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管继平推仔
管继平推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8,514
  • 关注人气:7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公告

    本博客所有文章均系原创,如有转载,烦请告知并注明出处。
博主新书签售消息
   2014年8月16日下午1点30分至3点,签售东方出版出版的《李叔同致刘质平书信集》,4点至5点,签售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民国文人系列”《梅花知己:民国文人印章》。另《纸上性情:民国文人书法》(上下)也同签,欢迎光临。 

访客
加载中…
博主简介:
    管继平,笔名推仔、易安阁等,60年代生于上海。爱好读书,擅书法篆刻。现为:
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上海书法家协会理事,上海书法家协会学术专业副主任,
上海楹联学会常务理事,上海九三书画院秘书长,黄浦区书法家协会副。
出版著作有
一窗明月半床书
《上海老辰光》
民国文人书法性情《清风拂雅——扇面书画百帧》《上海说事》
《纸上性情:民国文人书法》(上下两册、《游嬉——老上海弄堂》《李叔同致刘质平书信集》(编注本)、《梅花知己:民国文人印章》等。
博文

【管爷窥书】且与佳人饮美酒

管继平/ 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说书阅人

吴颐人和“雷聋山房”

管继平

  文人书画家都喜给自己的书斋画室起个别号,据说此习最早可追溯到汉代,宋元明清渐成时尚,名气大的如放翁先生的老学庵、震川先生的项脊轩,还有像青藤书屋、知不足斋、饮冰室、悔乌堂等等,或抒怀咏志,或遣兴寄情,或借景解嘲……难以尽数。然而,前辈风流从未绝响,今人也不甘落后,尤其是舞文弄墨者更甚,除了借号明志外,有的书画家起斋号还喜欢信手拈来、即兴发挥,于是,斋号中往往蕴涵了许多有趣故事。

  在我熟悉的师友中,大概要数书画篆刻家吴颐人先生的斋名最多了。就我所知的,如早期有忘我庐、壬壶斋、溪饮庐等,后又有绿云楼、三难堂、嘶云阁、逐鹿山房、千万莲花院、两天晒网斋、白驴禅屋……几乎每一个斋号都可说上一段生动的来历。如其中的“两天晒网斋”,毫无疑问,即取自成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或许令人纳闷:这句成语应是形容做事缺乏持之以恒的精神,然而像吴颐人先生这样搞艺术卓然成家者,如此这般将何以堪?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管中窥书 序

 



       金冬心先生曾书有一副对联:且与少年饮美酒,更窥上古开奇书。不过,以我老夫之体会,与少年饮酒,况且还是美酒,似太可惜,亦难有共鸣。其原句乃出自高适的《邯郸少年行》:“且与少年饮美酒,往来射猎西山头。”此处诗人本来就是写少年游侠的豪迈,放歌纵饮,弯弓射雕,与读书大概无涉。所以,此上联我一直略有不满,至于下联,倒也颇为喜欢,只是“上古”之书,读得并不多罢了。

       既如此,若以我之性情,改一下此联似也无妨——且与佳人饮美酒,更从老朽窥奇书。“佳人”与“老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充和:“我这辈子就是玩”

管继平

  昨日,一百零二岁的张充和在美国仙逝,引起微信朋友圈里一片怀念。张家四姐妹曾被誉为“最后的闺秀”,无可奈何花落去,如今也都一一凋零了。

  所谓“张家四姐妹”,即张元和、张允和、张兆和、张充和。她们出身乃安徽合肥的官宦世家,曾祖是晚清名臣张树声(淮军二号人物)。祖父张华奎,光绪十五年进士,官至按察使。父亲张冀牖,受西式思想影响,是民国期间开明教育家,在苏州创办乐益女中,倡导新式教育,与蔡元培先生也有交往。张家四姐妹可谓个个兰心蕙质、才华横溢。好像叶圣陶曾说过,谁娶了张家四姐妹,都会幸福一辈子。

  后来四姐妹所嫁的皆为名人:老大元和嫁给昆曲名角顾传玠;老二允和嫁给语言文字学家周有光;老三兆和嫁给文学家沈从文;老四充和则嫁给了德裔美籍汉学家傅汉思。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管继平

原创

书法

分类: 说书阅人

灵光一闪  吉羊圆满

 

管继平

 

    艺术是最讲究灵气的。这灵气不光是表现在艺术创作上,有时也表现在艺术策划上。

    年初楷书委员会的一次总结年会上,恰巧本人也有幸叨陪末座。茶歇闲聊时分,忽见百步之内,穿杨不息。不知谁嘀咕了一句:今天的杨姓老师何其多耶!一经提醒,果然了得,仅楷委会的副主任成员中,居然就有六位“杨老师”,他们分别是杨永健、杨永法、杨泰伟、杨继光、杨耀扬、杨建臣,六杨聚首,千载难逢。大家一致倡议,六人联袂办一次书展,岂不妙哉。于是,灵光一闪,便促成了这一场联袂佳话。

    经过了数月的紧张创作,积极筹备,一场别开生面的“六杨”书法展,假上海文史馆展厅终于拉开帷幕。六月初夏,六日吉辰,晴空当照,又逢周六,六杨各出“六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23 23:27)

繁简之争 
管继平 
     
    汉字的繁简之争,一直引人关注。今年两会,冯小刚关于恢复繁体字的提案,再次激起千层之浪。冯导是“明星委员”,其提案的关注度自然要高于一般的学者。不过平心而论,冯导的提案措辞还是比较克制的,他只是“希望部分恢复有丰富含义的繁体字”。但到了拥护派的网民手下,则不论青红皂白,把繁体简体完全对立,似乎繁体千般好,简体万般差;写繁体字就有文化,写简体字乃是糟蹋了传统文化……如此所云,其实是不了解汉字的演变规律,也不懂得繁体简体的互相关系。说起来,需“进补文化”的倒恰恰是自己。 
    我对文字素有兴趣,繁体简体,如手心手背之齐观,它们皆有可爱之缘,也皆有可探之源。我们现行使用的一些简体字,虽说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由政府来颁布推行,但却不是新政府的“新发明”,而是渊源有自,代有所传。许多简体字都是一些约定俗成的古字、俗字和假借字,再有就是楷化的草字,如“尽”、“兴”、“读”、“书”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17 09:58)

天行山鬼的藤印

管继平

   偶然一次读报,看到一篇书摘,摘的是广西师大出版的新书《天涯晚笛——听张充和讲故事》。作者苏炜是张充和的耶鲁晚辈,住得相邻,于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断断续续记下了“民国时代最后一位才女”张充和的口述人生故事。书中颇多充和老人与前辈师友之交往,我饶有兴趣,但读到有一节是老人回忆闻一多刻图章的事,我有了疑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4 12:20)

石库门的弄堂风景

管继平

 

    记得过去有一句调侃的话,大意是:“到北京才知官小,到广州才知钱少,到上海才知住房的苦恼。”流行此话的时候应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其时开放伊始,广州可能领海外风气之先,消费活跃;而上海,房改尚未全面启动,相当一部分的市民,仍居住在拥挤不堪的老式石库门弄堂里。

    上海的石库门弄堂好比是北京的四合院,其深厚的人文底蕴以及标志性的地域风情,已是城市的代表性符号。我小时所住的石库门弄堂,名唤“华忻坊”,弄口石砌的牌匾上书此三个魏碑大字,后落款处还有“十年九月”一排小字,可知其落成于1921年,至今也快百龄矣。华忻坊地处提篮桥朝东的杨树浦,虽也算是黄浦江的沿岸,如今被打造成“北外滩”概念的黄金地盘,已成开发商觊觎之“热土”,然而早在三十年前,“北外滩”和“外滩”是没法比的,就像“小龙虾”和龙虾根本不属一个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心雕龙也雕虫—— 君辉印稿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3 17:53)

风骚一领三千年

 

管继平

 

    有道是“天上一日,世间千年”。时髦的网络用语,于虚拟的半空中传播才数月,而传统的书法,早已在世间流传了几千年。两者看似霄壤,遥远得不可捉摸,然而一经“嫁接”,仿佛“天上人间”,不无完美。

    中国的书法艺术,妙在形义兼具。其章法线条,疏密婀娜,或可悦目;其丽句华文,禅意妙理,足以赏心。以前名家尺牍、文人诗稿,多为传达信息之实用,赏析养眼退其次;如今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