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wjing
wji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Goodbay, my  blog!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7-01-01 22:37)

我终于忍住了,没去总结。我想起从前,每年的最后一天,都去用一些文字感慨一番。这次,我终于忍住了。一句话,昨天的最后一个小时,我是坐着度过的,写了一首诗。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还是谈谈阅读吧,除了它,我知道的别的不多,即使是阅读,我又能知道什么。向好友推荐几本书,最近看的,自己比较喜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草木笔记

上午的时候,大雾浓得像牛奶,微风过处,那些雾纠缠得厉害。我想起以前的一个朋友,有一次他跟我说,大雾就像一场人生。这眼前的雾飘飘忽忽的,我从宿舍里出来上班的时候,感到一阵强烈的凉意。我投身其中,仿佛投身于另一场人生!有着说不出的滋味。

 

下午的时候,太阳把雾打扫得丝毫不留,而那些温暖的光线得以漫天飞舞。一个星期前,和李老师约好今天来我校给我们初一年级的学生开一个作文专题讲座。这一届的初一,我带他们,有着说不出的艰难。作文是个顽疾。我自己也写作,但可操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 根据您的了解,当初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诗歌报》与《深圳青年报》联合举办了中国诗坛1986’现代诗群体大展的?遇到过什么困难还是举办的很顺利? 

  前面《诗歌报》也曾经就此事采访过我,说实话对“大展”的事我已经差不多忘记了。我们(《他们》上的诗人)是以作者的身份参与的,他们有约稿信来,我们寄稿子去,至于举办者的遭遇我不太清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9 21:48)
分类: 草木笔记
早上我躺在床上读书:《春醪集》、《为什么读经典》。近来的阅读,很随意,目的性差。但读到梁遇春仍然高兴。他和兰波差不多,很早的时候就被死神牵扯而去,只留下一些文字闪闪发亮。文学就是凭借,依靠着它我依稀地去猜测着这样一个人。说到文学,我想起了前段时间在那个诗歌风波里杨黎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的一句话:诗歌,它没有一点力量。一切文学何尝有过?文学与艺术最本质的定义必须和个体的人紧密联系,非如此不可。如果把它和政治等东西连在一起,就不是文学了。我们的先民在劳动的那一刻,他的嘴里哼出了歌,那不过是他为了转移劳累感觉的一种手段,这在后来发展为文学。但最初,它是基于对个体情绪、感受乃至命运的安慰而来的,与后来的政治等很多东西是没有多大关系的。所以,很多时候,我是不大谈论文学之外的什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9 10:41)
分类: 草木笔记

惟有写,才能解除我心中的困惑。以前,我惮于写,因为我耽于想。幻想把美好演绎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可是一落笔,不满与技穷便在纸上蔓延,心里当真沮丧的不得了。一个朋友友好的提醒我说:你是对自己要求过高了,你首先应该写。我晓得他的意思,但我思来想去,我以为是写作的自卑情结在束缚着我。总想写,却又怕写不好,而时间就在这迟疑闪忽中过去了。一年下来,笔下并没有诞出多少可供品咂的文字来。这是信心的缺失结出的恶果,也是自卑的充分培养出来的花朵。一切都源于我自身,因此也只有我自己方能把那花朵上的恶果摇落,惟有我,惟有写,才能重新规划写作的远景、经营文字的良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7 21:08)

买书是一件尴尬的事。尤其是对于贫穷中的我。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贫穷的滋味,因为那时大都有父母养着。没钱的时候,一个电话或者一封信给家里,很快就能收到一叠票子,心里快活的不得了,花的时候自然更加快活。我是没有经历过那钱的创造,自然不晓得其中的艰难。

 

我还记得15岁那年我和父亲去照相。其实是我一个人照相,父亲陪我,照片是学校要求参评地区三好学生用的。父亲用他的洋车子载着我,骑了10里的砂礓路到了我们县城一条逼仄的小街上的一个旮旯里的一家摄影部。如果说那是一个摄影部,不如说是一个人加上一部照相机和一件破房子更确切。那是我第一次照相。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7 15:43)
分类: 草木笔记

有一天,我问自己,我为什么写博客?想了一会,我没有法子回答自己。一个简单的问题,深思起来倒变得复杂了。是思考让它变得复杂吗?还是它本身复杂?抑或是“写”本身复杂?

 

有时我觉得“存在即合理”很像一句废话。表面上,它好象把某个问题给解决了;而事实是它在人的唇齿间翻滚的时候,恰好表明它对问题的无奈——无奈之后的妥协。为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5 22:26)

那时家里穷,买不起课外书。因为闭塞,更不知道购买的渠道。偶尔,我看见别人拿了一本书,就丧气的不得了,那是另一个世界,一个可能存在,但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的世界。这种对周遭世界的最初界定,在少年特定的时光里左右着我的思维和行为的方向。沮丧是除了孤单之外,我那时拥有的财富之一。为什么说是财富呢?因为,正是这两种东西,它们磨制了我心灵的最初模型:敏感、胡思乱想。我读小学的那阵,我们那里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份《农村孩子报》。因为我担负班长的职务便利,所以最先浏览这份报纸成了我的特权。阅读就这样开始了,一个少年、一份报纸、一份幻想外加充足的时间,我的阅读开始了。但是,少年的不满足培养了我的急性子。报纸是有限的,且有周期。而我不断发展的身体、拓展的心灵急需更多的东西来填充。焦灼第一次落满我心里。我的父亲,一个农民,上过一年的学,刚好能够摇晃着写下自己的姓名,而他有个很好的习惯,人很爱干净。我们家那时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6-11-10 21:44)
分类: 夜晚阅读

每天写一点也变的奢侈了,工作和生活真实的像一把刀。眼睛在一天天的坏下去,心也枯干了。电影不能再看,书也是,这是耳朵的好季节。听皇后乐队的歌曲,听波西米亚狂想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