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棠花
海棠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803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0-07-13 20:01)
标签:

杂谈

,里面的方子都是一个老中医几十年的心血~~很强~~一定要看

说 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22 16:12)
标签:

杂谈

 

  来自南京、丹阳、连云港等地的13名“80后”,人称“十三郎”,犯下江苏省最大一起制贩氯胺酮(K粉)大案。该案由公安部直接挂牌督办。

  日前,经常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13名年轻人重者被判死缓、无期,最轻的刑期也达8年。

  为还赌债他“实习”做K粉

  该案主犯之一耿健

是丹阳人,中专毕业,案发时26岁。

  2008年春节前,耿健因欠下180万元的赌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华龙网6月9日报道 6月7号,高考第一天。黄涛 请了个假送女儿黄佳燕去考场,他和女儿约好了,考完后会来接她回家,还要为她包饺子。

    黄涛在去买菜的途中,天降钢管,不幸当场遇难。爱人冉红霞抚摸着丈夫冰凉的遗体,哭得死去活来,可女儿还在高考,女儿还需要疼她爱她的父亲。她抹干眼泪,离开了躺在现场的丈夫,努力装出平静的表情,去校门口接走出考场的女儿……

爸爸在家里的小黑板上画了一个笑脸

黄佳燕今年18岁,是涪陵区 实验中学的高三学生,44岁的爸爸黄涛是涪陵 区电信局的中干,妈妈冉红霞也是电信局的职工,为了好好陪伴佳燕高考,黄涛和冉红霞特意请了工休假。

佳燕 是个懂事的孩子。高考前的一个晚上,很少喝酒的黄涛 在外面参加完一个推不掉的应酬,满身酒气回到了家里,女儿佳燕心疼得掉眼泪,竟然拨通了爸爸同事的电话:“叔叔,你为什么要让我爸爸喝醉?明明晓得我马上要高考了,爸爸要照顾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09 06:38)
标签:

杂谈

  赵作海,男,1952年出生。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人。1999年因同村赵振晌失踪后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而被拘留,2002年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刑2年。2010年4月30日,“被害人”赵振晌回到村中,2010年5月9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认定赵作海故意杀人案系一起错案,宣告赵作海无罪,同时启动责任追究机制。

  1998年2月15日,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赵振晌的侄子赵作亮到公安机关报案,其叔父赵振晌于1997年10月30日离家后已失踪4个多月,怀疑被同村的赵作海杀害,公安机关当年进行了相关调查。

  1999年5月8日,赵楼村在挖井时发现一具高度腐烂的无头、膝关节以下缺失的无名尸体,公安机关遂把赵作海作为重大嫌疑人于5月9日刑拘。

  1999年5月10日至6月18日,赵作海做了9次有罪供述。

  2002年10月22日,商丘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赵作海犯故意杀人罪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02年12月5日商丘中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赵作海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省法院经复核,于2003年2月13日作出裁定,核准商丘中院上述判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导读]1988年,19岁的刘俊海和其堂叔在刑讯逼供下被认定为命案凶手,在河北临漳看守所关押15年。03年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判处二人无罪释放;临走时,看守所要求两人家属缴纳15年生活费共5000元……

邯郸市滏阳西路的一条小道被暴雨淋成泥潭,刘俊海顺着泥潭边缘前行,脚上沾满泥巴。路边的槐树含满雨水。不远处,成堆的垃圾发出刺鼻的臭味,几只天牛撞过去,纷纷落下。

进入一幢四十年前修的宿舍楼,便是刘俊海位于邯郸峰峰矿区的家。楼道里没有光亮,他摸黑推开家门,年过六旬的母亲盘坐在床上。父亲在他出生不久便过世,他与母亲和弟弟相依为命,此刻家中一贫如洗。

这里本不该是他的家,22年前一起离奇事件改变了他们的命运,让他们背井离乡。

1988年,19岁的刘俊海和45岁的堂叔刘印堂莫名其妙地被带入邯郸市临漳县刑警队。两人在刑讯逼供下被认定为一起特大命案的凶手,在临漳看守所关押了15年。

看守所,一个关押待审犯罪嫌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4 20:51)
标签:

杂谈

               

 

 


  “哦,老板刚给我派了一个项目,刚好利用假期多琢磨琢磨。”佟卿声音虽然有点疲惫,但更多地是兴奋。“你有没有搞错啊?放假了还工作?”叶琳有点纳闷,这佟卿什么时候变成工作狂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哎,你那位呢?”叶琳有点好奇。“呃……他说要回老家。”佟卿沮丧地说。

  “哦,那国庆我们逛街去!听说立锦新开了一家大型购物广场,开业有很多促销,去看看?”叶琳兴奋了。

  “好吧,到时你给我打电话。我好像还欠你一顿饭呢。”佟卿开心起来了。

  国庆第三天。佟卿和叶琳站在立锦商业广场的巨型喷泉前。

  叶琳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不错,这商业广场真的是一座比一座气派啊。”佟卿却微微叹了口气。在厦门,像她这种中等收入的人,每月4000块的工资还不够买0.5平方米的面积,而大型购物商场、酒店、休闲中心仍在乐此不疲地建造,而且一座比一座大,一座比一座极尽铺张…… 

  “叹什么气呢?”叶琳把东张西望的眼睛收回到佟卿身上。

  “高价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4 20:49)
标签:

杂谈

  也许……也许奇迹能在秦为身上出现呢?

  “佟卿,好久没见了,出来坐坐如何?”周日下午,佟卿没等到秦为的电话,却意外接到了萧扬的电话。那个消失了大半年的萧扬。

  佟卿把萧扬定为男友之最。最年长、最聊得来、最善解人意、最浪漫、最没有责任心。前面四个“最”曾经让佟卿欣喜欲狂,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白马王子;第五个“最”让佟卿一度陷入痛苦不能自拔。

  佟卿和萧扬的相遇,是在吴宇和佟卿分手后的第四个月。那阵子佟卿漫无目的挂着MSN,就这么鬼使神差遇到萧扬。

  萧扬大佟卿八岁,是一家IT公司的合伙人。他思维活跃,经常会提出很多精彩的想法和佟卿分享。佟卿对萧扬的感情是从钦佩开始的。

  慢慢地,佟卿发现她和萧扬很有默契,往往她的话,说一半或说一遍,他就懂;而萧扬对她也很欣赏,一直夸她聪明有才。聊了半个月以后,彼此就有了牵挂,每天都坚持在同样的时段上网,彼此等候。

  这样持续了3个月,佟卿忍不住了,她很渴望见面。萧扬却犹犹豫豫。“有人天天在网上这么关心你,不好吗?”萧扬总是这样说。佟卿不依不饶,萧扬实在拗不过,只好同意了。

  第一次见面是在雅士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4 20:46)
标签:

杂谈

       婚姻很远  暧昧很近


    佟卿是位28岁的单身女性,白领,敏感细致,善良温顺,崇尚爱情,渴望被爱。然而,因是“主流”,一直坚持宁缺毋滥,因是“剩女”,寻爱的路上,磕磕绊绊,屡屡受伤。无奈的姻缘,婚姻很远,暧昧却很近……
  
  2006年6月,厦门冰火舞厅。

  舞会是7点半开始的,秦为差不多踩点到的舞场。时间尚早,舞池空荡荡的,周围就座的人也很少。秦为找了个斜对着门口的位置坐下。

  想起这一个月里发生的事情,秦为心里不禁憋得慌。父亲突然中风,经过医生抢救,命虽然是保住了,但仍有随时离开人世的危险。老人那种渴望儿女成家生子的眼神看得秦为心疼,这使得他把结婚定为了今年的主要任务。

  本来,他要结婚也是顺理成章的事。秦为今年三十一岁,在厦门拼搏十年,现已是蓝格策划公司的总监,月入过万,有房有车。女朋友邱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2 12:45)
标签:

杂谈

159.

莉姐的父亲走后,我们平静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警方展开调查,市政府各部门十分的重视,孤儿院在一个星期后,解除了高度戒严,胖子李没有来打扰我们,让我们稍微放了点心,但是,我心里始终认为,这小子不会那么容易罢休的.

一个星期后,我们迎来了一件十分值得庆贺的事情,那天是2006年的3月8号,是三八妇女节,也就是在那个日子,贝贝以在电影《洛兰》中的出色表演一举拿下了国外的一个大奖--切拉美奖,获得了影后,这个奖项对于刚二十出头的贝贝来说无疑是天大的礼物.

我和莉姐是提前两个小时知道的,我们那时才知道,其实对于大奖当事人会提前知道,或者说是早有感觉,当贝贝告诉我们她获得提名的时候,我们就兴奋了好长时间,当在颁奖典礼的前两个小时,我们知道这个事情后,当时莉姐跳了起来,开心的不得了,嘴里直叫着'宝贝真棒,真棒,幸亏当初没这小东西搞掉,真棒,亲爱的,贝贝,你是妈妈的心肝,小心肝!',她拿起枕头往天上抛去,那天,莉姐真是的,高兴的一会就过来双手勾着我的脖子亲我,身子不停地摆动,跳着舞.我也开心,但是后来皱着眉头说:'哎,我要是拿奖了,你会不会这么开心?'

'你啊,你能吗你,呵,我家贝贝可是大明星,你呢,别吃醋了,小傻瓜,来!',说着,亲了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12 12:29)
标签:

杂谈

 

141.

我很开心,我一边用手玩弄着她的后面,一边问她:'宝贝,好不好,老公厉害不厉害?'

'恩,恩,亲男人,舒服!',她抬着头,闭着眼睛,摇晃着脑袋说.

我很来劲,我更加用力地去摸,去抓,然后指头从后面滑进去,然后一手轻轻地拍打起她的一边的屁股来,拍上去,抓着,然后离开,再去拍着,她不行了,犹如鱼儿来到陆地上,欢腾着,把身子上下左右跳跃着,她低下头,痛苦地呻吟着说:'爽死了我,若是哪天没有这样了,我会死掉的,下面会难受死的,它需要你,需要你在里面弄它,要你的!',她说着,手往后伸去到我的下面,然后抓住了我那立的可怕的下面,她抓到后,就微微地笑了,闭着眼睛,然后来回地摸着,摸的我有点不舒服,甚至有点疼,她不知道轻重,用了很大的力,我喘息着说:'宝贝,抓我的有点疼,轻点!'

她点了点头,然后就说:'老公,我现在可以要吗?'

我手捧住了她的腰,然后望着她说:'告诉我要什么?',我也很严肃,很凶地说.

她认真地望着我说:'要,你,的下面,硬硬的,××,我就要,霸占那儿,含着那儿,是我的,是莉莉的,你听我的话,躺好!'

我点了点头,她的眼里有一些可怕的光,那光犹如虐待的异样.

她坐起来,然后手回头摸去,然后抓住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