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莫阿玛
莫阿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344
  • 关注人气:4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友情链接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最近,上海苏州河边有一座美术博物馆正在建设中。有意思的是,这座在建的美术博物馆引发了一些不同的声音,焦点是该馆对新媒体的运用。褒奖的说法这里就免了,这里只说疑虑者的担心,即多媒体的运用是形式大于内容,甚至是喧宾夺主,它对馆内展品可能是一种伤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砚祖一开始就带着对陶瓷艺术本体意识的文化自觉,进入他的瓷绘创作。仅此,就使李砚祖的瓷绘作品,有了一种挺进陶瓷艺术内核的文化势能,这一点相当重要。因为,对于所有从事陶瓷艺术的艺术家来说,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那道坎儿,当然有造型的功夫、有审美的眼光、有技术的能力等,但顶要紧的还是对陶瓷作为一个生命体的透彻领悟。后者如果缺失,他或许是一个挺不错的国画家、油画家、雕塑家等,但他绝对称不上是一个优秀的陶瓷艺术家。

 

李砚祖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艺术设计史论、美术史论及工艺美术史论的研究与教学工作;他还是江西省政府特聘的“井冈学者”,为景德镇陶瓷学院的特聘教授。在李砚祖的讲学目录中,《中国陶瓷艺术》是重要的一门课程。以上这种世俗的职务罗列当然不是为了身份的炫耀,而是由此可见,相对于众多陶瓷艺术家,李砚祖迅速且无障碍地进入了陶瓷艺术内核的逻辑纵贯线。

 

但是,作为艺术理论家,特别是对陶瓷艺术有专门研究的理论家,对陶瓷艺术本体有基本的了解并不是困难的事。对任何人来说,只要有一份与陶瓷艺术长期厮守的实践阅历,甚至无须对理论知识的掌握,大概都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日得消息,朱怡芳博士大作《传统工艺美术产业发展与政策研究——文化、社会、经济的视角》出版。恭喜恭喜!


                          

                            传统工艺美术产业发展与政策研究

                                 ——文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都在说徐州美术与汉画像石有着脐带相连的关系。一般来说,此言不差。但这种关系,究竟是以怎样的一种状态维系着的呢?纵向去看,这种维系是始终如一的紧密,还是随时代的变化而若即若离呢?如果我们不加质疑与分析,以一种不变的理论预设和思维惯性来结论徐州美术与汉画像石的关系,甚至无论徐州美术处于什么时代,都以其与汉画像石的紧密关系来标示自己的文化身份。那不但不可以真实地描述徐州美术的过去与现在,还会盲目地沉迷在理应如此的想当然之中,从而阻碍徐州美术的健康发展。

 

                                  

 

首先,我们得承认徐州美术与汉画像石,特别是产于徐州的汉画像石的文化基因的一致性。在徐州艺术家那里,其作品是有一种与汉画像石接近的文化气质存在。但令人生疑的是,这两者的关系真得如当下主流话语所认定的那样,是前后继承与承接的关系吗?或者说,徐州艺术家所表现出的这种文化气质真得就是直接来自汉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黑色之光——殷阳煤矿艺术展”在北京·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举行。其实,这不是一次画展,它是一个人的生命行旅,更是人类的痛苦前行的印记。起码我是这样认为的。这次艺术展的意义远远超越艺术……

 

我曾为殷阳写过一些文字,看过展览,我愧于这些文字的没力量与浅薄(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367400102ec45.htm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3 16:09)

这画早收到了,一直忙乎,没让其露面。画题“踏雪访友”,看得出石丁兄重得是情义,真山东汉子也!石丁的笔墨酣畅痛快,喜欢!其博客曰“养拙江湖”,兴许,我会有“养拙江湖,拙养笔墨”的文字出笼,慢慢酝酿吧……

石丁作品(转其博客http://blog.sina.com.cn/tingyanli)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吴冠中老先生我是佩服的,敢说真话且还在理。相对其画,我更喜欢其话。最近听说他的作品被国家文物局禁止出境了……这话头暂且按下不表,我先迫不及待地说点别的。和吴冠中这事同一时段还曝出,成龙要把自己收藏的10座徽派古建筑捐给新加坡……这话题还得搁下,因为,我又想起了与上面两件事一前一后发生在故宫里的事:有人往大铜缸上刻上“XXX到此一游”;又有人一拳打碎了“翊坤宫”的窗户玻璃,致使国家二级文物“铜镀金转花水法人打钟”受损……我还想到其它类似的事情,太多,暂且打住罢,容我下面想到哪说到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不久,潘公凯在今日美术馆举办了题为“弥散与生成”的个人艺术展。潘公凯是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但更为人关注的,他还是位家学渊源(其父为国画大师潘天寿)的国画家、美术史论家。因此,这次展览中,除了传统绘画外,还有装置、影像等艺术形式的呈现就显得意义不同寻常。它让我们看到一位深受传统艺术熏陶的艺术家宽博的艺术视野与包容的艺术精神。就这点看,我以为其意义甚至大于这次展览的具体内容。

 

我之所以对潘公凯的这次具有当代意识的艺术呈现怀有敬意,是因为,几乎与展览同步,我连续看到一些评论家对架下的艺术媒体,以及对当代艺术的排斥性言论。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人强调艺术要继承,有人强调艺术要创新。都没错,但还不够。无论你对传统继承了多少,抑或你距传统离去了多远,如果你都能站在一个新的历史台阶上,回视传统,并与传统中的经典对话。我觉得那才真正确立了具有经典意义的艺术标高!

 

大土三阳做到了这一点,他的艺术是可以与经典对话的。约略分析大土三阳的山水艺术,我以为他所确立的艺术标高主要体现在以下三组比照关系中:

 

首先,大土三阳山水艺术的场域是开阔、宏大的,但又是清秀、明丽的。大土三阳的这种两元对立与统一的艺术呈现,我形容为南人北相。大土三阳是南方人,他的性格中有着南方人的细腻、缜密。但是,大土三阳的精神场域又很开阔,且放达,豪放与单纯。这样一种北雄南秀的精神特质被大土三阳深刻地契合到了自己的艺术中,并成为一种可对画风调控的情绪力量。所以,大土三阳的山水作品,虽然开阔宏大,却不依靠大笔铺排,仅仅以营造画面规模为能事;虽然清秀明丽,却又避免小笔头的点点戳戳,让人看出骨子里的狭隘与逼仄。大土三阳将这种相互比照的关系融为一体,豁达与缜密全在画中,狂放而没有偏执乖张的霸气,婉约而没有翠眉细目的媚气。从而彰显为一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3月29日,大土三阳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办展,应邀前往。拍了些照片,但不理想,发些作品局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