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扬帆计划
加载中…
个人资料
shelley
shelle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407
  • 关注人气: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声明

声明

所有小文均为本人原创,版权所有,禁止转载。感谢每一位点评的朋友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心灵小记

人生很短,精力花在哪,就注定成为什么样的人。关键是,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并不取决于自己。人生,除了做学生时,可以专注念书,之后,都如被根绳索牵引着,难以按照自身的求知欲来求索,最终,想成为梦想中的博学多才的人,却离梦想越来越远,磕磕绊绊,只能勉强做个“平衡”的人。

“快点,快点,你们快点来!” 我正在嘱咐明日赶航班远行返校的儿子,婆婆的保姆打来电话。抓起信用卡、手机、钱包,和老公冲出门,一路上,一边安抚开车的老公,一面祈祷婆婆平安。到家,看到婆婆吐了一地,果断叫来120,护送担架,和急救人员一同到了医院。午夜,我在急救室、化验室、CT放射科室和留观室间穿梭,耳边 是医院各种仪器的鸣响声和老人们的呻吟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07 11:20)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坐家’!‘坐家’来了!鸿雁不上学,天天在家‘坐’

着!”

孩子们一边拍手起哄,一边跳着笑着,朝鸿雁身上吐口水。那是30年前的场景,因为怀揣“作家梦”,小学四年级时,鸿雁曾经休长病假在家专门写作,被同学们嘲笑为“坐家”。

而今,人到中年的她,虽在区教委从事语文教学研究,可一直没忘记自己的“作家梦”。

得知我父亲从事文学翻译,与几位老作家熟络,出于拜名师学写作的愿望,她联系上了我。

那天,早春的薄雪覆盖京城,我领着她走进郑伯伯家中的书房,捧着伯母沏的清香白茶,我们切入正题。

“文学是什么?如今,还有人这么喜欢文学,真是不容易呀!你以为像我这样的名人能挣大钱?!”

郑伯伯冷眼皱着眉,双手扣在背后,在房间里踱步。

“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问:“十一长假做什么了?”

答:“重读了二十多年前读过的盗版书,当年在新华书店,兴冲冲买了这本文学经典,多年后方知是盗版——《百年孤独》。”

 

说来,重读这本书,竟缘于“小强”。假期在五星酒店用自助餐,在摆置提拉米苏、奶酪草莓蛋糕、巧克力派的甜点餐台发现了一只贪心的“小强”。环顾四周,这家名扬海外的酒店服务生穿梭在来自国内各地乃至各国的宾客间,只得一把抓住


“外来的和尚”(这家酒店餐饮部聘请的意大利总厨)试问。

 

当时,他正和一桌“老乡”东拉西扯,被我脱口而出的“cockroach”一词打断,他立马涨红了脸,胖手掏出眼镜,一边戴,一边冲向甜点台。

 

这样,那被我深恶的生命力极强的“小强”令我想起了马尔克斯的巨著《百年孤独》。

 

回家,到书架,拿起24年前购置的这本书,浙江文艺出版社,黄锦炎、沈国正、陈泉译的《百年孤独》(1991年12月第1版),泛黄的扉页上注明是94年入手。

 

  

当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大觉寺

中秋

红楼梦

分类: 心灵小记

 相隔十载,又来到明慧茶院,虽是中秋,这里人并不多。也许是茶资不菲,也许人们更喜欢去星级酒店推杯换盏。这里难得清净,抬头可见古玉兰斑驳叶影,低头则是清溪流转,虽店家早已结束了古琴表演,远处古刹山石间猫儿袅转的叫声,平添了几分自然音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对我而言,建筑的概念一直在两极间流动……在内与外、西方和东方、抽象和具体、局部和整体、历史和现在、过去和未来、简单和复杂之间摇摆不定,这种摇摆的幅度越大,最后的作品就会越有活力。”

                                 

——安藤忠雄

  

 

在书店翻开一本建筑图册,读到这段话,认识了这位哲人般的建筑大师。于是,产生了去直岛参观他设计的作品《地中美术馆》的愿望。当然,同样吸引我的,还有藏在那里的莫奈的睡莲,莫奈的巨幅睡莲为什么会藏在那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理解一个人要看他看什么书、听什么音乐。而当音乐、书籍不能全然传达个人的情结时,我们可能需要一个载体来连接,比如电影。而这个电影可能会跨越时空、国界,从而达到一种个体与群体间的连接。

 

姜文的电影《邪不压正》,是随着音乐、画面推进剧情的发展,推进“正、邪”之间的剧情。而这个故事恰恰是通过音乐、画面的连接来达到个体(导演、编剧)与群体(观众)间的连接。

 

“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莱特”,艺术品的评鉴不仅暴露了评论者的品味,更投射出了评论者的心态。所以,人们都小心谨慎地评论故事,诚恐贻笑大方。不过,对一部作品的理解,不是千人一面,而是有着不同的解构,这恰恰彰显了作品的艺术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消逝的蒂卡

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是行业内的一次培训。她依旧留着长及腰间的黑卷发,只是,象牙色的肌肤苍白浮肿,细纹间有几缕深纹。她话极少,即便见到很久不见的我,也只现出黯淡的笑容。

此后两日,不论是房间,还是会议室,都不见她的踪影。我问她在哪儿?

晚上,她回复:

“露台。”

这所仅招待行业内会议培训的小酒店,六层高,我仰头望向顶层,哪儿有露台?但我还是从安全通道一直冲到六楼,推开楼梯门,我盼望着恶作剧出现,她如雕塑般的黑影会从角落里闪出。

然而,黝黑的楼道,只有我自己的影子。

早晨,被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吵醒,我披上外衣,随着同事们,上了搂。人们的嘈杂声愈来愈混乱,然而,遮掩不住从楼道尽头传出的音乐声,是藏笛,我的每一根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7 07:30)
标签:

杂谈

分类: 消逝的蒂卡

款项汇出后,安托尼奥说,演出延期了,应中国同行朋友邀请,可以来京小住段时间。

终于又见面了。他们在小酒店约会,欢愉间,听南亚风情音乐。

若雨往返在医院病房和工作单位两点,虽忙碌却不知疲倦。她想着他褐色瞳仁点映出的柔情,渴望再次抚摸他的卷发。

这天晚上,若雨还在病房守候奶奶,却收到南林发来的信息。他说,旅途中,刚谈成一笔生意,木材出口,对方两周前打了预付款,20万美元,让她帮忙查查,是否到账。

若雨反复地拨打安托尼奥的手机,但一直没有人接听。过了一会儿,听到铃声,她抓起手机,却听不到安托尼奥的声音,是误拨的?那边传来各种声音,是她听不懂的语言,卷舌音,有女声,磁性的,还有音乐,这是哪里?

她找到他曾提到过的俱乐部。这是京城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7 07:28)
标签:

杂谈

分类: 消逝的蒂卡

“等我回来,给你一个交代。”

是安托尼奥沙哑的声音,在手机屏幕上闪回。

“不,这么做,会辜负南先生对我的信任。可如果挽救了安托尼奥,他演出可以很快变现的,再把钱转回来,这一切都可以在南先生旅行回来之前完成”。另一个声音又从她心里跳出来。

身旁几台打印机发出“呲啦呲啦”的噪声,她的心突突跳着。

“今天的炸鱼咸了,锅贴还将就。”隔壁的大姐咂着嘴叨唠着,若雨的胃又绞痛起来,她已习惯性地因为手头工作耽误午饭。

同事们也习惯性地认为,她就是机器上的牟钉,而且是可以任意牟的钉子,几乎哪个岗位缺口,都能及时牟上;领导也认为,只要她在,加班是理所当然的,而且不会在加薪时想到她。

“因为我已经老了,不适合被加薪提职;因为他们从来不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消逝的蒂卡

“M公司要和我签约,去美国演出,那可是全球艺术家梦寐以求的演出公司,需要我自己来支付保证金,合同百分之五十,20万美金,下个月必须付清……演出结束,肯定会退还的,到时,我们就结婚!”

听到安托尼奥沙哑的声音,若雨明白,供养艺术家是所有艺术家的情人应尽的义务。

只是,这个数字,意味着倾尽多年积蓄,而这笔积蓄刚好用来顶奶奶的治疗费。

她有意将注意力集中到工作荧屏上。

她点开查询系统,发现南林香港公司的账户里多了20万美元,刚从境外转入,需要通知本人才可以正式申报入账。若雨的心突突跳起来,一个声音从脑海里冒出:

“他走时把密码留给我了,委托我进行网银升级。这很容易搞定,我知道南林的签字,那本书的扉页里就有,签好授权书,把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