啦免费 
        扫一扫二维码
        登录我的商城


博文

“黑司令”是我的同学,他叫张胜利,与我同是煤校机电专业毕业生,只是不在同一个班,他在机电124,我在机电123。虽不是一个班,但他是我最崇拜最要好一个同学。

他来自于城市,却不像一个城市人,生活节俭,艰苦朴素,敢想敢说还敢干。文革中还被选为“校革委”会委员,因人长的较黑,故大家都称他为“黑司令”。

在那个怀疑一切的年代,他一次在地上胡乱划时,写了一句“打倒林彪”的口号,被人告发。那时,林彪是正红的时候,这还了得,被撤销了革委会委员职务,错打成“反革命”,整天随着学校的走资派、黑帮被批斗劳动直至毕业。

69年他被分配到羊渠河矿,他分到羊二矿劳动。在选择转工还是转干的问题上,他虽出身好,但受文革影响,组织部门还是将他转为了工人。后中央下文,个人的文革档案材料要一律撤出销毁,才得以恢复正常的生活。

他在羊二矿的一采区,还是很卖命的干了好几年。那时一采区的支书是李振钢,在矿上的班组管理上是最为出名的,管的人是服服帖帖,没人敢与他作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老同学杨双锁,采煤专业,高高的个,长方形脸,浓眉大眼的,挺着一个大肚子。与我同在采区劳动,因肯吃苦,实在听话,深受领导爱戴,经常受到领导表扬和选为劳动模范。

       在那一年,张巨的矿长要调我到调度室的时候,我不愿意去,将他调到调度室担任机电调度员。干了几年升为机电主任,又干了几年,调入一机电科任科长,比我早提升了五六年。

       那时的一机电科,支书、科长都是我的同学,工作干的还算得心应手。杨科长也因有几年调度经历,认得人多,交际面广,玩的还算不错,领导比较满意。

       他主持工作期间,遇上职工调级这样严肃的事,我这老同学尽出些怪招。看似公平,一视同仁,让我们几个科长提名你管辖范围的升级人选,他记录。大家你提一个,我提一个,都急着提自己属下的人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故去的老同学吕树斌,离开我们已经有二十多年啦!但他的音容笑貌还时时浮现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

       他个子不高,1.67左右,园而黑黑的脸庞,戴着个眼镜,喜欢聊天,你聊天南地北,亦或家长里短,他都能与你聊的热火聊天,是我宿舍里的常客。

       他和我是一块分到羊渠河矿的,他学采煤专业,分到二坑,我在一坑。因身体原因经常干些采煤的辅助工作。在转工还是转干的问题上,他报的是转干,因家庭出身是富农,组织部们还是将他打入转工的职别。

       后来因技术人员太缺,他被调进技术科当测量员,以工代干。后来又调到一坑技术组,由于技术成绩突出,逐步晋升为技术员、工程师,最后晋升为高级测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十岁以前根本不理解腰痛怎么回事?



别人说腰痛,我很是不理解。老是听说一句话“站着说话不腰痛”。现在想起来老话很有道理。你坐着说话久了就会腰痛,躺着说话也会腰痛,久卧伤气嘛,躺着说话当然伤元气了。元气伤了就不耐疲劳就易腰痛。上岁数了的,有腰痛毛病的人,坐一会就喜欢站起来活动活动。

腰痛中医认为就是肝肾虚。受凉,熬夜,久坐都会加重。找西医治疗就是吃点止痛药,牵引理疗,效果不好。目前医院正骨大夫常规方法就是正脊,咔嚓搬正了,马上轻松,可过不了多久又回来了。按摩师喜欢揉压痛穴,哪痛揉哪,结果管一两天,又痛了,以至于好多人都以为按摩不治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我的煤矿生涯中,接触的最老的电工就是王宫啦!他高高的个,大约有1.78左右吧,瘦长身材,瘦长的脸,满头白发。我认识他是在调度室的时候,他是煤矿的老电工,原来在砖厂当电工,也许是人才缺乏吧,老年又把他返聘为调度室的机电调度员。这人别看60多岁了,走起路来年轻人也赶不上,他走路的频率高,碎步如飞,在坑下爬高下底那简直如履平地,胜过年轻小伙子 ,如果不看脸光看腿,你绝对想不到他是60多岁的人了。

       今天之所以提到他,因为他是我的电工老师的老师。以前,我的老师徐守义就是跟他背篼子学艺的。听人讲,小徐可没有少请他吃喝,经常给他背篼子干活,小心的伺候着。每每下面开关出了毛病,他打开一看,就合上了盖。说,小徐,你去外边把什么什么东西拿来,就将小徐支走了。他则三下五除二般的,将开关问题快速处理好了。等小徐回来时,开关已经好了。这一手他运用的得心应手,让小徐经常是摸不着头脑。一味地孝敬着还不敢说什么,就是学不到核心技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家的中心小学校长史秉真让我给他搞点煤,这下可难坏了我。说实在的,我在煤矿干了20年,就没有烧过羊一矿的一两煤,这要我给他买点煤,还真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在外人的眼里,你守着煤矿,搞不到煤,谁信呀?人家都大车小车的往家里拉煤,你搞不到,这不明明是不想给办啊!

       要说也是,说煤难搞吧!可我的同学就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每年都要老家来汽车拉一趟煤,我的那个营长,就不知哪来的煤票,也能搞到煤。可人与人脾气性格毕竟有不同,我是那个两耳不问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经的人。咱只管出煤,维护机电设备运转,至于煤怎样卖?卖什么价?那都是营运科的事,我是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也很少与外人交往的人,这购买煤的途径是怎么回事?自然就难知下文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七十年代的中国市场 ,是找不到炒花生的,你就是再有钱也买不到,因为是国家定量供应的,每人每年定量半斤发票供应。每年的后半年或春节前发放一次。

       记得有一次,凭票发放花生,地点是工人村,总务科的一个办公地点,排的长长的队伍 ,一个个的发放,你要吃上这半斤炒花生,那就得排队,耐心的等待,你别无选择。

       为了吃上这半斤炒花生,我也豁出来了,排在那一字长蛇阵的末端,焦急的等待着那蚂蚁般的移动,将近1个多小时后,才轮到我。我感叹!为了吃上这半斤炒花生,我居然在这里消磨了1个多小时 ,真的是不容易啊!

       拿到那半斤炒花生,我离开了队伍,看了看那兜炒花生,就那么一点。这可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七十年代初时,上面传下来近期峰峰有地震的预测(其实地震也没有来),要求单位做好抗震防护的准备。采区还真的当成了大事,竟在两排房之间,挖了一条宽深各1x0.6米左右的逃生沟,通往墙外的庄稼地里,以备地震来了之后,人能从这里逃往野外,远离建筑物。并动员职工晚上尽量也不要在屋里睡觉,就是在屋里睡觉也要开着门。

       正在这要命紧张的时候,我的爱人来了。也巧,我们屋的人都是上夜班,正好腾出来地方,不用再找地方住了。

       晚上,采区还有值班的,要检查谁在屋里睡,谁睡觉关了门。说是说,那么多职工,单位又没有支帐篷创造条件,睡露天啊!所以他们大多还是住在屋里,只不过小心一点罢了。

       那天,晚饭后,我们两个就出去溜达了,也免得他们来屋里检查再说这说那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七十年代是一个什么东西都贫乏的年代,书在书店里的品种也很少。记得那时书店进了一本大概是叫“卡耐基的成功之道”的系列书,就引起我的注意,拿起来翻了翻,不想还到是挺有吸引力的,年轻人谁不想成功啊!可成功也是有方法的,那书里就教你好多获得成功的方法。于是,我就买了一本,回来我看的是爱不释手,几乎是一气呵完!

        一天在澡堂换衣服,我不知和谁聊起了这本书,不想,竟吸引了旁边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是澡堂的服务员,听的他也感了兴趣,就提出能不能借给咱看一看呀?这个人说不认识吧,每天上下班洗澡,澡堂常见面,说认识吧,连对方姓什名谁都不知道,至今我都想不起来他的名字。

        既然人家提了出来,回绝多不好意思啊!好文要共欣赏,成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我的采煤生涯中,有一位特殊的开溜子工,叫李友三,50多岁,湖南人。

       我纳闷,一个湖南人怎么会千里迢迢的跑到这里来下煤窑?同伴告诉我,他原来是湖南某个区的区长,因两口子生气,谁也不让谁,脾气都很倔,导致离婚。据说,当时不知什么原因,李还拔出了枪。后来组织部们知道后,撤销了他的区长职务。他一气之下,就跑到他弟弟的所在地,下起了煤窑。差不多也有20多年了,两人谁也没有再婚。

       现在,人老了,也后悔了。就想着有个伴,这时,就想起了南方的老婆,恰巧他南方的老婆也想着复婚。她就千里迢迢的赶来了。可宿舍里没有地方住。两人为这相会的地方发了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