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嬉笑怒骂,女,黑龙江青冈县人,现居黑龙江鹤岗,1974年4月出生,从事服务行业十余载,业余时间进行网络文学创作,2010年出版个人长篇《漫漫人生路》。本博除特殊标注外,均系作者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嬉笑怒骂1
嬉笑怒骂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610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来访者地址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5-04-28 04:45)

 

又到了放风筝的季节,随着孩子的长大,放风筝的往事便也渐行渐远。

年龄大了,加一个夜班竟然要迷迷糊糊一整天方才感觉又“活”了过来,夕阳西下,我终于鼓起勇气,一个人,徒步向尚志公园进发,一路上走走停停,遇到花店,便想到该与我的茉莉花上的红蜘蛛做个彻底的了断,买了一瓶药,顺便看看花店那些花草鱼鸟,内心获得了一些美的享受。性情的改变,和年龄好象也有关。

人行道上,那些锻炼的人们或戴口罩,或围围巾,三三两两从我面前经过,我向他们投去敬佩和欣赏的目光,而且必须承认的是,那一瞬间,我竟也动了加入锻炼队伍的念头。

尚志公园里人不是很多,可能还没有到跳广场舞的时间,大约四五个七八岁的男孩子在广场上跑来跑去,他们的手里扯着风筝线,口中不停地大呼小叫,虽然我不喜欢喧闹,可是那时那刻,我竟也禁不住嘴角上扬,因为是他们牵动了我记忆的神经,我想到了儿子也和他们一般大的时候的种种趣事儿,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放风筝。

独生子女的弊端真的有很多,加上社会竟争的激烈,我的孩子小的时候基本没有玩伴,四五岁的时候,大人为了生存,经常要把他一个人锁在家里,现在想想真的有点缺失人性,可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8 04:03)
标签:

情感


    这一年,真的好匆忙。从年初,到年尾。好象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没有彻底放松过。或者换句话说,这一年,我真的没有感受到一点点喘匀呼气儿。
    记得以往我常这样调侃:“工作就象是割庄稼,年初一哈腰,再抬头时,基本就是年尾了。这话说起来有点夸张,可细想想,我的2014年,真的就如这所说。好象这句话是为我量身定做一样。
    人生,真的好快。不知不觉中,连我也走到了中年。过了年,马上四十一周岁了,想想,挺可怕的。人们常说:“人过三十天过午“。四十多岁意味着什么?当然意味着太阳已偏西了。而现实中,四十多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太阳可能偏得更厉害了点。
    建站的事东奔西走了大半年,结果一事无成。这事只要想起来,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和委屈。可是有什么办法呢?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不是我不明白,实在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人在职场,就好象生活在狼群之中,一不留神,被咬个头破血流或者呜呼哀哉都是很有可能的事,不要说习惯不习惯,只要努力去学会适应就对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自从听妹妹说母亲已不怎么吃饭了,内心便一直暗涌着一种不祥的预感,尽管自己一次再一次强制推翻自己其实最切合实际的想法,但是,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感谢上苍在母亲生命的最后时光里再一次眷顾了我,虽然它用的手段有点残忍,(让我骑电动车突然人仰马翻来警醒我,当时摔得头晕目眩。)可我分明从这个残忍的举动中深切感受到母亲也许来日无多的讯号。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耽搁,第一时间向单位请假便火速坐上通往母亲最后生命之地的列车。

清晨四点,街上冷冷清清。丈夫用借来的电动三轮车载着我一同迎着呼呼的西北风向火车站行进。三三两两的生命过客从四面八方涌来,迎面而来的西风使得我的心渐渐冰冷。

经过近一天的颠簸,我终于赶上了最后一趟看望母亲的客车。

见到母亲的瞬间,我吓得倒吸一口凉气,短短数月未见,母亲已形容枯槁,蜷缩在被子里的母亲,呼吸已变得十分微弱,我目不转睛地看着母亲,此时此刻,只想用这种方式来实现我一厢情愿的情感交流。母亲时而会睁眼,可是眼神早已空洞,好心的邻居担心我不会操作,主动示范起如何给母亲喂水。我站在一旁眼睁睁看着母亲好似下了很大决心并忍受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9 20:09)
低谷来袭
    过了四十岁的门槛,身体首先来了个下马威,先是“血染的风采”持续二十余天,结果连续吃了七天的止血药才好不容易止住了,身体比以前虚弱了不少,稍微动一动便冒虚汗,好多朋友劝我去医院看看,其实我也深知年龄和压力已经给我的身体带来了讯号,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为什么不愿承认呢?用五哥的话可以做很好的解释――我们都是家中的顶梁柱,真的不敢去医院,害怕一去再也回不来。仔细想想,真的很悲催,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如果不是命运强行安排,谁又敢轻易倒下呢?
    年初以来,各种各样的压力便接踵而来,先是迁址的事出了岔头,紧接着就是母亲的身体状况惊险连连,老公大人的病时好时坏,单位的经营业绩因不可抗力每日都在下滑,员工的积极性与日递减。。。。。。一切的一切,都向四十岁的我的心理承受力发出了严峻的挑战。
    睡不着觉的时候,我会凌晨两点起床上网,因为只有那里会集结无数个象我一样的孤魂野鬼。我们怀着不同的只有自己了解的心事,天南地北地聊着不着边际的外星话,偶尔,我们会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05 05:37)
    正月十五前夕,我给妹妹打电话,打着打着,电话那端突然传来妹夫喊妹妹的声音,我以为是母亲拉了或者尿了,需要妹妹前去清理,随即我挂断了电话,坐在沙发上等候着妹妹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再度与我电话连线。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妹妹的电话始终没有响起,我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感觉年迈的老母亲是不是遇上了生命的最后劫难。。。。。
    大约捱过了二十分钟,我终于忍耐不住,再次将电话打了过去询问妹妹有没有什么事时,妹妹虽然嘴上说着没事没事,可我凭借亲人之间的那种心灵感应还是听出了异样,于是,我不停地问妹妹,直到妹妹的声音颤抖,不得不说出,母亲目前正在休克的讯息时我的头嗡地一声,瞬间迷失了方向!
    我握着电话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我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并告诉妹妹不要慌、不要慌,我从电话里指导着妹妹采取掐人中等简单急救的办法努力抢救母亲!
    电话里传来了妹妹邻居的声音:“ 大娘,大娘,你睁开眼睛,别闭眼,大娘,大娘,快睁开眼睛,别闭眼睛,”那一刻,我心如刀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06 18:33)

很喜欢一个人在家的感觉,我

一个人在家的感觉很好,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不喜欢热闹了。

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开始收拾家。这个时候没有人打扰,收拾家务才真正变为享受生活。不象平时家里有人时走来走去的,刚摆放好的物品经他们一折腾,不一会就乱了,那种感觉很遭糕,心情,一下就降到零度以下,虽经这样那样的控制, 我还是要忍不住呐喊一番,我感觉他们不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

其实我不喜欢做家务,特别不愿意看到刚收拾好的房间没几分钟就变得乱七八糟,所以我很喜欢一个人在家的感觉。

一个人在家,我便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打法,从阳台开始,一点一点收拾房间,虽然我不喜欢养花,可是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我也会静静欣赏花的美感。我一叶一叶地擦拭落到花叶上的灰尘,一叶一叶仔细察看是否隐藏即将开放的花蕾。继而我会联想到生命,联想到花与生命中那些相通的东西,而后便很感慨。

收拾卧室的时候,我喜欢用扫床的工具将床铺弄得异常平整,我要让床铺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十虚岁的最后一天,竟以嘴唇起了一个无名的血泡告终,仔细想想好没有来由。然而,事实胜于雄辩。
    好久了,来自内心的喜怒哀乐总是以其它的方式呈现,而嘴唇起泡,自我感觉应该是孩子阶段才会常有这种情况。莫非,我返老还童了不成?看看,一厢情愿的人还真不少。
    清晨起床,特意翻看了一下昨年的文字,题目是《四十不惑》,从头到尾又重温了一下去年这个时候的心情,总体来说,去年的文字还是有些小励志在里面的。
    时隔一年,心智又改变了许多,心态变得更加平和,胸怀变得更加宽广,偶尔看着身边的人为这为那大动干戈,冷眼旁观过后我常会浅笑:“还真有人这么想不开吗?”我可是早不会计较这些了,哪怕被人当众损了个尊严稀碎,我竟然还可以笑容可掬“二进宫”。
    记得朋友讲过这样一件事,孩子的老师请家长到学校,然后没等家长站稳就“乌里哇啦”地一通抢白,朋友的大脑瞬间短路,模模糊糊中,他只感觉眼前有一张嘴爆豆般不容分说。他后来和我们讲起的时候说了这样的话:我当时就想,如果我一拳抡过去,将是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5 06:27)
午夜惊魂
    工作性质决定了我有很多时候必须午夜外出,而且这个时间段基本找不到车,所以,昨天夜里,我在尝试了各种回家的方法无果后我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徒步回家!
    时间大概是凌晨两点多,虽然有月光相伴,但是夜色依然很重,好久没有走步了,但我感觉我走起路来一定比平时快了很多,这也许跟内心里多多少少的各种可能出现的设想有极大的关系。
    平时看上去车水马龙的街道一时间宽广了许多,走在无人无车的街上,内心里混杂了悲壮和惬意。路边方方整整的积雪被星星点点的灯光分割成许多乳黄色的几何图形,走近一些去欣赏,更有一些诗意掺杂在其中,火红的围巾紧紧地依附在玫红色羽绒服的领口,在月光和雪光的双重映照下,围巾更是展现了一种奇异的色彩,我敢说这种色彩连画师也很难调和出来,睫毛上因呼吸和冰冷瞬间结出的霜花儿在夜色的映衬下是如此地圣洁,突然之间,我变得很享受,如果不是因为工作,我想我是无法感受到这一人间美景甚至是感知到内心世界竟是如此的丰富。
    九三油脂厂的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姐姐送我一个空间装扮,我第一时间收纳并使用,于是,第一时间收获了不一样的心情。在此之前,从没注重过空间打扮,总感觉虚拟的世界里,一切都来自虚无,一切归于虚无,打扮与不打扮,区别好象不是很大。在我看来,这就好比一个人宅在家里,穿不穿衣或者梳不梳头,心情不会有太大的甚至本不该有什么区别。然而,我错了,直至昨天我终于又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永远不要提前断言,因为,你的的确确没有资格。
    很喜欢如今的空间打扮。画面中一个头顶荷叶的蓝衣女子和一只全身雪白的小狗狗一前一后冒雨狂奔的情景,让我不禁联想到自己的命运。十几岁外出打拼,至今已有二十多个年头了,在这二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中,无论遇到多大的风雨,我都一路狂奔过来了,虽然身边没有狗狗的陪伴,可是冥冥之中,也许有上帝的垂怜。上帝总是让我在对的时间认识对的人,而且在我身心俱疲的时候峰回路转。感谢命运中的诸多考验,虽然身处逆境时我甚至想过一死了之,可一旦熬过命运的殊遇,我便仿佛脱胎换骨般又获得一次新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自从母亲去了妹妹家,我和妹妹的电话交谈便多了许多,一方面,是弥补自己不能在母亲身边尽孝的缺撼和愧疚,另一方面,是担心妹妹在长期的侍奉病人的过程中心理失衡给予一些必要的心理疏导和援助。

    我和妹妹从小一块长大,要聊的话题便宽泛了许多,从小时候的打架呕气到成年后的诸多别离,有时欢笑,有时伤感,为了逗妹妹开心,我常常蹦一些即将失传的东北方言,我和妹妹常常因此笑出了眼泪,笑过之后她会问我:“”你怎么还记得这些话?我感觉我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熟悉的话了”,是啊,我们有相同的血缘,曾经共有一个家,我们有共同的成长经历,所以,很多话虽然时隔很久再重新拾起,会依然引起共鸣,原因当然是我们曾经是那些陈年旧事的当事人。

    欢笑的话题聊多了,便也常找来一些伤感的话题共同探讨,比如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