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扬帆计划
加载中…
个人资料
shelley
shelle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92
  • 关注人气: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声明

声明

所有小文均为本人原创,版权所有,禁止转载。感谢每一位点评的朋友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理解一个人要看他看什么书、听什么音乐。而当音乐、书籍不能全然传达个人的情结时,我们可能需要一个载体来连接,比如电影。而这个电影可能会跨越时空、国界,从而达到一种个体与群体间的连接。

 

姜文的电影《邪不压正》,是随着音乐、画面推进剧情的发展,推进“正、邪”之间的剧情。而这个故事恰恰是通过音乐、画面的连接来达到个体(导演、编剧)与群体(观众)间的连接。

 

“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莱特”,艺术品的评鉴不仅暴露了评论者的品味,更投射出了评论者的心态。所以,人们都小心谨慎地评论故事,诚恐贻笑大方。不过,对一部作品的理解,不是千人一面,而是有着不同的解构,这恰恰彰显了作品的艺术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消逝的蒂卡

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是行业内的一次培训。她依旧留着长及腰间的黑卷发,只是,象牙色的肌肤苍白浮肿,细纹间有几缕深纹。她话极少,即便见到很久不见的我,也只现出黯淡的笑容。

此后两日,不论是房间,还是会议室,都不见她的踪影。我问她在哪儿?

晚上,她回复:

“露台。”

这所仅招待行业内会议培训的小酒店,六层高,我仰头望向顶层,哪儿有露台?但我还是从安全通道一直冲到六楼,推开楼梯门,我盼望着恶作剧出现,她如雕塑般的黑影会从角落里闪出。

然而,黝黑的楼道,只有我自己的影子。

早晨,被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吵醒,我披上外衣,随着同事们,上了搂。人们的嘈杂声愈来愈混乱,然而,遮掩不住从楼道尽头传出的音乐声,是藏笛,我的每一根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7 07:30)
标签:

杂谈

分类: 消逝的蒂卡

款项汇出后,安托尼奥说,演出延期了,应中国同行朋友邀请,可以来京小住段时间。

终于又见面了。他们在小酒店约会,欢愉间,听南亚风情音乐。

若雨往返在医院病房和工作单位两点,虽忙碌却不知疲倦。她想着他褐色瞳仁点映出的柔情,渴望再次抚摸他的卷发。

这天晚上,若雨还在病房守候奶奶,却收到南林发来的信息。他说,旅途中,刚谈成一笔生意,木材出口,对方两周前打了预付款,20万美元,让她帮忙查查,是否到账。

若雨反复地拨打安托尼奥的手机,但一直没有人接听。过了一会儿,听到铃声,她抓起手机,却听不到安托尼奥的声音,是误拨的?那边传来各种声音,是她听不懂的语言,卷舌音,有女声,磁性的,还有音乐,这是哪里?

她找到他曾提到过的俱乐部。这是京城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7 07:28)
标签:

杂谈

分类: 消逝的蒂卡

“等我回来,给你一个交代。”

是安托尼奥沙哑的声音,在手机屏幕上闪回。

“不,这么做,会辜负南先生对我的信任。可如果挽救了安托尼奥,他演出可以很快变现的,再把钱转回来,这一切都可以在南先生旅行回来之前完成”。另一个声音又从她心里跳出来。

身旁几台打印机发出“呲啦呲啦”的噪声,她的心突突跳着。

“今天的炸鱼咸了,锅贴还将就。”隔壁的大姐咂着嘴叨唠着,若雨的胃又绞痛起来,她已习惯性地因为手头工作耽误午饭。

同事们也习惯性地认为,她就是机器上的牟钉,而且是可以任意牟的钉子,几乎哪个岗位缺口,都能及时牟上;领导也认为,只要她在,加班是理所当然的,而且不会在加薪时想到她。

“因为我已经老了,不适合被加薪提职;因为他们从来不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消逝的蒂卡

“M公司要和我签约,去美国演出,那可是全球艺术家梦寐以求的演出公司,需要我自己来支付保证金,合同百分之五十,20万美金,下个月必须付清……演出结束,肯定会退还的,到时,我们就结婚!”

听到安托尼奥沙哑的声音,若雨明白,供养艺术家是所有艺术家的情人应尽的义务。

只是,这个数字,意味着倾尽多年积蓄,而这笔积蓄刚好用来顶奶奶的治疗费。

她有意将注意力集中到工作荧屏上。

她点开查询系统,发现南林香港公司的账户里多了20万美元,刚从境外转入,需要通知本人才可以正式申报入账。若雨的心突突跳起来,一个声音从脑海里冒出:

“他走时把密码留给我了,委托我进行网银升级。这很容易搞定,我知道南林的签字,那本书的扉页里就有,签好授权书,把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消逝的蒂卡

这天班上,若雨接到邻居拨来的电话,奶奶抱着鱼缸到小院的公用水管换水,不小心被池边的苔藓滑倒了,邻家大哥已经把她送到了医院。

急诊室里,奶奶头上缠着绷带,枯瘦的手拍了拍孙女的手背:

“咱早点回家吧,擦破点皮,没事的!”

若雨缴费离院时,医生告知,奶奶血象有问题,需要去血液专科医院进一步检查。

回到大杂院的家,睡里间的奶奶不时发出呻吟声,若雨又是端痰盂,又是倒热水、敷毛巾、喂药、喂蛋羹,一宿未合眼。

天亮了,奶奶已经直不起腰了,浑身串着疼,急救车把老太太拉到了血液专科医院。

若雨在化验室、诊疗室、面色苍白的病人、面无表情的主治医间穿梭,一张张的化验单,等来的都是最坏的结果。

“费用,准备好150万元吧。”若雨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消逝的蒂卡

夜晚,她点开一直没看的“朋友圈”,一条信息惊得她从床上弹起来,发出时间就在十几分钟前:

“朋友们,放心,我昨天就离开了加德满都,去日本了,我爱你们!”

她一连给他发了好几条信息,内容毫无逻辑,夹杂着惊喜、愤怒、担忧的情愫。但都没有回复。

接下来的两日,她一直在神经质地等待他的回信,但每一次手机亮点提示的都是工作的消息。

这天下午,南林来营业大厅找她,看到她黑黑的眼圈,会心地笑了。她最害怕看南林宽厚的笑容,那如慈父般的笑,是她想象中在天国的父亲应有的笑——包容、理性,刚好可以中和她过分感性的神经。

“尼泊尔地震了,毁了那么多珍贵遗迹,旅行要趁早,下个月还要再去趟印度,这次是和当年老山的战友们一起走,我当领队,你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6 13:15)
标签:

杂谈

分类: 消逝的蒂卡

若雨在手机报上看到尼泊尔地震的新闻时,捂着张得大大的嘴,字字细读,一再确定震中是“博卡拉”而不是加德满都,“不,他不在博卡拉,”她自言自语道。

但,这几天,安托尼奥为何一直没有音讯?

她茫然地“刷”着各家媒体上传的最新消息,都是那些世界文化遗产遭损毁的图片。她抱住头,几个月前的影像历历在目:

在杜巴广场,她踟蹰于玛珠神庙群中,思忖要不要继续这段异乡恋,而现在,玛珠神庙主体完全坍塌;他拉着她逛过的巴德岗古城,给她买了一罐王子酸奶,他拿起深栗色木雕面具罩在脸上,舌头从窟窿里面伸出来,逗得她把酸奶洒了一地;当她望着蹲坐在台阶上假扮的苦行僧发呆时,他拾起一片菩提叶盖在她的手掌上;在供奉着湿婆神及其配偶雪山女神帕尔瓦蒂庙前,他用零钱打发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消逝的蒂卡

若雨是老员工,她一个人兼做着几个岗位的事,却很少被人注意。但是,如果出现纰漏,最先受罚的总是她。因为,交给她的工作,虽不易产生亮点,不会升职,但不能出丝毫差错,她的存在,意味着业务齿轮能正常运转。

工作十几年来,她带的徒弟,一代代,都升职超越了她。隔壁办公室,毕业两年的小童,刚上班时,拿她当知心大姐,业务、生活事事相求,两年后,荣升进出口项目主管的小童,就很少搭理她了。

受汇率波动影响,不少贸易公司进入流动资金周转困境。小童负责的客户中,有几笔大额进口信用证可能面临远期到期支付的风险。若雨提醒了小童,要注意提前收缴保证金,千万不要产生垫款。

但是,小童管辖的公司还是出现了垫付。那天,行里,整个楼道气氛急促紊乱。总经理手里拿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6 13:09)
标签:

杂谈

分类: 消逝的蒂卡

在这里,加德满都,她终于再次感受到了这份温热。

这一次,她要牢牢抓住这手臂,作为一直在规则中行走的老女人,她一定要为了幸福而偏离一次规则。她享受着嘴里甜蜜而粗糙的蛋糕,呷了一口红茶,回味着昨夜的温存。

黄昏,在娜迦阔特山区,他俩在红土坡地散步,路过一处废弃的房子,安托尼奥拉着她的手,走进去,一直拽着她,沿着斑驳的楼梯爬到屋顶的天台。

望着远处加德满都谷地,丰绿的田坪如绿宝石般镶嵌在荒蛮的阡陌上,似一块画毯,大雨濯洗后,空气中弥散着旖旎的花香。

他拿出琴,拨弄琴弦,望着她的双眸,唱起“Fields of Gold”(《金色的麦田》):

“你可愿意留下来,成为我的爱人?在无垠的麦浪里,我们会忘记天空那妒忌的骄阳……”

对,这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