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04-30 15:24)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词

 

           六年后和诗  海碧天青
遥想当年诗兴狂,博客圈里竞华章,
但凭立意分高下,何患文友话炎凉。

老来犹发少年狂,琴心绣口谱华章,
国色天香花似锦,且把西安作洛阳。

            答谢海碧天青  秦人(2019/4)
梦里难得几次狂,狂它几次又何妨。
春风过境吹富贵,捎带家书到洛阳。

附:六年前原作(转自川伸博客,一并谢过)

     七绝  冬雨偶得  川伸
风叩西窗夜雨狂,无心泼墨赋词章。
坐拥锦被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8-01 06:48)
标签:

西安

回坊

卤汁凉粉

分类: 往事

 

  下午,跟郭某进城办事。事毕,郭某问晚饭咋吃。我还没开口,却先笑了。他也笑了,说,好,再去吃一回。

一个小时后,俩人撂下筷子,擦着麻酥酥的嘴,从大皮院一家卖卤汁凉粉的门面里走了出来。等下了台阶,我问他“咋样”,他说“美!伏天里吃卤汁凉粉,真过瘾。”

卤汁凉粉是坊上的一种小吃,耐饥又解馋。也许是因为其低价,或是受了粗瓷大老碗的连累,不知从何时起,这道发源于长安的美食,不管是老何家的,还是老索家的,一概被坊间口舌们戏称为黑暗料理。窃以为,在这个茬口上,老陕们嘴里的黑暗料理,分明是对卤汁凉粉善意的调侃。把卤汁凉粉叫黑暗料理,如同当爷的把孙子叫土匪、坏蛋,所表达的是掩盖不住的喜欢。其弦外之音,自然是带着自信的自嘲了。

难道不是么?

你看,能去吃卤汁凉粉的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6-18 13:16)
标签:

杂谈

分类: 往事

 

       小时候,我把端午节叫粽子节。
       在我家,粽子节的前奏,向来由父亲弹拨。
       临近端午,父亲下班时会带回家一把艾草,并把它们横着插到门帘上。这时候,我会在上房门口故意地钻进来跑出去,让帘子在揭开放下中,发出好闻的草香。
        那时候的粽子节,每户凭粮本可以买回几斤江米。找不来粽叶,母亲就拿纱布缝几个袋子,里面塞满江米,封口后放到锅里煮。煮好的江米像一条条黏黏的白鱼,放凉后被母亲切片,撒上蜂蜜或白糖水,就装盘上桌了。有一次过端午,母亲笑着宣布“吃,不过了”,接着,她倒净了瓶里的油给我们炸油糕。我踮起脚站在母亲指定的警戒线外,刚巧看到有一个半成品油糕在锅里炸了口。立时,香味甜味爆棚。如今,不知邻家的发小们是否还记得这件发生在某年端午的大事,属于我家的好味道曾慷慨地翻过墙头,去伺候他们的鼻子。
    &nb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2-18 20:34)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词

 

如织细雨入冬河,往事芳华付一梭。
老树不知残叶尽,梦中依旧舞婆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9-01 14:08)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词

 

                   和友  无题
残阳半壁染飞鸦,浩荡清江涌落霞。
无主闲云何处去,天涯原本是君家。
                       海边
独立水边东更东,观潮不见旧时风。
心随落日归沧海,回首长安一梦中。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7-25 14:45)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词

                 江城子   夏夜
为尝青杏偷爬墙。嘴儿张,心儿慌 ,一脚踩空,哎哟我的娘。
梦醒惊魂归皓首。赤夏夜。恁般长。

中中平中中中平韵仄平平韵中中平韵中中中中读中仄仄平平韵中仄中平中仄仄句中中仄句仄平平韵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22 11:15)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词

 

                 七绝   吊兰
一盆绿意吊清幽,墙角案台伴客留。
不向天边邀月色,花开低处好扬头。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17 14:47)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词

                   
帆带春潮远,客从旧路归。
北园新有主,何必怨蔷薇。    
                  
老来悲腿脚,乐事几相违。
且作恶毒妇,隔窗怨落晖。     
                   
枕畔有蚊子,闻声不见飞。
关灯思痛痒,蒲扇向空挥。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7-12 12:28)
标签:

秦人在线

诗词

荷花

分类: 诗词

    

 

五绝二首

 池荷

 

 月照南池晚,雾开荷叶香。

 长安馆舍贵,留梦在青房。

 

 红莲接翠盖,白雾入莲房。

 卿本佛家子,可曾念故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03-31 11:09)

   

楼里的马桶是蹲式的。车间里农村娃多,经常会尿到池子外面。我看见了就叨叨,“真是劲大,显摆年轻呢么”。落凤就笑,“娃们忙,压力太大了”。我说就你老好人,我还不是看你累。

   

落凤比我小三岁,真名叫骆凤。几年前,作为经济转型条件下的边角余料,她从国棉某厂质检员岗位上被裁,到我后来供职的单位作了临时工,领兵拖把和抹布。被裁的滋味不会好受,落凤跟我说起这事时笑了笑就低下头。她一直这样。想哭的时候就低头笑笑。

   

下了架的骆凤变为鸟雀后和我相识,并被我的坏嘴在另一篇文章里唤作“落凤”。此后多年,这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日复一日地推着特制的大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

                                                                                                               我要啦免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