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东容
东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92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09-05-16 20:11)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12-20 01:11)

有关藏云溪的诗行

 

一:

 

站在夏天相反的方向

却感受新草不断地在鞋尖上冒出

 

去年的果实从山顶上滚落下来

而准备去拾的少年早已云游天涯了

 

二:

 

水的颠动惊醒了山的睡相

鸟们躲在暗处观察了那些古怪的表情

 

云的白马伫立在高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杂谈

从诗歌到现实的转变。。。。。。。

 

 

    

   从热爱诗歌到所谓诗歌的激情写作,而后销声匿迹地退出诗坛,这个转变之过程似乎是情理之中的安排。似乎从鹘子抛出的一瞬那间,早已注定命运悲剧的开始。故之,从一九九五年来,基本没有全身心的投入,便是眼前体验着不为人知的深深的痛苦。而这个痛苦的前提即是对诗歌的忠诚却做了一个彻头彻尾的背叛者。身不由已的背叛,只能留给自巳的苦苦回味。记忆是活的。肉体在时光中渐渐老去。每当有诗歌活动在场,每当提供给个人有一次献艺的机会,而对诗歌麻木的心态,却一下子苏醒过来,于是所体验的悲郁情怀也不是语言所能表达的。作为想致力充当一个诗人却充满着纯个人的悲剧色彩。但现实社会比诗人更具有悲剧因素的潜质存在。原因是社会没有能力保证一个诗人能至始至终地安心写作。大量诗人的失语,大量诗人如山体一样的崩然消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17 12:45)

高堂大道

 

       ——东容先生诗集《夏天的蚂蚁》札记

 

老剑

 

 

A.

 

“……在死亡没有来访之前,我以蚂蚁笨拙的方式行进。

在生活的书页上留下一个个来路清晰的背影。

在整个夏天里,我看到了蚂蚁的一个伟大心怀。”

 

这是高堂东容先生诗集《夏天的蚂蚁》结尾部分的一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16 18:49)

河流

 

 

一只捏紧的拳头不可能稳稳地

撑住一条河流

 

 

站在岸上被风吹拂

而河流却把我们当作小孩看待

几朵浪花的翻滚

似乎走完了最美的阶段

时间啊   时间

往往铸成一生之中的重大过失

看谁在美化自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09 18:45)

月祭

 

 

————怀念地震中逝去的学生

 

 

这一天尽量不说话

安静  以至保持一个沉默的姿势

在天堂门外伫立

 

 

把四周的墙漆成一片黑色

打开一盏盏白色的灯

当作祭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是端午节

 

 

椅子移动

四支脚平稳

身影

或者说是一缕阴影

或者说是一团光亮

从容而自在

在每一个角落

有气息地起起落落

这是否有一个幸福的感觉

 

 

记得

昨天雨下得很大

像一串串文字

从天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中午的感怀

 

 

看起来有点灰暗的天空

影响了阳光的光亮

儿童节的第六天

人们似乎冲淡那种感觉

老是哀伤

对生活没有意义可言

 

 

再过几天就是5.12的月祭了

据说好多人至今去向不明

好多人被找到了

却找不到他或她的名字

被泥土收容后

只留有一个简单的编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04 21:13)

 

被压弯了的一朵花

 

 

不可能到这个时候

就这么漂亮

不可能还未长到这个时候

就被谁爱着

不可能在众多的废墟中

首先被人们想念着  

 

 

每天来看我的那个人儿也走了

我不知道天堂的门在哪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8-06-03 00:55)

离海很近

 

 

 

可以把波涛切了一角移在洁白的墙上

因为窗外是偌大的海景

 

 

枕着海涛可以悠悠地睡了

因为以前的下面就是大海的一部分

 

 

海面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