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全宋笔记:
  全宋笔记·第一编(全十册)  朱易安、傅璇琮等主编。大象出版社2003.10
    第一册:北梦琐言  孙光宪撰
    第二册:清异录  陶谷撰,郑树声、俞钢整理
        三楚新录  周羽翀撰,俞钢整理
        贾氏谭录  张洎撰,俞钢整理
        洛阳搢绅旧闻记  张齐贤撰,俞钢整理
        南唐近事  郑文宝撰,张剑光整理
        江南馀载  佚名撰,张剑光、孙励整理
        江表志  郑文宝撰,张剑光、孙励整理
    第三册:广卓异记  乐史撰,张剑光整理
        江南野史  龙衮撰,张剑光整理
        五国故事  佚名撰,张剑光、孙励整理
        王文正公笔录  王曾撰,张剑光、孙励整理
    第四册:南部新书  钱易撰,虞云国、吴爱芬整理
        近事会元  李上交撰,虞云国、吴爱芬整理
        江南别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1 22:55)
标签:

杂谈

这是开春后最寒冷的一天
阳光在江南的天空时隐时现
即使在温暖如春的年初一
你也预感天还会冷
对于倒春寒,我们都有经验

只是那场雪……

当鹅毛大雪刚刚飘满最高的树梢
人们的情绪已在雪地里奔跑,打滚
而太阳只用一盏茶的功夫
就重新占据了天顶

你的预期跟你的能力不对等
气候是个精力充沛的魔术师
你我只是他想象力的道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6103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06.09.28,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06.09.28,我写下了第一篇博文:《读书笔记:关于五服制》。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23,793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5 17:27)
标签:

杂谈

分类: 瞎想集

  阳光在街角狂欢。鸟衔枚飞过
  在想法的深处,一些事件与另一些事件交媾
  于是我们有了一些模糊的背景

 

  这有利于我们更好地处理情绪
  让一粒种子在你空旷的体内从容发芽
  让它长大,却不会充满你

 

  因此你是自由的,是那衔枚的飞鸟
  不要让十字路口过多占据自己的路
  其实它在天上,你看多辽阔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10-01 22:36)
标签:

杂谈

分类: 瞎说集

  以往夏天,人基本处于报废状态,脑子跟个蒸笼似的,读不进书,更没法写东西。今年好像倒了个,夏天状态不错,眼看着天凉了,反倒整天心不在焉百无聊赖了。

  刚看完史泰龙《第一滴血3》,很老的片子。曾经多么惊心动魄的电影啊,现在看着,节奏感不是那么强烈了,火爆场面有点假了,意识型态的东西比较多了。西方电影里的纳粹,中国电影里的日本人,美国电影里的苏联军队,都是不经意间就会被妖魔化的零件,走着走着就卡了壳。

  《第一滴血3》的故事背景是苏联侵占阿富汗。电影里的大反派是苏联军队,都天生的坏种,杀人放火强奸掳掠无恶不作。反派的克星,一级英雄自然是美国人,而二级英雄就是阿富汗的反抗武装了。地球人都知道,当年由美国一手培植起来的阿富汗武装力量,就是现在的塔利班。

  史泰龙拍“滴血3”时一定没料到,多年后美国会去占领阿富汗,而美军作战的对象,会是那些被他毫不留情地赞美着的塔利班战士们。所以看着电影里兰博的老师斩钉截铁对苏联军官说:“这是一片无法被战胜的土地,亚历山大大帝失败了,成吉思汗也失败了,你们注定也会失败”时,俺忍不住奸笑了:“你们美国人现在去干嘛捏?”

  影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9-13 10:40)
标签:

收获

分类: 瞎想集

  这是秋季的第一天,秋风以河流的温度向两岸吹拂

  阳光在更高的高度照下来

  天空已经很蓝,还会更蓝

 

  柏油马路在田野里四处逃逸

  庄稼半途而废,成片倒下。身后瓦砾一堆

  中国就是一个大工地,五千年的大工地

  拆了建,建了拆,每个朝代都要向历史作交待

 

  每个秋天都要向冬天作出交待

  没有收获,我们拿什么过冬

  我们拿什么收获,这让人苦思冥想

 

  我们收获什么,我们拿什么收获?

  我们的收获是逻辑起点,还是它的终点?

  秋天属于我们,还是属于全人类?

  这让人苦思冥想

 

  后记:之前说过要放弃文学,有个没有言明的理由是,越来越感觉文学是雕虫小技。更喜欢历史,宏大宽阔,有男人的厚度。但是前几天回顾我二十年的写作,发现一个比较令人难堪的局面:二十年的诗歌写作,积攒的作品数量竟然不够出本像样的诗集。原因有两个,一是懒,动笔少;二是被自己淘汰的多。但无论如何,我得对自己这二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瞎猜集

  每次读《尚书·尧典》,总觉得这篇文章是分三个时期写成的。第一自然段最晚,第二自然段其次,第三部分对话到结尾,最古。

  说第一自然段最晚,因其语意完足,多摹状语和形容词。这种语言形式的出现,非古朴时代能有,应是语言相对发达时期的产物。古朴时代,文字草创,数量较少,直接记事作答的文字尚不足敷用,何况摹状和形容了。再体察其文意,首尾连贯,文气通畅,已经具备相当的写作能力。而古朴时代,“写作”二字显然是谈不上了,能完整清晰地记录,已是满功。

  第三部分对话到结尾,用词古涩是其一,上下文意突兀是其二,足见其成书年代最古。对鲧的任用,从“帝曰:畴咨若时登庸”到“岳曰:异哉!试可乃已”,是尧与群岳讨论任用人选的对话,对话过程中丝毫看不出有鲧本人在场的迹象,但讨论完之后,下文紧接一句“往,钦哉!”,这是对鲧说的,仿佛鲧冷不丁就出现在众人面前。上下文之间毫无铺垫,记事手法尚显生涩,这绝非个人写作能力问题,而是体现了一个时代的作文特质。

 

  前人考证《尚书》的文章没怎么读过,仅从网上读到的一些片段来看,侧重从事理角度进行辨伪:某个观念是什么时代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27 01:48)
标签:

杂谈

分类: 瞎猜集

  ◎这个夏天杂七杂八翻了不少书。上古史方面,发现自己原先一些所谓的看法,早有人有过类似的论述了。比如五服制,徐旭生就在其《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里表述了跟俺类似的看法,即上古实行过“服制”,但过于规整的“五服制”,却是后世儒生的学术产物。这是俺以前缺课太多,精力主要放在文学上,而甚少涉足历史的缘故。

  徐旭生在《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里,将史前史的族群分为三大集团:中原的华夏集团、东部沿海的东夷集团和南方的苗蛮集团。这在中国史前史研究中具有开创意义。但徐先生似乎过于热衷把三皇五帝之类都精确纳入不同的集团,这使他的工作貌似学术考辨,实则流于猜测和推想。史料实在太缺乏,诚如徐先生所谓,如果史料丰富,就不叫史前史了,这是史前史研究的先天困境。而考古资料又都是死物,后人可以通过材料推理当时的生活型态、文明状况乃至区域间的联系,但在考古资料虽然丰富、却远未丰富到可以清晰梳理那段历史的今天,任何把考古资料跟特定族群乃至人物直接挂钩的努力,都可能是无用功——一个新发掘的考古现场,可能推翻数十年含辛茹苦的文献考辨成果。

  这边的说法,不是要否定徐先生的研究,而是想提醒自己:不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8-09 23:16)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09-06-30 01:24)
标签:

杂谈

分类: 瞎猜集

  ◎关于《森林人》

  我对于人类学著作的书目了解有限。据翻译介绍,这是一本人类学名著;就我个人阅读感受,也确是一本好书。作者美国特恩布尔,曾三次进入非洲刚果的伊图利原始森林考察,与当地土著俾格米人一同生活了一段时间,本书就是他的森林生活经历。

  因此这是一本体验之书。特恩布尔不露声色地为读者展示了一幅幅由事件串接起来的生活画卷,没有全知的视角,也没有细微和枯燥的科学考察。其写作因为颇具浪漫主义气息而受到了人类学同行诘难,但对于普通读者而言,《森林人》却比其他人类学著作容易进入得多。我读时基本一气呵成,而不像摩尔根的《人类社会》,从书橱里拿出来三次,放回去三次,一次都没读全。

  不妨拿李丽华的《走进西藏》与《森林人》作个比较,尽管从图书分类上,两者存在不同。《走进西藏》的描述对象是藏文化,藏文化早已脱离了蒙昧状态,读者从中领略到的,是一种与本民族文化的差异;而《森林人》的考察对象是原始部落的生活和文化,是一种尚未被现代文明深度污染的文化,因此在阅读时,我每每能透过那质朴和简单的存在,看到华夏民族数千年历史行走留下的回音——它对探究本民族的国家成长过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